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61章谁才是你惹不起的人

  看着李七夜往自己这边走来,伍贤毅也不由吓了一大跳,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想干什么?”伍贤毅大喝一声地说道。

  “你说呢?”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我是有一段时间没杀人了,突然有点手痒,所以想再过过手瘾。”

  “你,你可别乱来。”伍贤毅脸色发白,大喝道,毫无疑问,他也知道李七夜是比他自己强大。

  “如果我乱来呢?”李七夜笑着说道。

  “你,你要知道,我,我虽然是一个人,但我周师兄可是使徒,你,你,你敢动我,我师兄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伍贤毅声大叫一声说道。

  “使徒是什么东西?好吃吗?”李七夜不在意地说道。

  伍贤毅脸色大变,大叫地说道:“我周师兄乃是沐少主座下的使徒,得沐少主的器重,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沐少主的人,如果你杀了我,就是与沐少主誓不两立。沐少主的恐怖,只怕不需要我去多言,你,你应该清楚的!”

  伍贤毅终于搬出了他背后的靠山了,在这个时候他也被吓怕了,不得不搬出自己背后靠山的名号来吓李七夜。

  当伍贤毅搬出了他背后的靠山的时候,老一辈强者都脸色一变,世家的老祖,大教的掌门,都一下子神态凝重起来,就算是丹王风笑尘也是神态凝重起来。

  特别是伍贤毅报出“沐少主”这样的一个名号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凛了一下,反而不少年轻人倒不知道“沐少主”的名号,很多年轻一辈只知道伍贤毅跟着他师兄周志坤找到了不得的靠山了,抱上了大腿了,连很多大教疆国都要卖给他三分情面了。

  “沐少主是何方神圣呀?”有晚辈忍不住低声地询问自己的长辈。

  “嘘——”有长辈立即让自己的晚辈止声,低声地说道:“说不得,不可提起,这是一个不可多谈的人物。”

  “沐少主,没听过?姓沐的算什么东西?”李七夜轻描淡写,笑着说道。

  “你,你,你死定了!”这一下伍贤毅脸色大变,大叫地说道:“你,你敢如此的亵渎沐少主,罪该万死,不可饶恕,此话传到沐少主耳中,只怕是灭九族……”

  这一下伍贤毅不止是被李七夜吓怕了,同时他也被李七夜的话吓怕了,因为如此亵渎沐少主,这话传到他的耳中,只怕沐少主也会为之震怒,一旦沐少主震怒,后果不堪想象。

  但伍贤毅话还没有落下,李七夜身影一闪,伍贤毅的脖子一下子被李七夜卡住了,整个人都被李七夜吊了起来。

  “亵渎?”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什么叫亵渎?九天十地的众神,敢对我不敬,那就是亵渎!一只蝼蚁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提亵渎两个字?什么沐少主的,在我面前连跪舔我的鞋底的资格都没有,莫说亵渎两个字。”

  “你,你,你们快拦住他这个疯子,不然的话,到时候只怕你们整个长生道统都会遭殃,沐少主的可怕,你们应该知道的,一旦沐少主震怒,只怕长生道统都会灰飞烟灭。”面对李七夜恶魔般的笑容,伍贤毅被吓得屁滚尿流,吓得魂都飞起来。

  听到伍贤毅这样的话,不少世家的长老、大教的掌门都为之脸色一变,这样的事情也不无可能。

  “公子,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些事也没有必要赶尽杀绝。”有一位世家的元老咳嗽了一声,有意劝阻李七夜说道。

  “是呀,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沐少主乃是从上边来的人,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一位世家的老祖也开口劝说道。

  反而在场中最位高权重的丹王风笑尘却不开口了,他明白李七夜的个性,连面向整个万统界宣战他都无所忌惮的人,凭区区一个沐少主是吓不了他的。

  “你,你听到了吧,如果你真的为长生道统着想,就立即放了我,我还能在沐少主面前美言一两句,不止是能保长生道统,甚至对于你来说都是有天大的好处,说不定能登临上面,说不定未来你想上去,有沐少主撑着你,你就可以横行八方。”伍贤毅立即大声地说道。

  伍贤毅不止是威胁李七夜,也算是利诱李七夜。

  “哦,这么说来,这位沐少主本事很大了。”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了。

  当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李七夜这是服软了,有一些世家的元老都不由为之松了一口中气,都觉得李七夜服软是一件好事情。

  但在场的穆雅兰和秦芍药她们两个人立即知道大事不妙了,当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之时,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就意味着有人要死亡了。

  “那当然了。”伍贤毅还不知道死到临头,大声地说道:“沐少主乃是天神降临,是无上神胄之家出身,更是上天的宠儿,举世之间无人与之匹敌者。上界的沐家,更是权倾万世,始祖、真帝辈出,席卷横扫三仙界……”

  “喀嚓——”的一声响起,伍贤毅那吹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七夜一下子扭断了脖子。

  “你,你真敢杀我——”脖子被扭断,伍贤毅还有一口气在,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

  “有何不敢杀?”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上天都有儿子的话,我也照杀不误,何况是一只蝼蚁。”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话一落下,伍贤毅整个人化作了血雾,连碎肉骨渣都没有剩下。

  “可惜,未能让你给那个什么的沐少主捎一个口信。”李七夜拍了拍手,风轻云淡地说道:“应该让你转告一下他,以后遇到我了,世界有多远,就给我躲多远,否则我会摘下他的头颅挂在天上。”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变得寂静无比,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这话简直就是向沐少主宣战呀。

  在万统界,谁人不给沐少主情面,不要说是大教疆国,就是一个道统都必须给沐少主情面,因为沐少主的来历太吓人了。

  “公子,听说沐少主乃是从帝统界下来的,他,他上面资厉吓人无比,有无敌的人罩着,听说随随便便都能灭一个道统。”有一位世家的老祖忍不住轻声提醒李七夜说道。

  “那多好的事情呀。”李七夜笑着说道:“老是杀一二个小辈,那多没有意思,说不定别人会笑我以强欺弱。来个什么沐少主,来个什么神胄之家,来个什么无敌真帝、始祖的,那才有意思嘛……”

  “……斩了一个沐少主,那太掉档次了,灭个什么神胄之家,屠杀一百八十个真帝,那才比较过瘾,不然的话,三仙界有谁知道我第一凶人的威名呢?”

  李七夜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却让人听得心惊肉跳,大家都为之咋舌,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真的是狂妄无知,还真的是有那个本事,但多数人心里面都觉得李七夜口气太大了,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好了,现在还有哪一位对于我有意见的呢?哪一位朋友对于我上第一柱香持反对态度的呢?如果是有,可以站出来说说。”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好的优点,最大的优点就是从谏如流。欢迎大家来提意见,欢迎大家来反对我。”

  大家一时之间都面面相觑了,现在谁还敢站出来反对他?张岩、胡青牛、黄权威、伍贤毅他们的下场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张岩和胡青牛算是比较幸运的了,没有像黄权威、伍贤毅那样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大师兄,请点香。”此时没有人敢吭声,长生谷的弟子立即为李七夜引路。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拾阶而上,自在悠然,根本就不像是刚刚了两个人一样,穆雅兰和秦芍药跟随于身后。

  没走几步,李七夜回过头来,看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风轻云淡地笑着说道:“说句粗俗鄙陋的话,现在跪舔长生谷还来得及,等我横扫九天十地的时候,到时候想跪舔都轮不到你们了。”话一落下,拾阶而上,走入了草庐。

  大家看着李七夜走入了草庐了,一时之间都沉默着,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这一刻不少人心里面都为之动摇起来。

  万寿国如日中天,气焰滔滔,武力之强,似乎已经凌驾在了长生谷之上,甚至有横扫整个长生道统之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让很多人犹豫,再加上长生谷的低调,让大家心里面都动摇,或许长生谷真的是没落衰弱了。

  但,现在作为长生谷首席大弟子的李七夜横空出世,霸道凶猛,这似乎一下子荡扫了笼罩在长生谷上空的阴霾,似乎在这刹那之间让不少人在心里面对长生谷又看到了希望。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了,或许万寿国并不一定如想象中那么强大,而长生谷也不一定如外界所猜测的那么的衰弱。

  “铛、铛、铛”一阵阵钟声响起,悠远而哄亮,当李七夜点燃了第一支香之后,钟声传遍了整个药庐,这昭示着长生道统的祭祀大典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