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42章凡白

  小女孩咬了咬嘴唇,双手捏了捏包袱边角,望了望李七夜,神态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出声音:“我,我,我想改命。”

  我想改命,这样的话,从一个小女孩口中说出来,却有着不一般的滋味,这只不过是流落飘泊的小姑娘而已,命如纸薄,但她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改命,为什么要改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小女孩不觉间握了握双手,抓着包袱的十指就更加紧了,她抬头,怯怯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迅速低下了头,但是,她还是说出话来了,声音还是那么的娇怯:“我,我,要想活着,站着地活着。”

  虽然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娇怯,是那么的轻微,犹如是风雨中的微弱烛光,在摇曳之中,随时都会熄灭,但是,她依然是坚定地散发出了光芒,那怕是绽放出一点点的星火,她都不愿意放弃。

  “站着地活着。”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轻轻地点头,说道:“这个可以有,你真的想修练吗?”

  “想——”小女孩想都没有想,这一次她没有丝毫的犹豫,脱口而出。

  “好,那就洗漱一番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挥手,说道:“明天就开始修练。”

  “真,真,真的吗?”小女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不由大叫了一声。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变故之后,她都已经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灾星了,不知道多少人把她驱赶出去,甚至连容身之处都没有,平日里,她连都城都不敢进入,因为一旦她被人发现,不仅仅是被人嘲笑,还会被人驱赶,少不了受苦,少不了挨打。

  所以,平日里她都是露宿荒效野外,挨饿受冻,尽管是如此,这对于她来说,比起在都城来更好受多了,在荒郊野外,不用被人白眼,不用被人欺凌。

  虽然说,她心里面是渴望着一个容身之所,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世间根本就没有人会愿意收容她,也没有会愿意让她踏入自己的土地。

  可以说,对于家或者归宿,她心里面已经是变得陌生了,也是变是冷漠了,但是,在内心最深处,她还是渴望着。

  天下没有她的容身之所,更别谈是修练了,这对于她来说,那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奢望,世间根本就不会有人教她修练的。

  现在,李七夜不仅仅是收容她,还愿意教她修练,她一听到这样的话之时,感觉自己如同做梦一样,都不敢相信这样的话,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她都不由偷偷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腿,一阵痛疼传来,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做梦。

  “我说出的话,难道有假不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小女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她怯怯地说道:“大家,大家都说我是煞命孤星,会,会,会害死身边的所有人的,你,你,你收留我,就,就会死的。”

  说到这里,她不由神态为之一黯然,虽然这样的事实,对于她来说是很残酷,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曾发生过,不止是一次,但,她不愿意去隐瞒,以免害死好心收留她的人。

  “煞命孤星?”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连天你都逆,还会在乎煞命孤星吗?如果连区区的小命格都害怕,还谈什么修道,还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地说逆天修行?”李七夜这随口说出的话,让旁边的老奴听得都不由轻轻地点了点头,十分赞同这样的话。

  “可,可,可是,我,我真的会害死人的,好,好多人都死了。”小女孩心里面不由为之黯然,虽然伤心,但是,还是说出来了。

  “区区煞命孤得而已。”李七夜笑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都能害得死我,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去吧,洗漱一番。”

  小女孩不由呆了呆,多少人听到她是煞命孤星,那是吓是讨厌而远离,甚至是驱逐她,但是,李七夜却毫不在意,反而收留了她。

  这样的事情,很久很久以前才发生过了,一时之间,让小女孩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不知觉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张口欲言:“我,我,我……”却久久说不出话来。

  “叫我少爷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小女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偷偷地抹干了泪子,低头,鞠身子,低声又有些怯怯,说道:“是,是,是的,少,少,少爷。”

  老奴领小女孩凡白下去了,把她在古庙之中安顿下来。

  小女孩洗漱完毕之后,再次来拜见李七夜,小姑娘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整个人也是给人焕发一新的感觉,虽然她的一头秀发是自己啃得,像狗啃过一样,但是,垂落下来,还是有几分的小可爱,显得她的清秀。

  小姑娘饱经风霜,虽然皮肤偏黑了点,但,整个人还是清秀,特别是她一双秀目,又圆又大,水旺旺的,特别是她怯怯之时,她的一双眼睛犹如会说话一样。

  “少,少爷——”到了李七夜身前,小姑娘凡白拜了拜,她都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起来修行。”李七夜吩咐了一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小姑娘呆了呆,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而过去的一切不幸,犹如一下子远去一样,恍然间,如同隔世。

  在昔日,她就想一个容身之所,能有修练的机会,但是,这对于她来说,那都是奢侈而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已,今日,这一切就在她眼前,她就身处其中。

  第二天,小姑娘很早很早就起来了,她早早就等待着李七夜了,对于她来说,修练,那是万载难得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开始吧。”李七夜笑了一下,把小姑娘领到古庙的空地之处,先是传授了凡白几句口诀。

  这是几句十分简单的口诀,小姑娘并没有什么绝世天赋,那只是普通人的天赋而已,但是,她很认真,每一句口诀她是记了一遍又一遍,每一个字,每一个词,她都牢牢地记住心中。

  这对于她来说,机会太珍贵了,她要好好把握,以前她那怕只会一二句口诀,她都会翻来覆去地领悟,一次又一次去参详。

  所以,李七夜传授她口诀,她当然是牢牢把握住了,她的求知之心,就像是海绵一样,吸收着李七夜收授给她的口诀。

  因为李七夜没有说什么,也未避嫌,老奴也在旁边看着,听到了李七夜所传授的口诀,他也在旁边细细品味,细细去参悟。

  老奴一番参悟之后,他也觉得这不是什么绝世无双的功法,这是比较普通的入门功法而已。

  当小姑娘记住了口诀之后,李七夜便传授给了她一个动作,这一个并不算是复杂的动作。

  尽管是如此,小姑娘也是学了好几次才慢慢地学会了这个动作,毕竟,她的天赋不高,不像是那些天才,一看便会。

  尽管是如此,李七夜也是难得有耐心,一次又一次把这个动作给小姑娘重复。

  最后,小姑娘掌握了这个动静之后,李七夜这才吩咐,说道:“口诀和动作,一同修练,做到诀走招行,自己慢慢掌握吧。”

  小姑娘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说话很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李七夜也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坐在画壁之前开始颂经。

  小姑娘心里面不敢有杂念,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开始把李七夜传授给自己的东西修练起来。

  刚开始,老奴一听李七夜传授的口诀,觉得很简单,再看李七夜传授的动作,也是很简单,可以说,这是十分简单的入门招式心法而已。

  但,李七夜后面的一句话却引得了老奴的注意,当他把李七夜传授的口诀和动作融合在一起施展之时,他立即发现了其中的奥妙了。

  毕竟,老奴乃是天赋纵横之人,又是绝世之辈,很多绝世功法他一学就会,所以,当他把口诀和动作融合之后,发现这犹如打开一个世界一样,在这动作的一呼一吸之间,都有着说不尽的奥妙,这不是句口诀,也不仅仅是一个动作,似乎,这是犹如一个宝典。

  至于这样的宝典,能翻开几页,那就看你自己的修练与领悟了。

  李七夜传授给小姑娘这个口诀和这个动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传授过任何功法给小姑娘了。

  但是,小姑娘也没有过问过,那怕是几句口诀、一个动作,她都坚持一遍又一遍去修练,毫不嫌枯燥。

  这样的一个动作、几句口诀,小姑娘修练了一遍又一遍,累了,就歇口气,渴了,就喝口水,然后继续修练。

  小姑娘一天又一天去重复着这个动作,参悟着这几句口诀。

  一天又一天的修练,这个动作她已经无比娴熟了,这几句口诀她也可以倒背如流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