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43章佛低首

  随着一天天的修练,小姑娘已经能这几句口诀背得滚瓜熟烂了,甚至是可以倒背如流,尽管是如此,小姑娘依然是每一个字每一个词去参悟,而且一次又一次地融合着动作去修练。

  每一次的修练,就算是同一句话、同一个动作,但是,都给小姑娘带来了不一样的事感觉,可以说,每一天那怕修练是同样的口诀、同样的动作,但是,小姑娘依然有着不一样的收获。

  小姑娘也是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她苦练不辍,每天起得是最早的一个,每天睡的是最晚的一个,她天天苦练,坚持不懈。

  那怕自从李七夜传授过她这几句口诀和这个动作之后,再也没有传授过新的东西给她,小姑娘依然没有半句的怨言,依然是坚持苦修,是那么的认真,是那么的执着。

  老奴也常常观看小姑娘修练这几句口诀和这个动作,这也让她是受益良多。

  当然,小姑娘不论是天赋还是见识,那都是远远比不上老奴,所以,在修练的过程之中,老奴也会指点一下小姑娘,但,并没有手把手去教她,浅尝辄止,更多的时候,是象征性去给小姑娘指点前行的道路,为小姑娘解开一些疑惑而已。

  老奴很清楚,这样的修练,没有任何的标准,更不能墨守成规,如果说完全是按照自己的领悟和心得去教导小姑娘的话,这反而是耽误了小姑娘。

  所以,老奴也是仅仅是给她解惑,稍稍指点,在修练之上,不敢有有过多的干涉。

  像比起老奴的指点来,李七夜更不像是一个老师,他传授了小姑娘之后,差不多是不问不闻,偶尔间,闲下来的时候,会看小姑娘几眼,然后稍稍纠正一二,便放任小姑娘自己去修练。

  从各方面来看,李七夜完全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师,若是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儿戏,但是,李七夜依然是没有过多去指点小姑娘,也没有再传授新的东西给小姑娘,就仅仅这么几句口诀,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动作。

  老奴倒也有些奇怪,但是,没有过多去问,毕竟,李七夜远比他要高深,他若是传授其他的功法给小姑娘,反而是显得班门弄斧了。

  老奴闲暇无事,也会给小姑娘点拔一二,当然,还是不敢去干涉,让小姑娘自己去修练,他只是充当着解惑的角色而已。

  “不错,你也算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对于老奴的解惑,李七夜也没有阻止,仅仅是点了点头而已。

  老奴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是心有疑惑而已,丫头不局限于一招一式。”

  “所以,未来你的高度不如她。”李七夜笑笑,轻描淡写,徐徐地说道:“有些人,一生便一招,足矣。无敌,不在于几招几式,在于大道真谛,在于道心坚定。”

  老奴细细品味着李七夜这句话,若是这样的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那就显得是荒唐,也是轻飘飘的,没有任何份量。

  但是,这样的话从李七夜说出来,却是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大道玄机。

  “你一生,无敌有几招?”李七夜看了老奴一眼,然后仅仅伸出手掌而已。

  老奴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心服口服,说道:“少爷说得甚是,让老奴受益了。”

  他一生学识无数,修过无数的功法,也修练过不少的帝术,但,真正奠定他纵横天下的基础,也就是那么几招几式而已。

  “所以,这一招,你练不到她的高度。”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招,这招叫什么名字?”老奴也不由好奇,他可谓是博览群书,虽然不敢说天下的武功他都见过,但,也见得七七八八。

  就算是他没有见过的功法,他多多少少都能寻得了一些踪迹,多多少少都能知道它的一些典故,或者来历。

  但是,李七夜传授给小姑娘的这么一招,却让他无法推算,甚至可以说,完全看不出这一招是出自于什么问题。

  “佛低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我为丫头量身打造的,适合她,只要她道心足够坚定,她会站在那一个新的高度。”

  “佛低首——”老奴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一招的名字,更是因为李七夜的所作所为。

  一夜之间,便能为小姑娘量身打造出如此的招式,就算他这样的人,都是受良益多,这是何等的通神,这是何等的高远,至少他是做不到,他是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老奴没有再多说什么,仅仅是鞠了鞠身。

  “去取些东西来吧。”李七夜随意列了一张清单,递给了老奴。

  老奴一看,清单之上,都是珍稀之物,十分的难得,当然,这对于老奴来说,欲拿到这清单上的东西,也不算是难事。

  “少爷,这,这是要为丫头改命吗?”老奴不由吃惊。

  “改命?”李七夜笑笑,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改命,这是需要依靠她自己,不经历狂风暴雨,又焉能茁长成参天大树,我只是为她铺垫一下而已。”

  老奴也觉得是有道理,一鞠首,便离开了。

  虽然说,李七夜想要的东西是十分的珍稀,但是,老奴也都是一一为李七夜取来了,仅仅是花了几日时间而已。

  李七夜立即动手布阵,李七夜随手封闭空间,断轮回,镇因果,宰阴阳……这一切的手段,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老奴一生,可谓是见多识广,也是纵横天下,看到李七夜随手便布下了绝世无双的大阵,随手便封闭空间、断轮回、镇因果、宰阴阳……

  如此手段,那也只不过是随手拈来而已,这样的手段让老奴看得震撼无比,举世之间,又有几人能达到这样的高度,简直就是天地随手拈撷,这更是让老奴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这封绝大阵之中,李七夜架起了一个大锅,里面煮着翻滚的药汁,散发出了一股十分古怪的味道。

  李七夜看了看一下小姑娘,说道:“过程很痛苦,你能受得了吗?”

  小姑娘虽然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但是,她对李七夜有着莫明的信任,她毫不犹豫,点头,说道:“我能——”“好——”李七夜二话不说,便把小姑娘扔入了大锅里煮了。

  自己一下子被扔入大锅里煮,小姑娘吓了一大跳,但是,一股炙热瞬间传来,要把她煮成肉汤。

  “守心,转诀!”李七夜沉喝一声,如棒喝一般,在小姑娘识海之中响起。

  小姑娘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立即守心神,运转口诀,以挡住这传来的炙热。

  “不要拒绝,要去接纳,让药水融入你的身体。”李七夜沉喝。

  小姑娘听之,便开始按照李七夜的话去做,一股炙热瞬间烫来,那种痛苦是无法忍住的,小姑娘也不由叫了一声,她不由紧紧地咬住了贝齿。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伸手摘星辰,随手拈来,星光成针,一抖,瞬间一支支星光长针刺在了小姑娘的身体各大要穴,在眨眼之间,小姑娘整个人犹如被星光长针刺成了刺猥一样。

  当一支支星光长针刺入了身体,这种疼痛比炙热的痛苦还要痛十倍,钻心一般的痛,让她不由大叫了一声,但是,她还是苦苦忍住着。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炼阴阳,转因果,推五行,强大的力量瞬间碾压在了小姑娘的身上,要把她碾得粉碎一样。

  小姑娘不由痛得大叫一声,但是,她还是死死地咬紧了牙关,她依然是苦苦地忍受着。

  老奴在旁边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由为小丫头感到庆幸。毕竟,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荣幸,能得到李七夜亲自出手去更改命格的。

  虽然李七夜并非是直接给她改命,但,这是给她的未来铺垫下了无限的可能,在未来能达到自己样的高度,就看小姑娘她自己有多么坚定的道心了。

  虽然说,这整个过程是十分的痛苦,但是,如果能捱得过去,能熬住了,一辈子将会受益无穷。

  随着李七夜的一次又一次炼化,大锅之中的药汁是越来越少,而小姑娘身上的煞气是越来越浓。

  李七夜炼化煞气,手法惊绝,犹如羚羊挂角,奥妙无端。

  如此的手法,让老奴看得都不由为之惊叹,他曾经见过了不得的炼丹大师的炼丹手法,那种炼丹大师的手法,那已经是当世一绝了。

  但是,与李七夜相比起来,炼丹大师的绝世手法,那简直就像是刚刚起步的学徒一样,粗劣得不堪入目。

  最终,小姑娘身上的煞气被炼气,李七夜收功,淡淡地说道:“可以了。”

  而小姑娘坐在大锅之中,陷入了神游太虚,在这个时候,她有着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觉自己像是被打开了枷锁一般,天地任遨游。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乌云密布,闪电雷鸣,犹如天劫要降下来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老奴不由神态凝重,他知道天劫是意味着什么,李七夜却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

  但是,最后,天劫依然还是没有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