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59章进火域

  

  十万大军,在这刹那之间便灰飞烟灭,鲜血在流淌着,化作了潺潺的小溪,尸骨头颅堆成小山,眼前这样的一幕,让任何人看得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阴阳禅门,周天门,天朗国,都是当今北西皇最强大的门派传承,实力之强悍,莫说是个人,就算是一个宗门也无法与之匹敌。

  现在李七夜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斩杀了三大门派的十万大军,这是多么霸道的手段,这是多么凶狠的杀伐,在这个时候,弥漫的血腥味让人闻得胃部痉挛,让人都不由想呕吐起来。

  看着这么可怕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甚至有人不由背脊发冷,手掌心是冷汗涔涔。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看着李七夜的时候,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换作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只怕在做这样的事情之前,都要三思,都不敢说轻易斩杀三大门派的十万大军。

  试想一下,三大门派,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就算现在有那个实力斩了三大门派的十万大军,那都必定会得到三大门派的追杀,接下来有可能将会面对三在门派的百万大军,乃至是三大门派的一尊尊可怕的无敌天尊。

  特别强大如阴阳禅门,一旦与之为敌,只怕都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可以说,在北西皇,一旦与三大门派为敌了,必定是在整个北西皇没有任何立足之地,甚至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在北西皇,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门派,在与三大门派生死为敌的时候,那一定要好好思量,那怕实力足够强大,都会考虑后果。

  但是,现在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后果,一出手,就斩了三大门派的十万大军,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霸道绝伦,这是何等的凶悍。

  “太霸道了。”看着眼前的一幕,闻着血腥味,就算是老一辈的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毛骨悚然。

  “何止是霸道,这简直就是凶狠绝伦,只怕在北西皇没有比他更凶残的人了。”连大教老祖都不由背脊发寒,苦笑了一下。

  “太弱了。”斩杀完了十万大军之后,李七夜笑了一下,很随意,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一点都不在意。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一时之间都不由面面相觑,十万大军,瞬间斩杀,似乎他真的是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

  但是,试想一下,换作其他人,又有谁敢说这样的话呢,这何止是嘲笑三大门派,那简直就是与三大门派宣战。

  “公主殿下走了。”在这个时候,也有人细心,发现天朗公主逃走了。

  当然,有不少人不敢说或者不直接说天朗公主逃走了,而是说天朗公主走了,这也算是给天朗公主留点面子。

  是的,天朗公主的确是逃走了,在李七夜爆发可怕的烈焰那一瞬间,天朗公主一下子就知道大事不妙,立即逃遁而去,十分的果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虽然说,天朗公主突然逃走而去,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她很明智的,并不觉得她突然逃走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也没有觉得有损于她的尊严。

  “天朗公主的确是果断睿智,走的是时候。”那怕天朗公主逃遁而去,但连老一辈都对她赞赏有加。

  天朗公主也的确是眼光十分毒辣,李七夜一爆发火焰的时候,她就一下子知道大势不妙,就知道必败无疑,换作是其他的人,不见得有这么毒辣的眼光。

  而且,一见情况不妙,天朗公主立即逃遁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换作是其他的人,或者会认为在众目睽睽之下逃遁而去,会损自己的英名,或者有损于自己的尊严,有损宗门的颜面,都会多少犹豫,一旦犹豫,就错过逃走的机会。

  但是,天朗公主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见李七夜爆发了火焰,第一件做的事情就逃遁而去,什么宗门颜面,什么个人尊严,都纷纷丢到一边。

  不得不说,天朗公主的确是一个厉害的女人,果断迅猛,有着大将之风。

  对于天朗公主逃走,李七夜也仅仅笑了一下而已,也没有丝毫追杀的意思,逃走了一个天朗公主,对于他而言,无伤大雅,根本就没有往心里面去。

  “只怕天朗公主不会就此罢休。”见天朗公主逃走之后,有人不由嘀咕地说道。

  有大教老祖苦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就算天朗公主想罢休,只怕其他人都不会罢休,阴阳禅门会罢休吗?天朗国会罢休吗?周天门会罢休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绝对会血债血偿,绝对会报仇血恨。”

  听到大教老祖这样的话,大家也觉得在理,就算是天朗公主愿意罢休了,只怕三大门派都不会愿意罢休。

  毕竟,三大门派被斩杀了十万大军,三大门派绝对不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如果三大门派被杀了十万弟子,他们都要忍声吞气的话,那么,以后北西皇他们如何立足?他们如何威慑百教?这让他们如何屹立于万教百族之巅?

  如果三大门派不报仇雪恨,这必定会动摇三大门派在北西皇的地位。

  特别是阴阳禅门,强大如它,已经隐隐有执北西皇牛耳之势,甚至可以说,一令之下,号令百教。

  如果现在阴阳禅门都不向李七夜报仇血恨的话,那么,只要李七夜活着的一天,阴阳禅门都有可能无法在北西皇抬起头来,整个时代都要做缩头乌龟。

  这样的事情,阴阳禅门当然是无法忍受了。

  “好了,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耸了耸肩。

  听到李七夜这话,在场的人不由相视了一眼,也有不少人也为之心里面一喜,至少李七夜斩杀了三大门派的十万大军之后,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大家还可以进入火域挖点宝物珍玉。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转身走入了火域之中,玑石圣女和石娃娃都留在了火域之外。

  李七夜走入火域之内,十分的随意,没有任何的规则,也没有任何的顾忌,就是随心而行,犹如闲庭信步,好像一点都不可怕。

  “凤凰血统——”看到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走在火域之中,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嫉妒呢。

  在此之前,神石岭的人也曾走入过火域,但是,相比起李七夜这样的随心所欲来,神石岭的人那是十分的小心谨慎。

  而且,神石岭的人每走一步,那都是十分有讲究的,他们所走的路线,也是十分有讲究,契合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规律。

  可以说,神石岭的老祖们,一样是十分忌惮害怕火域的高温,他们一旦是一步走错,就有可能会被融化成青烟。

  但是,李七夜却没有这样的顾忌,他完全不像神石岭的老祖们那样去规避火域的高温,他完全是随心所欲地行走在火域之中,似乎,高温在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一样。

  看着李七夜走入火域之中,那么的随心所欲,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身上的凤凰血统在起作用。

  玑石圣女没有说任何话,但,她心里面十分清楚,李七夜如此随意地走入火域之中,根本就不是什么凤凰血统在起作用,她知道,那怕李七夜就算是拥有再普通的血统,他行走在火域之中,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这就像是在石壳郎谷所发生的一切那样,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切都被人认为奇迹的事情,在李七夜身上,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玑石圣女看着李七夜,在她眼中,李七夜就是一个不可解开的谜团,也是不可以去解开的谜团。

  “他,他不是去探宝藏吗?”看到李七夜不是直接往道门而去,在火域外的许多人都不由为之呆了一下。

  此时,李七夜并不是向进入战仙帝宝藏的道门而去,而是向火域的更深处走去,在那火域的最深处,乃是可怕无比的火焰在肆虐着。

  “他是要进火域的最深处。”看着李七夜往最深处那暴虐的火焰风暴而去,有人惊呼一声。

  “他这是要干什么?”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议论纷纷。

  “不要忘记了,他可是凤凰血统。”此时,有大教老祖提醒了这么一声。

  大家听到这庆,回过神来,一时之间都觉得有道理,毕竟,传说火域乃是凤栖之地,火域乃是凤凰浴火之地,而李七夜又是拥有着凤凰血统,他来这里,或者也算是寻根归源了。

  “若是火域最深处有着根源,那里面究竟是什么呢?”有人就忍不住这样问道了。

  看着火域最深处那虐肆狂暴的火焰,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发毛,但是,现在大家心里面都一样充满了好奇。

  火域最深处狂暴火焰,不知道在那里肆虐了多少的年代,多少的岁月了,没有人知道在火域最深处究竟有什么东西。

  “说不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毕竟,连天朗道君都曾经想进去呀。”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今天一更,眼睛不舒服。

  昨天去配了隐形眼镜,回家后,我戴上隐形眼镜,感觉不舒服,然后去取下来,右眼一直取不下来,以为出什么问题了,吓尿我,过了好一会,才发现,右眼根本没戴,是掉地上了,把眼睛弄得红肿。

  今天只好戴上以前的老眼镜,看东西不清,眼睛不舒服。新配的眼镜要厂家磨镜片,过几天才能到货,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