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780章赌命

  “小畜生,闭嘴!”天凰太子是何许人物,他乃是帝统仙门的传人,走到哪里都是高高在上,何时被人羞辱过,更别说是被凡人羞辱了。

  本就赌得眼红的天凰太子此时狂怒,要冲了过来杀死李七夜,以他实力而言,要杀死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那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天凰太子要冲过来弄死李七夜,但是立即被石坊的高手挡住了,石坊当然不会允许天凰太子在这里杀人了,更何况天凰太子和李七夜刚才还在对赌呢,现在如果天凰太子弄死了李七夜,这让他们石坊就混不下去了。

  对于他们石坊来说,他们既然敢开赌局,就需要保护赌客的安全。如果说有赌客赢了对方的钱财,而对方不服气把赌客弄死,他们石坊未能尽到保护的职责,以后还有谁敢来他们石坊赌石。

  “太子殿下,请自重,石坊之内不能伤害任何客人。”石坊的高手当场就把天凰太子挡了回去,冷冷地说道:“太子殿下想解决恩怨,就赌桌上一见高低!”

  天凰太子是帝统仙门的传人没错,他姐夫是金戈没错,他的靠山是很强大,这也没错,但是这石坊乃是齐临帝家开的,既然他们敢开石坊,敢设赌局,他们石坊就没怕过谁,就算是天凰太子敢硬来,他们石坊也一样是不会给情面。

  “小畜生,敢再赌一局吗?”此时天凰太子也是怒不可揭,赌红了双眼的他狠狠地盯着李七夜,耍狠,厉叫一声说道。

  看到天凰太子这个模样,大家都知道天凰太子输惨了,急着要翻身,赌红了双眼的他,也是豁出去了。

  “赌?有什么不敢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难道我会怕你这个瘪三不成?要赌什么?我奉陪就是!不赌的就是孙子!”

  “好,本太子就等你这句话!”天凰太子狂笑一声,冷森地说道:“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的水,可千万别后悔!”

  “后悔什么?”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闲地说道:“你这样的小瘪三值得我去反悔吗?我就是怕你赌不起,你现在穷得连路费都没有,你拿什么来赌!”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这不止是李七夜骂他是小瘪三,更是因为李七夜这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

  在平时他天凰太子是什么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钱财根本就不是一个事儿,现在他却输得一无所有,被李七夜这样一句话揭开伤疤,让他难堪无比。

  “赌命,你敢吗!”天凰太子怒火攻心,厉叫一声说道。

  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他比任何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今天他输得一塌糊涂,输得一无所有,赌徒的心态之下,让他豁出去了,厉叫道。

  “赌命,有什么不敢,我不是一直都在赌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赌,我随时奉陪。”

  李七夜答得如此爽快,让天凰太子都愕了一下,眼前这个凡人连胜了三局,他还以为他不会再赌了,没有想到竟然一口答应了。

  在这刹那之间,天凰太子清醒了一下,他觉得不是很妙,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已经是无法收回刚才的话,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更不能认怂,否则以后青洲没他立足之地。

  “好,赌就赌!”天凰太子一咬牙,将心一横,完全豁出去了,头脑再一次发热。

  “怎么个赌法?”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不管你怎么赌,我奉陪到底,今天就让这一场赌局有一个结局吧。”

  赌到双方都赌命了,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相视了一眼,石坊方面反应平淡。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石坊常有发生的事情,在赌石的时候往往有双方赌到眼红或者双方本来就有恩怨仇恨的,赌到最后,都是以命相见。

  本来连输了三局的天凰太子此时双眼转动了一下,立即有了主意,他冷笑地说道:“既然在石坊,那我们还是赌道胚,你我各人取一个道胚,你我比的是对道胚的驭御。”

  “本太子也不欺负你,无需混沌之气,无需太初之力,与道行深浅无关,只需意念来掌控道胚,双方驭御道胚相搏,谁击碎了对方的道胚,谁就胜出!本太子也不欺你是个凡人,只需要一颗坚定的道心却可。”说到这里,天凰太子不由阴阴一笑。

  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怔了一下。道胚乃是天地交汇而生,它就好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在没有把它还没有融合神金仙矿之前,在还没有把它打造成兵器之前,凡人的确是可以用意志来驭御它。

  只不过这只是理论上行得通而己,就算意志可以驭御一个道胚,那么也必须需要极为强大的意念,然而这强大无比的意念,那必须要坚定无比的意志,而这坚定无比的意志,就需要无可撼动的道心。

  试想一下,一个凡人连功法都没有修练过,那怕是修练过了,那也只不过是道尘境界的蚁蝼而己,弱小得不堪一击,这样的凡人能有多坚定的道心?

  在很多人看来,像李七夜这样的凡人根本就不可能驭驾道胚嘛。

  退一万步说,就算李七夜能驭御道胚了,但是跟天凰太子相比起来,那相差得太远了。天凰太子本身道行就很高,出身帝统仙门的他自小就修练帝术,他的意念之强大,焉是区区一个凡人所能相比的。

  就算天凰太子不用任何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凭着他强大的意念,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李七夜击败。

  大家都看着李七夜,都想知道他应不应战,因为这样的一场赌局根本就不需要赌嘛,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如查李七夜应战的话,那就是送死,天凰太子必赢。

  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也大惊,她可是明白的,李七夜的确是一个凡人,如果与天凰太子赌驭御道胚,那是自寻死路,谁都求不了。

  沈晓珊怕李七夜不懂里面的玄机,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地说道:“少爷,他是个高手,你绝对赢不了他的,千万别赌。”

  “怎么,不敢赌了吗?”见到李七夜没有出声,天凰太子阴森森地说道:“刚才是谁说不论是怎么样的赌法都奉陪的吗?说出去的话,那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此时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天凰太子如此逼李七夜,不少人都轻轻地摇了摇头,天凰太子想要李七夜的命这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不过这一局天凰太子明显是赢得不够光明正大,他口头上说是不欺负李七夜这个凡人,事实上他是赤裸裸的占有绝对优势。

  不过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谁都解不了这一局,是李七夜他自己口出狂言,他自己说是什么样的赌局都奉陪的,在赌桌上,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谁想收回这泼出去的水,那就是不可能了。

  现在就算李七夜不想赌了,但他把话说出去了,他想下赌桌就难了,就算天凰太子愿意放他一马,那都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赌,有什么不赌的。”李七夜笑着说道:“没有我不敢赌的赌局,既然你一定要赌驭御道胚,那我奉陪就是。”说到这里,他露出浓浓的笑容。

  李七夜一口答应了这样的一场赌局,让大家都大吃一惊,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是赌疯了,这是太过于盲目了,这摆明是去送死。

  “连赢了三局,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了,这是自寻死路。”有老一辈的强者觉得李七夜犯了赌徒的大忌,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在其他人看来李七夜这是送死,而在李七夜看来,那只不过是早点结束这一场游戏而己,像天凰太子这样的角色,再玩下去就没有意思了。

  “好,够豪气,那我们就开始吧。”天凰太子鼓掌,在夸李七夜说道。当然他在心里面阴阴一笑,该还的终究是要还了。

  他不止是要杀死李七夜,他还要把李七夜赢了他的一切给他全部吐出来,到时候他会慢慢折磨李七夜,让他生不由死,等了他求死的时候,他就会心甘情愿地把赢到的所有宝物、混沌石乖乖地还给他。

  到时候,就算他要杀死眼前这个凡人了,就算他要折磨强迫眼前这个凡人交出所有宝物和混沌石了,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拦他,因为眼前这个凡人的性命已经是在他手中了,他想怎么样折磨眼前这个凡人都行。

  所以此时天凰太子他在心里面不由狂笑一声,这一局他不止是要赢了眼前这个凡人的性命,同时也要把刚才输掉的一切赢回来。

  “就这个吧。”就在天凰太子心里面狂笑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十分随意地挑到了一个白装道胚。

  李七夜竟然挑了一个白装道胚,这让所有人都傻了一下,现在李七夜已经有足够的混沌石了,他好歹也挑一个好的道胚来对赌呀,他现在却只挑一个白装道胚,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