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54章滚吧

  此时大家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李七夜一手是青浩神珠、一手是神品药木,不论是哪一件东西,都是无价之宝,让人垂涎三尺的东西。

  如此珍贵无比的宝物,对于多少人来说那是一辈子都难于求得的事情,然而李七夜却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宝物就好像是俯拾皆是一样,这实在是让人嫉妒无比。

  “丫头,你救死扶伤,若有此珠在手,定能事半功倍。”李七夜笑了一下,就把青浩神珠送给了穆雅兰。

  穆雅兰拿着手中的青浩神珠,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

  “你精药理,种丹草,此物亲大地,养木草,你佩于身上再适合不过。”李七夜随手的把神品药木送给了秦芍药。

  一时之间,穆雅兰和秦芍药都呆在了那里了,那怕是她们出身于长生谷,这件宝物对于她们来说都是珍贵无比,但是李七夜就这样随手送给了她们。

  看到李七夜随手就把青浩神珠、神品药木送给了穆雅兰、秦芍药,一时之间让人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也是嫉妒羡慕恨,无法形容心里面的百般滋味。

  不要说是其他的年轻修士,就算是胡青牛、张岩他们来说,这两件宝物也是无价之宝,他们一生都不见得能得之,这样的无价之宝如果他们得到了,肯定会好好珍藏,绝对不可能拿来送人。

  就算是胡青牛、张岩想搏得美人一笑了,也不可能拿这等宝物来送人,这等宝物他们也是送不起,这样的无价之宝简直就是比他们命还要珍贵呢。

  但是,现在李七夜却随手送给了美人,而且十分的随意,就好像是送出了两件微不足道的小礼物一样,一点都不在意。

  如此大的手笔,如此奢侈的礼物,这样的男人想没有魅力都难,这样的男人想不吸引人都难。

  一时之间胡青牛他们也是羡慕嫉妒恨,他们都不由嫉妒得眼红。

  “多谢师兄。”秦芍药和穆雅兰回过神来之后,深深地向李七夜一鞠身,她们都为之感动,那怕是对于她们而言,这样的礼物也是太珍贵了。

  李七夜懒洋洋地坐在那里,轻轻啜着参茶,穆雅兰、秦芍药都在旁边侍候着,这样的享受实在是羡慕煞旁人了。

  “看来我这是不用啃泥巴了。”李七夜懒洋洋地看着胡青牛和张岩,笑着说道。

  胡青牛和张岩他们两个人顿时脸色涨红,毫无疑问,他们两个人是输了,而且是输得一塌糊涂,他们不止是输了这一场赌局,也一下子输掉了他们所有的优势,特别是在美人面前,他们输掉了不仅仅是这场赌局,李七夜这一出手,就完全镇压了他们,让他们在穆雅兰、秦芍药心目中再也难以翻身了。

  “该你们滚泥巴了吧。”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胡青牛和张岩。

  胡青牛和张岩他们两个人脸色涨红,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名列长生三杰,称得上是长生道统的风云人物,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要烂泥中打滚,这的确是有辱他们。

  但是,他们有言在先,如果耍赖的话,那就更让他们名声扫地。

  “我滚就是。”胡青牛一咬牙,虽然他是傲气十足,甚至可以说是目中无余,但他倒是挺硬气的,赌得起也输得起。

  此时胡青牛二话不说“扑嗵”一声便跳入了烂泥之中,紧接着“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胡青牛在烂泥中打滚起来,眨眼之间便成泥人。

  胡青牛平日是何等的气势凌人,他号为圣手,多少人在他面前他都是不屑一顾,多少大人物向他求医,他都是傲气十足。今天却被李七夜逼得当众在烂泥中打滚,模样狼狈无比,这以他的身份而言,这的确是一种耻辱,但是胡青牛依然是说得到做得到,那怕是耻辱,依然是一滚到底。

  “呵,呵,呵……”看着胡青牛在众人面前在烂泥中打滚,张岩一下子就心虚了,毕竟这是十分丢脸的事情。他干笑了几声,犹豫起来,对李七夜说道:“道兄,我,我,我们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比起胡青牛来,张岩就不如了,至少胡青牛这个人是说得到做得到,倔强无比。

  “滚——”李七夜理都懒得去多理,一脚就踹了过去,张岩想躲都躲不掉,被李七夜一脚踹下了船,“扑嗵”的一声,整个人都掉入了烂泥之中,扑入烂泥之中,他满头满脸都是污泥。

  “好,我,我滚——”张岩羞耻得无脸见人,只好在烂泥中滚了几下,比起胡青牛来,他就更加的取巧偷懒了,滚几下之后便躺在烂泥中装死。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说什么,只好静静地看着这样的一幕了。

  “可以了吗?”比起取巧偷懒的张岩来,胡青牛倒是说得到做得到了,他在烂泥中一次又一次打滚,不像张岩随便滚了几下就躺着装死了。

  “滚吧,不要在这里碍眼。”李七夜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哗啦”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话还没有说完,第一个跑得最快的就是张岩了,眨眼之间冲入了湖水之中,一下子水遁而去,在这个时候他都无脸见人,不敢在这里多停留半刻。

  比起仓惶而逃的张岩来,胡青牛从烂泥中站了起来,那怕此时他全身都是污泥,依然是傲气十足,依然是挺着胸膛,直视李七夜。

  “我必定会再找你切磋切磋。”胡青牛还是输得不服气,冷视李七夜,依然是无所畏惧。

  这就是胡青牛和张岩最大的区别,胡青牛这是倔强到底,就好像是一头犟牛,一头扎了进去,怎么样都拉不回头。

  “滚吧,今天没兴趣。”李七夜摆手,懒得理会。

  胡青牛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比起张岩那种无脸见人的狼狈逃遁而去,胡青牛在离开的时候都依然是昂首挺胸,比起张岩来不知道是气势强大了多少。

  “都给我滚,不要碍眼,否则我把你们全部扔入烂泥中。”李七夜轻描淡写地瞄了船上的所有年轻修士一眼。

  所有年轻修士不敢继续在这里停留,都一哄而散,急忙离开了。

  “都是一群朽木,不可雕也。”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胡青牛都比他们要有个性多了。”

  “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师兄的厉害。”秦芍药轻轻抿嘴而笑。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轻轻地啜着杯中的参茶,阳光洒在脸上,十分的享受。

  “既然找到师兄了,那就先通知大师姐一声,她都快要抓狂了。”穆雅兰说道。

  “天又没塌下来,有什么好抓狂的。”李七夜笑着说道。

  “没塌下来,也快了。”穆雅兰神态严肃,说道:“师姐不久前才接到消息,我们的祭礼大典不仅仅只有我们长生道统的大教疆国来参加,连阳明教、朱襄武庭、蟠龙道统……万统界的不少道统都将会派人来参加,听说是万寿国邀请他们来参加的。”

  “万寿国这是要让天下人见证这一场夺权政变吗?”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他们是想要当着天下万统的面让长生谷让位吗?”

  “只怕是差不多了。”穆雅兰也为之忧心,说道:“所以大师姐向老祖请示能否调动兵马,以作最坏的打算。”

  梵妙真知道长生谷派兵马来支援的可能性也不高,毕竟万寿国要夺权的话,他们一定会攻打长生谷,所以长生谷更需要兵马布置防御。也正是因为如此,梵妙真找李七夜都快要找疯了,这次祭祀大典她还有很多地方必须依仗李七夜,否则的话,凭她们只怕也无法力挽狂澜。

  ”不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李七夜笑着说道,十分随意。

  “大师姐说,若是找到师兄了,让师兄去点燃第一柱香,以告示祭祀大典即将开始。”秦芍药说道:“这次祭祀大典,到时候将会由大师兄来主持。”

  “也罢,那就动身吧。”李七夜笑着吩咐说道。

  秦芍药和穆雅兰立即吩咐启程,找到了李七夜,也算是让她们一颗高悬的芳心松了下来。

  就如秦芍药和穆雅兰所说的那样,药庐此时是热闹万分,热闹得不得了,因为不仅仅只有长生道统的大教疆国来参加这一次的祭礼大典,万统界的众多道统都派人来参加了。

  听到“辘、辘、辘”的马车声响起的时候,有人看到一辆神车驶入了药庐。

  “阳明教——”看到神车上的标志,长生道统的修士都不由大吃一惊:“阳明教也来参加祭祀大典。”

  “轰——”的一声响起,当神车刚驶入的时候,有巨兽狂奔而来,撼动天地。

  “蟠龙道统也来了。”见到巨兽狂奔,不少人大吃一惊。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朱襄武庭、伏牛道统等等诸多道统的代表都纷纷出现在了药庐之中了。

  “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看到其他道统的人都来了,真的是把长生道统的很多宗门世家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