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82章血池

  “嗤——”一剑斩过,光明划过了黑暗,留下了永恒。

  这一剑,便是亘古,割裂了时光,斩断了轮回,灭了因果,一切在这一剑之下,唯有一死!

  “呜——”的一声凄厉惨叫,一剑过后,夜皇鬼凤的姜厉惨叫充斥着整个大殿,最终,它那巨大的头颅是“砰”的一声响起,重重地掉落在了地上。

  在头颅被斩落之后,“嗤”的喷涌之声响起,只见夜皇鬼凤的鲜血从颈部直喷而出,如同喷泉一样,一时之间,下起了血雨。

  那怕夜皇鬼凤被斩杀了,它鲜血的腐蚀性都是十分的恐怖,鲜血喷涌而过,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连空间都被它的鲜血所融穿,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最后,是“轰、轰、轰”的倒塌之声响起,只见夜皇鬼凤的巨大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样倒塌在地上。

  一剑而无敌,那怕夜皇鬼凤再强大,那怕它曾是追随远荒圣人所向无敌,但是,都挡不住李七夜的一剑,当李七夜一剑斩出之时,一切都成了定局,所以强大如夜皇鬼凤,也都惨死在了那里。

  “一剑斩轮回。”李七夜轻轻地一笑,吹去了剑刃上的鲜血,轻描淡写,说道:“就算远荒圣人布下了逆天大阵,也一样救不了你。”

  不要说远荒圣人在这大殿中布下了逆生手段,就算是远荒圣人在场,李七夜要一剑斩之,夜皇鬼凤也必死无疑,远荒圣人也照样救不了它。

  洗罪剑归鞘,李七夜笑了一下,而洗罪剑,它已经是彻底沉默了,因为现在真正主宰它命运的是李七夜,它唯有顺从!

  李七夜未多看一眼夜皇鬼凤的尸体,跨了过去,跨入了大殿的深处。

  夜皇鬼凤被斩杀之后,整个大殿更显得宁静,特别是越往里面而行的时候,这种宁静更显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但是,这些对于李七夜而言,都不会受到有丝毫的影响,他目光深邃,缓缓往大殿最深处而去。

  最终李七夜踏入了大殿的最深处,在这里只有一口水池,除了水池之外,再也无他物了。

  不对,在水池前面的石壁之上,还刻有一幅十分巨大的壁画。

  走近之后,李七夜目光落在了水池之上,一看水池之时,李七夜顿时是目光一凝,双目露出了冷意。

  大殿之内的水池并不大,水池之中盛着满满一池的液体,这满满一池的液体黑如墨,乍一看之下,还以为是满满一池的墨汁。

  但是,仔细一看,发现这不是墨汁,这黑如墨的池液之中还有深红色。事实上,那是因为深红的颜色实在是太深了,最后竟然变成了墨黑色。

  “黑暗之血。”李七夜双目一凝,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一池的液体。

  没错,这一池的液体并不是什么墨水,它是鲜血,满满一池的鲜血,而且这样满满一池的鲜血,竟然是无数岁月过去了,它还不会凝固。

  一般的肉眼,看不透这一池的鲜血,也看不出它的玄机,甚至还以为是一池的墨水,但是,当实力强大的存在打开天眼之时,便会有发现。

  这一池的鲜血,在天下之下,黑暗气息萦绕不散,在鲜血之中,有着黑暗的法则在流动着,每一条黑暗法则细小如丝,就是如此细如丝的法则之内,犹如蕴藏有一个又一个世界的力量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的力量,使得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在千百万年之后,依然不会凝固,而且它的魔力依然还在。

  李七夜目光一凝,犹如穿透了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之后,他不由冷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一张,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随着李七夜的手掌张开的时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也缓缓地向左右两边分开。

  要知道,每一滴的黑暗之血都是拥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每一滴的黑暗之血都犹如汪洋大海一样,一般人连一滴的黑暗之血都承受不了,更别让是推动着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了。

  但是,在李七夜的力量之下,只见黑暗之血不得不向左右两边分开,那怕绝世无敌的黑暗力量欲合拢,但都承受不住李七夜那强大无比的撕裂力量。

  当黑暗之血彻底的向左右两旁分开之时,池底完全是暴露在了李七夜的眼前。放眼望去,只见池底之中竟然扎根着一段老根。

  这一段老根晶莹如玉,一条条神圣光明的法则盘绕着,每一条神圣光明的法则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大道。

  就是这一段老根在吸收着这黑暗之血的力量,更为诡异的是,这一段老根吸收了黑暗之血的力量之后,它竟然不会被黑暗之血所玷污,反而神圣无上的光明力量却越发强大。

  “道根。”李七夜目光落在了这一段老根之上,冷冷地说道:“道种魔血!好了不得的手段,远荒圣人,你这是怎么样想的?竟然给自己留下后手,难道你还想灭世之后再给自己一次重生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暴涨,然后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壁画之上。

  壁画很古老,并不是像是远荒圣人雕刻上去的,这一壁画是从某个地方切割下来,然后再嵌镶在这里的。

  壁画之上,雕刻有好几种生灵,但是,这种生灵从来没有人见过,十分的稀奇古怪,但是,李七夜一看这上面的生灵,却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在金钱落地的迷仙殿中的最后一座大殿之中,李七夜曾经见过。

  眼前这几种生灵,便是最后一座大殿中的三十六座雕像中的那几尊。

  “远荒圣人呀,这就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吗?”李七夜看着壁画这的这几尊生灵,他不由淡淡地一笑,轻轻地摇头。

  最终,李七夜看着血池之中的道根,徐徐地说道:“道种魔血!你这是怎么样想的,想化魔,还是归圣?”

  道种魔血,这不能说是邪恶的手段,因为这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向往光明,也可以归于黑暗。

  就像眼前这段道根,它吸收了黑暗之力,但,它的光明力量却越发强大,似乎黑暗之血的力量完全无法玷污一样。

  但是,很多事情往往是在于一线,只要越过了这一条线,既可以成为光明,也可以成为黑暗。

  所以,没有人知道远荒圣人究竟想干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这里留下了后手,那必定想过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而且,远荒圣人把这块壁画镶嵌在这里,那一切都值是人去猜疑了。

  “长生老人向往轮回,他只是探讨长生。”李七夜看着这一段道根,徐徐地说道:“至于你,远荒圣人,那一切都不好说了,毕竟,你是有前科的人。”

  就算有人在场,也一样听不懂李七夜的话。

  “道种魔血,这和你是多么的相像,或者,这就是你。”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徐徐地说道:“这一世,你就是道种魔血。或者,你只是想给自己一点慰藉而已,光明,那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点点的点辍而已。”

  远荒圣人,多么神圣的存在,在三仙界中,在后世的眼中,他是最惊艳的始祖之一,也是最了不起的始祖。

  光明普照着三仙界,普渡着众生,更是留下了光明圣院这样的传承,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这是多么伟大的胸襟。

  在三仙界,曾经出过多少始祖,但是,又有几个人像远荒圣人那样苦苦去普渡着众生!

  但是,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在远荒圣人那光明普照的背后,却是一片的黑暗。他面向众生,光明无尽,但,如果他转过身来,世人或许能看到他身后的黑暗深渊。

  远荒圣人,他从黑暗深渊之中爬了上来,来到了这个世界,或者,他曾经想过做其他的事情,但是,最后他选择了光明。

  他选择光明,并不是因为他仁慈,也并不是因为他向往光明,或许,他只是想在自己失败之后,作另外一个尝试,也有可能,他想在这世间,还能留下自己的那一抹良知。

  在他的光明普照之下,或许,他是在告慰着某些英灵,某些死去的人,也埋送着自己心里面最后的一点点光明。

  或者,这才是远荒圣人。在这三仙界,他光明普照,普渡众生,这并非是因为他是圣人,而是他心中最后的一点光明余辉。

  或许,在这一世之后,再也没有远荒圣人,只有那个把他世界带入无尽黑暗的存在!

  “不管是怎么样想的,真的是想向往光明也好,真的是想借此远征黑暗也罢,但,我都不会留下后患。”看着血池之中的那一段道根,李七夜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

  心有仁慈,这不是李七夜,因为他是幕后黑手。

  “我能杀你一次,便能再灭你的火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缓缓蹲下身子去。

  “蓬”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手掌之上跳跃着火光,这是李七夜的无上道火,威力无上。

  ps:美得阴鸦为她护道,你觉得这种绝世美人会是何等风采?公众号上放了几张画师画的美人图,大伙可以看看,她到底凭啥让阴鸦为其护道,微信搜索“萧府军团”,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