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212章挖冬火虫

  李七夜继续前行,他走的并不快,他越是往火源之地更深处走去的时候,他身上跳跃的火焰就越来越多,最后他整个人火焰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火人一样,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出身于火族的修士。

  李七夜行走在火源之地,途中遇到了不少的其他修士强者,有药师,有火族,也有一些逐宝夺珍之人。

  当李七夜路过一座山谷的时候,只见谷内一片草坪,整个草坪占地极广,而且在这个草坪上所生长的并非是翠绿的花草,而是如同火焰跳跃的赤草,这些赤草通体赤红,十分的细软,当一阵阵微风吹来的时候,赤草摇摆,看起来就像是野火在燃烧一样。

  此时在这山谷之中已经停留了很多人了,其中有一个少年带着一大群弟子占据了整座山谷的大部分地方。

  这个少年气势凌人,穿着一身锦衣,在这个时候他指挥着门下弟子划地为界,对于山谷中的其他人吆喝地说道:“大家不要站在线内,都给我们统统站在线外,在这线内的火鸢草都归属于我们万寿国。”

  听到这个少年的话,山谷中不少修士也都纷纷不满,不少人怒视这个少年,有人不满抗议说道:“这也未免太过份了吧,火源之地又不仅仅只属于你们,我们中也有不少是属于长生谷道统的弟子,凭什么你们万寿国如此欺人太甚。”

  “就凭我们’万寿国’三个字。”这个少年十分傲气,气势凌人,面对在场人的愤怒,毫不在乎,冷笑地说道:“就凭我们万寿国乃是这个道统最强的门派,这还不够吗?我吴炼又不是没给你们留下余地——”

  “——喏,你们看,那边不是我给你们留下的地盘吗?”说着往山谷边沿的角落一指,那只很小很小的一个草坪,这个小小草坪所生长的赤鸢草是很少,而且是东一撮西一撮的,稀稀落落。

  “这么稀稀落落的赤鸢草,冬火虫根本不可能在那里结巢嘛。”有忍不住不满地嘀咕说道。

  “嘿,没有冬火虫结巢,那是你们的事情,关本少爷什么事?”这个叫吴炼的少年气势凌人,挥手地说道:“去、去、去,都一边去,别碍着我们。”

  一时之间,大家都很愤怒,但又无可奈何,万寿国的确是长生道统中最强大的门派,实力之强,风头之健,甚至盖过了长生谷。

  而且眼前这个少年出身于万寿国的吴家,可以算得上皇亲国戚,出身尊贵,没有多少人愿意惹他。

  “不是我们的人,都给我赶到线外去,不肯走的人,都斩了。”吴炼气势汹汹,双目露出凶光,威胁那些不愿意退出线外的其他修士。

  “听到我们少主的话没有,都给我们退出去。”在这个时候,吴炼身边的弟子都纷纷赶着其他不愿意离开的修士。

  其他修士没有办法,只好纷纷退到线外,他们是为冬火虫而来的,不是为了拼命而来的,没有必要为了冬火虫而与万寿国结仇,更没有必要为了冬火虫丢失自己的性命。

  “你耳聋吗?没有听到我们少主的话吗?立即给我们滚到线外去。”此时在草坪上有一个青年忤在那里,站着不愿意离开,吴炼的门下弟子立即推搡他。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灰衣,十分的朴素,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出身于小门小派,此时被吴家的弟子推桑,他脸色通红。

  “吴,吴少主,我,我宋家也,也是万寿国的门派,我,我也是万寿国的弟子呀。”这个青年涨红了脸,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他说话有些结巴,一看便知道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你吗?”吴炼乜了这个青年一眼,说道:“你就是那个没落家族宋家的宋雨浩?”

  “对,对,对,我就是宋雨浩,我,我,我宋家祖先也曾为万寿国立下赫赫功劳。”这个叫宋雨浩的青年忙是点头,他还以为吴炼是念同疆之情。

  “那都是很久的老黄历了。”吴炼不屑地说道:“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代表着万寿国的,你们宋家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哪来资格号称自己是万寿国的,一边去。”

  被吴炼如此的鄙视,宋雨浩顿时脸色涨红,一时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我少主的话听到没有,还不快滚出去。”见宋雨浩忤在那里不走,吴家弟子立即赶人。

  宋雨浩顿时急了,忙是对吴炼说道:“吴少主,我,我,我母亲重病卧床,急需要冬火虫救命,你,你,你就让我呆在这里,给,给我一个机会,我,我只需要几条冬火虫,只要几条而已,其他的全部归少主。”

  “少我什么事!”吴炼冷冷地说道:“快滚,否则把你头颅砍下来。”

  一时之间,宋雨浩满脸通红,急得都快哭了,他都不知所措,呆呆地站在那里。

  “出去,出去,快出去。”在宋雨浩忤在那里不走的时候,吴家弟子连推带拖,把宋雨浩推到界线之外。

  见到吴炼如此霸道的做法,不少人都愤怒地看着吴炼,但吴炼却完全无所谓。

  “我,我,我,我只要几条,几条冬火虫就能给我母亲救命。”一时之间,宋雨浩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泪水都在眼眶打转。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不到伤心处,此时的宋雨浩急得都快哭出来,因为他母亲病危,极需要几条冬火虫救命。

  在场的不少修士都同情宋雨浩,但没有谁人愿意为了他一个陌生人去得罪万寿国,去得罪吴家。

  “不急,想得冬火虫也不是什么难事。”就在宋雨浩急得要哭之时,身旁响起了一个平静的声音。

  宋雨浩一看,是一个长得很平凡的青年站在自己身边,出言安慰他的正是这个青年。

  “可,可,可是,在火源之地,只有这里有赤鸢草,冬火虫只会在这里出现。”宋雨浩虽然十分感激这个青年安慰自己,但他母亲需要冬火虫救命,他心急如焚,都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当然,这个安慰宋雨浩的人正是李七夜。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往旁边一指,指着边沿那些稀稀落落的赤鸢草,笑着说道:“这里不还是有赤鸢草吗?”

  “可,可是这么一点点赤鸢草,冬火虫根本不会来。”宋雨浩无奈地说道。

  “谁说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万事都有一个例外,世间太多的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等会儿你在这里挖便是。”说着把宋雨浩拉了过来,随便用脚尖点了一下地上稀稀落落的赤鸢草。

  “这样的意外是不可能的。”见李七夜把宋雨浩拉到那稀稀落落的鸢火草之前,有人摇头说道:“冬火虫就是喜欢赤鸢草,当赤鸢草焚化之时,它们就吞噬所有的精火,在赤鸢草根下结巢。这么几根稀稀落落的赤鸢草,不可能冬火虫吸引过来。”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以为李七夜只不过是安慰宋雨浩而已。

  “我,我,我跟吴少主买几条也可以。”此时宋雨浩也觉得不可能,心急如焚,如果吴炼愿意卖几条冬火虫给他,那怕他砸锅卖铁,他也愿意。

  为了救他母亲一条命,他不惜一切代价,不论如何,他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母亲就这样死去。

  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说有,便是有,等一下你等着挖就行了。至于他们那边嘛,只怕一条冬火虫都没有。”

  “好大的口气。”这个时候吴炼一下子听到李七夜的话,转过身来,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如果你那里几根赤鸢草能吸引冬火虫,那才叫有鬼了。”

  李七夜懒得去理会吴炼,只是取出了老树,这正是那株隐于缺牙山下的老树。这老树被李七夜召出来之后,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手指弹了弹它。

  老树没有办法,只好蹲在了这几株赤鸢草之中,老树扎入了泥土之中。

  “放心吧,等一会儿赤鸢草焚化的时候,你挖这里就行了,这里的冬火虫都归你,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李七夜平淡地对宋雨浩说道。

  “痴人说梦。”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吴炼不屑地说道:“如果你那里都能挖出冬火虫来,我把这里的泥马都啃干净。”

  听到了吴炼这样的话,李七夜顿时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了,抬头看着吴炼,徐徐地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说的又怎么样?”吴炼傲然,不屑地说道:“这么几根赤鸢草,根本就不引来冬火虫,那怕有一条冬火虫,我就啃这里的泥土。如果没有一条冬火虫,你们两个就给本少爷把这里的泥巴啃干净。”

  “好,没问题。”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一时之间,在场的不少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很多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满了,因为这么一点点的赤鸢草根本就不可能引来冬火虫。

  宋雨浩一时之间都反正不过来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懵懵懂懂之时,就被李七夜这样搭上了这样的一个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