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70章柴刀杀之

  看到曾逸彬的如此所作所为,不少人相视了一眼,也有一些经历比较丰富的年轻修士不由暗暗摇了摇头。www.

  很多人并非是同情李七夜这位新皇,而是觉得曾逸彬太小人得志了,只怕新皇在位之时,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却在弱小的新皇面前扬威耀武。

  在修士界,很少人去同情弱者,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只不过很多人是看不惯曾逸彬小人得志的模样。

  在平日里,曾逸彬那也只不过是小角色而已,这样的角色平日里在九秘道统也排上什么字号,现在却如此的张扬跋扈,如此的嚣张得意,如此的咄咄逼人,让不少跟曾逸彬同样实力的年轻修士就看他不顺眼了。

  当然,很多人也不愿意说什么,更别说去为新皇打抱不平了。

  虽然说曾逸彬不是什么天才,也有不少年轻一辈的修士看他不顺眼,但他毕竟是马明春的外甥,曾家的世子,靠山还是很强的。

  至于新皇是怎么样的下场,很少人会抱于同情,更不会为新皇出头,为新皇抱打不平,对于很多人来说,新皇那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更多的人是远之,谁愿意为这样的人抱打不平呢?

  在这个时候,曾逸彬一声令下,曾逸彬身后的十几个束衣劲汉一下子把李七夜团团围住了,他们都双目露出了冷厉的光芒。

  这些劲汉都曾经在军队中打滚过,绝对不是什么善茬的人,只要曾逸彬一声令下,他们出手绝对不会留情,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陛下,是让小的们动手呢,还是陛下自废手脚呢?”十几个劲汉中的一位劲汉阴森森地一笑,说道。

  就在场面中的气氛紧张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着呼吸看着眼前这样一幕之时。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吧嗒、吧嗒、吧嗒”的一阵阵声音响起,这一下子惊扰了在场的所有人,曾逸彬和他的十几个劲汉立即转过头去。

  只见在山峰旁边坐着一个老人,腰间别着一把柴刀,脚下放着一担木柴。此时他坐在岩石之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杆儿,模样显得惬意。

  大家都没有发现这个老人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似乎他一直都坐在那里抽烟一样,好像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一样。

  当所有人望向这个老人的时候,老人吐了一个烟圈,敲了敲烟杆儿的烟灰,干笑一声,说道:“不好意思,老汉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老人是谁,很多人只是相视了一眼。

  “动手”此时曾逸彬也没得选择,在这个时候他更不可能就此作罢,以免得夜长梦多,他立即吩咐十多个劲汉。

  “陛下,可莫怪我们心狠手辣,这可不能怪我,只能说你太不长眼睛了。”十几个劲汉中的一个劲汉阴森森一笑。

  在这一刻,十几个劲汉中有四个劲汉相视了一眼,他们大喝一声:“手来”话一落下,同时出手。

  四个劲汉瞬间向李七夜抓去,他们分别是向李七夜的手脚抓去,每人抓一只手臂,想要一下子把李七夜抬起来。

  四个人同时抓住李七夜的手脚,这哪里是要打断李七夜的手脚呀,这简直就是要把李七夜五马分尸。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雪亮的寒光一闪,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血光溅射。

  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四双手臂落地,鲜血喷涌,一下子染红了泥土。

  “哎呀,我的柴刀”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砍柴老人大叫了一声,他紧捂自己的腰间,但他的柴刀已经不见了。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只见柴刀腾空而起,在刹那之间就把四位抓向李七夜的壮汉手臂给劈了下来,四位壮汉的手臂全部都齐肩被劈下来,柴刀雪亮锐利,把手臂劈下来的时候,就像是切开豆腐一样。

  “啊”当手臂落地,鲜血狂喷了,这四个壮汉才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臂下来了,都不由惨叫了一声,他们一下子成为了无臂汉子了。

  在这个时候,只见柴刀高悬于空,鲜血一滴一滴地从刀刃下滴落下来。没有人去拿这把柴刀,它就好像通灵一样,一下子斩下了四个汉子的手臂。

  “哎呀,那是我吃饭的家伙,快回来呀。”此时砍柴老人急得大叫了一声。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一下子以为是砍柴老人出手了,都认为此时砍柴老人只不过是装傻而已。

  “老东西,原来是你在作崇,找死!”在这个时候,其他十几个壮汉脸色一变,立即转过身去。

  “铛、铛、铛”的一阵阵刀剑之声响起,十几个壮汉都纷纷拔出了刀剑,如狼似虎一般向砍柴老人扑去。

  “与老汉无关,千万莫误会。”砍柴老人吓得一跳,忙是摇手,为自己辨解。

  但是,这十几个壮汉哪里会听他的辩解呢,听到“铛”的刀剑长鸣之声,他们出手如闪电,刀剑如毒蛇一样刺向了砍柴老人的喉咙。

  他们出手狠毒,根本就不会给敌人丝毫反击的机会,所以他们不管砍柴老人是何方神圣,欲一击致命。

  “嗤”的一声响起,就在十几个壮汉扑向砍柴老人的时候,高悬在上空的柴刀寒光一闪,向直向他们砍去。

  “不好”十几个壮汉,瞬间脸色一变,刀剑倒击,向柴刀劈斩而去。

  “砰、砰、砰”的一阵阵崩碎之声响起,只见刀剑瞬间被击断,碎片纷飞,在这碎片飞起的时候,便见到了鲜血溅射。

  柴刀的刀刃雪亮,在空中划过了一道美丽的雪白弧线,直斩而落,在雪白弧线落下的时候,鲜血溅射,一双双手臂纷纷坠落于地。

  柴刀斩过,瞬间是十几双手臂被斩断,十几个劲汉一下子成了无臂汉子,在柴刀砍落之时,他们根本就无能反抗,他们不仅仅是兵器被柴刀一下子击碎,而且他们的手臂也一下子被砍断了。

  “啊”在一双双手臂落地之后,十几个壮汉这才反应过来,一阵痛疼钻心,痛得都不由惨叫起来。

  一柴刀砍落,便砍掉了十几个高手的手臂,而且他们连反抗之力都没有,这顿时让很多人脸色大变。

  “遇到高人了。”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个砍柴老人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不好”在这个时候,曾逸彬的十几个壮汉这才回过神来,知道遇到可怕的高人了,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再也顾不上痛疼,立即以极速后退。

  “噗”鲜血飙射,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柴刀飞起,一刀劈落,十几个壮汉的头颅一下子飞了出去,壮汉头颅飞出去的时候,他们还连跑了好一段距离才“砰、砰、砰”地摔倒在地上。

  而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头颅也刚刚好滚落在地上了。刚刚滚落在地上的头颅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倒了过来,鲜血从断颈出直喷而出,他们的一双双眼睛不由睁得大大的。

  在这一刻,他们的嘴巴也拼命地张合,想尖叫起来,但他们尖叫了大半天,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叫不出声音来。

  一时之间,鲜血汩汩地流着,凝集成了一股小溪,流淌在地上,柴刀砍落,十几个壮汉就一下子被砍下了头颅。

  一时之间,空气宛如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少人都打了一个冷颤。

  刚才还张扬跋扈的曾逸彬一下子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撼住了,他身边的十几个壮汉都是好手,曾经在战场上摸爬打滚过的好手,没有一个是弱者,但是在这眨眼之间便被砍柴老人杀得一干二净,这实力也太恐怖了。

  当回过神来之后,曾逸彬打了一个冷颤,骇然大叫一声:“我的妈呀!”在这个时候,他想都不想,转身就逃走。

  在这一刻,什么颜脸,什么尊严,都不重要了,在这一刻没有什么比保住小命更重要了,所以他转身而逃的时候,那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恨不得立即就逃离这里。

  但是当他转身而逃的时候,“嗤”的一声响起,带血的柴刀直飞而来,一刀直劈而下,一刀直砍而落。

  “啪”的一声响起,才刚刚逃没有几步的曾逸彬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他顺势滚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倒趴在地上。

  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曾逸彬的双腿被柴刀一下子砍了下来,鲜血狂喷,失去双腿的曾逸彬一下子滚倒在地上。

  “啊”当完全倒趴在地上的时候,曾逸彬才发现自己的双腿被砍断了,一下子失去了双腿,痛疼钻心,让他惨叫一声。

  这更是吓得曾逸彬脸色煞白,一下子被吓破了胆了,尖叫:“妈呀”失去双腿的他立即连滚带爬,双手向前爬去,欲逃离这里。

  在这个时候,曾逸彬全身是血,当他双手当脚用的时候,在地上拖下了两道长长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