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38章利诱威逼

  听到这样的轶闻,一些从来没有听过的学生都不由啧啧称奇,毕竟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在哪一个时代,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位惊艳无比的始祖,还能被一个奸商骗了,而且还被奸商卖给了恶魔,这是多么离谱的事情,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虽然说这样的轶闻听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很多学生听了之后,都相信这是真的,毕竟骄横商行是出了名的,在光明圣院也有。

  可以说,只要你出得起价格,不论你想要什么,骄横商行都能帮你弄到,一个如此广大神通、一个如此邪门的商行,他们的创始人骄横,有着那样的本事也不足为奇。

  “哼,一个奸商,何足于与我师祖相提并论。”在很多人低声议论之时,虎王冷冷地一哼,傲然地说道:“我师祖乃是年少成祖,才达万道,浩瀚博学,通古晓今,焉是那些凡夫俗子相比。”

  说到这里,虎王也不由为之傲意十足。这也不怪虎王如此的傲意十足,毕竟有着兰书才圣这样的师祖,换作任何一个晚辈,都会以之为傲,以之荣焉。

  看到这模样,旁边的杜文蕊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就是眼界的高低,一辨便知,这也就是意味着,那怕强大如兰书才圣,也依然不入李七夜的法眼。

  “你师祖年少成祖,才达万道,浩瀚博学,通古晓今,那是关我屁事。”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与他又是非亲非故,他再了不起,我也没听过他的名字,你又怎么样。”

  “你——”虎王一时之间不由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家也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间也对不上话来,李七夜这话还真的没什么毛病,就算兰书才圣再强大,再了不起,难道李七夜一定需要知道他吗?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一眼,谁都看得出来,虎王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

  大家心里面也都明白,这只怕不是虎王自己想要这块牛宝,而是他想把这块牛宝贡献给他的师父金蒲真帝,毕竟,在此之前,金蒲真帝也曾是亲自开口向大黑牛讨要过。

  看来金蒲真帝也是十分需要这一块牛宝,所以,作为弟子的虎王,当是竭尽全力,把这一块牛宝弄到手,为自己的师父分忧。

  既然虎王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这就一下子使得不少人打消了对牛宝的念头,毕竟,不管是谁想和虎王竟争,那都必须先掂量一下自己。

  就算他们的实力比虎王强大了,但是,比虎王的师父金蒲真帝呢?比虎王的师祖兰书才圣呢?只怕是没得比,既然是如此,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呢。

  “也罢,我也不与你一般计较。”最后,虎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盯着李七夜,沉声地说道:“你究竟怎么样才肯出手这一块牛宝!”

  “我出不出手这块牛宝,关你什么事?”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你多操心。”

  “你——”虎王被李七夜堵得无话可说,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压住了上涌的怒气,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财帛动人心,只怕你是有缘得之,却没能力守之,万一出什么意外,只怕不仅没能把宝物守好,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虎王这态度,看起来好像是为李七夜好一样,好像是提醒李七夜,但是,明白人一听,也就听得出来,虎王这话已经是充满着威胁之意了。

  就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虎王不方便出手抢,但是,转一个角落,趁无人的时候,说不定他就立即出手,杀人夺宝,这样的事情,对于他而言,只怕不是什么难事。

  “是呀,怀璧其罪。”有人立即劝说:“你还不如把这么一块牛宝卖给虎王,这不仅是能全身而退,还能卖个好价钱。”

  “这么一块牛宝,你留于身上,又无用处,还不如换点更实际的东西。”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出言相劝。

  虽然在场的很多人都想得到这一块牛宝,但是,虎王摆明姿态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很多人都不愿意去与虎王相争。

  既然得不到牛宝,那么做个顺手推舟的人情又何妨呢,与虎王结个善缘,说不定有一日能有机会去晋见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

  “是吗?”对于众人的相劝,李七夜不为所动,淡淡地笑着说道:“所谓的杀人夺宝,不会是说你自己吧。”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虎王的身上。

  虽然说,虎王有这个心,大家也心底里也明白,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戮破那层薄膜而已,李七夜一口揭开,就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有些尴尬,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

  虎王脸色不由为之一变,毕竟,在广庭大众之下,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想杀人夺宝,毕竟,这坏了自己的名声,也会拖累长辈。

  “信口雌黄,血口喷人。”虎王厉喝一声,冷喝道:“我虎王堂堂正正做人,乃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焉是这等小人行径。就算本王想要此牛宝,也可以当着天下人面光明正大地赢你。”

  “是吗?”李七夜坐在树杈之上,随意,乜了他一眼,说道:“凭你,只怕不配!”

  “好大的口气——”虎王被李七夜这话气得哆嗦,怒视李七夜,双目一厉,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你敢不敢与我一赌!”

  “怎么?想与我打一场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对,打一场,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场,打了老的,再打更老的,一直打到他师祖为止。”就在李七夜与虎王两个人气氛一触即发的时候,充满着火药味的时候,只见大黑牛在远处的山岗上吆喝了一声。

  不少人纷纷望去,有些人瞪了一眼这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黑牛。

  “看什么看,没看过我这么帅的老牛吗?”大黑牛大言不惭,说道:“再说了,本帅牛说得没有道理吗?这只小老虎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师父是真帝、自己师祖是始祖吗?不然就凭他那一点本事,还敢如此的嚣张。嘿,小子,揍他,把他揍残,然后再揍他师父,最后再揍他师祖。”

  大黑牛这一顿唯恐天下不乱的话顿时让很多人都无语,杜文蕊更是哭笑不得,只怕这头大黑牛比谁都想看到李七夜与兰书才圣一战吧。

  “这头黑炭牛说得有道理。”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这样的建议,的确是可以考虑考虑,揍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来。”

  “呸,我叫大帅牛,什么黑炭牛,胡说八道。”大黑牛对于李七夜这样的称呼十分不满意,大叫。

  对于李七夜与大黑牛之间的一唱一和,把虎王气得脸色铁青,双目中的杀机更盛。

  ”太嚣张了,凭他也敢挑战金蒲真帝,不自量力。”有学生对于李七夜这话不满,冷哼一声。

  另一个学生则是讥讽地说道:“你就不明白了,有些人,拥有了一件始祖之剑,就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却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丑而已。”

  “解决你,何需我师尊,我便足矣。”此时虎王脸色难看到极点,冷冷地说道:“就凭你对我师尊的不敬,便可万死。”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行,那就接我一剑。”说着拍了一下背上的洗罪剑。

  “虎兄,不可,此乃是洗罪剑,是始祖佩剑。”在虎王双目一厉之时,立即有年长的学生提醒,说道:“吴柯众人,便死于此剑之下。”被这个同学一提醒,虎王心里面为之一震,他是八重天的登天真神,但是,不要忘记了,吴柯他们也是登天真神,而且吴柯不止一个人,他手中没有始祖之兵,不一定能接得下这一剑。

  大家听到这话,也都纷纷望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

  “此剑,乃是无量光明,一剑拥有始祖之威,不可硬撼。”有不少学生知道洗罪剑,此时看到这剑落在李七夜手中,羡慕嫉妒。

  “大家都是同学一场,都是光明圣院的学生,何必刀剑相向呢,不如比点文雅的。”见到虎王骑虎难下的时候,立即有学生打圆场。

  “对,比点文雅的,以免得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纷纷给虎王找下台阶。

  “文雅了一点的?比采摘圣果吗?”李七夜随意一笑。

  这话一出,又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面面相觑,刚才李七夜叩击八品圣果,轻而易举,大家都知道,他背负有洗罪剑,可以借御光明力量,对于他而言,采摘圣果,只怕不难。

  “不如赌吃圣果如何?”有学生灵机一动,说道:“圣果,不仅是圣品之物,而且为大补,可驱人心魔,赌吃圣果如何?”

  “这个主意不错,就赌吃圣果,这样又免得伤了和气。”其他学生相视一眼,纷纷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