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58章跪伏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丹王风笑尘深深地一鞠身,再拜,说道:“公子高远,他日我辈必烛照在公子的神辉之下。www.ranwen`net”

  看到丹王风笑尘如此的恭敬,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毕竟风笑尘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而已,坦然地受了丹笑尘的大礼。

  “蠢物”风笑尘冷冷地斥喝一声,冷声说道:“宗门大事,焉可草率。百丹门乃是长生道统的传承,出于长生谷,承蒙大恩,长生谷所指,便是百丹门所向!”

  被自己老祖宗一声斥喝,张岩不由全身颤抖了一下,低着头,一声不敢吭,心里面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

  丹王风笑尘那可是百丹门地位最高的老祖,一言九鼎,他虽然是百丹门的少门主,但若是风笑尘一句话,便可以废掉他的位置。

  “百丹门门主,见过大师兄。”此时百丹门主忙是伏拜于李七夜面前,以大师兄称之,他恭敬不失忠诚,说道:“百丹门乃属于长生谷,过去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百丹门对于长生谷的忠诚是永不改变。长生谷的意志,便是百丹门的所向。只要长生谷有需要,大师兄只需一声令下,百丹门上下便赴汤蹈火!”

  百丹门主此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这不仅仅是百丹门主是向李七夜效忠,也是百丹门在向长生谷效忠,丹王风笑尘的话都已经决定了百丹门的去向了,现在百丹门主这一席话,无疑是把百丹门与长生谷绑在一起,站在长生谷的阵营之中,要与长生谷共同进退。

  百丹门主这席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为之一凛,很多人心里面一下子明悟,站队的时候来了。

  大家都一下子联想到了在前不久长生道统的不少门派纷纷向万寿国示好,甚至与万寿国同站在了一个阵线上,现在百丹门站出来向长生谷效忠,这可以说是长生道统内第一个如此强大的门派向长生谷效忠的。

  在这样的时刻,百丹门同长生谷效忠,毫无疑问是显得弥足而珍贵,特别是百丹门如此强大的门派,就算是百丹门不如万寿国那么强大,但在长生道统的诸多门派宗门之中也是实力名列前矛的门派传承。

  现在百丹门效忠,宛如当头棒喝一样,让一些老一辈的强者一下子清醒过来。

  因为当下万寿国如日中天,气焰不可一世,再加上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那么多的门派传承站在了万寿国这一边,这更是让万寿国声势浩瀚。

  相反长生谷是悄然无声,更给人一种没落的感觉,就像是日薄西山一样,这使得大家都觉得只怕这一次长生道统真的要变天了。

  现在百丹门立场坚定,坚决向长生谷效忠,这一刻让一些见识过人的老一辈强者意识到长生谷可是掌执了这个道统无数岁月,从长生道统建立到现在,一直都是由长生谷掌权,那怕长生谷低调到让人都快忽略了,但似乎没有任何人、任何传承能撼动长生谷的权柄。

  所以,就在这刹那之间,让一些老一辈的强者意识到,长生谷一直都没有衰落,只不过它一直都是如此而已,让人产生了错觉。

  “智者远谋,这是好事。”李七夜点头说道:“起来吧,免赦你们百丹门。”

  百丹门主可以与长生真人同辈,那怕长生真人的地位比百丹门主高,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第三代大弟子,竟然在百丹门主面前如此的高高在上,甚至可以说是至高无上,这简直就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但百丹门主却不敢有丝毫的轻慢,那怕李七夜辈份比他低,他都依然恭恭敬敬。

  连丹王风笑尘都在李七夜面前如此恭敬,而百丹门主比起老祖宗一不知道矮多少辈呢,他能敢有丝毫不恭敬吗?

  “小程,你教出来的弟子,就由你负责,让他去领罪,若是公子不饶恕,那就降罪。”丹王风笑尘徐徐吩咐地说道。

  这话一出,百丹门主心里面一寒,他们老祖宗见过的风浪可多了,真帝都是他座上之宾,莫说是一般真神,就是登天真神,与他老祖宗也只不过是同起同坐而已。

  连他们的老祖宗都如此的看重李七夜,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毫无疑问,若是一旦降罪下只怕他这个门主之位都不能自保。

  “岩儿,自己惹出来的祸,自己去承担吧,你擅作主张,逆宗门大纲,实属大罪。速速向大师兄请罪,若是大师兄与长生谷饶恕你,那便回去重罚。若是大师兄和长生谷不恕罪,你便自行了断。”百丹门主最后吩咐说道。

  对于百丹门主而言,他也想保自己的徒弟,皆竟这是由他亲手教出来的徒弟,可以说是情同父子。但,张岩所犯的大罪,连他这个门主都保不了。

  百丹门是否效忠长生谷,这是关系到百丹门的存亡,这样天大的决策不是张岩这样的一个少门主所能决定的,他一个少门主也没有那个权力决定着百丹门的命运。

  但是,张岩却偏偏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那简直就是反了长生谷,这是要置百丹门万劫不复的地步。

  张岩顿时脸色煞白,一下子双腿发软,他与李七夜结怨,又再次与李七夜为敌,李七夜绝对是不会放过他的,一旦他向李七夜请罪,只怕李七夜必会要他的性命。

  但是,此时张岩没得选择,若是此时他反抗师门,莫说李七夜不会放过他,就是他师父的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他大逆不道的话,首先连累的就是他的师父。

  张岩煞白着脸,双腿发软,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嗵”的一声跪倒在李七夜面前,颤声地说道:“大,大师兄,是,是,我的无知,不该渎亵长生谷,我愿意伏罪,接受长生谷的惩罚。”

  此时张岩已经没得选择了,他明白自己的命运的,纷纷闭上了眼睛,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受死了。

  那怕是受死,张岩也不能连累对他情是慈父的师父,也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连累自己的亲友,所以他必须去承担自己的过错。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望着李七夜,看着跪在那里的张岩。

  毫无疑问,大家都知道,此时是李七夜扬威的最好时机,若是斩了张岩,这也是树立他的树威。

  “看在你年少无知的份上,念在丹王的面子上,今日我饶你不死,回去面壁思过吧。”李七夜看了张岩一眼,平淡地说道。

  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张岩的命,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就算没有丹王风笑尘出面,他也如碾死一只蚁蝼。

  李七夜话一落下,张岩整个人如同电殛一样,他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自己再三与李七夜结怨为敌,李七夜必定取自己性命,但是,现在李七夜却是饶恕了他,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多谢大师兄赦免,我定必肝胆涂地为长生谷效力。”张岩回过神来,一次又一次地向李七夜磕头,感激万分。

  最终张岩退回了百丹门主的身后,垂手而立。

  “你还有什么意见呢?”当张岩退下之后,李七夜看着挡在前面的胡青牛。

  瞬间,所有人都望向胡青牛,在现场中年轻一辈无疑是长生三杰最有号召力了,张岩已经是伏罪了,大家都觉得这一下胡青牛也是该服软的时候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胡青牛也不由后退了一步,脸色不好看,但他一咬牙,依然上前一步,一挺胸膛。

  “我的态度,不代表我的宗门。”胡青牛一挺胸膛,依然倔强,说道:“但我的态度依然不会变,长生谷代表着我们长生道统,烧第一柱香,便执我们长生道统牛耳。这必须让人信服,既然你要代表长生道统,那就必须拿出本事来……”

  “……我们长生道统以丹、药、医称着于世,所以,我今日以医道挑战你。如果我输了,我任由你发落,如果你输了,至少在我心目中,你是没有资格代表着长生谷点第一支香。”虽然说胡青牛是爱钻牛角尖,但还是很有勇气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依然不退缩,不服软。

  “比医道,何需大师兄出手,我战你足矣!”李七夜还未开口,穆雅兰冷冷地说道:“凭你也有资格挑战我们长生谷的首席大弟子?”

  被穆雅兰如此的挑衅,这顿时让胡青牛脸色涨红,撑红脸的他说不出半句话来。

  大家都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也没有人不觉得这话没有道事,穆雅兰的医道不见得比胡青牛弱,而且穆雅兰的声名比胡青牛好得太多了,如果在场的人要站队的话,肯定是更多的人站在穆雅兰这一边。

  “雅兰,就让我来吧,医道,对于我而言,小术而已,顺手为之。”李七夜看着胡青牛,风轻云淡地说道:“你想比什么?你开口吧,我随时奉陪。”

  ps:刚刚吃早餐的时候,看到旁边桌子的一个大叔在看网文,一开始没留意,吃完之后,瞄了一眼,“李七夜”三个字跃然于纸上,原来看得是《帝霸》,再瞄了一眼,竟然看的是盗版。其实我很想对这位大叔说,大叔,请到支持萧生,请订阅《帝霸》,毕竟,作为李七夜这种装逼之帝的读者,应该有点逼格是吧,订阅一章,也就几毛钱。

  萧生也希望越来越多的读者能到来支持《帝霸》,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