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69章咄咄逼人

  “砰——”的一声巨响,就在曾逸彬带着十几个劲装大汉走上来之后,走到了石殿之前,一脚狠狠踹在了石门之上。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石门一下子被他一脚踹开了。

  “是谁这么无礼呀。”就在石门被踹开之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只见李七夜慢吞吞地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美丽无双的少女,便是柳初晴。

  在李七夜走出来之后,看了一眼曾逸彬,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也没有愤怒。

  “我,曾逸彬。”见到李七夜之后,在这么多的目光注视之下,曾逸彬不由挺了挺胸膛,冷傲一声。

  曾逸彬的确是马明春的外甥,他在年轻一辈之中也算是优秀,也曾经在中央军团中效力过,只是后来受不了那份苦,便回到了自己的家族。

  当然,以曾逸彬的天赋,那也仅仅是优秀而已,无法与其他年轻一辈的天才相比,他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连他表哥马金明都不如。

  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了如此傲人之举,这让他心里面不由有几分的得意感,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毕竟他是做了一件别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不认识。”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

  “现在就认识了。”曾逸彬冷哼一声,挺了一下胸膛,傲然地说道:“我乃是曾家世子,中央军团第八营营长,肩配一星将勋……”

  曾逸彬的出身本来就不差,再加上曾经在中同军团效力,得过军团的嘉奖,成为一名裨将,这的确是多多少少也提升了他的身份地位,所以提起自己的功绩,他也不由脸露傲色。

  “哦,就这样呀。”李七夜一点都不感兴趣,说道:“什么营不营长的,在金銮殿上,连跪舔我的资格都没有的无名小辈。”

  本是得意洋洋的曾逸彬一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这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一下子当头淋下一样。

  一时之间,曾逸彬脸色难看到极点,但又拿不出话来反驳。在当年,凭他的身份,的确连进金銮殿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想跪舔皇帝,那也必须只有像马明春这样的大将军才有这样的资格。

  毕竟,在当年在太清皇统治之下,整个斗圣王朝人才辈出,像曾逸彬这样的小将,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多如牛毛。

  在远处观望的不少人也不由暗笑了一声,因为曾逸彬那模样也太小人得志了,虽然新皇再不堪,好歹他也曾经是九秘道统的皇帝,现在落进口下石,的确是一副小人得志模样。

  “哼,你就在得意吧。”曾逸彬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本将军不与你一般计较。”

  在这个时候,曾逸彬还是揣着自己将军的身份,事实上,现在他已经不是中央军团的将领了。

  “你现在就立即给我搬出去,这座洪荒山从现在开始就由我们接手了。”曾逸彬冷冷地说道。

  “搬出去,为什么要搬出去?”李七夜也不生气,笑吟吟地说道。

  “不为什么,那是因为本将军看上了这个地方,我们中央军团将要在这座洪荒山驻守,所以识相的就立即搬出去,别自讨苦吃!”说到这里,曾逸彬傲然一笑,露出了冷冷的神态。

  听到曾逸彬这样的话,远处观望的不少人都暗暗抽了一口冷气,有人忍不住低声地说道:“中央军团真的要驻守九连山吗?”“这,这不可能吧,或者只不过是曾逸彬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有年纪比较大的年轻修士也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

  “如果我不搬呢?”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搬——”听到这话,曾逸彬顿时双目露出了寒意,冷笑一声,说道:“这只怕由不得你,如果你敢不搬,就是妨碍军务,本将军先把断你的手脚,踩碎你的骨头,再把你扔入山涧,让你像一条死狗一样在山涧里自生自灭!”

  说到这里,傲然一笑,有着俯视看着李七夜的姿态,此时他就是摆出一副俯视李七夜的姿态,似乎在他眼中李七夜就像一只蚁蝼一样。

  这样的举动给了曾逸彬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有着报复的快意。

  要知道,换作是以前,他一个小小的将领,连见新皇的资格都没有,而这个草包的新皇,那怕再草包,只要他还坐在皇座上,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完全可以俯视他这样的一个小将,也完全可以把他视为蚁蝼。

  但是,今天世态变迁,曾经高坐于皇位之上的新皇已经是沦落为丧家之犬了,凭新皇那微不足道的实力,根本就不会有人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在新皇面前,他也能高高在上地俯视,也能把新皇视为蝼蚁,这样的成就感,一下子让曾逸彬的虚荣心完全爆棚,那种报复的爽感实在是淋漓尽致。

  见到曾逸彬如此作为,让不少远处观望的人相视了一眼,但大家都不敢作声,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曾逸彬擅作主张,还是中央军团长马明春的授意。

  “你可知道他是谁吗?”见到曾逸彬如此欺负李七夜,跟在李七夜身后的柳初晴就生气了,为李七夜抱打不平。

  “知道,当然知道了。”此时曾逸彬大笑了一声,戏谑地说道:“皇上陛下的威名,我等小人物又怎么不知道呢,如雷贯耳,听到皇上威名,我等小辈都双腿发软,吓得匍匐于地,皇恩浩荡,我等小辈跪舔不止……”

  在曾逸彬大笑之中,大家都能听得出曾逸彬的戏谑,大家都知道,都知道曾逸彬是有意让李七夜出丑。

  “只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在这个时候,曾逸彬收住了笑容,露出了冷笑,目光森然,冷笑地说道:“现在就给本将军搬,立即就搬,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你,你太放肆了。”见到曾逸彬想对手,性情好的柳初晴都忍不住生气,站出来,冷哼了一声,说道:“陛下金贵,又焉是你能欺辱的,你们现就立即离开,陛下也不怪罪于你!”

  “你是何人——”曾逸彬虽然有点草包,但一看柳初晴气度不凡,也看得出来她出身不简单,虽然不认识柳初晴,也会问上一声。

  “临海阁的柳初晴。”柳初晴并没有自恃身份欺人的意思,她只是很老实地报出了自己的出身而已。

  “临海公主——”虽然曾逸彬没有见过柳初晴,但听过临海公主的名字,一听到这个名字,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后退了一步。

  “临海公主——”听到柳初晴的名字,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凛,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柳初晴虽然说是临海阁的公主,但是她很少在外面抛头露脸,虽然很多人听过她的名字,所以很多人不认识柳初晴,但,一听到她的名字,都知道她是谁了,大家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一时之间,不少人心里面一凛,临海公主,她不仅仅是血统高贵,地位尊贵,可谓是金枝玉叶,更重要的是,早就有传言说临海公主天赋很高。

  虽然没有人见过临海公主出手,但是临海刀圣曾经感叹过,论天赋,临海阁他只是第二而已。

  要知道,临海刀圣,乃是临海阁最了不起的天才,与八阵真帝齐名,甚至有可能是越超了八阵真帝。

  一时之间,不少人相视了一眼,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临海公主会和新皇走在一起。

  “你,你,你就是临海公主——”听到了柳初晴的名字之后,曾逸彬脸色大变,那怕他是个草包,也知道眼前这个女子他惹不起。

  如果惹了眼前这个女子,说不定临海刀圣大怒。

  柳初晴也没有得意,只是点头,说道:“我是。”这对于她来说是很普通的事情。

  “嘿,嘿,嘿。”此时曾逸彬冷笑了一声,不敢针对柳初晴,不屑地说道:“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东西,一个懦夫而已。难怪大好江山会败在你的手中,像你这种没骨气的懦夫,永远也扶不上墙,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皇帝,只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

  曾逸彬不敢去招惹柳初晴,所以拿话去挤兑李七夜。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柳初晴为李七夜抱打不平,顿时脸色涨红,想斥喝曾逸彬。

  李七夜拉住了柳初晴,把她拉到身后,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也罢,既然这样,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躲在女人的身后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撩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曾逸彬,悠闲,说道:“你不是说要打断我的双腿吗?我就站在这里,那就来吧。”

  “小心点——”见李七夜站了出来,站在李七夜身后的柳初晴有些担心,轻轻地说道。

  “好,还算有骨气,好歹也算是一个皇帝。”见到李七夜站出来了,曾逸彬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激将法生效了。

  “上,他不搬走,就把他双腿双手打断,扔出去。”说到这里,曾逸彬露出了残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