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32章众敌云集

  看到剑尊他们,凌夕墨脸色大变,如果李七夜在,她倒不怕,因为就算天塌下来了,都有李七夜撑着,现在李七夜却在入定悟道,这就危险了。

  此时凌夕墨并非是为自己担心,而是为李七夜担心,因为入定悟道一旦被打断了,有可能会走火入魔,严重的时候甚至有可能是身死道消。

  此时凌夕墨不由焦急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在这个时候她心里面是渴望着李七夜能早点苏醒过来,从入定之中回过神来。

  “小心了。”在这个时候,武冰凝神态也为之凝重,作好了准备,低声吩咐地说道。

  凌夕墨也紧紧地握住拳头,不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剑尊他们得逞,甚至在这个时候她已经用身体挡在李七夜的面前了,虽然说她道行浅,但她不能就如此眼睁睁地看着李七夜丧命于剑尊他们的手中。

  剑尊他们是骑着币兽而来,他们也算是对于币兽城有一定的了解,所以他们才会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只不过,他们所骑的币兽不敢进入这里,他们只好是步行来到了这里。

  这条山脉极为凶险,所以剑尊他们都小心谨慎,怕招惹上了什么强大无匹的币兽,就算见到有兽蛋,他们也不敢轻易去动手。

  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了李七夜他们三个人。

  看到李七夜盘坐在那里,剑尊双目一凝,冷冷一哼,目光一下子锁定了李七夜。

  “他就是那个姓李的晚辈吗?”在这个时候,剑尊身后走出一个老者来,他的目光也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徐徐地说道。

  这个老者背着一把巨剑,这把巨剑灰黑如铁,不知道以何神金所铸造,他身材很魁梧,配上这样的一把巨剑,显得刚劲有力。虽然他没有刻意去散发出强大无匹的真神气息,但是,他身上浮动着的神环,那就再明确不过了,他是一尊真神,而且是一尊登天真神。

  “孤独剑神——”看到这位老者,凌夕墨不由脸色煞白,控制不住,失声地叫道。

  “云添!”看到这位老者,武冰凝也是双目一凝,脸色一变,也没有想到剑冢这位重磅级的老祖亲自驾临。

  孤独剑神,云添,这是剑冢最强大的老祖,是一尊九重天的真神,比朱襄武庭的追风神妪不知道强大多少,而且孤独剑神一生苦修剑道,可以说在剑道之上有着绝无伦比的造诣,也正是因为如此,有传言说孤独剑神曾经剑道无敌,一生出剑很少超过三剑的。

  所以曾有人猜测地认为,虽然孤独剑神是一尊九重天的真神,凭着他强悍无匹的剑道,有可能可以力敌刚刚迈入不朽的存在。

  孤独剑神比较遗憾的就是未能修练有剑圣的核心功法,否则的话,他有机会继承剑圣的无上剑道。

  “我倒想看一看他的快剑。”此时孤独剑神双目璀璨,露出了夺目的光芒,跳跃着兴奋的色彩。

  孤独剑神,十分痴于剑,他最喜欢的不是挑战天下高手,而是与天下剑道强者切磋剑道。

  本来孤独剑神云添早就不过问剑冢诸事,只不过他听到剑尊传回来的音讯说李七夜的快剑无敌,这顿时让孤独剑神见猎心喜,所以特地出世,为李七夜的快剑而来。

  剑尊把孤独剑神请出来,就是为了对付李七夜的,追风神妪都失败了,所以剑尊在心里面琢磨着,除了不朽存在之外,他们剑冢也唯有孤独剑神这样的存在与李七夜一决高下了。

  剑尊也知道他这位掌门是无法请动孤独剑神这样的存在,所以特地强调李七夜的快剑无敌,剑道绝世无双,这才让孤独剑神见猎心喜,特地出世。

  当然,孤独剑神出世,并不是为剑尊这种个人恩怨而来,他就是想见识一下李七夜的无敌快剑,他就是要与李七夜在剑道上一决高下。

  “李七夜,这位乃是我们剑冢的无敌老祖,剑道无敌,今日便是要领教领教你的无敌快剑。”剑尊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他就是特地强调一下“无敌快剑”这四个字。

  但,李七夜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们公子暂时不感兴趣。”此时武冰凝一口回绝了剑尊的话,她希望借机拖延时间,也不希望让人看出来李七夜在此入定悟道。

  “哼,好大的口气。”剑尊冷冷一哼,冷森地说道:“我们剑神,乃是九重天真神……”

  “我们公子又有何惧,八重天真神,那不也是随手打发而已。”武冰凝轻轻地挥手,打断了剑尊的话。

  武冰凝如此的高傲,她就是刻意地营造出这样的气氛来,让剑尊他们误以为李七夜盘坐在那里,对于他们这样的敌人不屑一顾。

  事实上,在此之前,李七夜也差不多这样,他常常闭目养神,对于众敌不屑一顾。

  现在李七夜盘坐在那里不动,一时之间剑尊还没有想到李七夜在那里入定悟道,依然还以为李七夜高傲地坐在那里,对于所有敌人不屑一顾,毕竟,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是如此。

  武冰凝这样的话和这样的态度,这顿时让剑尊脸色十分难看,但一时之间又难于拿话来反驳,因为武冰凝说得是实情,在前不久,李七夜还在举手之间把追风神妪给镇压了。

  “哼——”就在剑尊一时之间都为之语塞的时候,一个冷哼之声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如此说来,女武神是要彻底的叛离朱襄武庭,投靠这个魔头了。”

  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群人到来,来者正是蟠龙道统的蟠龙公子,而且蟠龙公子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带着上百的老者前来,其中多数是蟠龙道统的老祖,都是真神甚至是登天真神。

  “蟠龙公子,我是不是叛离朱襄武庭,那是我们朱襄武庭的家务事。如果蟠龙公子想管别人的闲事,那先打扫打扫一下你们拜月教的陈年旧事吧,等自己的屁股干净了,再去指责别人脸上有泥巴。”武冰凝冷冷地说道,毫不客气,也毫不给面子。

  毫无疑问,武冰凝这位女武神并非是浪得虚名,一旦她强势起来,那也是十分的强势,无惧于任何人,傲视群雄。

  “你——”武冰凝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狠狠地抽蟠龙公子的耳光,也是狠狠地抽他们蟠龙道统,不,是他们拜月教的耳光,不少蟠龙道统的老祖怒视武冰凝,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们拜月教的确有着一段鸠占鹊巢的不光彩历史。

  “武姑娘,久违了。”就在蟠龙公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之时,在蟠龙公子身后走出一个老人来,这个老人一走出来,光芒泄地,光芒就像流水一样在地上流淌着。

  这个老人千手万臂,一只只手擘张开,宛如把整个天地撑破一样,他的手臂之多,远远不是蟠龙公子所能相比的。

  “天王,久违了。”对于这个老者,武冰凝依然平淡以待,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

  “万臂天王——”一听到武冰凝叫“天王”的时候,凌夕墨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人,不由失声,她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万臂天王,没错,眼前这一位老者就是蟋龙道统赫赫有名的万臂天王,也曾经是当年参加了联军攻打狂庭的老祖。

  今日他出现在这里,就是为李七夜而来的。

  当日他们联军惨败在李七夜手中,万臂天王心里面十分不甘,毕竟他始终认为,他们如此强大的联军败在李七夜手中,那是因为李七夜掌握了天时地利,如果李七夜没有掌握着狂庭道统的道源,他们联军绝对不会败得如此之惨。

  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知道李七夜出现在金钱落地之后,刚刚治疗好伤势的万臂天王,立即不远亿万里赶来,他就是想找李七夜一洗前耻。

  更何况,万臂天王认为,只要李七夜手中未掌握有道源,他就有机会打败李七夜,毕竟他这位登天真神的实力绝对是不容小觑。

  万臂天王看了一眼盘坐在那里的李七夜,然后看着武冰凝,徐徐地说道:“武姑娘,莫忘了,正邪自古以来不两立,武姑娘乃是朱襄武庭的传人,应该拥有着自己的立场。”

  “何为是正,何为是邪?”武冰凝冷淡地说道:“天王,莫忘了当日所签定的协议,既然所有道统都同意,那就意味着承认这件事情,既然所有道统都承认,那又何来邪恶魔教之言?难道天王要否定当日的签署不成?”

  “那当然不是如此。”万臂天王摇头说道:“这份协议,我并不否认。只不过,我们切莫掉以轻心,当谨慎为妙,切莫被人所迷惑,这话也适合武姑娘。”

  “天王的好意,我心领了。”武冰凝淡淡地说道:“我的选择,无需天王来操心。若是天王无他事,那就前回吧。”

  蟠龙公子他们一时之间插不上话了,因为当年武冰凝是参加过联军行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武冰凝有资格与万臂天王这样的存在平等对话,反而蟠龙公子、剑尊都没有这样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