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153章光明所照,便是无敌

  左岸始祖离出了自己的兵器,乃是两把长刀,长刀弯如月,但是,当长刀出鞘的时候,黑气滔天,可怕的黑气犹如是从黑暗最深处诞生一样,充满了黑暗的力量。

  当两把长刀握在了左岸始祖的手中之时,犹如两条来自于黑暗之中的巨龙在咆哮一样,黑色的刀芒吞吐,似乎可以刺穿世间的一切,朽化世间的所有生命。

  当任何人看到这一把长刀之时,让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两把长刀,似乎不像天宇印那样的可以碾碎世间的一切,也不像炼天鼎那样可以吞噬世间的一切。

  但,当这样两把长刀闪动着黑色的光芒之时,就让人不由毛骨悚然,通体寒冷,看着这一双长刀,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这两把长刀好像是世间最可怕的恶魔口中拔下来的两颗尖牙。

  虽然说,八宝始祖他们已经是堕入黑暗了,但是,他们手中的始祖之兵依然是始祖之兵,浩然而无敌,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堕落而充满了邪恶。

  左岸始祖这两把长刀就不一样了,他的这两把长刀并非是了自己铸造的始祖之兵,而是由黑暗中的恐怖存在为他所铸造的兵器。

  试想一下,这两把长刀出自于黑暗存在之手,它当然是充满了邪恶,充满了恶毒,让任何人看了都毛骨悚然。

  看着两把长刀闪动着黑暗光芒,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好像是两颗尖利的毒牙插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前辈,请亮兵器。”那怕是生死敌仇,此时左岸始祖依然是尊敬老树妖,举止之间,依然是恭敬。

  “光明,即是我的兵器。”老树妖徐徐地说道。

  这样的话一出,顿时让飞蝉始祖他们四位始祖不由为之一窒息。别人听到老树妖这样的话之时,或许会觉得霸气无匹。

  但是,飞蝉始祖他们不一样,他们已经堕入了黑暗了,而老树妖则是光明,他是世间最为璀璨的光明。

  所以,老树妖此话一出的时候,光明就好像利箭一样瞬间射入了他们的心里面,光明瞬间在他们心里面蔓延,要侵吞他们的黑暗。

  在这一刻,老树妖虽然还没有兵器在手,但,他已经出手了,他的光明已经是对飞蝉始祖他们的黑暗发动起了攻击了。

  飞蝉始祖他们心里面一震之时,但,他们毕竟是始祖,立即守住心神,挡住了老树妖的光明,瞬间祖威爆发,“轰”的巨响,撼动着整个仙统界。

  当四位始祖的始祖之威疯狂暴发的时候,整个仙统界都摇晃不止,整个仙统界都好像要被这可怕的始祖力量撑爆一样,似乎整个世界要在这刹那之间崩毁一般。

  “那我们只有得罪了。”八宝始祖沉喝一声。

  在这刹那之间,四条始祖大道横空而起,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瞬间镇压而下,星辰殒落,天地崩碎,整个三仙界在这刹那之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四位始祖的兵器还没有出手,但是,他们的无上大道已经一下子镇压了整个仙统界了,在这么可怕的始祖大道镇压之下,三仙界的所有修士都一声哀嚎,所有人的大道都在这刹那之间被镇压,所有修士都丝毫力量使不出来,他们就感觉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四位始社宰割,根本就无法反抗。

  四位始祖的无上大道镇压而下,整个仙统界陷入了可怕的黑暗,在这刹那之间,整个世界犹如永不见天日一样,让所有人都不由骇然,甚至有许多人都忍不住哀嚎尖叫一声。

  “嗡——”的一声响起,光明颤动,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光明绽放,犹如是黑暗中的白莲花一样,每一缕的光明都绽放开来,驱散了黑暗,让世间重见光明。

  在这一刻,虽然四位始祖封锁了整个仙统界,但是,在光明绽放之下,又让世人再一次见到了天日,让世人看到了希望。

  在光明照落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感觉自己如沐浴在阳光之下,不再害怕光明,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热泪盈眶。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只见老树妖凝集光明,世间最纯粹最璀璨最无穷的光明一下子凝集在了他的手中,在这一刻,他是双手握着光明,右手光明代作了长矛,左手的光明化作了巨盾。

  长矛直指,光明照耀到了黑暗最深处,给仙统界带来了希望,让仙统界的所有生灵都燃起了心中的希望,不再害怕黑暗。

  巨盾横天,守护世界,抵抗黑暗。四位始祖可怕的大道镇压了三仙界之后,他们可怕的黑暗力量如决堤洪水一样奔泻而来,滔滔不绝,眨眼之间把整个三仙界淹没,可怕的黑暗力量在这个时候似乎要把整个三仙界变成魔域。

  但是,此时老树妖的光明巨盾一横之时,挡住了滔滔不绝的黑暗力量,瞬间守护住了光明圣院,守护住了仙统界,瞬间把黑暗力量逼了回去。

  “轰、轰、轰”惊天动地的声音撼动着整个仙统界,此时黑暗力量犹如世间最可怕的洪水在咆哮着,它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光明巨盾。

  但是,老树妖手中的光明巨盾乃是凝集了世间最璀璨最纯粹最无穷的光明力量,单凭飞蝉始祖他们四人的黑暗力量,是无法击碎光明巨盾的。

  “杀——”在这刹那之间,飞蝉始祖他们四位始祖的兵器出手了。

  四位始祖无敌的始祖力量都已经足够镇压诸天了,一旦当他们的兵器出手的时候,那种恐怖,已经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

  就在四位始祖的兵器出手的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在这恐怖的力量之下,已经是被碾得灰飞烟灭了。

  对于亿万生灵来说,那怕这仅仅是刹那之间,那也是他们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这一刹那之间,犹如千万年之久,让人倍受煎熬。

  恐怖的兵器镇杀而下,无数的生灵都感觉自己生不如死,在如此恐怖的力量之下,饱受着可怕的折磨。

  “嗡——”的一声时空颤动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兵器最先出手的就是飞蝉始祖炼天鼎,只见炼天鼎瞬间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产生了世间最恐怖的吸力。

  听到“蓬”的一声响起,那怕是光明,都无法逃脱炼天鼎的捕捉,在石火电光之间,只见光明如同洪水一样滔滔地奔泻而下,被炼天鼎疯狂地吸收进去。

  在炼天鼎疯狂吸收光明的刹那之间,只见光明巨盾黯淡下来,因为老树妖的光明力量被炼天鼎吸收了不少,使得炼天鼎的防御一下子减弱。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八宝始祖的天宇印直轰而下,天宇印直轰而下,没有招式功法,它以最无量的重量直接轰了下来,简单而粗暴。

  要知道,八宝始祖的天宇印乃是以一方天宇星空祭炼而成的,它本就是无量之重,在八宝始祖的力量加持之下,它是何等之重?单是这样的一方天印宇放下,就可以把一个道统瞬间压得粉碎。

  所以,当这么可怕的天宇印轰了下来,世间的所有生灵都感觉自己瞬间被碾得灰飞烟灭。

  “砰——”巨响撼动了整个三仙界,三仙界的无数生灵都瞬间被可怕的冲击力轰得倒在地上,无法爬起来。

  这样的一击太恐怖了,再强大的道统都会被一下子崩得粉碎,所以防御大减的光明巨盾顿时响起了“喀嚓”的碎裂声。

  就在光明巨盾出现裂缝的瞬间,闻竹始祖出手了,他那晶莹如利剑的老根光芒一闪,以世间最快的速度瞬间刺了出来。

  这一击太快了,光明巨盾一出现裂缝的瞬间,闻竹始祖的老根已经刺在了光明巨盾之上了,最为可怕的是,闻竹始祖的老根瞬间击中了光明巨盾最脆弱的裂缝之上。

  闻竹始祖的老根,那是多么的锋利,称它为世间最锋利的兵器那都不为过。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光明巨盾一下子崩碎,老树妖的空门大开。

  就在老树妖的空门大开的瞬间,左岸始祖的长刀出手了,两把刀长,如同黑暗中最恶毒的利齿,瞬间向老树妖的心脏刺去。

  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发生在瞬间而已,然而,飞蝉始祖他们四个攻守有序,配合无比的默契,正是因为他们如此完美的配合,在这刹那之间就是攻破了老树妖的防御,给了老树妖致命一击。

  黑暗的长刀,瞬间砍到了老树妖的胸膛了,绝对致命的一击,就算是再强大的始祖,被这双刀斩中,那绝对会重伤,这两把双刀实在是太可怕了。

  “铛——”的一声响起,星火溅身,就在这最危险的刹那之间,老树妖的长矛以绝无伦比的速度挡在了胸前,挡住了这绝世无双的双刀。

  此时,老妖树长矛横于胸膛,横挡于中天,犹如世间最巍峨最坚定的神岳,任谁都无法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