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090章凤凰启世

  火祖的坦然,却让剑圣他们沉默了,一时之间,他们未开口。

  “让我们来结束吧。”火祖徐徐地说道:“千百万年的执念,也该散去了,从此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人世间种种,皆远离我们。”

  “杀——”开天刀祖长啸一声,十分的直接,一步踏至,长刀临身。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长刀已经劈向了火祖脖子,要一刀把火祖的头颅斩下来。

  一刀斩落,有去无回,门户大开,开天刀祖的如此一刀,有着玉石皆焚之势,一刀倾注了他的所有力量,此一刀唯有绝杀,不见血不回鞘。

  试想一下,始祖舍命的一刀,那是多么的可怕,如此一刀,何止是斩落天宇星辰,何止是斩断了万世,一刀斩落,唯有绝杀,不是敌死便是我亡。

  这一刀充满了开天刀祖那不可磨灭的意志,这是有去无回的意志,这一刀不成功便成仁,所以一刀斩落,天开刀祖根本就没有防御,门户大开,他的所有力量、所有意志,都凝集在了这一刀绝杀之上

  “嗤——”的一声破空,剑芒一闪而过,虽然开天刀祖率先动手,一刀绝杀,但是,剑圣出剑的瞬间,他的速度就更快了,一剑掠过,超越时光,跨越了万古,一剑掠过,擦过时光之时,便是留下了万古不可磨灭的剑痕。

  如此恐怖的一剑一掠而过,威力之可怕,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剑痕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时光之中,千百万过去,这样的一道剑痕依然会在时光长河之中流淌着,千百万年之后,后人也能看得到这一道剑痕,甚至依然会被这一道剑痕所伤。

  在“嗤”的破空声中,剑芒一掠而过,瞬间犹如击穿了火祖的眉心,如此绝伦的一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快过它了,一剑致命,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都是躲不过这一剑,不管你多么坚硬的宝物,都会被这一剑所击穿。

  一刀绝杀,一剑极限,一刀一剑,可谓是致命一击,这样的配合,足可以横扫九天十地,万古无敌。

  而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神月始祖的神月一下子变得现加的璀璨,比起刚才,还要璀璨一倍不止,在这一刻,神月始祖变得更加的苍老,白发苍苍,身体都佝偻。

  为了困住火祖,神月始祖把自己的所有真血都注入了神月之中,他们欲在这一击之下把火祖斩杀。

  在这“嗡”的声中,月光洒下,时光一下子犹如成为了泥潭了一样,被月光所笼罩住的火祖,一下子就犹如困在了泥潭之中,一下子变得举步维艰,一举一动都变得十分的困难。

  可以说,这已经是火祖强大无匹了,换作其他人,一旦被神月始祖的神月锁定困住的话,只怕从此之后便成了一幅画,根本就无法在这锁定的时光之中逃出来,甚至会永远的被固定在那里。

  如此强大的月光虽然是锁不住火祖,但是,在这样的时光泥潭之中,的确是可以让火祖举步难艰。

  在这刹那之间,火祖被困于时光泥潭,动弹困难,而刀剑临体,一招绝杀,足可致命,如此的困境,换作是其他的人,唯有一死。

  但是,火祖在这生死的刹那之间,他依然是那么的从容,手持凤凰炉。

  “蓬——”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生死的刹那之间,凤凰炉瞬间喷涌了滔天的邪火,当凤凰炉的邪火喷涌而出的时候,又是与众不同,邪火带着金属的光泽,喷涌出来的火焰,好像是以金泥铸塑而成,充满了无上的力量。

  这样的邪火冲天而起,不仅仅是可以瞬间把天地焚烧得一干二净,而且在把天地焚烧得一干二净之时又在刹那之间,把天地重塑,这是十分不可思议的威力。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凤凰炉冲出无尽邪火之时,一下子撼动了亘古的时间长河,就在这刹那之间,把如泥潭一般的时光焚烧得一干二净。

  这简直就犹神话一样,在刹那之间,把时光焚烧得一干二净,一下子让火祖处于空白地带,不在因果之中,不在轮回之内,更是没有空间与时光,他跳出了这个世界。

  “啾——”的一声凤凰长鸣,只风凤凰炉双翅一张,已经化作了一只凤凰,这是一只比天地还要巨大的凤凰。

  当这样的凤凰一张开双翅之时,空间会“喀嚓”的一声彻底的崩碎,整只凤凰撑破了整个时光。

  如此的凤凰,张翅而飞,听到了金粉洒落的声音,清脆悦耳,它所洒下的金粉在这刹那之间又是洒落了无数的生命。在凤凰撕毁整个世界的时候,似乎它又是开创了全新的世界,塑造了无数的生命。

  在凤凰飞出的刹那之间,它犹如来自于世界的起源,它不仅仅是所有物质的起源,他甚至是时光、空间、因果、轮回……等等所有的一切轮回。

  这只凤凰飞出的时候,那就是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始,一个全新的纪元开启,这是属于火祖的世界,也是属于火祖的时代。

  凤凰炉一击而出,这便是葬送了旧的时代,重新塑造了全新的时代。

  一招之下,便是葬送一个旧的时代,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这是多么恐怖的绝杀。

  “凤凰启世——”看到这样的绝世一招,皇尊真帝他们都脸色大变,抽了一口冷气,他们曾经听说过火祖这么传奇的一招,在他的时代,这一招曾经威慑整个时代,不知道多少无敌之辈闻风丧胆。

  凤凰启世,一招击出,在这刹那之间,犹如重启了一切,时光,空间,因果……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而且这里的所有一切都由火祖主宰,都由他亲手铸造。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被撕裂,万道被重塑,在这巨响之下,鲜血溅飞,在光芒收敛的时候,大家都看到,剑圣、开天刀祖、神月始祖他们三个人都被轰飞,而且都受了极重的伤势。

  开天刀祖的伤势最重,他的身体被凤凰之翅扫中,门户大开的他,胸膛一下子粉碎,一个可怕的血洞出现在胸膛之上,整个胸膛完全崩碎。

  在这样的一击之下,可以说,开天刀祖的上半身都支离破碎,他还能支撑着身体站起来,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剑圣整个人横飞出去,他全身是伤痕,他的身体被凤凰羽翎扫过,留下的千百道伤口如剑痕一样,这就好像剑圣的身体被千百把剑斩过一样,若不是他的剑道足够强横,挡住如此可怕的斩杀,只怕他都被剁成肉酱了。

  在他们三个人中,伤势最轻的就是要数神月始祖了,但是,神月始祖被轰飞之后,他咳血不停,身体佝偻,此时他就像风中残烛一般,似乎连站都站不稳。

  神月始祖损耗了太多的真血了,此时他的身体都快要枯死,他的神月再来一击,就算火祖不杀他,他也会耗尽真血,而成为干尸。

  一击之下,剑圣三个尽败,那怕他们三个人倾尽了全力了,依然不是火祖的对手,火祖实在是太强大了,作为十大始祖之一的他,的确是可以横扫仙统级别的始祖。

  “一切都消散吧。”在剑圣他们被击飞的瞬间,火祖再一次出手,凤凰炉打开,烈焰瞬间冲击出来。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天地咆哮,在这刹那之间,冲出来的烈火就好像是从洪荒巨牢之中放出来的吞天巨兽一样,咆哮着冲击而来,可怕的烈焰掀起了亿万丈,如巨浪一般滔滔不绝,瞬间毁灭一切。

  “铛——”面对冲击而来的烈焰,剑圣他们长啸一声,剑道亘横,刀芒滔天,欲挡住如此咆哮凶猛的烈焰。

  但是,不管是剑圣、开天刀祖他们如何的防御,在咆哮的烈焰之下,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好——”看到剑圣、天开刀祖他们都会被咆哮的烈焰所吞噬,圣霜真帝他们不由为之脸色大变,不由大叫一声,他们都知道,剑圣、开天刀祖他们挡不住这样咆哮的烈焰,就会被一下子烧得灰飞烟灭。

  但是,圣霜真帝他们也无能为力,就算他们冲上去,愿意助剑圣他们一臂之力了,那也是无济于事,都会在这刹那之间被焚烧成灰。

  “铮、铮、铮……”在生死的刹那之间,突然一阵阵琴声传来。

  琴声铮铮响起,如大珠小珠滚玉盘,十分的急促,又是十分的清脆。“铮、铮、铮”的琴声冲击而来的时候,犹如是清凉无比的巨浪冲了过来。

  在这琴声冲击而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清凉,好像有水气扑面而来。

  正是有了这样清凉的琴声冲击而来,给人一下子消了咆哮烈焰所带来的炽热。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琴声的声浪与咆哮的烈焰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双双冲击上了天空,把天空轰出了一个可怕无比的黑洞,所有的烈焰、琴声,都瞬间冲击入了黑洞之中,消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