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75章那只眼睛

  就在这刹那之间,金钱落地摇晃了一下,虽然没有毁天灭地的声音,但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是“轰”的一声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了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好像有什么恐怖无比的阴影一下子笼罩着自己的心头上一样。

  “帝殒——”就在这刹那之间,金钱落地中的所有修士强者在下意识地往帝殒方向望去,就算不知道帝殒在哪里的人都一样会往帝殒的方向望去,因为所有人都感觉心里面的恐具就是来自于这个方向。

  “是帝殒。”有道统老祖骇然,说道:“是帝殒中的大凶物苏醒过来了,传说就是这个黑暗中的恶魔杀死了圣衣始祖。”

  “是谁惊动了这头恶魔的?”那怕-是强大无匹的大人物,在这个时候都不由脸色发白,打了一个冷颤,要知道连圣衣始祖都战死在了这里,更别谈其他人了。

  “如果真的是有人惊醒了这头恶魔,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呀,连圣衣始祖都战死在了里面,更别说是其他人了。”有掌门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只有自杀的人才会进帝殒了。”

  一时之间,金钱落地的所有强者都吓了一大跳,没有人知道是谁惊醒了帝殒中的那尊恶魔,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这简直就是疯了,帝殒也敢去。”

  在古殿之中,“轰”的一声巨响,阴影没有言语,一出现就是一只巨掌镇杀下来,在这样的巨掌之下,一切崩灭,一切都被轰得归原,所有的一切都瞬间湮没,一切都不复存在,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在这样的一掌之下,就算是不朽真神都会被碾得粉碎,这样如此恐怖的一掌,只怕也唯有始祖这样的存在才能挡得住了。

  面对如此灭世的一掌,李七夜站在那里,不为所动,淡淡一笑,说道:“你只不过是迷途而已,你是该指引道路,该指引我见金钱落地真正的存在!”

  就在李七夜说话之间,他手掌上已经托着一只水球了。这只水珠看起来像是一个水泡的眼睛,又亮又大。

  这样的一只水泡眼睛正是李七夜从币兽城最深处得到的,在那水池之中夔牛币兽都曾在那里脱胎换骨。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这只水泡眼睛一下子变得明亮无比,宛如是烛照着整个世界一样,一下子把这个空旷无比的世界照得明亮无比,瞬间驱逐了一切的黑暗。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那只恐怖无比的阴影瞬间被这只巨大无比的眼睛吸了过来,化作了一缕缕的黑雾投入了水泡眼睛之中。

  这个阴影大为恐惧,想转身逃走,但一切都已经迟了,似乎它与这只水泡眼睛本来就是同源一体一样,在这只水泡眼睛出现的时候,它立即身不由己,瞬间被吸了过去。

  “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恐怖无比的阴影一下子被这只水泡眼睛吸得一干二净。

  在这个时候,这个阴影完全是凝集在了水泡眼睛中央,此时一看去,这才算是一个真正完整的眼睛。

  在此之前,水泡眼睛看起来只不过是一只没有眼瞳的眼球而已,但是,当它吸收了阴影之后,阴影便是成为了水泡眼睛之中的眼瞳,又黑又亮。

  “咕碌”的一声响起,此时这个托在了李七夜手中的水泡眼睛竟然转动了一下,就好像一个人的眼睛在转动一样,胆子小的人会被吓得一大跳。

  “这才是你的本源。”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水泡眼睛,笑了笑,说道:“该给我引路的时候了。”

  “啵”的一声响起,这只水泡眼睛好像能听得懂李七夜的话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水泡眼睛再一次散发出了光芒,光芒越来越亮,慢慢地水泡眼睛宛如是化开了一样,竟然是波光荡漾,而且融化的晕圈是越来越大,最终整个水泡眼睛宛如是彻底融化一样。

  只见彻底融化掉的水泡眼睛宛如融化成了一个湖泊,而这个湖泊湖水清沏,但是湖水中央却有着一团化之不散的黑暗。

  此时此刻湖水中央化之散的黑暗慢慢地旋转起来,竟然如同形成了一条漩涡一样的阶梯往湖中最深处延伸而去。

  看到这样的一条黑暗漩涡一样的阶梯通往了更深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一步踏入了湖水之中。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踏上这条如漩涡一样的黑暗阶梯的时候,整个空间宛如融化了一样。

  李七夜一步踏入了黑暗的阶梯之时,整个空间也宛如慢慢地融化了一样,在这个时候似乎天地间的所有空间都与湖泊慢慢地重合,慢慢地融化掉,最终整个空间与湖泊融合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得清究竟是空间还是湖泊。

  在这个时候,登上黑暗阶梯的李七夜也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当李七夜走入了黑暗阶梯的时候,在万统界,朱襄武庭,“轰”的一声巨响,突然之间,一股股神光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神芒瞬间弥漫于整个道统之中,甚至无穷无尽的神光照透了天地,烛照着万统界的浩瀚天宇。

  就在这神光烛照的时候,一股无敌的气息冲天而起,就在这刹那之间,一个影子踏空而去,这个影子一出现的时候,朱襄武庭整个道统的亿万生灵瞬间被镇压,一时之间无数的修士强者伏拜于大地之上。

  “龙象武神——”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一震,一下子被这股举世无敌的气息慑住了心神。

  “龙象武神出世——”就在这一刻,一个惊天的消息宛如风暴一样席卷着整个万统界。

  “龙象武神出世!”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任何道统都为之震惊,一时之间无数道统的最强老祖纷纷都被惊动。

  龙象武神,万统界第一强者,举世无人能与之匹敌,他作为朱襄武庭的镇守老祖,作为万统界第一强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他早就消失在世人的视线之中了,他就宛如传说中的神话一样,只是偶尔的时候才会有人提起他这样的存在。

  今天龙象武神突然出世,这把万统界的不知道多少老祖吓得一大跳。

  “要出大事了。”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万统界要变天了,举世之间,还有几个人、还有多少事值得龙象武神出世。”

  “轰——”的一声巨响,在金钱落地之中,宛如有人打碎了虚空一样,天地摇晃了一下,就在这刹那之间,有人跨越了天地,撼动了万域。

  就在这一刻,一股磅礴无尽的气息弥漫于金钱落地的天地之间。

  所有人都被这股气息所震撼着,曾经云渡鹰神也出现过,他也是一尊不朽,但他出现的时候远没有这样的气势。

  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抬头往天边看去,只见有一个老者踏空而来。

  只见这个老者穿着一身灰衣,身上没有映耀天地的光芒,没有凌盖万世的气势,但他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天地宛如就在他的脚下,大世宛如为他而转动。

  他一身灰衣束身,显得无比的干练,那怕他年纪很大了,依然有着一股磅礴的生气,似乎岁月都无法让他苍老一样。

  他一步一步走来,第一个印象就是——武者,一个无法磨灭的武者,干练冷毅,整个人宛如是一尊完整的雕像一样。

  看着这个老者,他身上的线条刚刚好,没有任何多余或冗沓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是刚刚好,没有任何多余或累赘。

  “龙象武神——”看到这个老者徐徐而来,有道统的老祖一下子认出了他的来历,骇然尖叫一声。

  “龙象武神,是龙象武神,龙象武神来了。”一时之间,金钱落地不知道多少人吓得瞠目结舌,远远地看着这个老者徐徐而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眼睛睁得大大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徐徐而来的老者。

  龙象武神,万统界第一强者,他没有展示自己的无敌,也没有外放自己狂霸的气息,但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来就已经足够瞩目了。

  不论什么时候,龙象武神不需要去展示他的无敌,他都一样会成为所有人中的焦点,一样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龙象武神,他,他来了。”有老祖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发毛。

  “武神——”远远看到龙象武神的时候,武冰凝一下子知道大事不妙了,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武冰凝想退避,但,一切都已经迟了。

  在刚才,龙象武神还在天边,他只是一步一步走来而已,但是,当武冰凝想退避而去的时候,龙象武神一步踏来,他就这样一步踏到了武冰凝的面前。

  在龙象武神的脚下,似乎这不是千万里的距离,而是仅仅一步而已。

  ps:昨天38.5度高烧,感觉头像炸了一样,顶着高烧码字的感觉,太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