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67章追问

  对于岭南勋侯这样的话,也有不少修士强者为之认同,眼前混沌元兽如此之多,想冲杀过去,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不是哪一个修士强者都能像金蝉佛子那般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混沌元兽。

  “混沌元兽虽然多,若是李公子在,就能轻而易举地走过去,毫发不损。”见到所有的修士强者对于在山谷外巡逻的混沌元兽是束手无策,小玲不由想到了李七夜,就嘀咕了一声。

  小玲这嘀咕声并不响,但是,兵部的大都尉尚大人却十分耳尖,竟然被他一下子听到了,他立即转过头,望向小玲,说道:“李公子是谁?他有何能耐?”

  小玲也没有想到大都尉尚大人竟然会如此的耳尖,能一下子听到自己的话,她只好说道:“李公子就是住在这万兽山的一个樵夫,他能与万兽山的所有混沌元兽友好相处。”

  一听到仅仅是一个樵夫,大都尉尚大人没往心里面去,毕竟仅仅是一个樵夫对他没有多少的用处,不想去费心思。

  “一个樵夫而已。”大都尉尚大人也就仅仅应了一声。

  “这个樵夫,的确是邪门。”有见过李七夜本事的修士不由说道:“竟然连黑白金刚都对他十分友好,把自己守着的奇琅宝果送给他当水果吃,的确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黑白金刚——”一听到这个修士的话,本是对李七夜不放在心上的大都尉尚大人又是一下子被吸引了,他立即望着这个修士,问道:“这是真是假?”“这的确是真的,难道是我们瞎编不成?”这位修士见大都尉尚大人质疑自己的话,就不爽了,说道:“这又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亲眼看到,在场也有不少的同道亲眼看到的,他从黑白金刚手中讨要来了好几颗奇琅宝果呢。”

  “从黑白金刚手中讨来奇琅宝果——”听到这话,许多未亲眼所见的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吃惊,一片哗然,黑白金刚乃是万兽山出了名的凶兽了,它守着奇琅宝果,任谁都不能靠近一步。

  “黑白金刚可是天阶上品的混沌元兽,谁能号令它?”不论是大都尉尚大人还是岭南勋侯,都不是十分相信。

  “这事情,夜行族最有发言权了。”被质疑的修士强者向站在一旁的夜行族诸位长老他们那边望去。

  追血云和夜行族的强者长老都在,此时,当所有人都向他们望去的时候,这让他们有些难堪,追血云冷哼一声,转过脸去。

  这事对于追血云来说,乃是奇耻大辱,他当然不愿意再提起了。

  “这个樵夫,真能号令万兽山的混沌元兽?”大都尉尚大人望着夜行族的诸位强者长老,提出了自己心目中的疑惑。

  追血云当然不愿意再谈这事了,若不是大都尉尚大人乃是一方大人物,他早就发飙了。

  “这小子,的确是有点邪门。”夜行族的长老倒圆满不少,不与金杵王朝直接冲突,一位长老徐徐地说道:“他似乎的确是与万兽山的混沌元兽能友好相处,至少,他能轻而易举地从黑白金刚手中讨到奇琅宝果。”

  夜行族长老的话,那无疑是十分肯定的回答了,这让大都尉尚大人与岭南勋侯都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

  事实上,这件事情也有很多修士强者亲眼所见,所以,提起这事,所有的修士强者都印象深刻。

  “这个李七夜,的确是能与混沌元兽相互甚到,若是让他来与这里的混沌元兽沟通一下,说不定真的能进入这个山谷。”有老一辈的强者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哼,就算他能与万兽山的混沌元兽友好相处又怎么样?”见不少人在称赞李七夜,这让追血云心里面不爽,他不由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想进入山谷,哪有这么容易,连金蝉佛子都进不去,难道还能指望一个樵夫不成?”

  “话可不能这样说,李公子乃是在万兽山长大,他对整个万兽山了如指掌,说不定他还能知道进入山谷的捷径呢,就算没有什么捷径,说不定他也能让混沌元兽带他进入山谷,没有看到山谷中不也是有一头山河螭王在那里面,既然山河螭王能进入山谷,肯定是有其他方法可以进去的。”对于追血云贬低李七夜,小玲就立即不服气,为李七夜说话了。

  “哼,一个樵夫,有何能耐?”追血云冷哼了一声,打心里面就瞧不起李七夜这种靠砍柴为生的樵夫。

  “这个李七夜住在万兽山哪里?”大都尉尚大人心里面有了主意,立即盯着小玲询问。

  “就在万山兽的一座古庙之中……”小玲应了一声,但,随之意识到大都尉尚大人对李七夜有不善之举,立即闭嘴不谈。

  “这座古庙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大都尉尚大人目光一凝,咄咄逼人之势。

  “尚大人,注意你的言辞。”在大都尉尚大人要逼小玲的时候,在旁边的杜老师淡淡地说道:“我们云泥学院的学生,不是王朝的兵卒,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杜老师这话说出来,不仅是警告大都尉尚大人,也是提醒了小玲他们这些学生。

  当着所有人的面,杜老师直接把大都尉尚大人的话给怼回去了,这顿时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旁观看热闹了。

  在当今天下,金杵王朝的确是如日中天,但是,云泥学院屹立了如此长久的岁月,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道君时代,依然屹立不倒,当然是有着它强大无比的实力了,更何况,云泥学院本就无需仰息于金杵王朝,云泥学院的老师直接怼上兵部大都尉,这也是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杜道友,话不能这样说。”大都尉尚大人可是一个猛将,也是一个狠人,沙场杀伐,铁血无情之人,他作为强硬,他沉声地说道:“此事,或许关乎佛陀圣的根基,金杵王朝执天下牛耳,当是责无旁贷。此黄金神卵,当不能落入邪人之手,若是有任何良策取得黄金神卵,大家应该携手合作,为陛下分忧。”

  “那也仅是金杵王朝的文武百官。”杜老师也不给大都尉尚大人情面,直接怼了回去,淡淡地说道:“在其位,谋其职,与我云泥学院何关!所以,尚大人想逼我们云泥学院的学生,那就请打住吧。”

  杜老师护短的态度已经摆得很明显了,这是直接告诉大都尉尚大人想逼问小玲,门都没有。

  “云泥学院,这也未免太强势了吧。”看到杜老师直接怼回去,一点都不给大都尉尚大人的情面,有人不由嘀咕了一声。

  虽然说,在佛陀圣地,有很多强大实力的大教传承不直接受金杵王朝管辖,但,多多少少,还是给金杵王朝情面,至少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然而,云泥学院却一点都不给情面,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给怼回去了。

  “不要忘记了云泥学院是怎么样建起来的。”有老一辈强者徐徐地说道:“当年云泥上人在佛帝原建云泥学院的时候,直接是动摇了佛陀圣地的根基。那个时候,佛陀圣地可是如日中天,云泥学院依然是拔地而起。云泥学院强硬的护短态度,那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都尉尚大人双目一寒,气势夺人。

  大都尉尚大人可谓是王朝派,作为兵部大都尉当然是任何时刻都以王朝为重,也一直奉行着“佛陀圣地乃是金杵王朝的疆土”这样的理念。

  “尚大人,此话言重了。”一位年长的老师顿时沉喝了一声,斥喝道:“你这话是置圣地何处,佛陀圣地,乃是以圣地为尊,以至尊为首,何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位老师一声斥喝,顿时让大都尉尚大人脸色一变,他一不小心,的确是说错话了。

  金杵王朝虽然掌执佛陀圣地,但,那也只是代理圣地管辖世俗而已,佛陀圣地的所有大教疆国心里面都很清楚,佛陀圣地真正的主人应该是圣地,更何况,圣地的至尊依然还在世,那怕他已经很久没有露过脸了,但,他依然是佛陀圣地最高的存在。

  在佛陀圣地,有四大宗师之说,但是,放眼整个南西皇,最强大的却不是四大宗师,在四大宗师之上,还有两大至尊。

  而佛陀圣地的主人,就是两大至尊之一。

  天下人都知道,佛陀圣地起于圣山,也是兴于圣山,佛家道场的根源,还是在于圣山,金杵王朝,只不过是代管而已。刚才大都尉所说的话,的确宣宾夺主!

  “咳——”在这个时候,岭南勋侯立即给双方找一个下台阶,忙是咳嗽几声,说道:“我们现在不谈其他,在当下节骨眼上,应该联手共取黄金神卵,大家有什么良策,都可以拿出来说。比如说,大家刚才所说的那个神奇的樵夫,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岭南勋侯立即给双方一个下台阶,让在场的人相视了一眼,大家都不出声了。

  “大道谁先觉,万古我自知……”就在双方不语之时,在这个时候,一个歌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