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992章老墙根

  对于圣霜真帝的话,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如此礼重,不敢受之,他日有缘,总会相见的。”

  “嘿,机会错过了,就是没有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有意给光明圣院泼冷水,说道:“比起你们那群老头子来,洗罪院的小子更有眼光,先人一步。”

  大黑牛所说的洗罪院小子,就是指洗罪院的院长杜文蕊。

  圣霜真帝听到这样的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道兄的话,我一定会带到,光明圣院的大门,随时为道兄敞开,随时欢迎道兄归来。”

  圣霜真帝也明白,李七夜强大到不可思议,像他这样的存在,完全不需要依靠光明圣院而存在,今日,他们光明圣院的诸位老祖,欲拉拢李七夜,那是因为有个名份在而已,不论怎么说,李七夜也曾经是洗罪院的学生,好歹也能套个近乎。

  当然,圣霜真帝心里面清楚,像李七夜这样的人,不一定会卖他们光明圣院诸位老祖的情面。

  “有机会的。”李七夜笑笑,淡淡地说道:“这不,我不也是洗罪院学生。”

  “我明白。”圣霜真帝点头,顿首,说道:“洗罪院,乃是我们光明圣院的五大学院之一,未来乃是前途无量,未来必将是能培养出栋梁之材。”

  圣霜真帝这话说得很有份量,也说得很有技巧,作为一尊十二宫真帝的她,所说的话,并非是泛泛而谈。

  圣霜真帝再向李七夜一拜,末了,还向大黑牛顿首,这才离开。

  “这丫头,的确是很聪明。”看着圣霜真帝离开,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只可惜,光明圣院有四大院,她也仅仅在北院而已,整个光明圣院,她还不能大权在握,不然的话,光明圣院或许能再上一个台阶,迎来一个新时代。”

  毫无疑问,大黑牛对于圣霜真帝的评价是很高的,事实上,圣霜真帝也的的确确是有着这样的能力,有着这样的智慧。

  唯一可惜的是,光明圣院太大了,北院只不过是光明圣院的四大院之一,圣霜真帝想掌握整个光明圣院,那必须能让光明圣院的诸老交权才行,不过,这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尽管如此,在刚才,圣霜真帝依然向李七夜作出了承诺。

  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乃是出身于洗罪院,他与洗罪院,多少有着一些情份。

  而就在刚才,圣霜真帝向李七夜作出了承诺,在未来,她多多少少都会照顾洗罪院,在整个光明圣院的决策上,特别是在资源的传送上,圣霜真帝若是能作主的话,或多或少都会照顾一下洗罪院,向洗罪院倾斜一二。

  毕竟,光明圣院想向李七夜讨点交情,怎么也得拿出诚意。

  而圣霜真帝未能掌握光明圣院大权,依然向李七夜作出承诺,这也能看得出她的魄力。

  “光明圣院,的确是人才辈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不过,它也实在是太庞大了,尾大不掉。”

  “嘿,这该是老树妖头痛的事情,未来有他好看的。”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有些幸灾乐祸,在这个时候,他就好像是看到了老树妖头痛的模样。

  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淡淡地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还有他事。”说着,不待大黑牛他们回过神来,便离开了。

  “好了,我们先回去。”大黑牛也未去追问李七夜去哪里,他带着柳燕白他们回去了。

  李七夜出了天雄关,跨越了延长亿万里的天堑,直入天堑尽头。当然,对于一般的修士强者而言,想追溯天堑尽头,那是不容易之事。

  这不仅仅是天堑太过于庞大、绵长了,同时,当抵达天堑尽头之时,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越是靠近,这股力量就会越强大,它会把靠近的人拒之于外。

  李七夜落足于天堑尽头,站在老墙根之前,双目张望了一下。

  面前的老墙根,抬头望的时候,只见天堑的城墙直通天宇,白云那也只不过是在城墙上的半腰飘过而已,这可想而知天堑的城墙是多么的高大了。

  天堑的尽头,就在这老墙根之下,这里已经是边荒大地的极为偏远之地了,平日里已经是毫无人烟,那怕那些逃难或者是躲避仇家的人都不可能抵达这里了,更不可能在这里安居落脚了。

  这里是边荒大地的最偏远地带,也是最荒凉之地,放眼望去,这里乃是枯草摇曳,一般的凄凉,连飞禽走兽的影子都看不到。

  老墙根之下,杂草横行,老墙根乃是以一块块岩石夯彻而成,每一块岩石都是十分的巨大,虽然每一块岩石都很粗糙,但是,仔细观看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一块岩石都蕴藏有久久不散的神性,每一块岩石上的粗粒都隐隐闪动着光芒。

  这样的一块块岩石经历了无数岁月的风吹雨打,更是经历了漫长无比的时光荏苒,岩石都已经是变成黑褐色了,好像是时光在这里留下了痕迹一样。

  仔细看这些岩石,你就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些岩石和边荒大地同岁一样,似乎,世间自从有边荒大地那一刻起,天堑的老墙根就在这个时候被建起来的。

  当然,在这样古老的时代中,也不会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建起这样的老墙根,这就像天堑究竟是谁建的一样,这永远都将会是一个谜团。

  看着眼前的老墙根,李七夜有些感慨,说道:“不积跬步,何以致千里。但是,子孙后代,又怎么知道先人的苦难呢。天下众生,又怎么知道,在那九天之上,有着一代又一代的先贤在喋血,他们陨落于无名之地,为的就是庇护这个世界的安宁。”

  为庇护三仙界,可以说三仙界的先人尽了无数的努力,他们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眼前的天堑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惜,后世之人,往往不知道先人的一番苦心。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取出了虎符,这就是天堑军团的虎符。

  一般的人只会认为,这只虎符,那只不过是天堑军团的权力象征而已,有了这枚虎符,就可以调动天堑军团的千军万马。

  事实上,世间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只枚符并不是太尹喜所打造的,也并不是这只虎符今天才有的。

  事实上,这只虎枚古老无比,它究竟有多古老,就算是掌执虎枚那么久的太尹喜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只虎枚在极为古老的年代就传承下来了。

  作为虎符的掌执人,太尹喜在心里面也很清楚,如果说,你仅仅拥有天堑军团,或者说,你有足够强大的武力占据了天堑,但是,如果没有这只虎符,这还不能说你是天堑的主人,还不能说你拥有了天堑,更不能说你能驾御天堑。

  只有了这只虎符之后,你才能说你能驾御天堑,才能说是天堑的主人。

  只有拥有了这只虎符,你才能打开天堑的防御,才能掌御天堑,对抗一切想染指天堑的敌人。

  也正是因为这只虎符能调动天堑的力量,能让人驾御天堑,这就让太尹喜猜测,或许,在天堑建立之时就铸造了这只虎符了。

  太尹喜这个想法是对的,这只虎符不仅仅是可以驾御天堑,可以调动天堑的力量,事实上,这只虎符还是天堑的钥匙,凭借着这只虎符,你就可以进入天堑,直溯它的源头,也就是力量的源头。

  当然,这只虎符,作为天堑的钥匙,借它打开天堑,溯于天堑的源头,这一点是太尹喜是不清楚的,他也还未能解开这个奥秘。

  然而,李七夜却知道这里面的玄机,他也能直溯天堑的源头。

  就如李七夜在以前所尝试那一般,如果说,他想进入天堑,甚至是直溯天堑力量的源头,他手中没有这只虎符,那么,他就会被天堑那强大无匹的力量拒之于外,被这样强大无匹的力量弹出来。

  当然,李七夜真的想依靠暴力强行进入天堑之内,强行直溯力量的源头,李七夜真的想要去做的话,那也一样能做到。

  代价就是,天堑必定会被大面积摧毁,有很长的城墙必定会崩碎。

  当然,李七夜无意去摧毁天堑,毕竟,这是三仙界的防线,他没有必要做得那么的绝,所以他才会向太尹喜却借用虎符。

  只要有了这枚虎符,李七夜就能打开天堑的力量门户,凭着这只钥匙,他就能进入天堑,直溯天堑力量的源头。

  “实在是精致,奥妙无比。”李七夜看着手中的虎符,不由笑了笑,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大道之火跳跃。

  此时,大道之火已经化作了符文之火,每一个符文都奥妙无匹,衍化不息,每一个符文似乎都在演化着无上大道一样。

  随着大道之火在衍化着,出现了种种异象,隐隐之间,听到了劈石碎地的声音,似乎在这异象之中,好像看到了在那遥远的时代,有先人在这里开辟大地,夯下基石,为筑建天堑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