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149章钱不是问题

  突然要买下这一块岩石,这让珍宝阁的伙计动作滞停了一下,不由看着李七夜,毕竟有人要买他们的商品,他们没有理由不卖。

  此时走过来的是一个年轻人,正是彭家庄的少主彭威锦,两次与李七夜有摩擦,他已经完全看李七夜不顺眼了,心里面已经与李七夜结下了怨气。

  现在他见李七夜对这样的一块岩石感兴趣,他二话不说,就要把这一块岩石买下来,他就是要与李七夜过不去!

  看到彭威锦,王涵顿时不悦了,虽然说彭家庄实力不俗,但完全无法与王家相比,他们所依仗的不过是狂庭道统的四大势力之一上部而己。

  “彭少主,做事不要太过份!”王涵不由沉声地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一个小厮,也敢跟我说话?”此时彭威锦乜了王涵一眼,冷冷笑一声,吩咐珍宝阁的伙计说道:“这东西多少钱,给我打包了!”说完不屑地看了王涵一眼。

  “回这位公子的话,此岩石要一百三十万圣境真币。”珍宝阁的伙计立即说道。

  “一百三十万就一百万十万,本大爷要了!那怕是一块破石头,大爷买着也高兴。”听到这样的价格,彭威锦心里面也肉痛,这可以说是极为昂贵的价格,但是他话都说出去了,所以丢不下这个面子,咬牙要买了这一块岩石。

  虽然说彭威锦心里面肉痛,但他心里面料定像李七夜是不可能出这么高的价格去买一颗岩石,所以说这块岩石他是买定了。虽然说花这么大的价钱去买这样的一块岩石,让人肉痛,但人争一口气,他就是要出这口恶气,心里面舒畅。

  “哼,谅你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闲钱挥霍!大爷心情好,那怕是几百万,也乐意扔进水里面玩!”彭威锦心里面觉得舒服多了,冷笑一声,傲视地看着李七夜,一副万人之上的模样,他打心里面就看不起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青年,这样的一个普通青年,凭什么就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他,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拿过伙计手中的这块岩石,仔细地琢磨一番。

  “放下——”看到李七夜拿这块岩石,彭威锦立即气势凌人,冷喝道:“这块岩石乃是本少爷的东西,拿看你的脏手!伙计,给我打包。”

  “三百万!”此时王涵为之脸色一沉,彭威锦敢对李七夜不敬,就是对她大不敬,所以她目光一冷,徐徐地说道:“伙计,我出三百万,给我公子包好!”

  王涵话一落下的时候,彭威锦脸色一变,一下子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因为李七夜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他的一个小厮报出了如此天价,这就好像是说他彭威锦连与李七夜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只够资格跟他身边的小厮说话。

  “你——”彭威锦脸色难看,顿时怒视王涵,而王涵也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这一下子让彭威锦骑虎难下了,毕竟对于他来说刚才的价格都让他肉痛了,现在王涵报了一个三百万的价格,他都有些承受不住,如果说是一件珍贵的宝物,那么三五百万,他还能豁出去,他还是能凑得出这个钱的,问题是这只是一块岩石而己,让他花三百万的圣境真币却买这样的一块岩石,那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真币,乃是三仙界流通的货币,真币不仅仅可以作为货币,它还可以用在很多地方,比如说可以用来筑建一个道统的底蕴,可以催动着一个绝世大阵的威力。

  一枚真币,乃是切取一颗真石的真髓,制之,每一枚真币的大小必须是三寸九钱!虽然说,在三仙界任何道统、任何人都可以制作真币,但必须严格执行每一枚的真币尺寸,否则的话就无法在市面上流通。

  一枚真币的价值,体现在它真石的等级,比如说,一颗真圣境界的真石,那么它所切取下来的真髓只能是圣境真币,你不可能拿一颗真圣境界的真石来定制一枚神境真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币可以像真石一样嵌镶在绝世大阵之上,催动着绝世大阵,而且真币的威力比真石更大,这就意味着,用真币去催动着一个绝世大阵,比用真石还要奢侈!

  三百万枚的圣境真币,这样的价格,对于彭威锦而言已经是很昂贵的一个价格了,虽然说他们彭家庄拥有着很大的产业,他这位少主也从来不缺钱,但,花三百万圣境真币去买一颗岩石,绝对是不值得。

  “三百一十万!”彭威锦一咬牙,报出了一个十分高昂的价格,既然他都豁出去了,要玩就再玩大一点,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个人在世,就是为了争这么一口气嘛!

  “五百万——”对于彭威锦所报的价格,王涵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样的小事情,都已经不需要李七夜开口了。

  彭家庄虽然有钱,但是与王府相比起来那就相差太远了,作为皇庭道统的皇后,王涵自己的私房钱都吓人,她所拥有的财富焉是彭威锦这样一个少庄主所能相比的。

  “你——”被王涵一下子抬了个五百万的价格,让彭威锦都接不下这样的价格来,毕竟五百万对于他而言也是十分吃力的一个数字。

  “一千万!”王涵都懒得理他,直接她刚才报的价格再升了一倍,这样的钱她完全能出得起,她这位狂庭道统的皇后,也一样是咽不下这口气。

  一千万这样的价格一报出来,彭威锦完全被气得哆嗦,这简直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一下子让他没办法下台阶了。

  如果说,三百万他还能承受,五百万他还能拼一拼,那么,报到一千万之后,他完全是没办法承受了,这样的价格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庞大无比的数字,不要说是花一千万枚的圣境真币去买一块岩石,就算是让他拿一千万去买一件等价的宝物,他都掏不出这个钱来。

  一时之间,彭威锦脸色难看到极点,不由怒视王涵,如果说被李七夜抽了一个耳光,那还好一点点,至少他还是冲着李七夜去的,现在倒好,却被一个小厮直接抽脸,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个贱婢而己,竟然敢口出狂言!这里焉有你说话的地方!”最后彭威锦脸色一冷,也没有什么风度可言了,直接骂王涵。

  当彭威锦话一说出来,不止是王涵脸色难看,就是杨胜平也是脸色大变,王涵可是狂庭道统的皇后,不管如何说,她都是代表着狂庭道统的权威,现在彭威锦直接骂她“贱婢”,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

  不管未来谁掌执狂庭道统的大权,现在至少是王涵代表着狂庭道统的正统,在狂庭道统之中,不论是谁都不敢骂王涵是贱婢,那怕有某一位老祖想夺权了,都不可能这样骂,毕竟这样骂语是羞辱狂庭道统,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一旦闹大了,那就真的是捅破天了。

  “彭威锦,是你自己出手,还是我出手呢?”此时杨胜平怒喝一声,立即按住了剑柄,怒视彭威锦。

  彭威锦根本就不怕杨胜平,虽然杨胜平实力比他强大,但他的彭家庄,不知道比大剑门强大多少,更何况,他们彭家庄背后的靠山可是上部!

  “杨胜平,你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只不过就是高级一点的走狗而己!”彭威锦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杀了你,对于我们彭家庄而言,那只不过是捏死一只蚁蝼而己。”

  “好大的口气!”此时王涵脸色冰冷,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你们彭家庄在皇庭一手遮天吗?”

  “是又如何?”彭威锦傲然地说道:“就算我们彭家庄不是一手遮天,要干死你一个贱婢,那也轻而易举的事情——”

  “啪——”的一声响起,彭威锦话还没有说话,王涵一巴掌就抽了过去,瞬间把彭威锦抽得飞了出去,抽得他鲜血狂喷一口。

  “我要杀了你——”被王涵一巴掌抽掉了好几颗牙齿,彭威锦脸色狂吼,面目狰狞,要冲了过来。

  但他还没有冲到王涵面前,整个人已经僵在那里了,因为王涵手持着一枚皇令,直接就挡在了他面前。

  看到这一枚皇令,彭威锦瞬间脸色煞白,因为他知道这枚皇令是意味着什么,这是狂庭道统的皇后亲临。

  “啪”的一声,彭威锦双腿软,脸色雪白,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拼命磕头地说道:“娘娘,是,是,是小的无知,是小的无知,冒犯了凤驾,请娘娘饶命,请娘娘饶命。”

  一时之间,彭威锦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妆扮成小厮的人竟然是当今狂庭道统的皇后!

  虽然他们彭家庄有不俗的势力,但是冒犯皇后,那可是死罪,那怕他们背后的靠山上部都不可能包庇他。

  此时王涵脸色冰冷,只是冷漠地看着求饶的彭威锦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