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68章给我当丫环?

  一剑横空,挡住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飞马箭神他们致命的一击。

  一剑亘横于空中,光明弥漫,垂落了一道道的光明法则,当光明如雾气散开的时候,在那里犹如是打开了仙源一样。

  这样的一剑挡在了平世鹊之前,似乎断绝了九天十地,横断了古与今,就仅仅这样的一剑横空,似乎任何一切存在都无法跨越,任何攻伐都会被这一剑挡住。

  “洗罪剑——”一看到这横空一剑,最先认出这一剑的还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接着,在场的其他人都认出了这一剑了。

  “洗罪剑,洗罪院的洗罪剑。”在这个时候,不少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一些学生不由大叫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不少学生都相觑了一眼,谁都没有想到,在节骨眼上洗罪院会横上一手,竟然也会抢刻石真帝他们的猎物。

  “是那个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有人眼尖,已经看到了李七夜,不由低声地说道。

  此时,所有人望去,来人的确是李七夜,除此之外,还有大黑牛、行罪院的学生。

  “看,另一只平世鹊。”有人看到了站在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鹊,不由大叫了一声。

  “是刚才逃走的那只平世鹊。”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鹊,有学生说道:“难道说,这只平世鹊已经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了?”

  “不,看模样,是这只逃走的平世鹊搬来救兵了,它是要回来救雄性的平世鹊。”另一个学生看出了端倪,不由说道。

  这话让很多学生都不由为之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些学生不以为然,说道:“救兵,就凭洗罪院的学生吗?”这也不怪这些学生看不起李七夜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毕竟,刻石真帝他们太强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作为真帝,实力是不用多说了,至于飞马箭神,作为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他的实力比起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来,那是只强不弱。

  有他们三个人联手,很多学生都看不出来洗罪院有什么本事从刻石真帝他们手中救出平世鹊,在很多人看来,李七夜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他又来了——”看到李七夜以及他肩膀上的平世鹊,宝源真帝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双目不由为之一凝。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目光都不由投向了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站着的平世鹊,他们也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肯定是这只平世鹊向李七夜救援了。

  虽然被李七夜坏了好事,但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不由目光一冷,露出了杀意,不过,作为真帝的他们,还是能沉得住气,并没有立即发飙。

  当然,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的目光也时不时投向了洗罪剑,在至尊树的时候,他们曾经见过洗罪剑的威力,所以,在心里面对于洗罪剑有着不小的忌惮。

  “好了,该散了。”李七夜走了过来,拍了拍手掌,笑着说道:“从现在起,这一窝的平世鹊由我接手,谁都别想染指了。”

  在李七夜掌声落下的时候,只见那只已经受伤的平世鹊啼叫了一声,飞了过来,绕着李七夜转了几圈,随之落在了李七夜的肩膀上。

  “平世鹊怎么会和他这么的亲近。”看到李七夜的肩膀上左右各站着一只平世鹊,一时间让人不由惊呼了一声,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觉得不可思议。

  “平世鹊,乃是无主之物,凭什么说是你的。”此时,飞马箭神冷冷地说道。

  “哦,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然,说道:“现在,它们就是有主之物,有谁不服气吗?”说着,便吩咐大黑牛去所平世鹊的巢穴取出来。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脸色一变,包括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毕竟,在场中的所有学生中,有几个人是不想得到平世鹊的?

  现在李七夜说出这话,那就是赤裸裸地挑衅在场的所有人。

  “你是挑衅天下豪雄吗?”刻石真帝不由脸色一沉,徐徐地说道。

  “对。”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什么挑衅天下豪雄,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抬举自己了,在我眼中,你们只不过是一群狗熊而已。”

  “放肆——”当李七夜这话刚说完,顿时一片哗然,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纷纷出言斥喝李七夜,甚至有学生是怒目相视。

  李七夜这话已经不仅仅只是针对刻石真帝他们了,这是针对在场的所有人了,在场光明圣院的学生,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今天被一个洗罪院的学生如此的羞辱,哪一个学生不是愤怒无比呢?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大言不惭。”有学生恨恨地说道。

  也有一些学生不屑地说道:“好大的口气,真的以为自己是始祖不成?竟然敢如此的狂妄,也不撒泡尿看一看自己是什么模样,洗罪院的学生而已,一群恶人之后,无耻之徒而已!”

  一时之间,各大学院的学生都纷纷出言斥喝,他们都把李七夜视之为敌人。

  “不知何等人物,在道友眼中才是英雄呢?”在这个时候,灵心真帝开口,她的声音悦耳动听,她并没有生气动怒,只是好奇,才会有着如此一问。

  李七夜看了灵心真帝一眼,笑着说道:“至少你不是,当然,说你是狗熊,那是有点过份了,你这么一个美人儿,也不像狗熊那样蠢笨。看你这丫头,有几分伶俐,给我当丫环使唤还可以。”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瞠目结舌,一时之间,不少人呆在了那里,就是李七夜身后的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暗暗地为李七夜捏了一把汗,他们不由心惊肉跳。

  虽然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那只是私底下说说而已,现在李七夜不仅仅是当着灵心真帝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还当着天下人说出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太吓人了,让他们听得都不由心惊肉跳。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有些发懵地看着李七夜,有些人甚至是像看傻子一眼看着李七夜,在他们看来,李七夜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灵心真帝,这是何许人物呀,乃是七宫真帝,更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试想一下,这样的人物,何等的高高在上,让多少人为之仰视,今日,李七夜竟然如此大言不惭,竟然敢说灵心真帝给他当丫环使唤,这话是何等的嚣张,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如此轻佻,罪该万死!”一些对灵心真帝有爱慕之心的学生不由恨恨地说道。

  也有一些学生不屑地说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照一照自己的熊样,哼,凭他,也配?”

  “你这个人,有些荒唐。”灵心真帝看了看李七夜,侧首,也没生气,最后,轻轻地摇头,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哼,姓李的,算他命大,也幸好灵心陛下是宽宏大量之人,否则,凭他的大言不惭,就足够让他死一百次。”看灵心真帝并没有生气,而是离开了,有一些学生冷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已经从石洞中取出了平世鹊的巢穴了,只见里面有着四颗平世鹊的鸟蛋,一见到自己的巢穴,两只平世鹊都欢啼一声,立即飞过去,左右衔起巢穴,飞了起来。

  “好了,如果没有谁有意见的话,那就该结束了。”李七夜见取了巢穴之后,淡淡地说道。

  “取了平世鹊的鸟蛋,你就想走,休想!”此时,飞马箭神冷哼一声。

  李七夜停住脚步,看了飞马箭神他们所有人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怎么,你们还不服气吗?行,有几个人不服气的,那就一一报上名来,我打到你们服气!”

  对于李七夜如此的霸气,洗罪院的学生也都服气了,当着真帝的面,直接说要把真帝他们打到服气,这是何等的霸气,而且,这不只有一个真帝在此。

  一时之间,许多学生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他们的目光中都喷出了怒火。

  “李同学,这话未免太狂了一些吧。”此时刻石真帝徐徐地说道。

  虽然刻石真帝此时并没有动怒,但,从他的声音中,已经能听出几分的不悦了,毕竟,他们好歹也是一个真帝,被人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要把他们打得服气,那怕是泥人,也会有三分的泥性,更何况他们是威慑八方的真帝。

  “哦,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么的狂,不然的话,别人也不会叫我是第一凶人。”李七夜随意,笑着说道:“如果你们不服气,尽管来咬我呀,我随意地奉陪。”

  如此霸气的话,那已经是赤裸裸地叫战刻石真帝他们了,甚至已经是打了刻石真帝他们的耳光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等着刻石真帝他们如何的收拾李七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