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69章抢着要

  在杜老师离开之后,立即有大教长老大袖一挥,飘然落于李七夜面前。

  “小友,有没有兴趣修练无上功法呢?”这位大教长老向李七夜笑咪咪地说道:“我们流云宗的八步追蝉之术,能让你天下来去自由,可以让你直登青云?小友要不要看一看?”说着就取出了一册宝卷。

  当这位流云宗的长老打开宝卷之时,顿起云雾,犹如要托起李七夜一样。

  “八步追蝉之术?”李七夜直着那云雾浮现的宝卷,都不由露出了笑容。

  “若是小友愿意拜入我们流云宗的门下,成为我座下的关门弟子,立即就能修练此术。”这位流云宗的长老向李七夜抛出了更多的诱惑,说道:“未来,小友还能修练我们流云宗的卷云术、流云飞袖、举霞飞升……”

  “流云宗的功法,能强大到哪里去?”在这位流云宗的长老向李七夜抛出更多诱惑之时,立即有其他宗门的老祖不干了,也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小友,你看此宝如何?”在这个时候,这位老祖打开了一只宝瓶,这只宝瓶一打开,有吞天纳地之势,似乎可以瞬间把无上山河收入宝瓶之中,他说道:“此乃是我们纵夜皇庭的山河宝瓶。如果小友愿意收成我纵夜皇庭的护皇族大弟子,本座就把这宝瓶赐给你,再传你我们纵夜皇庭的不二之术。”

  “哼,你们的纵夜皇庭又能强大到哪里去?”当然,在这个时候,其他大教疆国的教主老祖不干了,立即有教主飘然落于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说道:“小友,你拜于我门下,我选你为大弟子,管辖三千师兄弟,拥有宗门八千里地疆土……”

  “小友,你若是拜入我们世家,未来,必定把我小女许配于你……”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国向李七夜伸出了橄榄枝,欲把李七夜招揽入自己的门下。

  当知道李七夜可以轻而易举地从黑白金刚手中取得奇琅宝果的时候,这些大教疆国的教主老祖也知道李七夜的价值了。

  那怕李七夜仅仅是一个樵夫,那怕李七夜道行平平,那怕是李七夜资质平庸,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都不重要,李七夜依然有着很大的利用价值,单是李七夜能采摘到奇琅宝果,就是价值无限了。

  对于这些大教老祖、一方教主而言,先给李七夜一些宝物或传授一二门功法,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也是先给李七夜尝尝甜头,先让李七夜拜入他的宗门之内,至于其他的承诺,以后有大把的机会、大把的时间去变更。

  对于他们来说,此时,只要把李七夜招揽入自己的门下,一切都好办了,而且,把李七夜招揽入自己门下,就意味着奇琅宝树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了。

  “可惜,你们所说的这些东西,我都没有兴趣。”对于这些大教老祖、一方教主所伸出的橄榄枝,所抛出的诱惑,李七夜都兴趣缺缺,摊了摊手,淡淡地说道:“什么修练绝世功法,什么首席大弟子,都不如我砍柴自在。至于什么神兵宝物,也不如我一把砍柴刀好。”笑着,拍了拍腰间的这砍柴刀。

  “呃——”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这些向李七夜抛出橄榄枝的大教老祖、一方教主语塞,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时候,这些大教老祖、一方教主,都不由拿眼睛看着李七夜,就像是看着一个怪胎一样,他们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试想一下,成为一个大教的首席大弟子,成为一个皇庭的护族首座,成为一方侯王,那可是大富大贵之事,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一生都求之而不得,特别是那些出身于小门小派或者出身于草根的修士,他们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

  现在有着这多的天赐良机摆在面前了,而且,李七夜还仅仅是一个靠砍柴为生的樵夫而已,竟然拒绝了这样的诱惑,竟然是拒绝了这万载难逢的机会。

  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怪胎,但是,李七夜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傻子,那就是一个怪胎了。

  “你确定?”有大教老祖都不是很相信,说道:“今日你若是拜入我门下,保证你未来必定是飞腾黄达,成为一方王侯。”

  “确定。”李七夜笑眯眯地说道:“我觉得,我砍柴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比什么大弟子、首席传人什么的,那不知道舒服多少。”

  李七夜这样的话,都顿时让这位大教老祖无语了,他都不知道眼前的李七夜是一个怪胎,还是一个胸无大志之人。

  “看到了吧。”当许多大教疆国向李七夜伸出橄榄枝的时候,当这些大教老祖向李七夜诱惑之时,云泥学院的老师们都一直在远处静静地观看着,最后,杜老师这才徐徐对其他的老师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选择也让云泥学院的其老师感到奇怪,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怪胎,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这么多的宝物,这么多的诱惑,这都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了,换作其他人,只怕是难于拒绝这样的诱惑,更何况,还是一个平凡的樵夫,但,让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夜竟然拒绝了这些诱惑。

  “这小子,真的是有意思,的确是一个怪胎。”一位老师不由喃喃地说道:“难怪杜兄会对他感兴趣。”

  “我都对这小子有兴趣了。”那个年纪大的老师不由笑着说道:“如果这小子真的是拜入云泥学院,说不定我会与杜兄争学生呢。”

  云泥学院的许多学生看到这样的一幕,顿时久久说不出话来,那怕是他们这些出身高贵的学生了,看到这么多大教疆国向李七夜抛出了橄榄枝,他们都不由羡慕嫉妒,甚至对于一些大教老祖所提出来的诱惑,他们都忍不住怦然心动,都恨不得取而代之。

  当李七夜拒绝了这些大教疆国的诱惑之后,这也让许多云泥学院的学生为之傻眼,甚至有学生都恨不得想冲到李七夜面前,摇醒李七夜,不要做这么愚蠢的决定,也有学生想劈开李七夜的脑袋看看,看一看他究竟是有什么毛病,如此天赐良机摆在面前,竟然一点都不会去珍惜,竟然仅仅只想做一个砍柴的樵夫,这个人脑子有毛病吧。

  “哪来的蠢货,竟然平白无故地错过了如此多天赐良机。”有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恨恨地说道。

  “这小子,是脑子进水了吧,首席大弟子不做,却偏偏去做一个樵夫。”也有云泥学院的学生不由羡慕嫉妒恨,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恨不得把李七夜一脚踢开,取而代之。

  “哼,这种蠢货,只不过是一个胸无大志的樵夫而已,烂泥扶不上墙也。”张长宇冷哼一声,神态不屑,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浓浓的嫉妒,这样天大的好事,怎么他就遇不上,却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蠢货遇到了。

  “天下,哪里有自由自在之事,哪里有无拘无束之事。”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只见大都尉尚大人与岭南勋侯他们已经走过来了。

  大都尉尚大人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你身为金杵王朝的子民,就必须受金杵王朝的管辖。”

  “金杵王朝是什么东西?”李七夜一副没听过的模样,不以为然。

  “大胆——”李七夜这话一落下,顿时有官员斥喝,说道:“无知小儿,竟然敢邈视王朝权威,罪该万死!”

  说着,“铛”的一声,剑出鞘,寒光四射。

  “尚大人,管好你的狗,别把手伸得太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杜老师,他徐徐地说道:“金杵王朝,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应该清楚。如果你把佛陀圣地视为己有,金杵王朝置圣山于何地?你置天下万教于何地?你能代表金杵王朝,但佛陀圣地的所有大教疆国都是金杵王朝的子民吗?所有的疆土,都是金杵王朝的疆土吗?”

  杜老师这话一出,也让所有修士强者目视大都尉尚大人。

  虽然天下人都知道,金杵王朝代管世俗,但,不代表金杵王朝可以管辖整个佛陀圣地。

  就如在佛帝原一样,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佛帝五部是平起平坐,在有时候,其他四部,不一定会卖佛帝本部的情面,也就是不一定会给金杵王朝的情面。

  至于佛帝五部的一些强者入金杵王朝为官,那只不过是个人选择而已。

  “尚大人说话,可要三思。”也有一些大教不悦,淡淡地说道:“这么说来,尚大人是可以管制我们了,我们都应该听从尚大人的话了?”

  “尚大人,你还不能代表金杵王朝,就算是兵部尚书司马大人,也不敢。”有一方教主沉声地说道:“金杵王朝,只执牛耳,唯有圣山,可以统管佛陀圣地。”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