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51章止剑

  剑如透明,而且剑身薄到不可思议,似乎这样的一把剑薄到比任何薄膜都要薄,薄得甚至连肉眼都看不见了。

  晶剑,这不是一把剑,这只是李七夜心中的剑道而已,就像李七夜在与孤独剑神对决的时候所用的铜剑一样,这都不是一把剑,而是剑道,甚至是超越了剑道本身。

  所以,李七夜只要心中有剑,手中也便是有剑,剑,只是在一念之间。

  晶剑也好,铜剑也罢,这都是出自于《止剑》。当然,以前是没有《止剑》,《止剑》在以前是九大天书之一的《体书》。

  只不过李七夜重新翻开一页之后,从此之后,世间再也没有《体书》,只有《止剑》,当李七夜翻开了全新的一页之后,这就意味着李七夜的这本《止剑》将会包罗世间的一切剑道,甚至超越世间的一切剑道,独一无二,绝世无双。

  《止剑》,李七夜为这本天书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的意思就是“一切皆止于剑”,也就是说,一切功法都止于剑,一切事情皆止于剑,只要此剑一出,万事皆止戈。

  《止剑》虽然是一本剑道,甚至称得上是剑道起源,但,在这《止剑》之中它却没有任何剑招,任何剑道的变化,甚至可以说,它连剑道都没有。

  《止剑》在这本天书之中,有着剑道的一切,又是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在于任何人的心中,每一个人心中所想的不一样,那就意味着它就有着不一样的形态。

  比如说,现在有其他人拿到了李七夜手中的这本《止剑》,有可能是悟出绝世无双的剑法,但,也有人可能是悟出了独一无二的剑道。

  所以说,《止剑》它称得上是剑的起源,它拥有着剑的一切,却又是什么都没有,它是以怎么样的形态出现,最终还是要看参悟它的人。

  就如李七夜,在他的参悟之中,他就是手中无剑,但心中有剑,这就意味着他本身就是剑。

  而且,又如铜剑,铜剑在李七夜的手中就是一把重量无限的剑,它没有任何招式,它本是也不一把真正的剑,但当李七夜心中一念铜剑之时,他手中就有一把铜剑,而且是重量无限的一把剑,所以这样的一把剑劈下,只怕是不论是谁都承受不住这把剑的重量,因为它的重量是无法估量的,世间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去承受的。

  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不管你有多么大的力气,都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一把铜剑。

  又如此时李七夜手中的这把晶剑,这把晶剑是世间最薄最薄的一把剑,你想象它有多薄它就有多薄,薄到无形无影,所以当出剑的时候,你是无法发现这样的一把无形无影的剑。

  最为恐怖的是,这把晶剑是无比的锐利,它是世间最为锋锐的一把剑,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它锋锐了,这样的一把剑一旦在李七夜手中的时候,它可以切断世间的一切,所以如此锐利的一把晶剑,就在这刹那之间就把巨龟和巨蝎给肢解了,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

  不论是铜剑,还是晶剑,在李七夜手中都没有招式,没有变化,它甚至不是剑道,而是剑的本源,如重量,如锋利!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骸骨,李七夜只是十分平淡地看了一眼,风轻云淡。

  至于夔牛币兽,看到李七夜瞬间肢解了巨龟和巨蝎的骸骨,它一看李七夜手中那怕薄到无形无影的晶剑,它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不由立即后退了一步,如果这样的一把剑切在它的身上,也会瞬间不费吹灰之力把它肢解掉。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已,手中的晶剑也随之消失了,然后往黑漆漆的石洞走去。

  夔牛币兽看到李七夜往黑漆漆的石洞走去,它也不由犹豫了一下,蹉跎不前,它并非是怕黑漆漆的石洞前面有什么危险,而是怕走在前面的李七夜。

  “要不要一同进去?”在夔牛币兽蹉跎不前的时候,李七夜停了一下脚步,向它招了招手,说道。

  见到李七夜没有恶意,夔牛币兽立即奋兴,刨了一下蹄子,然后随后冲了过来,急忙跟在李七夜身后,进入了这个石洞,它就是要来这个地方的。

  冲到了李七夜前面之后,夔牛币兽十分亲热,用嘴巴去拱了拱李七夜,一副向李七夜亲热的模样。

  事实上,在以前夔牛币兽一直都想来这里了,只不过这个入口一直被巨龟和巨蝎这两具骸骨死死守着,它一直都进不来,现在李七夜肢解了它们,让它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能让它不高兴吗?

  “好了,算是我做一件善事。”李七夜推开了夔牛币兽,有些嫌厌。

  当然了,夔牛币兽不管这些,强大如它依然是十分兴奋,甚至是跳起了蹄子,迈着小步,紧紧地跟在了李七夜身后。

  石洞是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李七夜依然闲庭信步一样,一路往前走,而且甚至是不需要看路。

  走在这黑暗一片的石洞之中,甚至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似乎这并不是一个石洞,而是你已经踏入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在这样的空间之中,有着无数的坐标,只要你走错了一个坐标,你就会彻底的迷失在这样的黑暗之中。

  但,那怕是真的行走在这样的一个黑暗空间之中,李七夜也依然是安步当车,闲庭信步,走得很悠然,走得很自在,似乎他是来过这里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见前面闪动着亮光,在这样的黑暗中行走了太久之后,果然见到前面闪动着亮光,那绝对会忍不住兴奋的,在黑暗中见到光明,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

  就是连跟在李七夜身后的夔牛币兽都有点小小的激动,轻轻地叫了一声,因为这个地方它已经是期待了很久了,今日它终于有机会来了。

  最终,李七夜他们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光明,这一片光明乃是由一个水池所散发出来的。

  这个水池并不大,而且水池里面所盛满的那只不过是满满的一池清水而已,说来也奇怪,这一池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清水竟然会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样的光芒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好像是无价的明珠一样。

  看了看水池之中散发出柔和光芒的清水,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看来时间还没有到呀。”说着索性在水池旁坐了下来,一双脚泡在了清水之中。

  夔牛币兽也不会说话,也学着李七夜的像样,坐在水池旁,它那只脚也一样泡在了清水之中。

  夔牛币兽看着眼前的清水发呆,事实上它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因为以前它一直都进不来,所以对于这里面真正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只不过是本能让它知道这里有它的大造化而已。

  李七夜坐在池边,泡着清水,闭目养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地张开了双眼。

  “强大到了你这种地步,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从何而来,或者说,自己的种族又是从何而来。”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夔牛币兽好像听懂了李七夜的话,但又有些迷惑,它看着李七夜,一双牛铃大小的眼睛眨了一下。

  “看来,还不是真正的开智,那怕强大到这种地步,有些事情也依然是未能涉及。”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夔牛币兽只是望着李七夜,也没有说话,似乎是等待着李七夜说话一样。

  “世间,创造生命,也只有贼老天,不,准确来说,这是天地,只有天地才能创造生命。”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池的清水,徐徐地说道:“这话只能说是在放在一个真正种族的层面上而言。但,有些东西不是在这样的一个范畴之内。”

  夔牛币兽侧首想了想,想得很认真,然后又抬头看着李七夜,似乎又想明白了什么。

  “在很古老很古老的时代,曾有着这样的传说,说仙人死了,一根毛发都能化作天宇银河,一点点的皮屑都以化作无上的生灵,甚至可以说,它本身就是一个三千大世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虽然,这仅仅是一个传说,不能当真。”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那池中清水的双目变得无比深邃,徐徐地说道:“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有意思,的确,谁能创造生命呢?只不过有些生命不需要去创造,那只不过是一种衍生而已,所以这样的生命,并非是贼老天的范畴之中。”

  “世间,有些规则总是可以规避的。”李七夜凝目望着清水,徐徐地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东西总是存在着,会跳脱这天地。”

  夔牛币兽静静地听着,似乎听懂了。

  “如果你能跳脱这个天地,那么,你才是你。”最后李七夜淡淡一笑,拍了拍夔牛币兽的肩膀,说道:“否则,只是一粒尘埃而已。”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夔牛币兽沉默着,让它思考着。

  ps:昨晚,黄易大师逝世了,默哀,他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他的书给了我不少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