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327章币兽城的神秘

  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坐着币兽冲入了石壁,但当冲入石壁瞬间,一切都随之消失,眼前既然有巨大无比的石壁,也没有所谓的星空,而是踏入了一片大地之上。ranwenwww.ranwen`org

  这片大地十分的广袤,一踏上这片大地的时候,顿时一股磅礴的生机扑面而来,似乎在这里充满了生命力一样,似乎这里是一片浩瀚的原始莽野,从来没有被人涉足过一样,在这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绿意。

  “好奇怪。”当骑着币兽踏上了这片大地的时候,武冰凝不由说道:“好奇怪的气息。”

  “怎么奇怪了?”凌夕墨没感觉到什么奇怪,毕竟她道行远远无法与武冰凝相比,她没感受出什么奇怪,她只感受到了那投面而来的磅礴生机和滔滔不绝的绿意。

  “一股腐气。”武冰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就好像是一株气机勃勃的莲花一样,但它的泥土之下却是埋着一具尸体。只能说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这里的气息给人充满了生机,甚至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活力,但在这活力底下,有一股怎么都无法遮掩的腐气。”

  “有吗?”凌夕墨她都不由向四周嗅了嗅,她就闻不出来了,也感觉不出来,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道行太浅了,感觉不出来。”

  “有这种感觉就对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由你所说的那样,在这磅礴的生机之下,怎么样都无时遮掩那股腐气。”

  “这,这里真的是死了人吗?”凌夕墨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由问道。

  “不一定是死了人,当然,也肯定是死了人了。”李七夜笑着说道:“而且死了很多很多,只怕多到数不过来。”

  “死了很多人吗?”凌夕墨不由被这样的话吓得一大跳。

  “也有币兽。”李七夜看着远处,淡淡地说道:“而且死了很多很多,无数的生命葬身在了这里。”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地方?”武冰凝不知道比凌夕墨强大了多少了,凌夕墨是感受不出来,但她却能感受出这片大地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这种感觉她也说不清楚而已,她也不知道这种不一样的感觉,在背后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

  “有死亡,才有新生。”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新生,是建在死亡之上。对于你来说,是一种死亡,但对于某种生灵来说,那只不过是新生而已。你的尸体,或者说是无数生灵的死亡,那只不过是某种新生的肥料而已,只不过是一种营份而已。”

  听到这样的话,凌夕墨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有着一种不好的预兆。

  “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武冰凝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

  “赎地,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一片天地,多么神奇,在这里多少的规则,难道它是天生的不成?难道说,这里的一切规则,都是浑然天成吗?不论是叫地主,还是迷仙殿,又或者这样的币兽城,难道这是先天形成的吗?”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武冰凝和凌夕墨她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谈到金钱落地,很多人都想着宝物,或者机缘什么的,这背后的东西,真的没有多少人去深究过,没有多少人去探讨过,似乎所有人都习惯了金钱落地这种存在方式了,似乎它就是这样的。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这让武冰凝和凌夕墨都呆了一下,答案是呼之欲出的,其他地方不说,像迷仙殿,这可能是先天形成的吗?这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只怕是后天有人筑建的。

  如果真的是后天有人筑建的,那问题就来了,究竟是谁筑建了迷仙殿?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吗?那么多的真币在金钱落地中消费掉,每次所融化掉的真币,那是无法想象的,那么,这些真币究竟去了哪里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话再次让凌夕墨和武冰凝两个人呆了一下,她们还真的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那么多的真币消失在金钱落地,那么这些真币究竟是哪里去了呢?一时之间武冰凝和凌夕墨都回答不上来,她们也不知道答案。

  “那究竟去了哪里呢?”武冰凝都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七夜含笑,望着远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风轻云淡地说道:“去了它该去的地方,毕竟有些生命,以你的想象中不一样,不一样的生命方式。”

  武冰凝不明白,凌夕墨更加不明白,但李七夜不愿意多说,她们也不再多问。

  “我们去哪里呢?”回过神来之后,武冰凝不由问道。

  “它会带我们想要去的地方,币兽越强大,就能走得越远,机会也就越大。”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币兽,说道。

  这头独脚币兽没有任何声音,它一路前行,看起来并不快,一步一步走而已,但速度吓人,一步千里,眨眼万里,瞬间跨越天地。

  似乎这头独脚币兽也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所以它朝着一个方向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丝毫的怠慢。

  因为这头币兽的速度太快了,就算在此之前有其他币兽先进入了这片大地了,但在眨眼之间也把它们全部远远甩在身后了。

  更何况,这片大地十分的广袤,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辽阔,所以无数的币兽踏上了这片土地之后,它们并不是朝一个方向而去的,每一个币兽所冲向的方向不一样,所以一时之间无数的币兽向四面八方散去。

  而且似乎每一个币兽都有自己的特定目标一样,当它们一踏上这片大地的时候,它们会毫不犹豫地朝一个方向狂奔而去,似乎它们已经知道自己要往哪一个方向而去,根本不需要去犹豫,不需要去选择。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骑在币兽背上的修士也只能是跟着这些币兽奔跑,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这将会到哪里去。

  “天知道呢。”就算是道统的老祖也说不清楚了,他们只能是跟着币兽一路狂奔了,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地的目标,他们也不知道哪里有宝物,也不知道哪里有所谓的道骨,或者兽泉。

  “这里就是币兽城吗?”有人看着眼前这片广袤无比的大地,这跟他们想象中的币兽城完全不样,他们还以为自己会进入一个巨大无比的城池。

  “算了,我们这里下车吧,不,我们在这里下兽吧。”有强者连同几个同伴纷纷从币兽的背上跳了下来。

  至于币兽,根本就不理他们,那怕这些修士都纷纷从背上跳上来了,它们也一路狂奔,继续前行。

  “我们在这附近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兽蛋、道骨之类的好东西。”跳下币兽的修士不由说道。

  “轰”的一声响起,然而,这些修士还没有找到什么兽蛋、道骨之类的好东西,突然,他们脚下的泥土一下子翻卷,地面一下子裂开了。

  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只见大地之下爬起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骨架,这个巨大无比的骨架看起来生前像一头巨虎一样的凶兽,也没有人知道它生前是怎么样的,只能说这巨大的骨架像是一头猛虎。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见骨架从地下爬了起来,好像是复活了一样,把这些修士强者都吓得一大跳了。

  “吼”这巨大的骨架竟然会发出了一声如同虎吼一样的咆哮声,张开大嘴,白森森的牙齿向这些修士咬去。

  “啊”的惨叫声响起,在这些修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们全部都被巨大的骨架咬碎了身体,听到“喀嚓、喀嚓”的咀嚼之声不绝于耳,这些修士全部被咬得粉碎。

  鲜血缓缓地沿着整个骨架流淌,慢慢地染红了骨架的每一根骨头,当骨架被鲜血染红了之后,巨大的骨架似乎好像恢复了不少生机,不对,应该说是它身上的死气更加浓郁了。

  这就好像是吃了什么大补之物一样,一下子让这骨架变得有更多的活力了。

  “吼”只听到这巨大的骨架大吼一声,然后“砰、砰、砰”迈开大腿奔跑,竟然会追捕那些骑着币兽的修士。

  “喀嚓、喀嚓”一阵阵骨碎之声响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巨大的骨架竟然一口气吞食掉了好几头币兽,包括了币兽背上的修士。

  “我的妈呀”看到骨架都会复活吃人,这把不少修士强者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

  “砰”的一声响起,最后有一头更加强大的币兽出现了,只见它一脚踩下,把这具巨大的骨架踩得粉碎,这才结束了这一场尺心动魄的捕猎。

  “这,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虽然这具巨大的骨架被踩得粉碎了,但依然有很多修士惊魂未定。

  他们第一次看到有骨架复活,而且还会吃人,这简直就像是诈尸,好像有亡灵埋葬在地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