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69章将战

  徐楠,对于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来说,是十分的陌生,对于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来说,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天刀客徐楠!”有门派的长老心里面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他究竟是何来历?”有修士强者不由问身边的老一辈强者,低声地说道。

  老一辈的强者看着这位老者,最后徐徐地说道:“阴阳禅门的客卿!”

  “阴阳禅门”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心里面一震,至于客卿这个称谓,都不见得那么重要了。

  “阴阳禅门呀。”不知道多少门派传承,一听到这个名字,都会神态凝重起来。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就算是神玄宗的弟子不认识“天刀客”徐楠了,但是,一听到“阴阳禅门”,也一样神态凝重,不少神玄宗的强者心里面都为之一凛。

  阴阳禅门,是北西皇最强大的大教古派,堪称是居于北西皇翘首。

  在西皇甚至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北阴阳,南佛陀。这里的“北阴阳”指的就是阴阳禅门,虽然说,有很多人认为阴阳禅门比不上“南佛陀”的佛陀圣地,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阴阳禅门是北西皇最强大的门派传承。

  更何况,北西皇与南西皇之间被广袤无比的废土所相隔,遥不可及,所以在北西皇之中,只怕没有哪一个门派传承可以撼动阴阳禅门的地位。

  平蓑翁当然认识徐楠了,他一看到徐楠的时候,他也不由为之脸色一沉,他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徐楠虽然不是阴阳禅门的弟子,也不是阴阳禅门的长老什么的,仅仅是阴阳禅门所聘请的客卿,作为一个客卿,这也足够说明徐楠的实力是有多么的强大,他也是一尊入圣的强者。

  更为重要的是,徐楠作为阴阳禅门的客卿,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在某种程度上,或多或少会代表着阴阳禅门的态度。

  在当今的北西皇来说,神玄宗的实力不算弱,但是,和阴阳禅门相比起来,神玄宗的实力就显得有些不足为道了,毕竟,传说阴阳禅门是有天尊存活于世,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个天尊。

  一个天尊,只怕凭一己之力就能灭掉神玄宗,如此强大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门派传承来说,都是一个可怕无比的威胁。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徐楠,看着神玄宗,大家都想知道接下来神玄宗将会怎么样选择,或许,这一次选择将会关系到神玄宗的生死存亡。

  “徐老,这是代表着阴阳禅门的态度呢,还是代表着你自己个人的态度呢?”最终,平蓑翁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事实上,平蓑翁说出这样的话之时,神玄宗上下也都不由心头一紧,毕竟,面对阴阳禅门这样的庞然大物,任何人心里面都会发毛。

  徐楠轻轻地咳嗽一声,说道:“这重要吗?蓑翁道友,你认为你能守得了多久呢?就算你守得了今日,往后呢?这也必将会为神玄宗招来灭顶之灾。”

  徐楠这话乃是有弦外之音,他指的就是战仙帝的神藏,他也知道了这个秘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为三真教撑腰。

  徐楠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算神玄宗现在能挡得住三真教的入侵,那以后呢?神玄宗祖峰的秘密一旦公开,只怕天下大教宗门都会蜂涌而至,到时候,就算神玄宗有着再强大的实力,也一样挡不住天下人。

  平蓑翁不由心头一紧,这是他最怕的事情,也是一直忌惮的事情,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就一直担心着这件事情,因为神玄宗的祖峰可以通往大脉,就算是没有战仙帝的神藏,也一样会让天下人垂涎。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看着平蓑翁,任谁都知道,此时平蓑翁肩负着神玄宗的生死存亡,毫不夸张地说,神玄宗未来的命运,在于平蓑翁的一念之间。

  “阴阳禅门要染指这片疆土吗?”远处旁观的修士强者,也有人低声说道。

  虽然说,阴阳禅门是北西皇最强大的门派传承,但是,阴阳禅门不论是离三真教还是离神玄宗,那都是有着很遥远的距离,中间隔着有很多的大教传承。

  就算阴阳禅门有心扩张,也不是先拿神玄宗动手才对,现在阴阳禅门的客卿徐楠却出现在了三真教的阵营之中,这顿时让人浮想联翩。

  当然,这也让人心里面毛骨悚然,如果阴阳禅门真的要染指神玄宗的话,一旦让阴阳禅门成功,附近的大教传承不见得能幸免。

  “蓑翁道友,此事的确有点为难,但,双方都退一步如何呢?三真教愿化解血仇,仅仅想登祖峰而已。”平蓑翁还在沉默的时候,徐楠出言相劝,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能为神玄宗谋万年基业。”

  在这个时候,平蓑翁心里面也很清楚,三真教也不是真的为报大仇而来,他们是要想登上祖峰,进入大脉门户,去寻找战仙帝的神藏。

  在所有人瞩目之下,最终,平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得地说道:“徐老的一番好意,我神玄宗心领了,但是,祖峰,乃是我们神玄宗无上宗土,容不得任何人染指!不论是谁,想踏上我们神玄宗的祖峰,那先从我尸体上踩过!”

  平蓑翁这话说得平淡,但是,最后一句话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可谓是铁骨铮铮。

  “誓死捍卫祖峰,与祖峰共存亡!”神玄宗的上下所有弟子都是热血沸腾,不少弟子大喝一声,愿赴汤蹈火,愿与敌人血战到底。

  平蓑翁作出这样的决定,远处观望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沉默了,这也没有什么好指责的,换作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门派,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对于任何一个门派而言,祖峰是绝对不容任何人染指,多少门派宁愿战死,也都不会让敌人染指自己的祖峰。

  “那我也尽力了。”最终徐楠轻轻摇头,说道:“我也只能是很抱歉,是蓑翁道友作出了错误的选择。”

  “如此说来,徐老是要做三真教的帮凶了?”平蓑翁双目一厉,盯着徐楠。

  “‘帮凶’一词,就言重了。”徐楠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蓑翁也应该听过,我与三真教有善缘,三真教更是与阴阳禅门有善缘,所以我也只能是尽力一次。”

  “善缘!”平蓑翁不由目光一寒,他听过一个传言,关于路依零的传闻,现在看来这是真的了。

  “什么善缘?”也有旁观的修士强者好奇。

  有门派长老徐徐地说道:“传闻说,三真教的天才路依零曾是去过阴阳禅门,曾在那里修行过,与阴阳禅门有着不小的缘份,今天看来这个传闻是真的。”

  此时,不说是神玄宗的弟子,就算是不少旁观的修士强者,心里面都沉甸甸的。

  三真教背后如果真的有阴阳禅门的支持,对于任何人来说,那都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今日,只怕神玄宗必败,说不定会面临灭门之灾。”有强者猜测地说道。

  这样的局面,大家都可以看得出来,三真教的掌门是入圣的实力,现在再加上一个徐楠,他也是一样有着入圣的实力,更何况,还有一直没有露脸的天才路依零。

  这就意味着,三真教拥有三个入圣实力的强者,这完全是可以碾压神玄宗,如果神玄宗挡不住,必定会灰飞烟灭。

  “既然蓑翁执迷不悟,那就莫怪我们三真教不讲情面。”此时三真教的掌门大喝一声。

  平蓑翁站于南螺峰上,神态肃然,徐徐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神玄宗必血战到底!三真教现在撤兵还来得及,否则,誓不两立,不死不休!”

  此时平蓑翁的态度也是十分坚硬,他也必须放手一搏,更何况,平蓑翁还是搏一把,他身后还有李七夜,这是他们最大的底牌!

  “誓不两立,不死不休!”此时,神玄宗上下所有弟子都不由大吼一声,怒吼之声响彻云霄,生死存亡之际,神玄宗所有弟子都是上下一心。

  “好,准备!”在这个时候,三真教的掌门双目一厉,大喝一声。

  “砰、砰、砰”一声声沉重之物落地之声响起,随着三真教掌门的一声令下,只见一块块巨大的宝金落地筑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被筑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奇坛,这个奇坛十分的奇特。

  尽管这个奇坛十分的奇特,但是,它散发出道君气息。

  “道君之物”感受到了这只奇坛所散发出来的道君气息,就算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明白这是道君所留下来的宝物。

  在这个时候,只见三真教成千上万的强者登上了这只巨坛,只见奇坛瞬间经纬交错,光芒喷涌而起。

  “开”三真教成千上万的弟子把自己的血气滔滔不绝地注入了这只巨大的奇坛之内,长啸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