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86章阳明散人与长生真人

  阳明散人看着长生真人一会儿,徐徐地说道:“万事,莫过于肯定,有朝一日,或者长生道统会毁于你的自信之中。”

  “怎么?想跟我较量较量吗?”长生真人轻笑一声,话语之间有着挑衅。

  阳明散人看了长生真人一眼,说道:“较量?又有何可较量的,难道你长生道统要与我阳明教一决高底吗?”

  长生真人和阳明散人两个人被称之为万统界的两大道人,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特别,她们既像是对手,又像是朋友,她们两个人之间虽然说是没有爆发过战争什么的,但彼此之间从来没有停止过较量。

  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较量不一定是武斗,往往她们两个人的较量是在谋略各方面之上。

  “战火纷飞,那是有多么的俗气。”长生真人轻笑一声,说道:“不如赌一下我这个徒弟呢,若是你输了,我就替我徒弟作个主,收个小妾。”

  “如果你输了呢?”阳明散人依然冷清,看着长生真人,眉目之间也是有着挑衅。

  长生真人轻笑一声,有三分的妖媚,她这番的模样,外人是看不到的,也轻挑起阳明散发那吹弹可破的下巴,轻笑地说道:“如果我输了,给你暖床又如何?”

  “你如意算盘倒打得响。”阳明散人轻轻地乜了长生真人一眼,那种傲娇的神态乃是让人一览无余。

  “那你想来个如何的赌注?”长生真人轻笑,眨了一下秀目,那个模样还真的像是一个魔女,很难与她的身份联系在一起。

  “何需要赌。”阳明散人淡雅冷清地说道:“卫道,乃是我辈责任,若是你徒弟重蹈魔教的道路,我必定第一个不会罢休。”

  “如果他真的是重蹈魔教的道路,只怕你也奈他不何,说不定你会被他抢过去做押寨夫人,当然了,首先要他看得上你才行。”长生真人笑着说道。

  “那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阳明散人秀目一冷,骄傲的模样也十分的迷人,特别是那份高冷,更是让人有征服的欲望。

  “放心,我徒弟肯定有这一份能耐。”长生真人轻笑,刁钻地笑着说道:“当然了,如果我徒弟不收你,我可以替他收下你的。”说着挑了一下了阳明散人的下巴,两个女子这番挑逗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迷人了。

  “你做梦还没醒吗?”阳明散人乜了长生真人一眼,淡淡地说道:“若真是重蹈魔教,到时候可不仅仅是我阳明教卫道,这可不是我与你过不去,而是整个万统界必行之,朱襄武庭、蟠龙道统等等所有的道统都绝对不会放手的……”

  “……到时候就算你想选,都由不得你长生道统来选,难道你长生道统想孤注一掷吗?”说到这里,阳明散人的神态已经是很郑重了,这是在警告提醒长生真人。

  长生真人伸了一个懒腰,那身材曲线实在是太迷人了,可惜没有人有那个眼福,她并不在意,说道:“阳明妹子,我并不担心他,就算他再疯狂,他也比任何人都理智,而且没有什么可以左右得了他,他一双眼睛就可以给你答案。”

  阳明散人看着长生真人那迷人无比的曲线,依然是清雅,说道:“不论你如何说,我是抱谨慎的态度,就算你再信任他,但我依然会抱于戒心。”

  “还有,你只怕比我小,莫托大。”说到这里,阳明散人乜了她一眼。

  “那只能说是你们阳明教的态度。”长生真人轻轻地耸了耸肩,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我更相信我的直觉。”

  “那你好自为之吧。”阳明散人淡雅,说道:“有些事情,到了那一步,只怕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到时候你切莫玩火自焚。”

  “这倒也是。”长生真人笑了一下,说道:“不过,如果你真的是心有警惕,你应该警惕的不是我的徒弟,而是那个姓沐的,他才是真正值得警惕的人。”

  长生真人的话顿时让阳明散人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她看着长生真人,徐徐地说道:“你是去了朱襄武庭,你发现了什么?”

  “没发现什么,朱襄武庭跟姓沐的走得太近了,但,他绝对是有所谋。”说到这里,长生真人双目一寒,她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杀意。

  很难想象,长生真人这样的人竟然会露出杀意,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么说来,驱使万寿国吞你长生谷,是有他的份了。”阳明散人也是双目一凝。

  在平日里阳明散人与长生真人两个人算是一对冤家,两个人只要在一起的时候,绝对少不了彼此的较量,有时候甚至是针锋相对,但事实上,在她们两个人之间,也只有她们彼此才了解彼此。

  “有些东西,这不是万寿国所能拥有的。”最后长生真人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是再简单不过了。

  “他是为何而来,所求是何物?沐家在上面可称得上是只手遮天。”阳明散人神态凝重起来。

  “不管他为何而来,都不简单。”长生真人说道:“不管说以什么借口从上面下来,只怕都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未来必有风暴,只怕风暴也起于他。”

  “这是帝统界的人对万统界有所垂涎吗?”阳明散人徐徐地说道。

  “只怕不是,以我之见,是个人所为。”长生真人淡淡一笑,说道:“虽然说我们万统界是不如帝统界,但不要忘记了,我们万统界也是出了众多始祖的地方,谁要真想吞了万统界,先抬头看一看天穹。”

  对于长生真人这样的话,阳明散人也是赞同,她不由轻轻地点了点头。

  “总之,以我之见,在这一件事上,总会有人玩火自焚。”长生真人徐徐地说道:“而且有可能席卷整个万统界,所以说,你如果真的有警惕,不是放在我徒弟的身上,而是姓沐的身上。”

  “说不定未来,你们阳明教也有求于我徒弟之时。”长生真人含笑地说道:“如果说,谁敢镇杀姓沐的,谁敢无忌于沐家,那只怕是唯有我徒弟了。”

  “你自信得盲目。”阳明散人骄傲地说道:“就算你未上过帝统界,也知道沐家的可怕,若是杀了姓沐的,你可以想象后果,说不定沐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下来。再说,又有几个人敢去挑衅沐家的权威,莫说是在万统界,就算是在帝统界,沐家也是威慑八方。”

  “我徒弟。”长生真人轻笑,说道:“相信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切在他眼中那只不过是浮云而已。你也看得到的,姓沐的在这万统界,谁人不忌惮三分?他为什么能横行于万统界?终究到底,那是因为沐家,帝统界的沐家。没有人敢终结他而已,但,对于我徒弟来说,沐家,那只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

  “你又在算计着,你是驱虎吞狼。”阳明散人凝视长生真人。

  “妹子,话不能说得这么难听。”长生真人娇笑,说道:“世间万物,皆是随缘。有些事情,终究有人去终结它而已。”

  “小心了,谁是下棋人,谁才是棋子,只怕不是你说了算。”阳明散人冷冷地说道。

  “不,我岂不是下棋人,我也不是棋子,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长生真人轻笑,说道:“妹子,你是太入戏了,肩旁上的担子太重了。你和我可不一样,你是要维护阳明教在万统界的地位,至于我长生谷嘛,无所谓了,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三流小门派而已,世间的权权势势,就让有心人去争吧。就像万寿国要篡位一样,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有本事,就拿去呗。”

  说到这里,长生真人显得十分的洒脱,特别是伸了伸懒洋,昂起螓首的时候,那雪白粉颈实在是太过于迷人。

  “阳明教,终是阳明教。”最后阳明散人只说了这么一句。

  这就是阳明教与长生谷不一样的地方,阳明教号称万统界前三,甚至是号称万统界第一大教,阳明散必须有着匹配它地位的实力,也必须有匹配着它地位的权威。

  而长生谷万世以来都是无为而治,大世不争,所以就算很多人说长生谷已经没落,甚至已经是衰落到三流门派,那都无所谓,因为长生谷不需要像阳明教那样悍卫它的地位。

  “不过,小心了,姓沐的真的能拿下朱襄武庭,那么他第一个想吃掉的必定是你们阳明教,只要吃掉了你们阳明教,万统界何愁不是手到擒来。”长生真人娇笑一声,说道:“就不知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若真的到了那一天,只怕你长生谷更是在劫难逃。”阳明散人清冷地说道。

  “无所谓了,如果你们阳明教都撑不住大势,我长生谷又有何力回天?”长生真人十分洒脱,娇笑,美丽得惊心动魄,娇笑地说道:“当然,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不如你随了我徒弟吧,让我徒弟入主你们阳明教,以他的霸道再配上你们阳明教的实力,区区姓沐的,算得了什么。”

  “白日做梦。”阳明散人乜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