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63章战仙帝

  大窟窿深不见底,没有人知道下面有什么东西,甚至没有人知道一旦掉入大窟窿之中能不能再爬起来。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就毫不犹豫地跳入了大窟窿之中,他的身体一下子急速下坠,眨眼之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大窟窿一片的寂静,似乎把李七夜给吞噬掉了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窟窿的绝壁上终于出现了李七夜的身影,李七夜从大窟窿之中爬了起来。

  李七夜从大窟窿爬了起来之后,一屁股坐在了悬崖边,虽然神态自若,但,他还是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真奇怪。”

  事实上,他跳下了大窟窿,没有任何发现,没有想象中的凶险,也没有想象中那般的深不可测。

  “这究竟是——”李七夜抓了一把大窟窿悬崖边上的泥土,手指捏碎了泥土,碎土随着李七夜的手指松开的时候泥土飘散洒落于深渊之中。

  千百万年过去了,在这泥土之中依然有着痕迹,依然有着久久未曾散去的气息,这就更让李七夜无法下论断了。

  “究竟是什么呢?”李七夜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可以说,在世间,让他无法下论断的事情或东西,那是寥寥无几。

  但是,眼前这个就是无法让他下论断,可以说,亘古以来,没有这样的力量,不管是多少个纪元,也未曾有过这样的力量。

  抛开这力量的强弱不说,这种力量形式,独一无二,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未曾出现过。

  如果说到独一无二的力量,那么,最独一无二的,当属于贼老天莫属了,若是,在今日,再谈有什么与贼老天一样独一无二的力量,这就将会让李七夜为之沉吟了。

  “我相信你有一个答案。”李七夜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目光穿透了遥远的亘古,穿透了万界苍天。

  不过,一切都是归于沉默,没有任何的动静,当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若是有动静,那就显得更加的诡异了。

  最后,李七夜拍了拍手,看了看眼前的巨大窟窿,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实在是不可思议。”

  枯石院不见了,整个枯石院被某一种力量直接拖拽走了,如果在九界纪元的话,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引起九界轰动,整个世界都会为之动荡,甚至有可能让整个九界为之人心惶惶。

  这就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整个枯石院被拖拽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让人无法想象,就算是李七夜,也是难于想象,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力量。

  当然,在当今八荒,知道枯石院的人,只怕是寥寥无几,就算有人说枯石院被拖拽走了,只怕大家也都反应平淡。

  李七夜曾要亲历过枯石院,也曾在这里呆过,他对于枯石院的了解,那是远远超出了世人的想象的。

  “世间再无枯石院。”李七夜感慨,转身离开了。

  事实上,在当今八荒纪元,十二葬地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七夜跨越了山峦,穿越了空间,来到了祖脉的交汇处,今时不同往昔,这个地方不像再像往日那般的难以跨越。

  当然,再来到这个地方之时,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了,这里乃是祖脉的交汇处,这里曾有一大湖的神华,此地乃是夺天造化。

  但是,重来此地的时候,昔日的湖泊虽然还在,但已经干枯了,没有了那满满一湖的神华,成为了一个干枯开裂的凹地而已。

  不过,湖泊之外,还是有着一条一条的道纹交错着,这一条条交错的道纹似乎是亘古不变,千百万年过去,它依然还存在于这里,不管世间如何的变迁,不管大世如何的崩灭,不管是纪元如何的灰飞烟灭,它都依然还在!

  但是,这只不过是以一般人的角度去看而已,真正懂其奥妙,真正来过这个地方的人,再仔细去看的时候,就会发现这里的道纹已经与往昔不同了。

  纵横交错、罗棋密布的道纹,虽然和当年相比起来,它还是一模一样,但,事实上,当你去感受它的时候,以最强大的天眼去观察它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已经失去了神韵。

  或者,更准确地说,它已经是没有了那种生命。

  这就好像是一种蜕变一样,这里的道纹已经发生了蜕变,真正的生命已经破茧而出,化蝶飞舞而去,继续留在地上的道纹,那只不过是被蜕下来的老茧而已。

  “破茧成仙,还是战仙呢?”李七夜看着眼前干裂的湖泊,看着眼前已经失去了神韵的道纹,不由感慨,心里面不由有了一些思绪,往日的种种不免浮上心头,一些事情不由让人去怀念,一些事情,总不由地让人为之莞尔一笑。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收敛心神,平定了情绪,此日他的目光落在湖泊之上。

  当年这里是石药界的祖源,这里凝集着三大祖脉的神华,乃是天地造化之地,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干枯的湖泊。

  除了湖泊已经不是当年的湖泊之外,此时湖泊上竖立着一根石柱,这根石柱不算是粗大,也不知道是以什么石材打磨而成,但,石柱这上所铭刻的符文乃是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石柱上所铭刻的符文,与湖泊的道纹完全不一样,湖泊旁的道纹乃是浑然天成,夺天地造化,而眼前石柱的铭刻的符文乃是以强霸无匹、至高无上、纵横捭阖的大道铭刻上去的。

  整根石柱插入了湖泊之中,似乎直插入了大地最深处,与整个大地连为一体,相通于一条又一条的祖脉。

  而石柱上的符文得到了祖脉之中的滔滔不断的力量,这也使它们流转不息、演化不止,犹如天幕一样包裹着石柱上的一物。

  在石柱之上,放着一物,此物并不大,但是,被符文的天幕所包裹着,让人也看不清楚。

  但是,再仔细去看,符文的天幕包裹着此物,它并非是说去保护此物,而是在镇压着此物。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就是落在了此物之上,他双目一凝,犹如穿透了符文天幕一样,直抵于此物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在轰鸣声中,湖泊旁的道纹亮了起来,一条又一条的符文循序渐进地亮了起来,犹如是奏响了无上的乐章,这样的乐章一下子犹如穿透了亘古,跨越了时空,一下子好像是从八荒穿越到了九界。

  “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道纹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光芒,瞬间冲天而起。

  在这刹那之间,给人有了一种错觉,好像湖泊旁的道纹又一下子苏醒过来,一下子又充满了生命一样。

  在道纹交错之中、在无尽的光芒笼罩之下,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从光芒之中走来,似乎她是从遥远的时代走出来一样,是那么的不真实,是那么的梦幻,让人有了一种昨日一梦的感觉。

  看到这个光芒之中的身影,李七夜双目凝视着,静静地看着她。

  最终,身影在光芒的边缘站住了,光芒闪烁,明亮耀眼,如此一来,使得光芒之中的那个身影更加的模糊了,更加使之隐隐若若了。

  但是,在这模糊的身影上,依然能看得出来,她乃是一个女子。

  这样的一个身影,站在那里,就已经散发出了镇压诸天、举世无敌、唯我独尊的气息,在她滔天可怕的气息之下,什么无上之辈,什么无敌存在,都显得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这样可怕的女子,她站在那里,接受着诸天神灵的朝拜,万界魔王在她的脚下,也是战战兢兢。

  战仙帝!没错,眼前这位女子就是九界最后一位仙帝,也曾是最为惊艳的仙帝,举世无双的仙帝——战仙帝!

  此时,战仙帝看着李七夜,李七夜也看着她,他们两个人的目光交错,犹如瞬间迸放火花,在这刹那之间,彼此犹如穿越了千百万年一般。

  在那祖源之旁,在这道纹之内,似乎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有着斥喝,也有着欢笑,有着较量,也有着交心……昔日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浮上心头,犹如亘古未变一样。

  “我留了一物。”最终,战仙帝开口了,声音前所未有的好听,这样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李七夜听来,乃是一种享受。

  “我也不知此为何物。”战仙帝说道:“但,相信你一定能有一个结论的!否则,不仅这个世界危矣,你也必定危矣!”

  李七夜看了看石柱之上镇压着的东西,最终,他轻轻点头,说道:“是的,我知道。”

  战仙帝看着李七夜,李七夜收回目光,也看着她,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恭喜你,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最终,李七夜率先开口,为她感到高兴。

  战仙帝看着李七夜,没有说完,只是静静地看着李七夜,似乎,这样时间犹如静止了一样,犹如亘古不变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