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1760章被跟踪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时之间沈晓珊他们三个人呆得久久回不过神来,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他们都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言语来形容好。【△網WwW.】

  此时此刻,沈晓珊他们都不知道为李七夜把梁义恒的脸庞砸烂而吃惊好,还是为帝冲竟然能被李七夜所用而震惊好。

  就是老掌柜也为之震惊,当然老掌柜的震惊与沈晓珊他们的震惊却完全不一样,老掌柜的震惊程度也一点不亚于沈晓珊他们。

  老掌柜看着李七夜的时候,他已经无法用怎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好了,一个亘古的传说,一个久远的故事,今日却重现于自己的眼前,这太让他震撼了。

  别人不知道,只会把眼前这个平凡的男人看着是凡人而己,但知道他的来历的人,听过他故事的人,都会被吓得一大跳。

  一个可以让第十界的诸帝众神而忌惮的存在,一个曾经让第十界鸡飞狗跳的传说,这是多么让人震撼的事情。

  此时李七夜把染有鲜血的手帕递给了老掌柜,淡淡地说道:“拿去看看吧。”

  手帕本来是擦帝冲上所沾的鲜血,但是现在这鲜血却已经在手帕上描绘出一幅图案来,这一幅图案十分的逼真。

  老掌柜回过神来,他忙恭敬地双手接过手帕,看到手帕上的图案之后,他心里面为之一震,忙是向李七夜鞠了鞠身,二话不敢多说,小心翼翼地把手帕收起来。

  “好了,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好看的,我们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转身往外走去,离开帝阁。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的石叟他们三个人忙是跟上,在离开之时,石叟他们都不由多看了一眼放在橱柜上的帝冲,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叫“帝冲”的铜片有什么来历,但是刚才帝冲出手的时候,那三千大世界的力量太让人震撼了,这样的一只手套,那绝对是无敌之兵,它可以镇杀无数强者。

  这样的一件无敌之兵竟然能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御驾,甚至有认李七夜为主之势,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离开帝阁的时候,贺尘都不由回头再看了一眼挂在杂货铺门外的木匾,这块挂得有些歪歪斜斜的木匾在一开始的时候让人觉得那么的滑稽,一个杂货铺竟然取如此霸气的名字。

  但现在贺尘有着不一样的心情,现在他完全觉得“帝阁”这样的一个名字蛮适合眼前这个杂货铺的,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突兀。

  当李七夜离开了帝阁之后,石叟他们三个人一时之间都无话可说,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特别是石叟,看着李七夜的时候,不由十分的敬畏,一时之间觉得李七夜十分的可怕,不敢靠他太近。

  试想一下,遇到梁义恒这样的郡王,就是他师兄铁树翁都要敬之三分,现在李七夜用帝冲把梁义恒的脸蛋砸得稀烂,更可怕的是李七夜从始至终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就是踩死一只蚁蝼一样,甚至连一只蚁蝼都不如。

  这样的一幕震撼着石叟的道心,明知道梁义恒是什么来历,李七夜照样把他的脸蛋砸烂,而且完全是漫不经心,这就意味着他根本不把梁义恒放在心上,也没有把西陀国放在心上。

  试想一下,一个凡人,竟然把一个修士的疆国不放在眼中,这是需要怎么样的底气,这是需要怎么样的霸道。

  更重要的是,石叟并不觉得李七夜此举是狂妄无知,而是根本就没把对方放在眼中,这就让石叟心里面发怵了,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呢!

  一时之间,石叟觉得李七夜深不可测,让他十分的敬畏,像这样的人若是一不小心与他为敌,或者会死无葬身之地。

  想一想李七夜凶狠地把梁义恒的脸蛋砸得稀烂,石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自己惹到了李七夜,只怕他会把自己的头颅都一下子砸碎。

  此时那怕李七夜是一个凡人,石叟都已经没把他当作凡人看了,他已经是把李七夜看成了洪荒凶兽了。

  那怕此时李七夜是六畜无害的模样,但在石叟看来李七夜就是露出雪白锋利獠牙的凶兽,随时都可以扑过来把别人的喉咙咬断!

  同时石叟也不由敬师兄的睿智,师兄能如此攀附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那也的确是有着大智慧。

  至于沈晓珊,她就没有想那么多了,甚至她连李七夜把梁义恒的脸蛋砸得稀烂这事她都不记在心上了,此时她心里面只有走在前面的这个男儿,她跟随在李七夜身边,时不时偷瞄了李七夜一眼,心里面有着甜滋滋的感觉,她感觉整个人都泡在蜜糖之中一样。

  “我的女人”,这一句话让沈晓珊回味无穷,整颗芳心都飞了起来了,这种感觉让她宛如整个人是飘在云端一样。

  相比敬畏李七夜的石叟来,年轻的贺尘倒活泼了一下,他不由担心地说道:“你把梁义恒的脸蛋砸烂了,西陀国把这笔帐算到我们铁树门的头上怎么办?西陀国找我们铁树门的麻烦怎么办?”

  贺尘这样的话也让石叟心里面一凛,这话说得有道理,虽然他们是在齐临城,但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万一西陀国把这笔恩怨算在他们铁树门的身上,只怕他们铁树门会被西陀国灭掉。

  “放心吧,现在西陀国的皇帝哪里有时间找你们铁树门的麻烦,五千万道贤的混沌石,这只怕足够让他们西陀国紧张一阵子了,只怕他们西陀国要刮地三尺了,他们要忙着变卖财产了,哪里有空理会你们铁树门。”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石叟他们三个人都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才记得被打烂的那只玉瓶。

  想到这个玉瓶,反正最大的就是贺尘了,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幸好打烂玉瓶的不是他,否则把他卖了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想想在刚刚不久那只玉瓶还被他拿在手中呢,想到这样的事情,那怕此事已经过去了,贺尘都不由为之后怕,手掌心直冒冷汗。

  此时李七夜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他们竟然走入了一条小巷中了,这一条小巷是很少人来往,而且四周的地势环境复杂。

  “好了,也跟了这么久了,该出来的时候了。”走入了这一条小巷之后,李七夜转过身来,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石叟他们呆了一下,他们也跟着转过身去。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发在他们身后有一个人远远跟着,一路在跟踪他们。

  看到被人跟踪,石叟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因为他刚才一直想着其他的事情,没有留意到被人跟踪了,至于沈晓珊和贺尘就算他们两个人没有心事,以他们浅薄的经验也没有留意到被人跟踪。

  “嘿,蛮警惕的嘛。”被发现之后,跟踪的人也是光明正大的走了上来,这是一个青年,穿着走卒衣裳,但他不是凡人,是一个修士。

  “兄弟们,都被发现了,那就出来见见客人吧。”这位青年嘿嘿地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小巷四周的屋舍中冒出了一个个的身影,当这一个个的身影冒出来的时候,他们都缓缓向李七夜他们四个人围了过来,要把李七夜他们的去路堵死。

  见到这么多人围了过来,石叟他们三个人脸色大变,他们三个人立即各踞一个方位,把李七夜保护在中央,因为李七夜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没有道行的人。

  当这些人围了过来之后,都是十分不善地盯着李七夜他们。

  石叟他们看了一下眼前这些围过来的人,这些人全部穿着都不一样,有些是小贩模样的人,有些是跑堂的衣着,也有一些是有宗门标记的……可以说眼前这几十个人是三教九流,形形色色都有。

  而且眼前这三教九流的几十个人都是修士,并不是什么拦路抢劫的凡人。

  看着这些三教九流的修士把自己团团围住,这让石叟他们心里面也觉得奇怪,他们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眼前这些人呢,竟然会让他们对自己如此的来意不善。

  “好了,我没有时间跟你们这些小混混瞎扯,找个能说话的人出来吧。”被这几十个人围住,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随意地说道。

  “老大,就是他了。”就在这个时候,围着李七夜他们的几十个人群中让出一条道路来,一个青年走了进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跟着青年走进来之后,他指着李七夜说道。

  石叟一看,他们认识这个男子,眼前这个男子就是在前不久他们在街边遇到的那个卖假货的小贩。

  当时石叟他们都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的,没有想到会再起风波。

  被这个小贩称之为老大的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年纪不大,事实上这个青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光景,他身材有点矮小,穿着一件很宽大的长袍,大腹便便,看起来像是一个事来有成的小商人,特别是他那一双眼睛,当他一眯起来的时候,光芒跳跃,好像随时都能找到商机一样。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