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601章太容易了

  看着苦着脸的杨玲,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比划上千百万次,就算你揣摩上千百万次,你也不可能参悟这图案的奥妙的。”

  “为什么?”杨玲那双水旺旺的眼睛不由睁得大大的,好奇地问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因为这图案不是写给你看的,也不是写给你们看的,而是写给其他人看的。”

  “那是写给谁看的。”杨玲不由好奇,问道:“怎么样的人才看得懂这些图案呢?”

  “直达大道奥义的人。”李七夜看着岩石上的图案,不由露出了奇妙的笑容,总之,他的笑容十分的奇妙,甚至可以说,无法用笔墨去形容它,总之,给人一种十分独特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尽在不言之中。

  杨玲不由被李七夜这样奇妙的笑容所吸引,她忍不住问道:“那少爷呢,少爷看得懂吗?能看出一些端倪来吗?”

  “看得懂。”李七夜看着岩石上的图案,露出了十分和熙的笑容。

  李七夜这随口而说的话,顿时吸引住了在场所有学生的注意力了,一下子,就一双双眼睛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本来,在此之前,李七夜和杨玲的交谈,并不引人注意,毕竟,在这里聚集了上千的学生,许多学生三五成群,相互交流,声音也是吵嘈,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云泥上人所留下来的图案上,没有多少人去关注李七夜和杨玲。

  但是,在这个时候,当李七夜说“看得懂”之声,这随口而说的话,却如惊雷一般在人群之中炸开了,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学生的注意力,所有学生都向李七夜望去。

  一时之间,所有的学生都看着李七夜,连杨玲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李七夜,因为她也都不是很相信,她那将信将疑的神态尽写在了脸上。

  “他是谁呀。”也有不少学生看着李七夜,他们并不认识李七夜,更是没有见过李七夜。

  “就是那个骑猪而来的家伙。”李七夜刚来云泥学院的时候,很多学生都见到了李七夜,所以对他印象深刻,当然,在万兽山见过他的学生并不是特别的多。

  “原来是他呀。”一听到说是骑猪而来的家伙,很多学生就一下子恍然了,就算是没有见过李七夜的人,也都曾经听过李七夜的大名了。

  在现在的云泥学院,李七夜骑猪而来的大名,那可是十分的响亮,基本上所有的学生都听过了。

  “他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大言不惭。”也有学生不由嘀咕一声,问道:“他竟然敢说看得懂这些图案。”

  这也不怪云泥学院的学生在怀疑李七夜,毕竟,千百万年以来,云泥上人所留下的图案,都没有听谁参悟出来,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无名小辈,一个骑猪而来的家伙,竟然说能看得懂这些图案,任何学生一听到这话,就认为李七夜这话是胡扯。

  “他是从万兽山来的。”有学生看着李七夜,神态有几分的慎谨,嘀咕地说道:“他在万兽山的时候,召唤了万兽山成千上万的混沌元兽,屠杀了十万大军,血流成河,是一个狠人。”

  这个学生去过万兽山,在山谷的时候,见过李七夜坑杀了大都尉尚大人他们十万大军,印象无比深刻,对于他来说,血腥的一幕,那是历历在目。

  “我也听老师说过,有老师称他为十万大山之子,是万兽山里土生土长的森林之子。”另一个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

  但,也有曾经在万兽山见过李七夜的学生不以为然,说道:“这里终究不是万兽山,而且,这可是云泥上人所留下来万古奥妙,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山野小子破解呢,只怕他连功法都没有修练过几门吧,搞不好,他修练的功法,难登大雅之堂。”

  一些学生也不由议论起来,毕竟,这里是云泥学院,不是万兽山。

  “少爷真的是看得懂?”杨玲一双水旺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李七夜,说道:“少爷看懂了哪一幅画呢,或者看懂了哪一个小动作呢?”

  杨玲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她只问李七夜看懂哪一幅画或者是哪一个小动作。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没有人能参悟云泥上人这些图案,就算李七夜能稍稍地看得懂一幅图案或者仅仅是图案中的一个小动作,那都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多少绝世天才、多少惊艳之辈,都无法去参悟出端倪来,如果李七夜能看出一丝的端倪,那怕仅仅是一丝丝的端倪,那都是十分惊才绝艳的事情。

  “全部都能看得懂。”李七夜看着岩石上的图案,随意地应了一声。

  “全部都看得懂——”杨玲都不由失声大叫,她并不是有意的,因为李七夜随口就说所有都看得懂,她又怎么能不失态呢。

  要知道,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看得懂,或许禅佛道君是个例外,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无名小辈,竟然敢说全部能看得懂。

  “不可能——”李七夜这话一落下,立即就有学生反驳,觉得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不由冷哼地说道:“千百万年以来,都没有谁能彻底参悟这些图案,甚至连参悟一二幅,那都是绝世无双之辈,全部能看得懂,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禅佛道君呀。”

  “这怎么可能,听说,当年云泥上人凿下这些图案,剑神也看不懂,向云泥上人请教,云泥上人只是含笑不语而已,你可知道,在那个时代,剑神代表着什么吗?”另外一个学生,根本就不相信李七夜能看得懂。

  事实上,在场又有谁都不相信李七夜能看得懂云泥上人所留下来的图案。

  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家所知道的,或许能真正看得懂这些图案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禅佛道君。

  “李少爷,话不要乱说。”有曾在万兽山出现过的学生倒好心提醒了李七夜一句话,说道:“有些话,还真的不能随便说,这里毕竟是云泥学院,不是万兽山。在万兽山里,随便说说,也没有人能听得到,但,云泥学院人多嘴杂,或许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学生虽然不相信李七夜能看得懂这些图案,但也算是一片好心,毕竟,在云泥学院,你没有那个实力,却又要吹牛皮说能看得懂这些图案,那就会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就是嘛,你在万兽山里吹牛皮,那也就你自己吹呗,最多也就吹给那些飞禽走兽听听,在这里,吹牛皮那可是要负责的,会给你自己惹上麻烦,惹祸上身,以后尽管少吹这种牛皮好。”还有学生嘀咕一声,不以为然。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纷纷质疑李七夜,他们都认为李七夜只不过是吹牛皮而已,有人冷笑一声,神态间对李七夜有几分不屑,也有学生不以为然,毕竟这仅仅是吹牛皮而已,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少爷,当年连剑神都看不懂呀。”杨玲只好轻轻地提醒李七夜一句。

  杨玲倒没有什么恶意,她对于李七夜能看得懂所有的图案,她心里面还是将信将疑的,如果说,李七夜仅是能看得懂其中一二幅图案,或者看懂了一二个动作,她心里面还是相信的,如果说所有的图案都有看得懂,她在心里面还是将信将疑。

  毕竟,如果万古以来有谁真正能看得懂云泥上人这些图案,或者唯有禅佛道君吧。

  所以,杨玲说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仅仅是提醒李七夜一下,免得所有学生都怀疑他。

  “这有何难,云泥上人所表达的意思,那也是十分简洁而已。”李七夜从岩石的图案上收回了目光,随意地笑了一下。

  他并没有看其他人一眼,这些话他仅仅是随口说出来而已。

  李七夜这随口说出来的话,顿时又再一次吸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了。

  “好大的口气——”有学生就不满了,说道:“这也未免太狂妄自大了吧,这可是云泥上人所留下来的万古奥秘,你竟然说十分简洁,这是对先贤的不敬。”

  “这话也太嚣张了一点。”在刚才不以为然的学生,都不由纷纷摇头,觉得李七夜这话实在是太狂妄了,连先贤都得罪了。

  “哟,我以为是谁吹牛皮了,原来是从万兽山跑出来的野小子呀。”在所有学生都纷纷认为李七夜这口气太大的时候,都认为李七夜对云泥上人不敬之时,一个冷笑声响起。

  大家望去,只见有几个同学结伴而来,为首的正是在万兽山里与李七夜结怨的发张长宇。

  “小子,只怕你还不怕知道云泥上人代表着什么吧?”张长宇走近,盯着李七夜,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云泥上人乃是我们云泥学人的祖师,更是万古以来最了不起、最惊艳、最无双的存在,你竟敢口出狂言,大言不惭,乃是对于我们祖师的不敬,对于我们云泥学院的不敬。”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