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06章这个院长有点问题

  这女子不由为之惊悚,骇然,说道:“真的吗?”

  “算命先生或者会骗你三百年,你觉得我会骗你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穷碧留下此语的时候,可是如何的警示子弟?”

  这女子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李七夜的确是没有骗她的必要。更何况,这句话乃是他们始祖留下来警示天下的,现在李七夜如此说,只怕八九不离十。

  想到这一点,让这女子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顿时毛骨悚然,如果说,三仙界从此灰飞烟灭,不复存在的话,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换作是以前,不要说是她,就算是任何人,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只不过是杞人忧天而已。

  毕竟,三仙界屹立到今日,已经是经历了亿万年时光,一个又一个时代交替,虽然有过无数的道统宗门兴衰,也曾经有过不少的灾难,但,那都是小范围的事情而已,三仙界依然是三仙界,更替的只不过是这一代代的生灵而已。

  现在如果说,三仙界真有可能到了从此不复存在、灰飞烟灭的地步,这样的局面,试想一下,那是多么恐怖,多么可怕的事情。

  最为恐怖的是,这样的事情,她在有生之年有可能经历到,如果真的是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么众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包括是她这样的人,也一样是如蝼蚁。

  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彻底相信这个句话的预言,试想一下,几年前突然天地黑暗,瞬间整个仙统界化魔,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吓破了多少人的胆,最终大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怕这仅仅是一瞬,好像是黄梁一梦,但是已经让无敌存在、存于世间的始祖,心生警惕。

  这也是她下山入世的原因,她下山入世,便是要结这样的业缘。

  想到这一切,这个女子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她回过神来,最后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说道:“回前辈的话,始祖仅是留下了预言,我等都未曾见上一面。”

  “窥天命,揣大世,这不是什么好事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搞不好,将会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这个女子垂手而立,不敢再多言。

  “取下你的面纱。”最后,李七夜看了女子一眼,吩咐说道。

  这个女子,来历可谓是十分的不凡,道行也是十分惊人,论身份,论地位,足可以让无数人为之倾慕,也足可以让无数的道统奉之为席中上宾。

  但是,此时这个女子不敢违抗李七夜的话,缓缓地取下了面纱,露出了真容。

  女子很漂亮,一双眼睛如寒星一样,犹如可以照亮夜空,可以指引着人在夜空下前行一样,当她的嘴唇轻轻抿起之时,她是显得那么的干练,气质独特,让人看得不由为之眼前一亮,似乎她就是幽谷青莲。

  “天算阁弟子,徐萧瑾拜见前辈。”这个女子取下面纱之后,向李七夜深深鞠身,神态恭敬。

  天算阁,如果有人一听到这个传承的名字,一定会大吃一惊,一定会被吓得一大跳。

  然而,李七夜不为所动,一切都是胸有成竹。他看了徐萧瑾一眼,说道:“我十八岁的年纪,不要把我叫得那么苍老。”

  徐萧瑾心里面想笑,但,又不敢笑,保持严肃,鞠身,说道:“弟子明白。”

  “算了,去吧,不要搞得那么严肃。”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也没有为难她。

  “公子的话,我谨记于心。”徐萧瑾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并非是古板不变。

  在徐萧瑾退下离开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吩咐,说道:“你遇到那个和尚的时候,告诉他,下次遇到他,敢再动歪念头,我把他头颅捏下来。”

  “我会传达给大觉师兄。”徐萧瑾都被吓了一大跳,她知道李七夜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徐萧瑾退下之后,李七夜缓缓地闭上眼睛。

  李七夜留在了洗罪院,十分的安静清闲,因为洗罪院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碌,所以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这也让李七放落了个安静,全力去磨灭炼化无上恐怖。

  不过,没过两日,洗罪院的院长杜文蕊,就找上李七夜了。

  杜文蕊见到李七夜之后,取出了一大叠的文书,笑着对李七夜说道:“小兄弟,在学院中还习惯吗?觉得洗罪学院怎么样?”

  李七夜睁开眼睛,看了杜文蕊一眼,说道:“院长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用跟我绕弯子。”

  杜文蕊老脸红了一下,但很快就是神态自若,他把文书推到了李七夜面前,笑吟吟地说道:“小兄弟也答应留在我们洗罪院了,也是洗罪院的学生了,就是缺那么一道手续未办理了,小兄弟签个名,按个手印什么的,那就行了。”

  “这很难得呀,招个学生,都要院长亲自出马。”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杜文蕊干笑一声,挺了挺胸膛,很认真地说道:“不瞒小兄弟,我们洗罪院乃是求贤若渴,对于任何一个学生,也都是一视同仁……”

  “但,院长撒起谎来,也同样是脸不红气不喘。”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披着一身乌龟壳,这才是院长最大的本事。”

  “哪里,哪里,小兄弟笑话了,笑知了。”杜文蕊干笑一声,老脸一红,但是,很快就神态自若。

  李七夜看了文书一眼,随手就签了,也没多看一眼。

  “小兄弟不看一看。”杜文蕊见李七夜签字,都有点紧张,然后眨了眨眼睛。

  李七夜看着杜文蕊,不由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想反悔,又奈得我何?给你一百个胆,也不敢坑我。你说呢,院长大人。”

  “那是,那是。”杜文蕊忙是搓了搓手,有些小兴奋,然后立即把文书小心翼翼地收起,十分认真又郑重地说道:“从此之后,小兄弟就是我们洗罪院的学生了。”

  “既然你如此的求贤若渴,怎么没见你招到一个好的学生呢?”李七夜笑着说道。

  “现在不就是招到了吗?”杜文蕊立即一挺胸,有三分得意,笑着说道:“我这叫不鸣则己,一鸣惊人,要招,就是招世间最顶尖最无双的学生,比那些始祖还要惊艳十分。”

  “这马屁拍得不错,我受用了。”李七夜点头,说道:“人人都说,浓眉大眼,天庭饱满,乃是真汉子,我看,是老狐狸。”

  “不敢,不敢,我还是不献丑好。”杜文蕊笑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看破的?”李七夜端坐在那里,神态自然,对于任何事都很随意。

  但,李七夜这样随意的态度,杜文蕊却一点都不敢随意,他收敛神态,说道:“在圣霜真帝出手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就算不是我们光明圣院最无敌的,也是绝对前三的,甚至是前二。但,她指点的那一点光明力量,却瞬间被击散,这是多么强大的黑暗力量。”说着,也有些惊悚地看了李七夜眉头的烙印。

  “光明圣院的光明力量第一,你觉得是何人?”李七夜笑了一下。

  “这,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杜文蕊干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李七夜也没有再问下去,然后看着远处,徐徐地说道:“你是洗罪院的院长,对于洗罪城,又有何看法。”

  “始祖的用意,又焉是我们这样的凡夫欲子所能揣测的。”杜文蕊轻轻地摇头,说道:“我只知道,洗罪城,并非是像世人传说的那样,也并非是始祖用来囚禁罪人的地方。始祖的光明能普照三仙界,也一样可以普照洗罪城,但,整个光明圣院是圣光普照,唯独却遗忘了洗罪城。”

  “所以,你放任之。”李七夜笑了一下。

  “存在即是合理。”杜文蕊神态肃然,说道:“天地万物,芸芸生灵,更多数者乃是为了生存而已,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都是天道法则,一切都混沌有序,从于黑暗,还是奉于光明,芸芸众生,都有自己的决择。”

  “所以说,如果强者不作恶,是不是这天地一片的安宁,世界就是本来的面目,芸芸众生,只不过是求于生存而已,苟活喘息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什么登道成仙,什么长生不死,那才是这世间罪恶的源头。”

  “我道浅,不敢谬论之。”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后只能如此郑重地说道。

  “那你如何看待始祖远荒圣人?”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

  杜文蕊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他认真地说道:“世人皆记得他是光明普照,这就已经够了。人非圣贤,真正的圣人,又有几人能做得到呢。”

  “圣人,有,但万古罕之。”李七夜看着外面,徐徐地说道:“圣人之道,注定是孤独终老!”

  “始祖,光明普照。”杜文蕊轻轻地说道,不敢再多评。

  “你倒聪明,避重就轻,难怪你会留在洗罪院这样的地方。”李七夜笑了起来。

  杜文蕊干笑一声,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