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137章唯有一战

  对于这位信使的话,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

  “前辈所说的全新世界,又是怎么样的世界呢?”太尹喜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永恒亘古的世界,它起源于你内心最深处,源于你对于这个世界的渴望,它将会让你见到真正的本我。”这位信使徐徐道来,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字字珠玑。

  许多远眺观望的老祖长存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不可否认,这样的说辞,的确是有点让人心动。

  “前辈所说的永恒亘古,那就是黑暗吗?”太尹喜作为一尊至尊长存,又怎么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呢,他在这一方面看得比无数的修士强者还要遥远。

  “这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这位信使徐徐地说道:“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那都只不过是凡俗之人的一种划分,也仅仅是一种称呼而已,并没有对错可言,也并非有谁是正义、谁是邪恶可言。光明与黑暗,都是一种力量,源自于我们内心的力量,它是好,还是坏,不在于它们本身,而是在于使用者。”

  故人归来,许多老祖、长存都已经隐隐猜到了,但是,很多人心里面还是抱着那么一线的希望,心里面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的侥幸,希望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发生。

  但,当这位信使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一下子让所有人心里面的那一丝希望一下子彻底的破灭了,也没有任何侥幸可言,他们最害怕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试想一下,有那么一天,自己最尊敬、最崇拜的始祖堕入了黑暗,从此沦陷,这是多么让人难受的事情,这将会让许多后代子孙,心里面所抱着的一切幻想都一下子破灭。

  “黑暗就是黑暗,没有任何借口可言。”太尹喜冷冷地说道,神态坚定:“沦陷于黑暗,便是非我族类,非我族者,其心必异,当诛之!”

  太尹喜这态度已经是很坚定、很明白了,太尹喜守在仙统界最前线,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表出这样的态度之时,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仙统界的态度了。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勉强也。”这位信使也不生气,徐徐地说道:“若不臣伏,那就用武力解决吧,到时候,相信你们是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话说得很平静,说得很轻,但是,很多老祖、长存都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多少老祖、长存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试想一下,即将有那么一天,自己面对着自己的先祖,要自己先祖拼个你死我活,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晚辈不明白。”那怕大战将在,太尹喜心里面依然有所疑惑,徐徐地说道:“前辈,乃是始祖,相信也不止于前辈一人是始祖。诸位前辈曾是咤叱风云,举世无敌,更有甚者,乃是建立了万古显赫的功绩。诸位前辈,又有何风浪未曾见过,为何诸位前辈却又道心动摇了呢?”

  太尹喜这话说得很委婉了,他没有直接说为什么信使他们会坠入黑暗。

  太尹喜这话正是许多老祖、长存想要问的,他们也是想要知道答应,毕竟,在子孙后代的心目中,他们的始祖已经是举世无敌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他们所在的时代,这些始祖都是他们时代的主宰,他们曾经横扫九天十地,曾经是举世无敌,纵横十方。

  毫不夸张地说道,每一位能成为始祖的人,都是道心坚定,否则,他们不会在大道之上走得如此之远。

  然而,就是这么一尊尊的无敌始祖,一位位道心坚定的始祖,却堕入了黑暗,从此沦陷,更可怕的是,今日带兵归来,竟然要攻打自己所出生的世界,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这是让世人、让无数子孙想不明白的,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始祖究竟经历了什么,会如此堕落入黑暗,从此沦陷。

  “世界太大!”这位信使徐徐地说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只不过是芸芸众生而已,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这位信使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甚至是十分的平静。

  但,就是这么平静的话,落入了所有人耳中的时候,这顿时让所有人心里面毛骨悚然,甚至是通体彻寒,犹如掉入了冰窖一般。

  试想一下,如始祖这么无敌的存在,竟然都说自己只不过是蝼蚁而已,如果始祖是蚁蝼,那么,他们是什么?没有人知道进入不渡海的始祖们经历了什么,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在不渡海之中,他们曾经经历了世人所无法想象的事情。

  “前辈,并非是我们狂妄自大。”太尹喜当然就不会这样被吓倒,他沉声地说道:“世界再大,敌人再强,那也打不倒我们三仙界,千百万年以来,我们三仙界强者辈出,我们有着惊艳无比的始祖,有过绝世无敌的存在,我们有十大始祖、十大璀璨……”

  太尹喜这样的说法,也让不少老祖、长存暗暗点头,毕竟,千百万年以来,他们三仙界出过太多的无敌存在了,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三仙界都应该能熬得过去,那怕再可怕的灾难,他们三仙界都能撑得过去。

  “是的,我们出过太多惊艳绝世的天才了。”这位信使也同意,轻轻点头,说道:“多么惊艳的时代,多么咤叱风云的男儿,太波澜壮阔了……”说到这里,这位信使也不由有些感慨,似乎是在向往,似乎是在追忆着那意气风发的岁月。

  这位信使的神态,让所有人心里面颤了一下,包括了太尹喜,毫无疑问,这位信使也是一位始祖,而且,应该是一位十分惊艳无敌的始祖。

  在这个时候,太尹喜他们心里面立即就有了一个估量,这位始祖,只怕是一尊仙统级别的始祖。

  想到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冷汗涔涔,一尊仙统级别的始祖,都堕入了黑暗了,成为了爪牙,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想到这里,有多少的老祖、长存不仅仅是心里面发毛,甚至都不由腿软。

  试问一下,一位仙统级别的始祖归来,他真的要对仙统界动手的话,放眼整个仙统界,有谁人能挡呢?而且,这还不仅仅只有一位始祖。

  一时之间,所有老祖长存,他们在心里面都不由暗暗祈祷,希望天堑能挡得住,否则的话,仙统界,不,只怕整个三仙界都彻底的玩完了。

  “但,这又如何?”在这个时候,这位信使收回了飞逸的思绪,他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世界之大,是超乎你想象的。你是一尊至尊长存,放在仙统界,是很了不起,但是,在那浩瀚的世界中,你只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在那天外,我们三仙界,只不过是一块肥肉而已。”

  说到这里,这位信使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要再作无所谓的抵抗,现在臣伏还来得及,这是我们三仙界唯一的出路。”

  这位信使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一位始祖,堕入了黑暗,或许会让人心里面唾弃,但是,仔细想想,一位仙统级别的始祖,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强大,但,他们都堕落了,沦陷了,那么试想一下,世间还有谁人能与之对抗呢?在这个时候,不少老祖、长存都不由为之迷茫,甚至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绝望。

  太尹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神态凝重,说道:“或许,我只不过是一粒尘埃而已,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我肩负着守护三仙界的重任。我是三仙界的子孙,我生于斯,长于斯,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绝对不会让任何外敌践踏我的家!所以,不论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放弃,誓死守护三仙界,那怕战死到最后,也是不会退让半步!”

  太尹喜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太尹喜这一席话,犹如洪钟一样在许多老祖、长存的心里面敲响了,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敲击得清醒过来。

  在这个时候,心里面的迷茫也随之驱散而去。

  “没错,这里是我们的家,绝对不允许有恶魔践踏!”一时之间,不少老祖、长存都认同太尹喜的这一席话。

  “我们绝对不能退让,否则,世间就没有我们容身之地,就没有我们子孙生存空间。”很多老祖、长存都不由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那怕我们战到最后一个人,战到最后,我们都不能让子孙后代被黑暗所奴役。”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老祖、长存心里面再一次燃起了战意。

  不论他们面对的是怎么可怕的危险,怎么样强大的敌人,那怕是他们的祖先,那怕是他们的始祖,他们都必须一战到底!他们没得选择,如果他们选择退让的话,只怕从此之后,他们子孙后代都彻底的沦陷,彻底的堕入黑暗,成为了黑暗的奴隶。

  “勇气可嘉,以你们为傲。”这位信使轻轻点头,说道:“那就战吧,希望你们能坚持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