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72章一战人胆颤

  沐少晨逃得很快,他不是说飞驰而去的那种逃跑,而是从一个坐标跳跃到另外一个坐标的逃跑,这就意味着在一开始的时候沐少晨已经准备了退路了。

  他一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在兵败的时刻可以从容逃走,保自己一条性命,不得不承认,沐少晨还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算无遗策。

  可惜,他偏偏遇到了李七夜这样的存在,那怕他再算无遗策,那也是无济于事。

  极炽的炎剑只是遥遥一点而已,瞬间融化了虚空,洞穿了空间,这一剑并没有跨越虚空斩杀向沐少晨,只是那么一缕的炽热穿透了虚空。

  这就好像一点点的铁水滴落到了积雪上一样,一下子把积雪给融穿,再厚的积雪也挡不住这溅落的一小滴的铁水。

  虽然在这刹那之间沐少晨已经跳跃了一个又一个的坐标了,跨越了空间,但是那么一点的炽热瞬间融穿了空间,瞬间洞穿了千万里的距离。

  那么一点的极炽就像一点点的星火溅向了沐少晨一样,沐少晨也顿时感受到了危险了,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把那颗宝珠祭出,轰出了那么一点的极炽,但是此时这颗半重器的宝珠沐少晨已经发挥不出它强大无匹的威力了。

  “砰”的一声巨响,那么一点的极炽撞击在了这颗宝珠之上,那怕这是半重器,但无法发挥它最强大的力量之时,那么它的威力也是有限的,在这样“砰”的一声巨响之下,这颗宝珠一下子被炸飞了。

  极炽就像是一滴铁水一样溅到沐少晨的身上,此时沐少晨把自己的速极提到了最极限也无济于事,依然逃脱不了这么一点的极炽。

  “啊”凄厉的惨叫之声响彻了天地,当极炽溅落在沐少晨的身上之时,沐少晨一声惨叫,“滋”的一声响起,在如此极炽之下沐少晨整个人被焚化成了蒸汽,一下子蒸发了,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在沐少晨的身体彻底蒸发的那么一瞬间,只见有一缕极为微弱的光芒瞬间飞逝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茫茫的天宇。

  看到这样微弱的光芒瞬间飞逝而去,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有点意思。”也没有去追逐。

  看着沐少晨整个人瞬间被焚化成蒸汽的时候,整个天地就一下子寂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

  虽然微风依然在轻轻地吹拂着,大地山河依然还在,但在这一刻整个金钱落地的气氛都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整个金钱落地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在这个时候整个金钱落地寂静到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在此之前,沐少晨是何等的显赫,沐家的传人,拥有着无数的宝物,背后更是有庞然大物撑腰,更重要的是他有着绝世无双的天赋,不知道有多少道统有求于他。

  可以来到万统界之后,沐少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要说是登天真神,就算是不朽真神都愿意出来为他站台,为他撑腰。

  一时之间,沐少晨的风头之健是无人能匹,更是不知道让多少人谈之色变,谁人敢不尊他一声“沐少主”?

  但,今天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一出手,一切都烟消云散,什么沐家,什么沐少晨,什么登高一呼万统景从,什么绝世天才,什么无敌手段!

  当这一切遇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之时,一切都灰飞烟灭,一切都那么不足为道。

  就算是云渡鹰神这样的存在了,一尊不朽,最后那也是灰飞烟灭而已,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一下子被蒸化掉了,好像从来都没有在世间出现过一样。

  这可是一尊不朽呀,曾经横扫整个万统界,曾经是所向无敌,就算是无法与万统界第一强者的龙象武神相比,但,放眼整个万统界,又有几人能敌呢?

  但,当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出手的时候,一切都只不过是浮云而已,一切都灰飞烟灭,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切都不复存在!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特别是那些本来站在沐少晨这一边的道统强者、老祖,一下子脸色煞白,甚至有人直接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是冷汗涔涔,连说话的胆气都没有了。

  “沐少晨终于被干掉了,我都说嘛,看他能威风到几时。”许久之后,有年轻的天才不由为之兴奋。

  “就是嘛,哼,姓沐的也太视我们万统界无人了吧,这一下让他见识到了我们万统界的无敌了吧,叫他嚣张,现在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特别是那些云渡公主她们的爱慕者,他们见到沐少晨被杀,他们比任何人都要开心了。

  沐少晨一死,他们就少了一个最强大的情敌了,未来他们就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了。

  “这才是我们万统界最了不起的天才,最无敌的存在,什么三公子,什么刀剑双绝,与李七夜相比起来,不值得一提。”也有一些人以李七夜为傲,骄傲地说道:“未来就算面对帝统仙、仙统界的天才,我们万统界的李七夜也一样能把他们碾压!哼,未来李七夜就像会高阳一样惊才绝艳,那怕同一个时代有其他始祖,他也一样镇压之!”

  “比肩高阳呀,看来李七夜的确是有这个机会呀。”连一些道统的老祖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始祖高阳,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称呼,一般祖始,大家都会尊称为某某始祖,但,高阳,他就叫高阳,有人对他尊称的话就尊称一声始祖高阳,而不像其他始祖那样被人尊称为某某始祖。

  始祖高阳,曾是一个极为惊艳无双的始祖,一般而言,一个时代很少说出两个始祖的,甚至有些时代连一个始祖都没有。

  像始祖高阳这样的一个时代,就不仅仅只有他一个始祖了,云渡道统的云渡始祖,就是与始祖高阳同一个时代的始祖。

  但,同样是始祖,传言说云渡始祖在那个时代直接被高阳镇压了,不是云渡始祖不够强大,只能说是高阳太过于惊艳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始祖高阳被后世认为最为惊艳的始祖之一。

  现在有人把李七夜比肩为始祖高阳,这可想而知在此时此刻万统界有多少人是看好李七夜的了。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多少人把李七夜视为万统界的骄傲。

  “哼,帝统界有什么了不起的,像姓沐的,无非是就是仗着他们沐家强大呗,如果他真的是那么了不起,早就成为真帝了,还不是一个准帝这样的存在而已。跟我们万统界的第一天才李七夜比起来,姓沐的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的修士开始崇拜起李七夜来了。

  特别是那些把沐少晨视为情敌的年轻一辈天才,见现在李七夜斩杀了沐少晨,为自己出了一口凶气,此时他们一下子就拥趸李七夜了。

  这也不怪万统界的修士如此的势利,在修士的世界一直以来就是弱内强食,尊崇强者,只要你足够强大,那怕你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也一样有人崇拜你。

  “第一天才?”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第一天才,这样的称号实在是太俗了,我更喜欢叫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这个称号很好,更彰显霸气。”李七夜这样的话立即让不少人为之喝采,一时之间不少的修士强者都成为了李七夜的拥趸,崇拜李七夜。

  对于这些事情,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他淡淡一笑,目光一扫,徐徐地说道:“还有人要讨伐我吗?趁现在我还在这里,想讨伐我那至少还有一个机会,如果我不在这里了,想讨伐我,只怕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七夜话一落下,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此时谁都不敢吭一声,就算刚才那些力挺沐少晨的道统也不敢吭一声。

  此时这些力挺沐少晨的道统不要说是不敢吭一声,此时他们早就被吓坏了,甚至有人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此时莫说让他们讨伐李七夜,李七夜不找他们算帐,那就谢天谢地了。

  “没有人要讨伐我了吗?”李七夜只是悠闲地看了一眼,随之目光落在阳明散人的身上,悠闲地说道:“阳明美人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阳明教的身上了,也有人不由苦笑了一下,只怕当世间也只有这个第一凶人才敢当着天下人的面调戏阳明散人了。

  阳明散人冷漠,徐徐地说道:“只要你修练了血噬魔功,阳明教依然有义务和责任为万统界除魔。”

  “散人遇在我身边看看,不就能知道我有没有修练魔功了。”李七夜随意一笑,调侃地说道。

  此时长生真人则抿嘴轻笑,说道:“作为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你直接把散人娶回家算了,让她呆在你身边好好的揣摩你有没有修练魔功。那我们长生谷岂不也是和阳明教成为了亲家。”

  长生真人如此大胆奔放的话也让不少人为之瞠目结舌。

  ps:请关系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不定时更新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