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453章自寻灭亡

  “拿去吧,这点点的小聘礼算得了什么,我还是出得起的。”李七夜笑着,随的手扔出了五件的宝物,这五件宝物扔出来,瞬间是真帝气息弥漫。

  五件宝物,这正是真帝级别的宝物,在这五件宝物之中,有帝珠、有神甲、有天衣……每一件宝物都是光芒腾腾,帝威弥漫。

  “真帝宝物——”当李七夜扔出了五件真帝宝物的时候,门外的所有神行门弟子都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由把脖子伸得长长的,一双双眼睛长得大大的。

  就是天鹤真人、神行门的老祖都傻了一下,他们都不由纷纷地张眼看着这五件宝物。

  虽然说,对于神行门而言,他们能拿得出三五件真帝宝物或者等同于这个级别的宝物,但是,随手就扔出五件真帝宝物,而且毫不在意,就像是扔出三五棵白菜一样,这一点神行门还是不能做到的。

  好不容易,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老祖回过神来之后,他们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随便一出手就扔出了五件真帝宝物,这完全是出于他们的意料,一时之间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老祖都说不出话来。

  天鹤真人一开始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他是想让人李七夜知难而退,刁难一下李七夜,同时也想试探一下李七夜的。

  如果说,李七夜拿不出五件真帝宝物作为聘礼,那么他们神行门退婚那也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神行门退婚,那就不能说是他们神行门言而无信,也不能说是他们神行门不遵守诺言,而是因为李七夜拿不出聘礼来迎娶飞花圣女。

  一时之间,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老祖相视了一眼,他们神态有点尴尬,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真的随手扔出了五件真帝宝物。

  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在这个时候天鹤真人和神行门老祖都同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李七夜随手就扔出了五件真帝宝物,而且还是像扔大白菜一样,这就意味着李七夜一点都不珍惜这人人都视之为瑰宝的真帝宝物,这也就说明了李七夜手中的真帝宝物远远不止于这个数目。

  想到这一点,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太清皇的私藏宝库是何其之多,是何等的让人垂涎三尺,虽然说,太清皇已经死了,斗圣王朝也已经破灭,但是作为新皇,李七夜却继承了太清皇的宝库呀。

  一时之间,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不由暗暗相视了一眼,目光中露出了贪婪之色,如果说,他们神行门能得到太清皇的皇家宝库,那将是意味着什么?

  那将是意味着他们神行门的底蕴再上一个台阶,这也意味着未来他们神行门与其他四强争雄天下,更多了一份的底蕴和实力。

  “不,我不嫁——”就在这个时候,飞花圣女站了出来,大叫一声,说道:“父亲,就算是一百件真帝宝物我都不嫁,我又不是货物!我不会同意这样的交易的,我绝对不会同意这一桩婚事!”

  “是吗?”李七夜看着飞花圣女大怒的模样,悠闲地说道:“我已经下了聘礼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做梦!”飞花圣女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就算你有千万件真帝宝物、就算你拥有一个皇家宝库,我也不会嫁给你的!哼,一个昏庸无能的废物,也想娶我,痴人做梦!”

  在飞花圣女眼中看来,李七夜就是一个荒淫无道的昏君,就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废物,作为天之骄女的她,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心高气傲,又怎么会看得上李七夜呢,更不会愿意嫁给李七夜。

  “今晚就让她给我暖床吧。”李七夜笑了笑,对飞花圣女扬了一下下巴,悠闲地对天鹤真人说道:“本皇今天也好好玩把一番,好好的调教一下这样的女人!”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飞花圣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愤怒无比地盯着李七夜,双目都要喷出怒火来了,门外的神行门弟子都群情愤怒,这样的话实在是羞辱他们心目中的神女!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鹤飞公子大怒,厉喝道。

  “怎么?有意见吗?”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一个女人而已,在本皇的床上,能被调教,能跪舔我,那是一份荣幸!”

  “你找死!”鹤飞公子本来就是喜欢飞花圣女,现在听到李七夜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此地羞辱自己心上人,他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一下子愤怒到极点,狂吼一声,“铛”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长剑出鞘,如闪电一样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

  鹤飞公子也知道李七夜手中有逆天无敌的宝物,所以他先致人,不给李七夜任何出手的机会,欲一剑毙了李七夜。

  剑如闪电,在鹤飞公子出手那一瞬间,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也相视了一眼,他们没有任何人出手阻止,甚至连喝止一声都没有,他们乐见其成,如果鹤飞公子杀了李七夜,那也是一件好事。

  在天鹤真人他们看来,李七夜道行弱得完全可以忽略,他所依靠的只不过是太清皇遗留下来的种种宝物而已,此时只要鹤飞公子出手先致人,李七夜绝对是没有出手祭出宝物的机会,这绝对是一剑毙命。

  “铛”的一声,剑鸣之声清脆,一剑如闪电,瞬间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这一剑太快了,门外的许多神行门弟子还没有看清楚。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鹤飞公子手中的长剑瞬间崩碎,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鹤飞公子已经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了,李七夜的大手已经是一下子扼住了鹤飞公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高高吊了起来。

  这一切生得太快了,大家都还不知道李七夜是怎么样出手的,甚至大家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在这瞬间嘎然而止,当大家都能看清楚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卡住了鹤飞公子脖子,把他整个人高高地吊了起来。

  “一群蝼蚁而已,也敢在我面前蹦达。”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风轻云淡,说道:“我留在这里,那只不过是好玩而已,陪你们玩玩,还真以为我是弱者呀。”

  “噗——”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话一落下,鹤飞公子整个人一下子被震成了血雾,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求救惨叫了。

  “不——”看到鹤飞公子被李七夜一下子捏成了血雾,有神行门的弟子不由大叫了一声。

  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这样的逆转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的,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就把鹤飞公子震成了血雾,不要说是门外的神行门弟子,就算是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也都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铛、铛、铛”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阵阵兵器出鞘的声音响起,天鹤真人和诸位老祖大惊,都一下子站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他们长剑出鞘,神兵在手,所有人一下子怒视李七夜。

  “怎么?”李七夜环目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玩群殴吗?好,我陪陪你们。看你们有几分本事。”

  “小子,你太狂妄了。”此时天鹤真人面目森冷,冷森地说道:“在我们神行门内杀人,视我神行门无人吗?”此时他都不称“陛下”了。在这个时候天鹤真人目光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鹤飞公子虽然是他的徒弟,但他视之如己出,如同儿子,现在李七夜竟然一下子把他捏成血雾,他当是要为死去的鹤飞公子报仇了。

  “神行门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根本就不把他们让在眼中,随意地笑着说道:“在我眼中,那也不过是一只蚂蚁窝而已,何足为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有一位老祖狂怒,大喝一声,“轰”的一声巨响,手中的一只巨锤直接向李七夜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这位老祖的巨锤还没有砸到李七夜身上,整个大厅在这一锤之下就瞬间崩碎。

  “小术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大手一探,抓到一物在手,“砰”的一声响起,余劲激荡,巨锤砸到了一物之上,瞬间挡住了这只砸落的巨锤。

  “无字石碑——”当看清楚了李七夜手中所抓着的一物,在场的不少人尖叫了一声,骇然失色。

  一时之间,天鹤真人和神行门的老祖都抽了一口冷气,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在李七夜大手随便一抓,就竟然把祖峰上竖立着的无字石碑抓在手中。

  要知道,自从神行门的始祖神行真帝把这块无字石碑竖立在祖峰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撼动这块无字石碑了。

  然而,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只是随手一抓,就把这块远在祖峰上的无字石碑抓到手,这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