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628章美丽的传说

  “什么美谈?”对于杨玲的话,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在意。

  杨玲秀目睁得大大的,瞅着李七夜,说道:“你知道赤家的血统,竟然不知道赤家的美谈,这可是西皇流传最广的故事呀,这个故事,不知道羡慕煞多少情侣呢。”

  “说来听听。”李七夜笑着说道。

  “就是关于赤家始祖的故事了。”杨玲娓娓道来:“传言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总之,久到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赤家的始祖,是一个凡人,而却偏偏爱上了一个大教的仙子。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癞蛤蟆吃天鹅肉,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得到了这个大教仙子的垂青,最后竟然还能抱得美人归……”“……一个凡人,娶到了大教仙子耶,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呀。”说到这里,杨玲都不由秀目睁得大大的,说道:“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夫妻恩爱无比,白首偕老,不知道羡慕煞多少人……”

  说着,说着,杨玲她都不由陶醉了,说起这个西皇人人皆知的美丽故事,她都露出了十分向往的神态,都惊叹不止,觉得不可思议。

  这也不怪杨玲如此惊叹,毕竟,这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了。

  在凡人眼中,修士本来就是高来高往的存在,飞天遁天,如同仙人一般,对于多少凡人来说,他们是向往着这样的日子,能成为这样飞天遁地的仙人。

  而且,千百万年以来,世间又有几位修士会去在意凡人,众生芸芸,凡人亿万,在许多强者眼中,芸芸众生中的凡人,那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而已。

  一个凡人和一个大教仙子,那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两个人完全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大教仙子,那是何等的前途无量,未来甚至可以成为掌握千百万人命运的存在。

  而且,这么一个大教仙子,单是在修士界,都不知道有多少的青年俊彦追求。

  这样的一个大教仙子,根本就不可能与一个凡人将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然而,在赤家祖先身上,却发生了不一样的故事。赤家祖先这么一个凡人,竟然得到这么一个大教仙子的青睐,这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个大教仙子,竟然会青睐一个凡人,这样的故事,任何人听来,那都是天方夜谭之事,但是,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了赤家祖先身上。

  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大教仙子,竟然嫁给了这么一个凡人。

  这样的故事,在后世不知道多少人听了,都觉得,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想象,一个仙子,怎么会嫁给一个凡人呢?

  最最不可思议的事,这个仙子与凡人白头偕老。要知道,任何一个修士的寿命都会比凡人长,活上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上几万年,那都是正常之事。

  一个大教仙子,说明天赋惊人,实力也是十分强大,这样的存在,那怕是正常地活着,活上万年,那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然而,她却与凡人白头偕老,这样的事情,让后世多少人不可想象。

  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成为了后世的美谈,也成为了最美丽的爱情故事,在后世,让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浮想联翩。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么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赤家这么一个古老而低调的世家就这样创建了。

  传言说,赤家就是创建在这两位祖先手中,而且,赤家创建之后,十分的低调,不与修士界的任何门派往来。

  也直到后来赤月道君,赤家才被后世更多人知道。

  一直低调的赤家,后来也是因为赤月道君这么一位天赋纵横绝世的天才,这才在八荒之中抛头露脸的,否则,大家对于赤家这么一个古老的家族知道得少之又少。

  “后世之人,多少都有些穿凿附会罢了。”对于杨玲那十分向往的神态,赤晓月也只好轻轻地说道。

  杨玲回过神来,看着赤晓月,说道:“晓月师姐,难道这个故事不是真的吗?难道你们始祖不是一个凡人吗?”“我们始祖的确是一个凡人,始祖母也的确是一个修士。”赤晓月沉默了一下,最后只好无奈地说道:“不过,有些东西,也是后人添油加醋了。”

  “那说明这个故事基本上是真的了。”杨玲也吁了一口气,至少这个美丽无比的爱情故事是真的,这也让她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一个凡人娶了仙子呀。”李七夜笑笑,感慨,说道:“也的确是不容易。”

  “少爷没听过这个故事?”杨玲惊讶看着李七夜,说道:“这个故事,在西皇流传极广,连很多闲书都有记载,被编成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呢。”

  杨玲这话也不夸张,世人对于赤家了解很少,大家知道最多的除了赤月道君刚成为道君就死于不祥之外,就是这个美丽无比的爱情故事了。

  “还有这样的说法呀。”李七夜不由往外面望去,笑了笑,说道:“的确是值得人去祝福呀。”

  凡人娶了大教仙子,这让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虽然世人都喜欢让故事往更美好的一面发展,但,背后的一些东西,往往又有几个人知道呢?又有谁愿意去挖掘。

  当然了,不管如何说,这都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故事,这也是十分美好的结局,所以这背后的一些东西,李七夜也不去提及。

  这样的故事,也勾起了李七夜的一些回忆,时间太久远了,他都已经忘记了这些人,这些事了。

  但是,今日回想起来,再看看眼前的赤晓月,似乎,时光又显得没有那么遥远,又犹如昨日一般。

  “血脉传承呀。”李七夜不由感慨,说道:“这就是存在的意义。”

  一个人死了,或许被人遗忘,但是,血脉千百万年传承下去,多多少少都会把自己的印记留传下去,或许,这就是开枝蔓叶的意义,也是一个种族繁衍的价值吧。

  杨玲还沉浸在对美好故事的向往之中,但,赤晓月细心,却发现了李七夜不一样的神态。

  虽然,她读不懂李七夜这神态之中的意义,但,她能感受得出来,李七夜这样的神态,耐人寻味。

  “少爷觉得如何呢?”看着李七夜,赤晓月轻轻地问道。

  李七夜回过神,收回目光,说道:“当然是祝福了,这么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的确是不容易,这也是十分了不起,十分伟大。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大难之后的大福,的确不容易呀,能修得圆满,此乃是大幸也,多少人都没有这样的福气,也没有这样的福份。”

  “是呀,一个凡人和一个仙子,能如此圆满的爱情结局,能如此白头偕老,实在是太圆满了。”杨玲也是感慨无比,羡慕向往。

  “世人皆如此说。”赤晓月点头,虽然有些东西是后人穿凿附会,但是,也正因为这样的美满,才能谛造他们今天的赤家。

  “你们的始祖母,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孩子。”最后,李七夜如此这般评价赤家的始祖母。

  “少爷知道这个故事?”赤晓月却能捕捉到这丝毫的变化,从李七夜口中听出不一般的东西。

  至少,她认为,李七夜绝对不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故事,或许,李七夜知道一些什么,至于是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版本的故事,也算是今天第一次听吧。”李七夜不由笑了笑。

  当然,作为这个故事的造就者,这个所谓圆满的故事,他并没有去放心上,因为他知道这个故事最开始,这也是后世之人所不知道的。

  而且,对于李七夜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后面的故事,圆满的爱情,李七夜现在也是送上了一声祝福。

  “那少爷听过怎么样版本的故事?”杨玲也是十分好奇了,作为一个女孩子,对于这样圆满的爱情故事,当然是十分的好奇向往了,甚至心里面对于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圆满故事,那是充满了感动。

  李七夜笑了笑,没有去谈,也没有去说,既然这是一个圆满无比的故事,那就留给后世之人一个圆满的回忆吧,这也是留给后世之人一个对圆满爱情的一个希冀。

  ”老了,心也软了。”最后,李七夜也仅仅只是这么一声感慨而已。

  “少爷老了——”杨玲一双秀目张得大大的,上下打量着李七夜一番,说道:“刚遇到少爷,我认为少爷比我还小呢。”

  李七夜含笑不语,这些事情,当然不是杨玲这个丫头所能看透的了。

  赤晓月看着李七夜,侧首,百思不得其解,但,她依然能感觉得出来,李七夜高深莫测。

  在此之前,她听过关于李七夜的传闻,一个生长于万兽山的樵夫,一个靠砍柴为生的樵夫,虽然可以与万兽山的猛兽凶禽沟通,但是,不少云泥学院的学生,打心里面还是有些瞧不起这么一个樵夫的。

  然而,赤晓月初次接触李七夜,她总感觉,李七夜不仅仅是一个樵夫那么简单。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