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605章炼兵器

  炉火锤炼,一次又一次地锤炼着三板怒斧的板斧,每一次的锤炼,都淀放出了光芒,犹如要把异象撑开一般,让人觉得不由为之动容。

  最后,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炽热无比的炉火冲天而起,直轰入了天穹,如此的一幕,实在是震撼人心,犹如是火山爆发一般,让人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所有人都不由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如此震撼的一幕。

  “先天命宫,生命洪炉异种,这的确是非同小可。”看到如此锤炼兵器的手段,那些来万炉峰炼造兵器的学生也都不由为之惊叹了一声,大家都佩服三板怒斧的炼兵手法,更让人为之羡慕的还是他的先天命宫,异种生命洪炉,这是别人所不能拥有的。

  正是因为拥有了先天命宫,拥有了异种的生命洪炉,这使得三板怒斧林浩在锤炼兵器之上,拥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

  当轰天而起的炉火消散之后,作为道源真器的板斧落在了林浩的手中。

  此时,这把道源真器,乃是紫气弥漫,整把板斧都散出了浓郁无比的紫气,当一拿起板斧,就被紫气所萦绕,都快看不清板斧的模样了。

  而且,这萦绕着板斧的紫气,给人一种炼化大道的感觉,似乎不论是什么时候,它都可以能与大道融为一体,刹那之间爆发出最强大的道兵力量。

  同时,在这紫气之中,能看到板斧的斧刃闪动着赤色的光芒,这赤色的光芒若有若无地闪现在了斧刃之上,似乎是罡芒一样,每一缕的光芒都能刺穿空间一般,而且,这赤色的光芒,乃是拥有了炽热的高温。

  似乎,一斧劈下,不仅仅是斧威骇人,锋利无比,甚至还能劈出烈焰,瞬间把敌人的兵器融化掉。

  “好一把道源真器。”看着三板怒斧林浩手中的板斧,在场的学生,甚至是比林浩还年纪大的师兄师姐都忍不住赞了一声。

  此时,林浩手握着板斧,大喝道:“开——”话一落下,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板斧瞬间浮现了异象。

  在这异象之中,如萤惑临世,天空响起了一阵阵的轰鸣,犹如是亿万赤地疆土降临,刹那之间碾压了强敌。

  在头顶上高悬着亿万赤地疆土之时,特别是这亿万赤地疆土碾压而下,可以把一切的空间碾得粉碎,这让不少的学生心里面发毛。

  “好一把万象神躯的道源真器呀。”看着这样的异象,不论是哪一个学生,都不由为之惊呼一声,说道:“林师兄,不愧是五杰之一。”

  “是呀,在我们云泥学院的五杰之中,就算林浩师兄不是最强大的,那只怕也是炼兵第一。”其他的学生都纷纷点头附和。

  “恭喜林师兄,李师兄知道了,都要亲自来为林师兄恭贺。”有一位学生向林浩抱拳,率先向林浩恭贺。

  这个学生穿着一身铠甲,身姿英勇,眉宇之间有着几分战意,整个人有着凌厉的气息,让人一看,便知道这个学生是生于军旅之家。

  “那我就谢过李同学的好意。”林浩也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哪里,哪里。”这位同学笑着向林浩说道:”李师兄想为林师兄备宴,以贺林师兄兵器大成之喜,所以便让劲松来邀请师兄,不知道……”

  在这位叫刘劲松的学生向林浩提出邀请的时候,在场不少学生相互视了一眼。

  “看来,李相权有心拉拢林浩。”有年长的学生不由嘀咕了一声

  其他学生也低声地说道:“这也是正常之事,毕竟,李相权野心勃勃,未来欲在金杵王朝大展手脚,继接他父亲的大位,成为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尉。”

  这些学生口中的李相权,那也是与林浩齐名的云泥五杰之一,人称“冷眸电剑”,是金杵王朝最有权势之一太尉的儿子。

  “谢了李同学的好意。”林浩拒绝了刘劲松的邀请。

  见林浩不接受邀请,刘劲松也只讪讪作罢。他父亲是大将军,乃是太尉的手下,他当然是与云泥五杰之一的“冷眸电剑”李相权站在一边了。

  “恭喜林师兄,我们今晚喝一杯如何?”见林浩拒绝了刘劲松的邀请,其他的学生都笑着上前去向林浩恭喜。

  林浩是在云泥五杰之中唯一平民出身的人,可以说,也是云泥学院五杰中唯一最少利益葛瓜的学生,当然也是许多学生所拉拢的对象。

  毕竟,谁都看得出来,林浩未来前途无量,若是能趁他年轻之时,与之交结,未来必有大益。

  “林师兄,你这把道源真器,已经返朴归真了,如果林师兄入圣的话,这一把板斧的威力,只怕能完全压制同一级别的兵器呀。”有同学看着林浩手中的板斧,赞叹地说道。

  还有同学也惊叹林浩的炼兵手法,说道:“林师兄的炼兵手法,已经是我们云泥学院一绝,若是入圣之时,再把这把道源真器锤炼一次,那就必定会有着一定质的飞跃。”“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对于这位同学的建议,林浩也不由点头,说道:“下一次,我欲用更霸道的炉火去锤炼它,如果真的能炼到最极限,说不定在入圣之后,大境界之时,能与天尊的兵器拼上一拼。”“林师弟的想法,的确是够强大的,五杰之中,也唯有林师弟敢这样想了。”连比林浩高年级的学生听到林浩这样的想法,那都不由赞了一声。

  “自寻死路——”就在林浩也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可行之时,其他的同学都纷纷赞叹林浩的大胆与了不起的时候,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

  林浩刚炼兵而成,可谓是大喜之时,在场的学生都纷纷为林浩恭贺,为林浩道喜。

  同时,林浩也是学生中炼兵手法最高明的学生,他有着这样的想法,其他的学生连惊叹都来不及呢。

  现在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那就是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泼在了林浩的头上,在这个时候冒出这么一句话,那似乎听起来存心就是与林浩过不去。

  在这样的喜庆之时,只怕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有所不高兴。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说出这话的人,正是一个普通无比的青年,这当然是李七夜了。

  在林浩锤炼兵器的时候,李七夜也一直在旁边观看。

  李七夜突然间给林浩泼了一盆冷水,这也把旁边的杨玲吓了一跳,毕竟,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那是十分不合时宜,听起来就像是在诅咒林浩一样。

  “这小子是谁,竟然在这里胡说八道!”有学生顿时为林浩抱打不平,沉声地说道。

  也有同学一下子认出了李七夜,说道:“他就是那个姓李的小子,可是一个狠人,谁都敢得罪的。”“哼,狠人又如何,与云泥五杰这样的天才相比起来,他有什么大不了的。”也有学生不由冷哼了一声。

  林浩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地说道:“这位同学,此话怎么讲?”

  林浩心里面当然有些不悦了,他好不容易锤炼成了自己的道源真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喜滋滋的,他在心里也打算着下一境界的时候,再炼一次自己的板斧,让它发挥最大的威力。

  现在李七夜竟然说他自寻死路,换作涵养不够的人,现在就发飙了。

  杨玲见这么多人盯着李七夜,特别是那些崇拜林浩的学生,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不善,她都不由有些为李七夜担心,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示意他别说了。

  李七夜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的道源真器已经极刚极猛了,再用猛火锤炼一次,必定会崩,你若再炼一次,就是自寻死路。”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呀。”有崇拜林浩的学生就不悦了,说道:“林师兄乃是我们学院炼造兵器的第一好手,你一个山野小子,又焉能懂得炼兵,竟然敢在这里大言不惭。”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林浩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倒没发现这个问题,不知道这位同学是什么依据这样认为的呢。”自己的道源真器,自己还不清楚吗?他的道源真器,可是林浩一手打造出来的,林浩对于自己的兵器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林浩并没有发现自己道源真器有什么问题,所以,他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并不是很相信。

  “林师兄,你休听他胡说八道。”此时刘劲松也笑着摇头说道:“他仅仅是万兽山的一个樵夫而已,又焉懂得炼兵之道,林师兄乃是我们云泥学院的炼兵第一天才,无需去听一个无名小辈的建议。”

  刘劲松也有意讨好林浩,所以把李七夜说得一文不值。

  见刘劲松如此贬低李七夜,杨玲就不满了,她不由说道:“我们少爷乃是博学多才,他对各方面都有所涉猎,他所说,必有原因。”

  “是吗?”刘劲松冷笑一声,说道:“看几本书,就真的能以为自己是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