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52章木蠹虱

  张岩和胡青牛都站出来与李七夜赌一局了,在场的其他年轻修士一时之间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其他的年轻修士都没有站出来与张岩、胡青牛站在一条阵线上。

  大家都看得出来,李七夜与穆雅兰、秦芍药关系不一般嘛,他们何必去招惹长生谷呢,长生谷怎么说也是长生道统的统治者,同时也没有必要去惹美人不高兴。

  更何况,他们与张岩、胡青牛都是情敌关系,凭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们要与胡青牛、张岩共同进退,如果张岩、胡青牛丢人现眼的话,这将会使得他们在美人心目中的地位有所降低,他们幸灾乐祸都还来不及呢,凭什么要与胡青牛、张岩他们一同进退?

  “胡兄,我们两个绰绰有余。”见其他人都不与他们站在一条线上,张岩心有不满,冷哼一声,徐徐地说道。

  “那我们就开始赌吧。”胡青牛此时双目犀利,颇有咄咄逼人的气势,说道:“如果我们输了,这些都是你的,如果你输了,那就啃泥巴!”

  此时胡青牛就是要争一口气,他就是要看到李七夜出丑的模样,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啃泥巴了,那就是该扬眉吐气的时候,也是该他在美人面前扬威的时候。

  李七夜看了一眼胡青牛他们放在桌上的赌注,他笑了一下,说道:“这点赌资也想跟我赌,都是些什么破烂,不值得一提。”

  “你——”胡青牛脸色十分难看,虽然说他的膏药和离山参不算是绝世之物,但也是十分珍贵的东西,现在李七夜竟然如此贬低,他双目一冷,冷喝道:“好大的口气,我这离山参乃是生于半月幽谷,此参受幽月笼罩,吸月光精华……”

  “一根草参而已,有什么值得吹嘘的。”李七夜打断了胡青牛的话,说道:“雅兰,我这里有根小参须,帮我泡杯参茶。”说着,李七夜随手就把一个木盒扔在桌上。

  穆雅兰打开木盒,瞬间仙气氤氲,只见木盒之中躺着一条手指大小的参根,这条参根流淌着星耀,宛如是从星辰深处采摘回来的一般。

  “辰月宝参——”一看到条参根,站在旁边的秦芍药也不由大吃一惊,说道:“传言此参只生于仙统界,无比罕见。”

  一看到木盒中的这条参根,胡青牛也一样脸色大变,不由吃惊,叫了一声:“辰月宝参!”

  作为神医的他,当然知道辰月宝参的价值了,与这辰月宝参一比,他的离山参真的是一根草参了,真的是不值得一提了。

  “辰月宝参。”一听到这个名字,一些年轻的修士也知道这种宝参的珍贵,他们都不由大吃一惊。

  此时穆雅兰已经是一杯参茶汤上,李七夜吹了吹,轻轻地啜了一口,淡淡地说道:“年份嫩了点,再老点,就更可口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无语了,一条辰月宝参的参根拿来泡茶喝,这等奢侈已经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这样的奢侈,那是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眼红,就算是他们大教的老祖,都没有如此的待遇,这实在是让人嫉妒无比。

  当然,这样的一条宝参的参根对于李七夜而言,那是根本算不了什么,当年灭了轮回荒祖,他宝库的丰厚,那是足可吓死人,区区一根辰星宝参,那可谓是不入流。

  在场的人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喝茶了,就算是胡青牛和张岩都说不上话来了。

  “还要加点赌注什么的吗?”李七夜喝着参茶,看着胡青牛他们。

  胡青牛和张岩两个人一时之间是脸色涨红,此时他们的那点赌资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因为他们比较珍贵的离山参都还不如李七夜现在喝着这么一杯茶参呢,甚至他们倾尽所有,都不见得比李七夜这么一杯参茶好到哪里去。

  一时之间,胡青牛和张岩两个人满脸通红,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就好像一个人拿出一颗宝石在别人面前炫富一样,而人家却用比他贵十倍的宝石镶在鞋上,这种被狠狠打一个耳光的滋味那是十分不好受。

  “既然都说赌了,那我也不贪图你们这点丹药,也不欺负你们,免得你们说我仗财欺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样吧,如果我输了,我就把这泥巴啃干净,如果你们输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下去滚泥巴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赌注,大家都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大家都觉得这样的赌局并不过份,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李七夜的确是没有欺负他们。

  “这的确是可以。”有年轻的修士不由嘀咕一声,那怕他们看李七夜不顺眼了,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赌局也是公平。

  “你们还敢赌吗?如果不敢赌,那就算了,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都不要留在这里碍眼。”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好像是赶苍蝇一样。

  “赌有什么不敢去赌,我输了,就下去滚泥巴!”胡青牛这个人心高气傲,但也是敢做敢为,他就是要争这么一口气,那怕是输了,他都要撑下去。

  “嗯,好胆识。”李七夜鼓掌笑着说道:“你呢?”此时看着张岩。

  “这个——”一时之间张岩犹豫不定了,比起倔强钻牛角尖的胡青牛来,他更机灵。

  在刚才参加赌局的时候,他都是有些勉强,只是硬着头皮来的,现在看到李七夜如此的底气十足,他心里面一下子动摇了,有临阵退缩的想法。

  “大不了滚泥巴,张兄,赌。”胡青牛立即拉张岩下水,怂恿鼓动他。

  虽然说滚泥巴对于张岩来说是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但是,对他而言,这实在是太损尊严了,他堂堂的百丹门传人,竟然输得滚烂泥,说出去这只怕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更重要的是,在美人面前滚泥巴的话,那以后真的让他有些难于抬起头来。

  “我,我赌一把。”最后,张岩一咬牙,也豁出去了,如果说在美人面前临阵退缩的话,只怕他也是颜脸无存,既然是如此,那何不硬撑下去,说不定还有机会赢了李七夜。

  “那我们开始吧。”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大家都望着滩涂,在水中李七夜在那里塑起了一个又一个泥洞,每一个泥洞都十分的古怪。

  大家都还以为李七夜会再次下水去挖,但他只是掏出一只金灿灿的葫芦而已,这正是一阳葫。

  “呼——”的一声响起,一阳葫打开的时候,竟然喷出了一股小小的流光,这股流光如星辰大海中的碎光一般荡漾,似乎这就是星耀流水。

  这流水瞬间分作了一股又一股,瞬间流淌入了那一个又一个的泥洞之中,眨眼之间,所有的流光全部都灌注入了其中。

  随着流光灌注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泥洞之中,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只见整个泥滩竟然是慢慢地凸了起来,这就好像是蒸笼中的馒头,那是越蒸就越大。

  看着泥滩越来越鼓,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干什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啵——”的一声响起,当泥滩鼓到一定程度之后,鼓起来的泥滩一下了炸开了,烂泥溅射,不少年轻修士都纷纷躲避,怕被烂泥溅到。

  “嗡”的一声响起,当整个泥滩炸开之后,竟然好像是一下子炸开了马蜂窝一样,烂泥之下一下子飞出了密密麻麻的小东西,扑天盖地,像虫灾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如此多的小东西一下子从烂泥滩中飞了出来,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纷纷一看,只见从烂泥滩中飞出来的一个个细小的飞虫看起来像是水虱,但全身又披着绿光,特别是它们全部都停留在水面的时候,它们身上的绿光闪烁之时,好像是一个又一个细小的绿灯一样。

  “是木蠹虱。”船上有年轻的修士立即认出这东西,他说道:“木蠹虱是最喜欢啃食阴木了,特别是由药庐所产的药木,更是它的最爱,听我师父说,如果在药庐的溪水中发现木蠹虱,这一带一定是没有药木,就算曾经是有,也早就被它们啃光了。”

  “的确是木蠹虱。”看到如此扑天盖地的木蠹虱,胡青牛不由松了一口气,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说道:“或许这里曾经是有过大块的药木,可惜现在早就不复存在了。”

  在这个时候,露出笑容的胡青牛不免有几分得色地望着李七夜。作为神医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有木蠹虱的地方必定没有沉木之类的阴木,更别说是它们最好的药木了,那怕曾经是有,只怕早就被它们啃食光了,往往很多时候木囊虱比修士更早发现药木。

  毫无疑问,如此扑天盖地的木蠹虱是在这泥滩中结巢,木蠹虱结巢的地方又怎么可能还有药木呢。

  看到如此多的木蠹虱,张岩也松了一口气,感觉是胜券在握,但他依然不放心,立即上前去看,只见被炸开的泥滩除了烂泥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说是药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