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31章一剑斩杀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起哄,他们都是有意针对李七夜,趁着这么难得的机会,拼命去诋毁李七夜,他们要破坏李七夜在真龙凤女心目中的形象,要把李七夜诋毁成十恶不赦的恶人,他们不给李七夜丝毫辩解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能毁了李七夜,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而天朗国大皇子和周天圣子则是站在旁边,冷笑不止,对于他们来说,若是有人与李七夜过不去,若是有人毁了李七夜,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有人代功,他们何乐不为呢?

  然而,面对这样的诋毁,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乎,依然是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他的笑容越浓,越是让身边的青石和叶灵瑶看得心惊肉跳。

  “你们现在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我们亲自动手呢?”羽剑少君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你就真的这么有信心?”李七夜笑容满脸,轻描淡写地说道。

  羽剑少君顿时双目一寒,绽放了冷冷的杀意,他森然地说道:“你若是现在束手就擒,押回我们阴阳禅门,还有一个辩解的机会。若是本少君出手,只怕你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杀无赦,必成为我剑下游魂。”

  李七夜竟然敢质疑他的实力,这顿时就让羽剑少君双目露出了杀意了,就算李七夜束手就擒,他也要让李七夜好看。

  “哟,好大的口气。”青石不咸不淡地说道:“真以为你们阴阳禅门天下第一不成?不就是仗着一位古祖还活着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真的以为你们阴阳禅门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吗?”“放肆,我们古祖,焉是你这等无名小辈可谈也。”羽剑少君顿时脸色一沉,厉喝道。

  “不就是禅阳天尊嘛,有什么不可谈也。”对于阴阳禅门,青石似乎就是看不顺眼,冷笑一声,说道:“又不是万古无敌的道君,又什么可以让人噤若寒蝉的。”

  “嘘——”当青石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在场的多少年轻修士,顿时脸色大变,甚至有人竖指压于嘴唇,轻轻嘘了一声。

  “不可谈也。”提到“禅阳天尊”,多少人噤若寒蝉,脸色大变,心里面发怵。

  阴阳禅门,有一位极为可怕,极为恐怖,极为强大的古祖——禅阳天尊!这位古祖极为逆天,活了无数岁月,曾经培养出道君,他的无敌,不知道多少人谈之色变。

  现在青石直呼“禅阳天尊”的尊讳,这怎么不把所有人吓得一大跳。

  “掌嘴——”青石竟然敢直呼自己古祖的尊讳,羽剑少君脸色大变,对身后的强者沉喝道。

  “呼”的一声响起,这位强者大手一伸,一巴掌抽了过来,一巴掌碎石,威力强大,一伸手就是一记“摔碑手”,这样的一巴掌,一旦被抽在脸上,只怕整个脑袋都会被拍碎,一命呜呼。

  “噗——”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巴掌还没有抽在青石的脸庞之上的时候,寒光一闪,鲜血溅射,听到“啊”的一声惨叫,这位强者顿时被斩下了一只手臂。

  在这个时候,大家定眼一看,只见青石手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而那个出手的汉子已经被斩了一只手臂,脸色发白,连忙后退。

  青石出手,可谓是够凶狠,一剑就斩了他的手臂,毫不留情。

  “下一剑,斩你狗头。”青石手握宝剑,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羽剑少君身后的所有强者都是兵器出鞘,他们脸色一变,目光一厉,顿时杀气腾腾地盯着青石。

  “敢伤我们阴阳禅门弟子,罪该万死。”羽剑少君脸色一变,觉喝道。

  青石却没当作一回事,笑吟吟地说道:“阴阳禅门又怎么样?我们少爷没放在眼中,今日就是砍了你们的狗头。”

  “这话我赞同。”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这话我喜欢听,今日,他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了,都砍了。”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不少修士强者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这小子吃了老虎心、豹子胆了吧,竟然敢与阴阳禅门为敌。”有修士强者不由嘀咕地说道。

  也有年轻天才冷哼一声,说道:“这是他自寻死路,敢动阴阳禅门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冷笑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李七夜被阴阳禅门斩杀。

  在北西皇任谁都知道,谁敢与阴阳禅门为敌,都没有好下场,最后都会死路一条。

  下场好点的人,或许只是自己死亡而已,下场不好的人,有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宗门,有可能会被阴阳禅门灭了整个宗门。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羽剑少君脸色十分难看,他森然说道:“口气倒不小,不说你们是否是我们的对手,在石苑之外,我们就有上千大军,哼,就算你们能打得过我们,也休想活着离开石苑!”

  羽剑少君这话可不是恫吓,他们阴阳禅门的军队就堵在石苑之外,近万的大军,可谓是精锐,如此一支强大的队伍,谁敢去招惹?

  所以,羽剑少君说出这话的时候,不少修士强者都幸灾乐祸。

  “这小子,死定了。”有人冷笑,抱手看热闹,他们就想看看李七夜是怎么死的。

  “好怕怕哟。”青石拍了拍胸膛,笑嘻嘻地说道:“万人大军,好厉害哟,好强大哟,不过嘛,对于我们少爷来说,不要说你们区区这点兵力,就算你们整个阴阳禅门,那都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青石似乎与阴阳禅门有仇一样,存心就是要与阴阳禅门过不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羽剑少君顿时脸色难看到极点,大喝道:“敢辱我阴阳禅门,罪该万死,当千刀万剐,当暴尸百日……”

  “大言不惭。”在羽剑少君说出狠话之时,在旁边的叶灵瑶都冷冷地说道:“不知天高地厚,自己怎么样死,都还不知道!”

  叶灵瑶突然说出这样的话,顿时让不少人愕了一下。

  说出一番狠话的羽剑少君也顿时嘎然而止,刚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来。

  虽然说,羽剑少君一副无惧任何人的模样,作为阴阳禅门的得意弟子,他心里面也有底气。

  但是,与真龙凤女一比,他心里面又有些底气不足,毕竟,真龙凤女这样的存在,与他们的少主白禅翦是同一级别的人。

  “叶姑娘,这样的混水,何必去趟呢。”在旁边的天朗国大皇子忙是打圆场,劝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当然,也有不少人嫉妒万分,叶灵瑶这是摆明着要维护着李七夜了。

  羽剑少君脸色很难看,也很尴尬,他深呼一口气,沉声地说道:“凤女,我很尊敬你,也很尊敬龙凤谷,但是,此乃是我们阴阳禅门的恩怨……”

  “不必说这些废话,等你能活命,再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吧。”叶灵瑶淡淡地说道。

  “这就对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吩咐青石,说道:“把他们都砍了吧,相信你很乐意的。”

  “这个主意不错。”青石扬了扬手中的长剑,对羽剑少君所有人说道:“你们是一个一个来呢,还是全部一同上呢,我正好让手中的剑饱饮一顿。”

  青石如此的随意,那简直就是邈视他们,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中,似乎他们所有人都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这让羽剑少君他们脸色十分难看。

  “上,杀了他。”羽剑少君脸色一沉,厉声道:“把他千刀分尸,让他痛苦哀嚎!”

  “小子,你自寻死路!”羽剑少君身后的所有强者站了出来,被断臂的那个强者厉喝一声,杀气盎然,森然说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很快,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你会后悔与我们阴阳禅门为敌……”“好多废话,快出手吧,我把你们的头颅一一砍下来。”青石掏了掏耳朵,一副十分随意的模样,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强者放在眼中。

  这些阴阳禅门的强者,顿时脸色难看到极点,他们在阴阳禅门也算是有点份量的人物,竟然被这么一个无名小辈轻视。

  “杀——”近百的强者齐喝一声,同时出手,听到“铛、铛、铛’的剑鸣之声响起,只见阴阳起,煞气横,杀戮肆意……

  阴阳禅门这些强者一出手,就一下子弥漫着强大无比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来得好。”面对如此的阴阳煞杀,青石完全无所谓,大笑一声,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只见他长剑当空,如莲花盛开,一朵朵莲花怒放,充满了生机,犹如可以把整个空间撑破一样。

  听到“铛、铛、铛”的斩断之声响起,阴阳禅门所有强者的长剑都一下子被斩断,“啊、啊、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只见一个个头颅飞起,鲜血溅射。

  在这刹那之间,阴阳禅门近百位的强者,全部都被青石一剑斩杀。

  唉,走川藏线,在折多山的时候车撞沟里了,回成都。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