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22章火源的世界

  李七夜与武冰凝跨入了岩浆所通往的地方,只见这是一个岩浆的世界,无数的岩浆汹涌咆哮,好像是洪水巨兽一样,放眼望去,似乎这是一个岩浆的世界,这里是岩浆的海洋,广袤无比的岩浆奔涌咆哮,像是兽潮一样。

  当这奔涌的岩浆被高高掀起的时候,就好像是巨浪拍打着天空,恐怖的岩浆一旦是被抛起,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融穿了空间。

  似乎这里才是它们的世界,似乎这里才是所有岩浆的诞生之地,像火源之地的岩浆那只不过是这里的岩浆融穿了空间之后泄漏出去的。

  此时在焰火笼罩之下,那怕这里的岩浆如暴雨一般泼来,溅洒在李七夜和武冰凝的身体,都被挡在了外面,伤不了他们丝毫,似乎他们身上的焰火与岩浆是同出一源,并不会相互伤害。

  踏入了岩浆世界之后,李七夜沉喝一声,道:“去——”话一落下,他手中的量天尺瞬间飞了出去。

  “啵、啵、啵……”一阵阵滑行之声响起,只见量天尺就好像是回旋镖一样掠过了岩浆表面,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波纹,一时之间这所有的波纹在岩浆海洋之中荡漾着。

  紧接着听到了“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岩浆起伏,波涛汹涌,岩浆海面裂开了一条大缝,似乎有庞然大物要从汪洋之下升起来一样。

  “哗啦、哗啦、哗啦”的溅落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岩浆之下竟然缓缓升起了一座石桥,这座石桥乃是赤红色的岩石所成,整座石轿是浑然一体,鬼斧天工,似乎不像是人工筑建的,而是浑然天成。

  这座石桥架起之后,直通天穹,似乎是直深入了浩瀚无比的宇宙,似乎它又是通往了另外一个世界。

  “上去吧。”在这个时候量天尺已经飞回了李七夜手中,他拉着武冰凝的柔荑,一步踏上了石桥。

  武冰凝十分的柔顺,任由李七夜拉着自己的手掌,随着他跳上石桥。

  当李七夜有些粗糙的大手握着她娇嫩的手掌之时,一股安全感在她心里面蔓延,这不需要任何言语,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是那么的值得她去信任,是那么的值得她去依托。

  那怕此时他们处身于世间最凶险的地方,只要是李七夜拉着她的手掌,就是那么的安全,就是那么的值得她去依赖,那怕是天塌下来,她都不需要去担心。

  “怎么了?”就在武冰凝神游太虚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李七夜调侃的笑声,说道:“是不是需要我抱着你走呢?”

  回过神来,听到李七夜那调侃的话,顿时让武冰凝粉脸火辣辣的,特别是抬头看到李七夜那深邃睿智的双目之时,宛如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样,让人身不由已。

  武冰凝立即别过脸去,不敢去多看李七夜,又羞又气,狠狠地踩了一下李七夜的脚尖,嗔恼地说道:“美得你,别做白日梦了,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做梦吧!”

  这一般光景,让武冰凝又羞又恼,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说着不出来的甜蜜,这样的打情骂俏是让她那么的欢愉,是让她那么的快乐,把一切的烦恼都抛之脑气。

  “好了,我们走吧,还有很长的路呢。”李七夜笑了起来,也不管武冰凝同不同意,牵着她的手就继续前行。

  武冰凝又羞又甜蜜,任由李七夜牵着,平日里气势凌人的她此时十分难得地露出了小儿女的娇态,红霞爬上了脸颊,她低着螓首,柔顺地跟着李七夜。

  李七夜带着武冰凝登上石桥,石桥迤逦,通往天宇,漫长而遥远,李七夜带着武冰凝前行,看起来走得并不快,事实上是一步一天地,一步踏出,便是一方时空。

  而且李七夜每一步落足,都是十分的讲究,每一步落下的时候,都是道纹浮现,道纹在他的脚下荡漾,好像是水波荡漾一般,当这样的道纹荡漾的时候整个空间都为之波动。

  这看似李七夜带着武冰凝是行走在了石桥之上,事实上石桥那只不过是载体而已,他们每一步都是行走在空间之中,只是仅仅落足石桥而已。

  武冰凝一路无声,跟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的前行,她低着螓首,偶尔之间是抬头看了看李七夜,但又低下了螓首。

  平日里气势凌人、无所畏惧的女武神不知觉间有了小女儿的羞态,这一般的风情实在是美不可方物,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她此刻的美丽。

  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时间静静地流淌着,不知道怎么了,武冰凝突然间渴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希望这一条道路能一直通往亘古,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这一次你是运气不错,竟然是得到了寒炎花。”最后李七夜开口,笑着说道,他打破了这一份十分微妙又而有些尴尬的气氛。

  “是你那只蛤蟆带我到一个石洞中得到的。”武冰凝回过神来,说道。

  在刚才武冰凝脚下冒出的那一只花朵便是李七夜所说的“寒炎花”,此花特别的珍贵,它能喷涌出寒冷的火焰,而且能克住种种烈火,可以说是一朵奇葩。

  “那不叫蛤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它叫万炉神,举世无双,可吞世间一切火种,可食世间一切灵药,它本身就是珍贵无比的药炉,更是一味无价之药。”

  这样的话也让武冰凝愕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看起来有些丑的万炉神竟然如此的了不得,不过她一路跟着万炉神,也觉得它甚是神奇,在火源之地来去自由,无物可挡,好些地方连真神都不敢去,它却毫不在乎,再炽热的烈焰、再恐怖的岩浆,它都能履如平地。

  “这是通往什么地方?”好不容易,武冰凝回过神来,发现他们一路走下去,似乎这一座石桥是没有尽头一样。

  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远离了那个岩浆汪洋,已经通往了天宇,在这个时候他们周旁乃是日月星辰起伏,能看到一颗颗大星呼啸而去,更是能看到浩瀚无比的银河宛如银色的漩涡飞逝而去,眼前的这一幕是十分的壮观,似乎此时他们是俯视着一个大千世界一样,十分的动人心弦。

  “只取一物而已。”李七夜笑着说道:“火源之地,号称是火源,世人所见那只不过是一个表象而已,所见那也只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整个火源之大,那是越乎任何人想象的,所谓的火源之地,那只不过是一个入口而已。这就好像是火山口一样。世人所见的整个火源之地,不论是其中的火焰、还是岩浆,那只不过是整个火源所泄逸出来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后人皆以为药仙把整个火源之地从异空间拽下来,嵌镶于长生谷的道统之中,但却不知道,火源之大是超越他们想象的,甚至可以说,整个火源就宛如是一个大千世界,想要把整个火源拽入长生谷道统,只怕一个道统也难于承受。所以,当年药仙只不过是把入口拽了下来,嵌镶于长生谷道统之上,这便有了今天的火源之地。”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武冰凝也不由大吃一惊,她也不知道火源之地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辛秘,她还以为火源之地就如它传说的那样。

  过了好一会儿,武冰凝回过神来,说道:“你,你是要去取火源之地的那件至宝吗?”

  早就有传言说,火源之地藏有一件极为逆天,极为了不得的至宝,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寻找到,甚至曾有真帝去寻找,都未能寻找到。

  “是,也不是。”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此火源,有着惊天来历,它所谓的重宝,与之同为一脉,想取之,谈何容易。当年药仙也知其中的一些奥妙,他也无可奈何。”

  “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武冰凝不由瞅了李七夜一眼,如果说李七夜是狂庭道统的老祖,武冰凝在心里面不是特别的相信,因为李七夜的所知,似乎已经是跳出了狂庭道统的范畴了。

  “世间我所不知的事情,少了。”李七夜笑着说道:“就如你们朱襄武庭的武祖,曾在你们的道统种下一物,却封锁不为人知。”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这话把武冰凝吓了一大跳,在他们朱襄武庭的确是有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仅仅限于记载,后世的人知道寥寥无几,就算是她,也只是被列为传人之后才有资格去阅读道统内的一些机密古笈。

  “多读书。”李七夜笑着说道:“对于我来说,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世间没有所谓真正不透风的墙,只要你有足够渊博的学识,便能触类旁通,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也是一种推演而已。”

  武冰凝有些惊疑地看着李七夜,她不相信李七夜曾经阅读过他们朱襄武庭的古笈,因为他们朱襄武庭藏古笈之处,根本就不让外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