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572章凶巴巴的小姑娘

  一开始,林亦雪还以为李七夜夸自己呢,没有想到拐了一个弯,竟然是骂起自己来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试试。”林亦雪顿时粉脸涨红,跺了一下小蛮腿,狠狠地盯着李七夜,那副凶狠的模样,好像是要把李七夜生吞活剥一样。

  “没说什么——”李七夜耸了耸肩,风轻云淡地笑着说道。

  “哼,哼,哼,谅你也不敢再说。”林亦雪恨恨地说道:“你,你敢再胡说八道,我,我就让你好看。”说着磨着牙齿,一副很凶的模样。

  “好了,小丫头,我没兴趣陪你,一边凉快去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呸、呸、呸……”林亦雪顿时粉脸涨红,恨恨地对李七夜说道:“死不要脸的,谁要你陪了,你是我什么人呀,谁要你陪呀,我才对你没有兴趣呢,你别自作多情。”

  “小丫头,你往哪里想去了,你想象未免太丰富了吧,又或者说,你对我有那么一点兴趣。”说到这里,李七夜瞅了林亦雪一眼,神态捉狭,轻笑一声。

  “放,放你的狗屁——”林亦雪羞怒万分,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这副丑样子,谁会对你有兴趣了……”

  这一下还把林亦雪气得不轻,她在明洛城可是一个大美女,追求者众多,竟然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无名小辈调戏,这怎么不气得她秀目怒睁呢。

  “要我现在给你撤泡尿看看吗?”李七夜悠然自得,促狭地笑着说道。

  “你——”林亦雪脸色涨红,怒视李七夜,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哪里是李七夜的对手呢。

  “我,我不跟你胡说八道。”最后,林亦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冷哼一声,说道:“我来这里,就是要好好教训你的。”

  “哦,好好教训我?”李七夜耸了耸肩,徐徐地说道:“为什么要好好教训我,你我是第一次相识吧,远无怨,近无仇,再说,我们也刚识相吧。”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林亦雪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敢胡说八道,就要为自己的话负责,就要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是吗?我说过什么了,竟然这么严重,竟然还要付出代价。”李七夜一点都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道。

  “哼,哼,哼。”林亦雪一眯眼下,盯着李七夜,冷哼一声,说道:“是不是你让那些乞丐去妖言惑众的!”

  “哦,原来你是为这事而来。”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何来妖言惑众了?”

  “还说不是妖言惑众!”林亦雪秀目一瞪,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你让乞丐去散布谣言,说什么我们明洛城要毁灭了,说什么我们明洛城大难临头,要明洛城的居民百姓速速逃走……哼,哼,哼,这不是妖言惑众是什么!”

  原来,林亦雪一大早起来就听到了这样的谣言,这顿时让她吃惊不小,不明白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会有这样的谣言散布在明洛城的大街小巷,她仔细一打听,才知道了这件事的源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亦雪才会一大早赶来兴师问罪。

  “我说的是事实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谈不说什么妖言惑众,你若不相信,那也就罢了。”

  “什么事实!”林亦雪立即秀目一瞪,冷冷地说道:“胡说八道,一派胡言,造谣生非!我们明洛城稳如磐石,朗朗乾坤,整个明洛城乃是繁华昌盛,百姓安居乐业,何来明洛城灭亡!你竟敢在这里妖言惑众,安的是什么心!”

  “那也只是现在而已。”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

  “说,是谁派你来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林亦雪立即叉着小蛮腰,冷冷地说道:“从实招来,否则让你好看。”

  “你是代表着明洛城审问我吗?”李七夜瞅了林亦雪一眼,侥有兴趣。

  “你——”林亦雪被李七夜这话一下子堵住了,她只是一个女弟子,当然是不能代表明洛城了,她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扬了扬下巴,有些小骄傲,说道:“维护明洛城安稳,人人有责,我们石韵道统必将能迎来中兴!”

  “说得蛮好的。”李七夜立即鼓掌,一副看戏喝采的模样,笑着说道:“当下石韵道统要言中兴,这梦还有点远。”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林亦雪立即对李七夜不满,冷哼一声,冷喝道:“我们石韵道统曾经乃是帝统界最强盛的道统,我师父曾说,只要保住明洛城的薪火不灭,我们石韵道统必能中兴。维护明洛城的长治久安,人人有责!”

  “有梦,的确是好事。”看林亦雪那有些稚气的脸庞上带着严肃和认真,李七夜这一次也没有笑话林亦雪,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哼,哼,哼——”林亦雪冷哼一声,冷声说道:“你现在从实招来,还不迟,否则,哼,哼,如果落入我师父手中,或者落入洛府手中,有你好受。敢散布谣言,破坏明洛城的安定,乃是大罪。”

  “小丫头,这不是谣言。”李七夜淡淡一笑,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你想活得更久一些,赶紧逃吧,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如果命都没有了,什么明洛城安稳,那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且,明洛城也会很快消失了。”

  “你——”林亦雪不由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然后跺了一下脚,说道:“你,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让你好看。”

  “怎么胡说八道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哼,你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林亦雪冷哼一声,说道:“我们明洛城乃是石墙高筑,防守森严,又有洛府和我们疏石宗各大门派共同维护,我们明洛城必定能长治久安,何来灭亡!”

  林亦雪也并不是说对李七夜有偏见什么的,她自小就生活在明洛城,在她心里面明洛城就是她的家,更何况她师尊自小就教导她维护明洛城的稳定安全,中兴石韵道统,耳濡目染,这也使得她把维护明洛城当作为己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听到有明洛城要灭亡的谣言,她一下子就坐不住了,立即跑来与李七夜对质,要教训李七夜。

  “信也好,不信也罢,都随你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你——”林亦雪顿时被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态度给气结了,不由怒视李七夜,恨得咬牙,冷哼地说道:“你,你在这里净是胡说八道,造谣生非,为我们明洛城带来动荡,你,你,你必须为这事负责!”

  “为你们明洛城带来动荡?”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明洛城是固若金汤吗?这么牢固的明洛城,竟然会因为一二句谣言而动荡,那你们明洛城未免太不经事了吧,这样的明洛城,真的是固若金汤吗?不会是建在沙丘上的空中楼阁吧,一个浪打过来,就会覆灭。”

  “你,你,你胡说八道!”林亦雪当然说不过李七夜了,她指着李七夜的手指不由发抖,她恨恨地说道:“你,你,你这是歪理邪说。”

  “好了,丫头,不要盖帽子,我看,你们明洛城也没有人当真,那就随他们去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如果这仅公是谣言,那就让它随风飘去吧。”

  林亦雪顿时脸色涨红,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她本来是满腹的忿满跑来兴师问罪的,没有想到却被李七夜轻飘飘地化解了,三言两语,这便让她哑口无言,这就好像她用尽了全务打出一拳,而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一般。

  “你,你是强词夺理。”最后林亦雪恨恨地说道。

  “你这么在乎这谣言干什么?”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看了林亦雪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明洛城有谁会把它当作是一回事?又有谁会把它往心里面去?”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林亦雪不由愕了一下,她是怒气冲冲地跑来兴师问罪,但是,仔细想想,又好像是没有人当作一回事。

  虽然说这样的谣言已经传到了整个明洛城的街头巷尾了,但却没有人真正去把它当作一回事,最多也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反而她这个疏石宗的弟子,却十分的重视,忍不住怒气冲冲地跑来向李七夜兴师问罪,现在被李七夜这样一问,她反而是哑口无言。

  “或者,在你内心深处是相信了,觉得你们明洛城真的有一天会毁灭。”李七夜看着林亦雪,不由一笑,徐徐地说道:“心里面越是害怕失去,就会越是在意,那怕是丝毫的风吹草动,都是风声鹤唳。”

  “你,你胡说八道。”林亦雪粉脸涨红,但说不出其他的辞来反驳李七夜。

  “去吧,不要打扰我了。”李七夜轻轻地摆手,淡淡地笑了一下。

  “总之,不准你再散布这些谣言,立即给我停止,否则,让我再听到这些谣言,有你好看。”最后,林亦雪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