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68章兴师问罪

  平蓑翁的话,不仅仅是神玄宗上下,就是远处观望的不少修士强者也都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若三真教真的是想继续和平相处,与神玄宗继续遵守当年的休战协议,双方肯定是先相互沟通,而不是突然之间百万大军阵兵于神玄宗之外。

  事实上,三真教突然之间乃是百万大军突然阵兵于神玄宗之外,这的的确确是让很多人为之意外,许多门派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两派开战,那可是天大的事情,三真教却突然之间百万大军开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任何人都不由为之咋舌,这也就意味着在此之前,三真教就早早纠集了兵力。

  也就意味着三真教早就有更打神玄宗的意思,这不是一时的性起,也不是一时的冲动,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战争。

  想到这一点,远处观望的不少修士强者都暗暗相视了一眼,大家也都明白过来,三真教想灭神玄宗,早就有预谋的。

  不过,也有人觉得这并不意外,毕竟三真教与神玄宗世代为敌,虽然彼此休战了几十年,但,终究是世敌,三真教想灭神玄宗,那也是有根有椐的。

  只不过,也仅有少数的人才知道,三真教想灭神玄宗,并这非是为了两派的世仇,而是为了战仙帝所留下的神藏!

  “蓑翁,我们三真教也是讲道理的人。”此时三真教的掌门徐徐地说道:“让我们三真教撤兵,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两派想继续履行当年的休战协议,那神玄宗也得拿出诚意来,你们杀死我三真教的护法长老,那也得给我们三真教一个交待。”

  三真教掌门的口风突然一变,这大大地出于很多人的意料,不少人面面相觑。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摸不着头脑,三真教来势汹汹,百万大军阵兵于神玄宗山外,现在三真教的掌门突然说,也可以撤兵。

  如此突然之间的转变,还真的让很多修士强者措手不防,但是,平蓑翁一点都不为之波动,只是平静地说道:“不知道道兄口中所谓的交待,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交待法呢?”

  “两派协议,你我可以坐下来继续谈。”三真教的掌门冷冷地说道:“但是,我们三真教必定要血债血还。如果你们神玄宗交出杀人凶手弓千月和李七夜,给我三真教一个交待,还有……”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没说。

  “血债血还。”听到三真教这样的要求,让不少修士强者也相视了一眼。

  血债血还,这样的事情,在修士界也算是常见的事情,当然,这样的交易,就看两派之间的衡量,就看宗门对于自己弟子的衡量了。

  这样的交易,有的门派愿意牺牲一些弟子,换取更大的利益,但是,也有一些门派宁愿是死磕到底,都不愿意拿自己门下弟子来做交易。

  弓千月的名字,北西皇很多人都听过,神玄宗的天才弟子,至于李七夜的名字,其他门派的修士强者听都没听过。

  在这些修士强者听来,李七夜只不过是附带而已,只怕三真教的目标是弓千月。

  毕竟,谁都明白,弓千月是神玄宗的天才弟子,是神玄宗未来的继承人,三真教提出这样的要求,无非是想断了神玄宗的苗子。

  “还有呢——”面对三真教掌门提出的要求,平蓑翁不咸不淡地问道。

  “还有,就是神玄宗交出祖峰!”三真教掌门双目一厉,然后冷冷地说道。

  “太过份了,欺人太甚!”三真教掌门话一落下的时候,神玄宗的不少弟子都是义愤填膺,愤恨地说道。

  一时之间,不少弟子怒视三真教的掌门,冲动的弟子更是咬牙切齿。

  神玄宗的祖峰,虽然说一直以来都大家登不上去,但是,这是代表着神玄宗的列祖列宗,如果神玄宗交出祖峰,那就意味着神玄宗把自己的列祖列宗都出卖了,这样的事情,任何门派都是无法承受的。

  “交出祖峰——”不少远观的修士强者听到三真教这样的要求,也都觉得过份,虽然大家都知道神玄宗的祖峰登不上去,但,这终究是神玄宗的祖峰,任何一个门派都不会交出自己的祖峰的!

  “道兄,过了,请回,免谈。”对于三真教这样的要求,平蓑翁神态冷淡。

  事实上,三真教掌门这样的要求,这已经是在平蓑翁的意料之中,三真教所谓的为护法长老报仇,那只不过是幌子而已,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看而已。

  三真教真正的目的,是冲着神玄宗的祖峰而来,他们是想捷足先登,想得到战仙帝的神藏。

  三真教发现这样的事情也不足为奇,毕竟,战仙帝显现的时候,三真教之中肯定有人能听得到战仙帝的真言,更何况,三真教和神玄宗相邻,当神玄宗的祖峰是光柱冲天而起之时,只怕三真教也会有所发现。

  神玄宗的祖峰光柱冲天而起,随之便是战仙帝显现,这肯定会让三真教的掌门他们想到了两者之关的一些联系,所以,三真教为什么会想拿下祖峰了。

  “蓑翁,莫误会,我们三真教,并非有意长久占有你们的祖峰。”三真教掌门徐徐地说道:“我们只需借用你们主峰一年半载便可。”

  三真教掌门十分有诚意地说道:“只需要你们神玄宗点头,我们立即撤兵,而且,也仅仅是我们兄弟三五个看看你们的祖峰而已,不会有任何的不敬之举。”

  三真教掌门这样的要求,让远观的其他门派强者看不懂,因为他们不知道神玄宗的祖峰之上有通往神藏的门户,所以,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三真教花费如此的功夫,仅仅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三真教仅是想借一下子祖峰,这样的要求,在任何外人看来,都是觉得十分奇怪的。

  听到三真教掌门这样的要求,不少人也纷纷望向平蓑翁,大家都想知道平蓑翁这将会如何选择。

  当然,谁都知道,两派开战,那必定死伤惨重,甚至有可能会导致一派从此一蹶不振,从此衰落,但是,在有些人看来,如此奇辱大羞的条件,绝对是不能接受。

  “请回,这等条件,我们神玄宗不谈。”面对这样的要求,平蓑翁想都不想,一口拒绝了。

  “蓑翁,可要三思,一战而落,后患无穷。”三真教掌门冷冷地说道。

  平蓑翁双目一寒,冷冷地盯着三真教掌门,冷声地说道:“如此说来,三真教是自信能凯旋而归了!”

  谁都知道,神玄宗的实力,不见得会弱于三真教,现在可是三真教攻打神玄宗,神玄宗占了天和、地利,真的打起来,谁灭谁都还说不定呢!

  “不敢,不敢,但,我想要问,蓑翁,贵派有几人入圣呢?”三真教掌门徐徐地问道,他神态冷笑了一下。

  三真教掌门这话一出,让神玄宗不少人都为之窒息了一下。

  远处旁观的很多修士强者看了看神玄宗,又看了看三真教,有人嘀咕道:“大家所知,神玄宗有平蓑翁入圣,而三真教有掌门和路依零入圣!”

  说到这里,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气,打了一个冷颤,说道:“难道是说,三真教的路依零也来了!他不坐镇三真教?这真的是倾巢而出。”

  事实上,想到这一点,神玄宗也不少人心头为之一紧。

  谁都知道,神玄宗仅有平蓑翁一个人入圣,而三真教却有掌门和路依零入圣,更为可怕的是,路依零的实力,比平蓑翁和路依零还要强大!

  以入圣的实力而言,三真教远在神玄宗之上,大道圣体,这样的实力之强大,不是其他强者所能弥补的,这就意味着,多出一个大道圣体,那就决定着一场战争的胜负。

  就算平蓑翁和三真教的掌门是势均力敌,但是,多出了一个路依零,那就意味着胜负的天秤倾向于三真教!

  此时,不少修士强者都神态一变,有强者低声地说道:“若是路依零也来了,一旦他出手,只怕会改变整个战场的局势,胜负已定。”

  这样不好的预兆,让神玄宗的弟子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多出一个大道圣体,就能一下子压制他们神玄宗。

  “其实,掌门的提议也是可以商榷的,若是三真教再退一步,血仇一笔勾销,祖峰借三真教一年,两派和好,如何?”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在这一刻,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老人从三真教掌门的身后冒了出来,这个老人穿着一身葛衣,童颜白发,看起来处尊养优。

  “这是谁,路依零吗?”没见过这个老人的修士强者不由低声地问道。

  “不可能是路依零,路依零是三真七子中最年轻的一个。”就算没有见过路依零的人也知道眼前这个老人不可能是他了。

  “徐楠!”有一位老一辈的修士一下子认出了这个老人,不由脸色大变,吃惊地说道:“徐楠,他怎么会来这里?”“徐楠?”这个名字对于很多弟子来说,那是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