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170章烈火笼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变得寂寞,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在刹那之间就屠杀了彭家庄的几百位强者,而且这些强者都不是什么默默无名之辈。

  看着被扭断脖子的刽子手,不知道多少人感觉自己的脖子是冷嗖嗖的,特别是刚才那些说李七夜坏话的世家弟子,更是感觉自己脖子发寒,下意识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此时不要说是徐智杰、陈舒伟他们,就算是那些还没有露脸的上部、圣院老祖,都是脸色一变,因为“狂霸劲”在狂祖所留下的功法之中不算是最顶尖的功法,但是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小辈竟然能练到如此的出神入化,那实在是太恐怖了,那怕他们上部、圣院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的“狂霸劲”会练得比眼前这个小子更好。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随手把刽子手扔在了地上,就好像是扔垃圾一样,然后风轻云淡地看着彭楚君,徐徐地说道:“看清楚了没有,我就是这样杀了你的儿子的!”

  “你——”被李七夜这话一说,彭楚君脸色煞白,差点被气得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样的话,就宛如是一只巨锤一样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让受到重击,连退了好几步。

  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的挥手,绑在杨胜平和朱思静身上的五花大绑瞬间崩碎,得救之后,杨胜平和朱思静急忙躲在了李七夜身后。

  “人人都说我心狠手辣,铁血无情。”李七夜看了一眼被气得吐血的彭楚君,平淡地说道:“事实上,我这个人是十分仁慈的。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自裁吧,那今天我也不搞清算,否则我必灭了你们彭家庄!”

  李七夜再一次说灭彭家庄,在刚才还有人会嗤笑一声,觉得李七夜太狂妄了,但是在这一刻没有人敢说半句,所有人都心里面发毛,都不由望着彭楚君。

  一时之间,彭楚君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对于他而言,当然不可能自裁了,他们彭家庄依然还有放手一搏的本事,他就不相信凭一个无名小辈有那个实力灭了他们彭家庄。

  “放——”此时彭楚君脸色铁青,厉喝一声说道。

  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地下冒出了一块块巨大无比的铁板,这一块块巨大无比的铁板在“铛、铛、铛”的声音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牢笼,一时之间,如此一个巨大无比的牢笼瞬间把李七夜他们三个人锁得死死的。

  “烈火笼呀——”看到这样的一个巨大牢笼,就算是徐智杰也有些吃惊,看了彭楚君和陈舒伟一眼,说道:“看来彭家庄是有备而来。””烈火笼,这是彭家庄的一件重宝,听说是彭家庄的一位真神所筑重的,威力很强大。”有门派长老看着这个巨大的牢笼,不由吃惊地说道。

  看到巨大的牢笼把李七夜他们三个人锁得紧紧的,彭楚君冷冷一哼,冷声地说道:“李家小儿,今日我必将把你挫骨扬灰!为我死去的威儿报仇!”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只怕你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这样的破铜烂铁,也想困住我?”

  “你——”被李七夜如此的渺视,这让彭楚君脸色一变,厉喝道:“放——”

  “蓬——”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彭家庄的强者瞬间催动着这个烈火笼,在这刹那之间,烈火笼里面的四面八方都瞬间喷涌出了熊熊的烈火。

  这烈火闪动着青色的焰芒,每一缕的焰芒就好像是青锋利刃一样,可以剐着人的血肉肌肤。

  “真神之火——”看到这烈火笼中喷涌出的烈火,有老一辈强者识货,知道这什么东西,不由暗暗吃惊。

  真神之火,这可是由真神所祭炼而成的真火,一旦焚烧,可以把真神以下的强者瞬间烧得灰飞烟灭。

  “小畜生,今日必把你烧成灰!”见滔滔不绝的真神之火瞬间把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吞噬,彭楚君不由咬牙切齿地说道,恨不得现在就能看到把李七夜他们烧成灰,这让他心里面有着大仇得报的快意。

  “可惜,这样的火太弱了。”就在彭楚君咬牙切齿的时候,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往烈火中望去,只见李七夜气定神闲地站在了那里,此时只见李七夜全身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这淡淡的光泽不止是笼罩着他自己,也笼罩着他身后的杨胜平和朱思静,在这样的淡淡光泽的笼罩之中,不止是李七夜安然无恙,就算是杨胜平、朱思静他们两个也不会被真神之火伤到丝毫。

  看到在淡淡光泽的笼罩之下真神之火伤不了李七夜他们三个人,这顿时让彭楚君脸色大变,他厉喝道:“加把劲,烧死他!”

  在瞬间,彭家庄又有几百弟子加入了队伍之中,他们真气滔天,所有的真气滔滔不绝,宛如是大江之水一样灌注入了烈火笼中,当他们的所有真气都灌入了烈火笼的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在这瞬间,烈火笼的真神之火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瞬间冲向了李七夜他们,一下子把他们三个人完全淹没,真神之火咆哮不止,就好像是火龙的愤怒一样,它要把笼中的一切都烧毁,要把笼中的一切都烧成飞灰。

  看到李七夜他们三个人完全淹没于真神之火中,这让彭楚君不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算是徐智杰和陈舒伟他们都一样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已经把李七夜当作是代表着王府的皇帝竟争人选了,他们已经把李七夜视为他们通往皇位的最大竟争对手、最大的碍障了,如果李七夜被烧死,他们毫无疑问是失去了一个强劲的敌人。

  “小畜生,今日必让你灰飞烟灭!”看着李七夜被如洪水一样的真神之火彻底淹没,彭楚君不由恨恨地说道,一股报复的快感在心里面蔓延。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彭楚君话刚刚落下的时候,突然之间,巨大无比的烈火笼飞了起来,挟着无与匹敌的姿态撞击而出。

  听到“砰、砰、砰”一声声响起,几百个本来是催动着烈火笼的彭家庄弟子瞬间被撞得血肉模糊,连惨叫声都来不及,瞬间被撞成了一团肉泥,有更惨的人是瞬间被掉成了血雾。

  “撤——”看到烈火笼如同巨锤一样撞击而来,完全不受他们控制,彭楚君骇然失色,大叫一声,喝道。

  后面不少彭家庄的强者立即后撤,他们腾空而起,倒飞而出,欲躲过这撞击而来的烈火笼。

  但是,烈火笼如同流星陨石一样,冲天而起,挟着无敌的姿态撞击而至,“砰、砰、砰”的一声声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只见天空宛如下起了血雨一样。

  这些所有腾空倒飞的彭家弟子一下子被撞成了肉泥,鲜血碎肉纷飞,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是一颗巨大的滚石撞击过了那些刚刚捏好的泥人一样,瞬间被碾得稀烂,他们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最终“砰”的一声巨响,巨大无比的烈火笼狠狠地撞击在地上,正好撞击在了离彭楚君近在咫尺的位置上,这吓得彭楚君脸色煞白,连滚带爬,以最快的速度拉开了距离。

  在这个时候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此时只见烈火笼寸寸碎裂,一块块铁板一寸寸崩碎,像是废铁一样洒落在地上。

  此时李七夜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杨胜平和朱思静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丝毫不损。

  此时李七夜站在那里,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损伤。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得双腿发软,曾经认为李七夜口出狂言的人更是脸色发白。

  “留他不得。”看到如此霸道的一幕,不论是徐智杰还是陈舒伟,都脸色大变,他们双目一下子露出了可怕的杀机,李七夜的强霸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此时他们心里面已经下了最强烈的杀机,李七夜对于他们来说威胁太大了,如果真的让李七夜活着离开缺牙山,那么未来他真的很有可能登上皇位,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最好的时机就趁王府的兵马还没有来,趁着如此难得的机会倾尽全力把李七夜斩了。

  “杀——”在这刹那之间,见到李七夜离庄主近在咫尺,有几位彭家庄的长老狂吼一声,领率着一千多个彭家庄的弟子左右交叉,宛如两把利刃一样穿刺而来,左右搏杀,不给李七夜兼顾的机会。

  “铛、铛、铛”一阵阵兵鸣之声响起,在刹那之间两支彭家战队形成,一队化作巨戈,一队化作神刀,连劈带刺,狠狠地轰杀向了李七夜,彭家庄的精锐都是曾经为皇庭征战过八方的军团,一旦上了战场,就是凶猛果断,铁血无情。

  两支队伍宛如是两把神器一样左右轰杀而来,风云变化,大地轰鸣,威力极为强大。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