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33章砸成肉酱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石碑拔地而起,当这座石碑拔地而起的时候,让人感觉犹如是整座祖城被拔起一样,似乎这座石碑是连接着祖城的地下大脉一样。

  祖城之内,千千万万的人都不明白这是怎么样的一回事,广场上的那座石碑突然拔地而起,似乎没有任何人出手,它就这样拔地而起。

  在这个刹那之间,祖城的不少老祖被惊动,就算是尘封中的老祖也被这样的动静所惊,有一尊半返祖的石人瞬间张开了眼睛。

  “轰——”的巨响声中,只见这座石碑直拍而下,拍向了石苑门外结集的阴阳禅门的军队。

  “防御——”就在这个时候,阴阳禅门的将领大惊,厉喝一声。

  这座石碑直拍而下,天空一黑,犹如整个天穹塌下来一样,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得粉碎,根本就无处可逃。

  骇然之下,阴阳禅门军队的所有将士都长啸一声,混沌真气喷涌而出,汇聚成了汪洋大海,磅礴的力量在他们的头顶上一下子凝铸成了一面巨大无比的神盾,如此巨大无比的神盾挡在了他们的头顶之上,覆盖全军,可抗一切。

  但是,这厚如巨墙的神盾虽然说可抗一切,当石碑一拍而下的时候,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整个神盾一下子被拍得粉碎,整座石碑直拍下去。

  “啊——”的惨叫声响起,石碑狠狠地砸了下去,这一支近万人的队伍全部人都石碑砸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幸免于难。

  当这石碑一砸在万人的队伍之中的时候,那一幕无比的震撼,鲜血狂飙,飙起的鲜血高高溅起,在阳光下是那么的鲜血,溅洒落下的时候,犹如是下起了血雨。

  最终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石碑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面,队伍中近万精锐全部被砸死,在如此厚重的石碑之下,万人被砸成了薄薄的肉饼。

  “不——”石碑砸下,羽剑少君尖叫一声,但是,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整支队伍被一下子砸成了肉酱。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呆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阴阳禅门的这支队伍是何等的强大,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可以威慑一方,但是,在这一块石碑砸下的时候,这一支队伍犹如蝼蚁一样。

  这就好像是一只小小蜗牛被一座山峰砸得粉碎一样,这支精锐强大的队伍,根本就无法抵抗这座砸下的石碑,甚至可以说,在这座石碑之下,整支队伍,那也只不过是蚁蝼罢了。

  更让人震撼的是,这座石碑在广场上屹立了千百万年了,从来没有人撼动过,今天却一下子倒下了,而且十分凑巧地砸中了阴阳禅门的这一支铁骑,这样的巧合,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

  “这是谁——”这样的一幕,让祖城的老祖看到,这些强大的存在,都不由为之一震,因为他们明白广场这一座石碑意味着什么,此乃是石王道君亲手所立,千百万年过去了,这座石碑依然屹立在那里,今天突然砸下来,这未免太离谱了吧,千百万年以来,又有谁拥有这样的实力呢?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巧合了吧。

  站在李七夜身旁的青石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自从他有记忆起,这一座石碑就屹立在那里,他也听过这座石碑的种种传说,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这一座石碑竟然突然会砸了下来,而且,这仅仅是因为李七夜轻轻挥了挥手而已。

  这座石碑,传闻说,乃是石王道君亲手所立,不要说是其他的修士强者,就算是他们祖城最强大的老祖,都无法撼动这座石碑。

  现在李七夜仅仅是挥了挥手而已,这一座石碑竟然是砸了下来,而且一下子把阴阳禅门的千军万马砸成了肉酱,这太离谱了,这是什么样的妖术?

  在场中,唯一没有意外的就是叶灵瑶了,那怕这座石碑砸下来,无比的震撼人心,但是,在叶灵瑶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叶灵瑶看来,只要有李七夜在,没有什么叫做奇迹,再大的奇迹,再不可能的事情,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情而已。

  叶灵瑶也很清楚,就算是那些无双天尊、无敌道君所做不到的事情,李七夜也轻而易举地能做到。

  “轰——”的一声响起,那砸在地上的石碑又突然竖立起来,竖立在广场之上,纹丝不动,好像刚才砸下来的并不是石碑,只不过是大家的幻觉而已。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在场的很多年轻修士,他们都傻傻地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都无法用任何言辞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一幕实在是太离谱了,实在是太过于离奇了,他们都无法用笔墨开来容它。

  再看看石碑依然屹立在那里,如果不是门外那已经砸成肉饼的千军万马,如果不是石碑上还鲜血在流淌着,大家都会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幻觉而已。

  眼前这一切,告诉大家这并不是一场幻觉,这样的事情,在刚才的的确确是发生过。

  “呕——”回过神来之后,有年轻修士再也忍不住了,呕吐起来。

  虽然说,在场不少修士都见过鲜血,但是,当亲眼看到千军万马一下子被砸成肉酱的时候,他们都被震撼了,那浓郁不散的血腥味,让他们一阵阵反胃,忍不住呕吐。

  当回过神来之后,不少人傻傻地看着李七夜,大家都不知道这是因为巧合,还是什么样,但,又让人无法相信,这座石碑是李七夜拔起来的,毕竟这座石碑屹立千百万年之久了,李七夜轻轻挥手,不可能拔起这座石碑,特别是石人族,他们更加明白这座石碑的意义,他们不会相信李七夜能拔起这座石碑。

  “这,这只怕是巧合。”有人傻傻地说道:“阴阳禅门的千军万马,这未免也太倒霉了吧。”

  “或许有人出手?”有石人族的修士低声地说道。

  “有人出手?是谁在暗中出手呢?”有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说不定是祖城的最强大老祖。”石人族的修士不由无限猜测:“这毕竟是祖城,阴阳禅门阵兵于此,这只怕是让人无法忍受的。”

  “这也对。”这种猜测让不少人一拍手掌,觉得有道理,低声地说道:“毕竟,不论对于任何一个门派而已,外人在自己宗门之内结集千军万马,都是无法忍受的,那怕是祖城与阴阳禅门联姻,这都是不允许的。”

  “若是这样,那就能说得过去了。”另外一位年轻强者说道:“这座石碑乃是祖城的道君所立,现在石碑砸下,把阴阳禅门的千军万马砸成了肉酱,这也是祖城在警告阴阳禅门。”

  “是呀,这些年阴阳禅门风头太盛了,或许祖城也有些不满。”一时之间,各种猜测都有,各各流言蜚语传上尘嚣。

  “我还听说,祖城内部有分歧,有老祖并不同意这一桩联姻,一直都在闹呢。”另外一个消息比较灵通的强者低声地说道。

  而各种流言蜚语传上尘嚣的时候,祖城之内,一个个老祖都被惊动,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那也实在是太震撼了。

  “看来,你的千军万马帮助不了你什么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拍了拍手,悠闲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羽剑少君也顿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样突然发生的事情,那完全是出于他的意料,他也想象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眨眼之间,他们强大的千军万马就这样灰飞烟灭了,一下子被砸成了肉酱了。

  这样的突发之事,也让羽剑少君无法接受。

  他本是带着千军万马而来,他本以为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切都是手到擒来,没有想到,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不论是他的随护还是千军万马,都一下子死在了这里,只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

  “我要杀了你——”羽剑少君狂吼一声,在这一刻他双目通红,狂吼一声,“铛”的一声响起,他手握长剑。

  长剑如虹,照亮八方,在剑鸣声中,长剑直驱而入,直刺向了李七夜的胸膛,一剑致命,狠毒无比,这一剑已经是使出了羽剑少君的所有力量,滚滚的混沌真气,可以冲碎一切,任何防御都挡不住这一剑。

  羽剑少君拼命,一剑贯注了他所有的力量,在场的不少年轻修士都不由惊呼一声。

  这一剑不仅仅威力十足,而且快如闪电,根本就让人躲闪不了,在刹那之间,就刺到了李七夜的胸膛。

  “啪——”的一声响起,但是,没有大家想象中那样长剑贯穿李七夜的胸膛。

  而是一只玉手在石火电光之间握住了刺来的长剑,在这“砰”的断裂声中,长剑被一下子折断。

  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听到“砰”的一声,只见握着断剑的玉手一个反刺,就瞬间把羽剑少君钉在了地上了,一动都不能动。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