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章2374帝殒

  帝殒,恐怖无边,走入帝殒之时,宛如是走入了一个末日的世界,甚至可以说就像是地狱一般。

  在这帝殒之中,凶险之地处处皆是,有烈焰滔天的赤地,也有岩浆喷涌的毁灭世界,更是有魔焰滚滚的寂灭之处……

  除此之外,你越是往深处走去,就是越为凶险,在这步步惊地的地下甚至是隐藏着可怕的魔物。

  李七夜不急不慢地走入了帝殒,虽然在这里危机四伏,凶险无数,但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乎,徒步渡过了岩浆之地,只身涉过了寂灭之处……一路走下来,宛如是闲庭信步。

  李七夜缓缓而行,不论是喷涌的岩浆,还是滚滚的魔焰,都难同伤得他丝毫,毕竟当日他从第十界横渡到三仙界来的时候都能承受得住雷池劫海。

  当横渡三仙界的雷池劫海相比起来,眼前的凶险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当李七夜大道外放的时候,他宛如是金刚化身,在无上大道的庇护之下,这等岩浆魔焰根本就伤不了他丝毫。

  在帝殒这样的极凶之地,虽然曾经有真神乃至是不朽来过这里,但是那怕这些真神、不朽最终战死在这里,也未留下骸骨,因为这样的凶险之地,一旦战死在这里,哪里还能留下什么骸骨。

  在如此可怕之地,一旦倒地死亡,只怕这片凶地的岩浆、魔焰都会吞噬腐化掉你的骸骨。

  当走到帝殒这片凶地的深处之时,在破裂的地缝之下,在黑暗之中,时不时有可怕的凶物在那里窥视着,有的凶物在地下裂缝之中探出一条条带倒刺的长须来,有的凶物在黑暗中打开了一双通红的眼睛,也有魔物躲在洞穴之中,望着李七夜是垂涎欲涎……

  一时之间,恐怖的气息弥漫于天地之间,在这样的凶地之中已经足够恐怖了,当在四周有着无数的凶物在暗中窥视垂涎的时候,让人感觉自己就像是处身于恐怖无比的兽海之中一样,这样的感觉那就更加让人毛骨悚然了。

  在这些躲在地下、隐于黑暗中的凶物见到李七夜徐徐而来的时候,就好像是一块肥美无比的大肥肉送上门来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凶物是垂涎欲涎。

  一时之间,这片天地之间闪动着不少戾气逼人的目光,不知道有多少凶物是蠢蠢欲动,欲扑杀李七夜。

  李七夜也懒得与这些凶物浪费时间,“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太初之树浮现,宛如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拥有着亘古无上的纪元力量。

  更为可怕的是,在这个时候只见太初原命浮现,三个漩涡在李七夜的头顶上转动不息,十二道法则垂落,把李七夜拱护于其中。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虽然李七夜没有爆发现惊天无敌的气息,但这已经足够了,他在这个时候举手投足之间就足可以毁灭一个世界,崩碎一个无上大势,众神万仙在他面前那也宛如蝼蚁一样的存在。

  “沙、沙、沙……”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不绝于耳,这是一阵十分轻微的撤退声音,此时此刻那些本来是对于李七夜觑视垂涎的凶物都纷纷撤退,它们不是退入了地下裂缝的深处就是隐入了黑暗之中,不敢再对李七夜有垂涎之举。

  李七夜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让所有凶物都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虽然它们都是十分的强大,但李七夜给它们的气息更加的恐怖,本能告诉它们,眼前这个人不是一块肥肉,相反,在这个人面前,它们这些凶物才是肥肉,一旦动手,就会被他屠灭掉,甚至有可能被他吃掉。

  在所有的凶物慢慢撤退的时候,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也浑然不在意。

  李七夜宛如闲庭信步一般,一步步往地往帝殒更深处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李七夜终于走到了帝殒的最深处。

  只见眼前恐怖无比,大地完全被打得粉碎,千万里大地已经成了深坑,天宇中的无数星河被毁灭,一颗颗星辰被打碎,也有星辰陨落到了这片大地之中,只剩下了残骸。

  甚至在深坑之中有被烧焦的深沟,在这样的深沟尽头,只见有着一个巨大的火焰在跳动着,这火焰融化了泥土,烧深了大地。

  看到这样的一幕,绝对会让人抽了一口冷气,这是有人把天宇中的太阳打了下来,最后整颗太阳被抽干,只剩下那么一簇的火焰而已。

  除此之外,在这里留下了残兵,只见有巨枪插在残破的星辰之上,这支巨枪千万丈之长,已经断裂;也有巨盾沉浮于天宇之中,这只巨盾崩碎得只剩下一小角,尽得如此,一小角的巨盾就压碎了一颗颗星辰;也有天剑插在大地深坑之中,只见这天剑垂落一条又一条像天爆一样的符文法则,每一条符文法则就好像是可以压塌诸天一样……

  如果有外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吓得一大跳,这里留下的一件件残兵,都是惊世骇俗的神兵,它们曾经在三仙界都赫赫有名,它们的主人都是以不朽为起步!

  但最终那怕强大如此的存在到来,依然未能活着离开过,最终留下了一件件残兵,他们最强大的兵器在这里都打到崩碎了。

  这可想而知他们在这里经历的大战,那是一场多么恐怖的大战。

  但就在这样一个崩灭之地,只见有一座山峰屹立在那里,那怕大地崩灭,天宇粉碎,但这座山峰依然是屹立在那里,不受丝毫的影响,似乎那怕万世过去,它都依然屹立在那里,亘古不灭一般。

  在这座山峰之上,有着一座古殿,这座古殿似乎由青铜铸造一样,古朴凝练,这样的一座古殿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整座古殿已经生起了一层厚厚的铜锈。

  李七夜目光锁住了这座古殿,露出了淡淡笑容,然后举步而行,虚空蹈步,踏上了这座山峰,走入了这座古殿。

  当一踏入这座古殿的时候,顿时让人感受到了一股寒意,这股寒意并非是扑面而来的寒意,这股寒意乃是生于心中,一旦踏入古殿,虽然没有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但却让人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这个时候,人的本能让人心生惧意,顿时让人知道前面有危险,而且是十分恐怖的凶险。

  但李七夜依然无动于衷,缓缓地走入了这座古殿之中。

  这座古殿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但是,当你走入古殿之中的时候,一下子会发现这座古殿十分的空旷,宛如这里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好像是让人站在一个黑暗的星空之下一样。

  走入如此空旷的古殿之中,李七夜没走多远,只见前面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十分圣洁,宛如驱逐着这个世界的黑暗一样。

  李七夜走近一看,只见那是一件长袍,这件长袍灰白色,从长袍的大小来看,它的主人生前应该很高大。

  此时长袍并非是落在地上,好像有一个人穿着这样的长袍跌坐在地上一样,但是长袍之内却空空无人,并没有人或者骸骨跌坐在那里,长袍却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似乎有着一股意志永久无法消散一样。

  这样的一件长袍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虽然这光芒很微弱,但是圣洁无上,似乎它可以驱散一切黑暗,让任何凶物恶魔都无法靠近一样。

  “圣衣——”李七夜看到这件长袍留在了这里,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的长袍了。

  当年帝殒就是圣衣始祖叫地主的时候叫出来的一块凶地,圣衣始祖在这片凶地之中爆发了一场惊世无匹的大战,这是一场始祖级虽的大战。

  但是,最终大家都没有看到圣衣始祖活着离开这里,试想一下,强大如圣衣始祖这样的存在,最终都殒落于此,可想而知帝殒中的凶物是多么的恐怖了。

  看着这样的一幕,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一尊始祖都在此饮恨,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咚、咚、咚”就在李七夜打量着这件圣衣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并不响亮的脚步声。

  但是,当这脚步声传来的时候,顿时让人眼瞳收缩,任何人在这一刻都感觉自己全身的寒毛如同炸开一样。

  李七夜霍然转过身来,在这刹那之中有一个阴影出现在了这空旷的大殿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阴影出现的刹那之间,天宇中的星辰一颗颗炸开,天地万物瞬间毁灭。

  在这刹那之间,莫说是真神,就算是不朽,在这么恐怖的气息之下都瞬间被镇压了。

  这个阴影不算巨大,但当它出现在这空旷的大殿之中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无比渺小,就算是真帝在这里,都显得渺小,似乎这样的一个阴影瞬间就可以镇杀一尊真帝一样。

  阴影气息瞬间毁天灭地,它还未出手,就可以镇杀不朽了,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阴影出现在空旷的大殿之时,金钱落地摇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