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97章胸大先说话

  黄金大案悬于空中,浮于皇座之前,李七夜直接架起了双腿,自在舒服地坐在那里,在这个时候他才随意地看了在场的人一眼。

  “怎么,都来参悟一下九连山的奥妙吗?”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九湖变色,时机难得,我辈也来一观,不错过如此好时机。”秦剑瑶徐徐地说道:“陛下此来可也是为九湖大秘而来?”这一次秦剑瑶的态度有着微妙的变化,在第一次来九连山的时候,她还是称一声“陛下”,后来称一声“李公子”,再后来是称一声“尊驾”,现在又称了一声“陛下”。

  毫无凝问,从秦剑瑶的称呼之上便可以看得出来,秦剑瑶对于李七夜的态度在转变着。

  “在你们口中所说的九湖机缘,对于我来说,不值得一提。”李七夜看了秦剑瑶一眼,笑着说道。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不少人脸色一变,因为多少人来九连山,就是等待着这十分难得的九湖变色,就是想参悟机缘。

  现在李七夜竟然说不值得一提,那岂不是藐视他们所有人吗?根本就没把他们所有人放在眼中。

  如果说,被绝世天才如此邈视那还说得过去,但是被一个无能的废物如此的藐视,这当然让很多人心里面不爽了。

  “说来,你好像能参悟这里面的奥妙一样。”兵池含玉瞥了李七夜一眼,忍不住讽刺了李七夜一句。

  李七夜瞄了兵池含玉一眼,笑着说道:“看来你还真的是胸大无脑,比起秦丫头来,差得还不是一线二线。秦丫头虽然俗不可耐,但至少她还不蠢。不过嘛,看你大胸的份上,也算是蠢得有道理了。”

  “你——”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这顿时让兵池含玉大怒,满脸通红,不由怒视李七夜。

  事实上,兵池含玉的酥胸也的确是够大,没有几个人能比她更大了,所以李七夜这话一说的时候,不少人还偷偷瞄了兵池含玉的酥胸一眼。

  此时兵池含玉怒气冲天,一怒之下,呼吸急促,酥胸起伏。可以试想一下,如兵池含玉那硕大丰腴,一旦急促起伏的时候,那实在是波涛汹涌,那样的场面实在是壮观无比,充满了无比的诱惑。

  特别是兵池含玉乃是天生尤物,媚妩入骨,那种迷倒众生的风姿让很多人都神魂颠倒,此时她一怒之下,那简直就是春色无比诱人,无比的诱惑,让不少人心头一热,定力差得人更是热血上涌,鼻孔直喷出鲜血,模样十分的狼狈,十分的丢人。

  “难道我说错了吗?”李七夜十分自在,把兵池含玉那波涛汹涌的丰腴得个够,十分的放肆,十分的无忌,整个人充满了侵略。

  “你不要忘记了,她可是八阵真帝的未婚妻,如果你有这个念头,还是趁早打消吧。”看到李七夜那毫无忌惮地看着兵池含玉的波涛汹涌,观海刀圣提醒了一声。

  观海刀圣不提刀来劈李七夜那已经算好了,他的师妹陪在他身边,他还依然如此放肆去打量着兵池含玉的酥胸,这实在是太离谱了。

  “那又有什么的。”李七夜无所谓,随意地笑着说道:“不要说是未婚妻,就算是已婚,又能怎么样?如果我想要,那还不是直接抢过来,直接让她给我暖床。不要忘了,我可是荒淫无道的暴君!抢别人的老婆,霸占人妻,那才好玩,玩起来才有劲!”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听得傻了。

  就算有不少人有着这样龌龊的想法,但,也不敢说出口来,更何况,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口来。

  “你这话,好像又有点道理。”观海刀圣愕了一下,回过神来,不由说道:“毕竟是昏君,还有什么更离谱的事情做不出来?”

  观海刀圣这话一说,这让在场很多愕然的人也都回过神来,细细想起来,好像又觉得是道理。

  新皇荒淫无道、好色无能,这样的事情,天下皆知,就算现在他想抢兵池含玉,那也不足为奇的事情,在此之前他就做过一次。

  当日他还是皇帝的时候,就是派六大军团去兵池世家抢女人的。

  “荒唐——”此时汤鹤翔冷冷一哼,冷声地说道:“斗圣王朝的大好江山,便是败在你手中,使得天下战火绵延,生灵荼炭,你实为九秘道统的罪人……”

  “好了,不要跟我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李七夜摆了摆手,打断了汤鹤翔的话,淡淡地说道:“那怕你吹得天花乱坠,给自己找一百个堂皇的借口,那怕你再怎么拼命去洗地,也洗不白自己……”

  “……叛徒就是叛徒,就算我是一个诚诚恳恳的皇帝,太清皇一死,你们也一样会举兵反叛,我这个皇帝的荒淫,只不过正好给你们借口而已,让你们更早点叛变而已。你能活着站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在此之前我还没有兴趣杀你而已!”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不少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来。

  六大军团举兵叛变,兵池世家、万阵国也相互篡位,难道仅仅是因为新皇荒淫无道吗?

  太清皇驾崩,那怕新皇诚诚恳恳,面对天下大权,又有几个人是不会抓住这个机会夺权的呢,新皇的皇位还没有坐稳,那是最好的夺权时机。

  “一派胡言——”汤鹤翔冷喝一声,说道:“君有道,臣尽忠——”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不要说了,说得再多,也都只会让你难堪,你找一百个借口,都洗不掉你临阵叛变的事实,大好江山,八阵真帝不费一兵一卒就攻破皇宫,你说是谁开城迎敌,倒戈相向的。对,我是就是一个昏君,来,让大家说说,作为斗圣王朝的皇族,是谁把整个帝都交给敌人的,是谁打开城门迎敌进城的?”

  “你——”一时之间,汤鹤翔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少人看着汤鹤翔,大家不说话,但神态间也能看得出来。

  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新皇就是一个昏君,他就是荒淫无道,但是,作为禁卫军的军团长,汤鹤翔不出一兵一卒,便开城门迎接敌人,有着千百万个道理,都洗不白他作为叛将的污点。

  “天下江山,有德者居之。”在这个时候,兵池含玉终于平息了心里面怒火,显得冷静,徐徐地说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你失去江山,也是天下人背心背德。”

  “好一个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这么说来,谁才有德居这个江山呢?”

  “八阵真帝。”兵池含玉十分的直率,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沉声地说道:“真帝君临天下,以天下苍生为福祉,足可以掌天下权柄。”

  皇权之争,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说出口而已。现在皇位之争最热门的人选无非是汤鹤翔、八阵真帝了。

  当然,当着天下人的面,汤鹤翔也好,八阵真帝也罢,他们都不敢直接说自己就是九秘道统的皇帝,也只有自己才资格当这个皇帝。

  但,这一次兵池含玉就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十分直率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也算是捅破了大家心里面的那一层纸。

  “那还真有点意思,虽然你是胸大无脑,但至少蠢得有点可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至少比起一些自己拼命想当皇帝,又不敢说出来,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什么为天下,什么为苍生,好像是被人强迫着人当皇帝一样。”

  “不过嘛,你的未婚夫想当皇帝,只怕没机会了。”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笑了起来。

  “难道你有机会不成?”兵池含玉冷哼一声。

  “这江山,除了是我,还有谁能掌握?”李七夜笑着说道:“过去是我当皇帝,现在也是我当皇帝,未也来是。”

  “哼,不否认,过去是你当皇帝,现在你就做梦吧。”兵池含玉也不客气,既然都把话说开了,她也不假装什么客气,说道:“就算你想重登皇位,你拿什么来与天絷争江山?你有一兵一卒吗?”“天絷乃是一尊真帝,前途无量,未来问鼎道祖,得天下拥护,有兵池家、万阵国共攘,皇帝之位,志在必得。”兵池含玉说得底气十足,锵铿有力,说道:“你除了曾经当过皇帝,还有什么可以与天絷一决高下?皇权,非天絷莫属。”

  此时兵池含玉把话完全说开了,不再藏着掖着,不像在此之前,明明有决心夺皇位,兵池世家、万阵国还是不敢把话敞开来说。

  现在兵池含玉当众说开,这就是理直气壮去支持八阵真帝夺权,也不走回头路,铁了心一走到底。

  兵池含玉把话说开,这也意味着不再给皇权之争有丝毫的回旋余地,要做就做个彻底。

  所以,当兵池含玉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