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38章很诡异的聊天

  “圣山呀,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李七夜望着外面,最后淡淡地笑了一下。

  老人不作声,赶着老马,他的神态也是很奇怪,很奇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你觉得赶车好呢,还是做其他的好呢?”

  “这个嘛……”老人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就只会赶车,其他的都不会,所以,没办法回答客人的问题。”

  “赶车,那也是一门技术活。”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道路并非都是平坦无险,在险途之时,总会遇到一些豺狼虎豹,一不小心,会葬身兽腹。”

  “客人这话,也不是没道理。”老人点头,说道:“不过,也幸好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这长鞭还能派得上用场,一般豺狼虎豹,还是难于近身的。我老马也识途,尽量地避开有豺狼虎豹之地。”

  说着,老人一扬手中的长鞭,听到“啪”的一声响起,长鞭高高扬起,精准无比地落在了马背之上,老马就立即加快了速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似乎老人已经与他的老马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默契了。

  “看得出来。”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道途在于险,险峰悬崖,还是注意吧。”

  “好勒,客人放心。”老人忙是说道:“我是赶车一辈子了,对于佛陀圣地的大大小小道路,那可谓是了如指掌,不论是险峰悬峰,我都是一清二楚,我都会小心驾驶,安全避过……”

  “……只要客人你坐上我的马车,你就可以放一百个心吧,绝对能安安稳稳的,你想去哪里,都能安全送达。”老人说这话的时候,乃是中气十足,信心满满。

  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也没有多说什么。

  “客人南下,去干什么呢?”在这个时候,老人不失时机,顺口问道。

  “砍柴。”李七夜笑了一下,神态自然。

  “砍柴?”老人都不由呆了一下,都不相信,摇头,说道:“客人莫戏弄我,你从北到南,乃是千万里迢迢,仅为砍柴,这似乎让人难于相信。”

  这也的确是如此,从佛陀圣地的北端到南端,那是多么遥远的距离,如果说,去这样的地方,仅仅是为了砍柴,任何人听到这话,都不会相信,都以为这是开玩笑。

  “不信也罢。”李七夜也没有辩说,只是笑了一下而已。

  老人一下子不由为之沉默了,如果真的是如此,那李七夜的确是没有开玩笑,但,这样的事情,在老人看来,依然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千万里迢迢,从北到南,仅仅是为了砍柴,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那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真的要砍柴的话,李七夜出发的地方,就是一个大森林,处处都有柴木,根本就不需要南下。

  南下砍柴,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离谱了,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一样。

  但是,在这个时候,老人也没有去质疑李七夜的话了,从李七夜的神态来看,似乎李七夜真的是要南下砍柴。

  老人沉默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说道:“人人都说,工欲先利其器。客人南下砍柴,应该要有一把好的柴刀,这样才不枉客人你千里迢迢来砍柴。小老这里正好有一把趁手的柴刀,借客人一用也无妨。”

  说着,老人已经取出一把刀,递入了马车里面,这把长刀被布匹厚厚地一层层包裹着,似乎平日里老人都很珍惜,没有拿出来用。

  “好吧。”李七夜也不推辞,顺手接过柴刀,收起来,笑着说道:“有趁手的柴刀,那再好不过了,免得我又浪费功夫去找把好刀。”

  “那是,那是。”老人立即点头,十分的和善,似乎李七夜能用他的砍柴刀,是一件能让他很开心的事情一样。

  马车驰行,但是,十分安稳,完全让人感受不到任何的摇晃颠簸。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了,马车外的老人叫了李七夜一声,说道:“客人,这已经是地处南端了,前面道路险止,我这破车只怕不能再去了,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也好。”李七夜也刚刚睡醒,伸了一个懒腰,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前面乃是一片荒莽,雄峰高耸,深壑雾锁,有猛禽飞翔而去,有凶兽咆哮不止,好一个凶险之地。

  李七夜从马下来之后,也仅仅是随便看了一眼而已,伸了一个懒腰,随手扔给了老人一袋钱币,老人摇晃了一下,忙是说道:“客人,还有多呢。”

  “有多,就赏你。”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老人立即哈腰点头,说道:“多谢客人的打赏,前途漫漫,不好走,请客人你小心点了。”

  “前途的确是不好走。”李七夜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前面那荒莽的山岭,他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山路再不好走,都能走出来,但是,人心就叵测了。”

  “客人说的道理都是深奥玄妙,我腹中墨水不多,无法领悟。”老人憨笑了一下,不由摇了摇头。

  “或许吧。”李七夜也是笑了一下,看了老人一眼,轻描淡写,说道:“你现在给我下跪请安,未来可饶你不死。”

  李七夜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老人不由愕了一下,怔怔地看着李七夜。

  但是,李七夜却未多看他一眼,神态十分自然,好像这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客人,说笑了。”老人干笑一声,摇了摇头。

  “可惜,你错过了。”李七夜未再去理会老人,转身就走,未再去看他,走入了山岭之中。

  老人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目,不由目光一寒,双目深处有一道十分锐利的寒光一闪而过,他的手掌都不由颤动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出手,他还是紧紧地压抑住了自己心里面的冲动,依然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虽然说,这表面看起来,老人是十分的平静,但,在这刹那之间,有着千百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一掠而过,甚至在石火电光之间,他脑海之中不知道翻滚着多少个杀招。

  可以说,在这刹那之间,他脑海中都有着一个个绝杀之术是一闪而过。

  在李七夜背向着他的时候,乃是空门大开,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老人自认为自己有千百种方法可能置李七夜于死地,他自认为可以给李七夜致命一击,一招之下,必取李七夜的性命。

  但是,最终,老人还是忍住了,他双手颤动了一下,理智使得他牢牢地压制住了自己出手的冲动。

  正是因为李七夜此时此刻乃是空门大开,一点都不没有防备,这才使得老人心里面一时之间没有了底,他也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事实上,一路走来,他都还没有摸清楚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李七夜的种种行为,却又让他觉得李七夜并不能构成威胁。

  然而,在直觉上,却又让他觉得李七夜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这种十分的矛盾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老人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李七夜离开,直到李七夜的身影消失在山岭之中后,他这才收回目光。

  在这整个过程之中,李七夜徐徐前行,十分的自然,没有丝毫的防备,似乎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事情,他有可能甚至不知道在刚才的刹那之间,他很有可能在鬼门关走了好几回了。

  直到李七夜的身影消失在了山岭之中后,老人收回了目光,说道:“好,好,好,好大的胆,我倒想知道是这何方神圣。”说着,他目光不由一寒。

  在这个时候,老人心里面都不由千回百转,觉得这一切都没有道理,对于他而言,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没有任何的预兆。

  “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老人不由为之沉吟起来。

  一时之间,他心里面也没有底,因为这太出于意料了,不仅仅是他,只怕佛陀圣地的任何老祖,任何强大的存在,只怕都想不到吧,这样的事情出现,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的通告,甚至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

  在这个时候,老人不由望向了佛陀圣地的另外一个方向,双目一寒,喃喃地说道:“这究竟是想干什么吗?要变天吗?”

  说出这话的时候,老人双目中露出了可怕无比的杀意。

  但是,老人觉得这似乎又有点不可能,如果真的要变天,这似乎又太过于唐突了,只怕在佛陀圣地是没有任何人能接受的。

  “一个小辈,能改变什么呢?”好一会儿,老人回过神来,望着李七夜所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如果出现一个绝世无双的天才,他还能理解,但是,偏偏出了这么一个平凡的小子,从道行来看,那是浅薄得紧,这就让人想不透了,这也解释不通。

  只不过,老人没有去跟踪李七夜,他觉得这是十分不明智之举。

  因为他知道,李七夜道行虽然浅薄,但是,背后还是有人撑腰的。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