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131章复活的先祖

  玄冰融化的速度十分的慢,足足几个月之后玄冰这才开始融化,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当玄冰里面的李七夜有动静之时,把守着玄冰的女弟子吓得魂都飞了起来。

  这几个月以来,这个女弟子一直都守在这里,天天守着一个有可能是死人的尸体,这还真的让这位女弟子有些心惊肉跳,万一突然之间玄冰里面的死人一下子尸暴,从里面跳了出来怎么办?

  幸好的是,这些天下来,玄冰里面的人一直都没有动静,这才让这位女弟子一颗心是稍稍安定了一下。

  现在突然听到“喀嚓”的冰碎之声,玄冰中的李七夜突然有了动静,这把这位女弟子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以为会发生尸暴,幸好的是并没有。

  这个被吓住的女弟子回过神来之后,飞快地禀报门主。听到了禀报之后,诸奇和几位长老立即吓得一大跳,急忙地赶了过来。

  当诸奇和几位长老赶过来之后,李七夜终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他醒过来之后,缓缓地坐了起来。

  在此之前,诸奇他们心里面还认为玄冰中的李七夜十之八九有可能是死人,现在见到李七夜活了过来,诸奇他们一时之间都束手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李七夜苏醒过来之后,缓缓地盘坐下来,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诸奇他们,开口徐徐地说道:“狂庭现在由谁当家作主!”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把诸奇和几位长老吓得心惊肉跳,他们大剑门已经没落到了无名小派的地步了,根本就没资格接近狂庭的权力中心了,对于他们而言,像狂庭的庭主,也就是狂庭王朝的掌权人,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根本就无法触及。

  现在李七夜一开口便是问狂庭的掌权人是谁,这怎么不把诸奇他们吓得心惊肉跳呢,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

  “回,回,回尊驾的话,狂庭,现,现,现在位还空悬。”好不容易,诸奇回过神来,心惊肉跳,口干舌燥,说话都不利索。

  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但一开口便是询问狂庭的掌权人,难道真的说他是他们狂庭的某一位祖先!

  李七夜只是平淡地看了诸奇一眼,但就是李七夜这平淡的姿态,让诸奇和几位长老都不由心惊肉跳,因为他们一下子拿捏不准眼前这位年轻人究竟是何来历,难道真的是他们的某一位祖先。

  “不,不,不知道尊驾,尊驾该,该如何称谓。”好不容易,诸奇吞了吞口水,壮了壮胆,鼓气勇气,好不容易才问道,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心惊肉跳,十分的害怕。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来历,万一搞不好,惹了大事,他们大剑门就完蛋了。

  “怎么?想摸清楚我的底细吗?”李七夜看了诸奇一眼,徐徐地说道:“我与狂祖论道的时候,你们祖先还未出生,告诉你们称谓,你们又能知否?”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把诸奇和几位长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们吓得脸色煞白,瞬间双腿发软,直打哆嗦。

  狂祖,乃是他们狂庭的始祖,整个狂庭就是由狂祖所建,整个狂庭的道源、道统疆土,这都是出自于狂祖之手。

  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自称曾与狂祖论道,那么不是狂祖的子弟便是与狂祖共同打天下的某位老祖宗了!

  如此古老的存在,这怎么不把诸奇和几位长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真的是遇到了他们狂庭的老祖宗了。

  事实上,李七夜这话也并不是吹牛皮。狂庭的狂祖,就是枯石院悬崖下的老头。这个老头在他的纪元之时,他曾经来过三仙界,他也是为了寻找一些答案而来的。

  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头离开了三仙界,回到了自己的纪元。在三仙界的时候,老头也作了很多的尝试,在这一条修练的道路上摸索过,因此他在三仙界创建了狂庭!自称为狂祖。

  当然,在自己的纪元之中,老头并不叫做狂祖,只不过在这三仙界,老头自称为狂祖而己。

  后来老头捉了阴鸦,他们共享了记忆,在那漫长无聊的日子里,老头也的确是与阴鸦谈论过三仙界的大道,只不过为了防备仙魔洞,李七夜把这一切的记忆抹除掉而己,只有当李七夜登上三仙界之时,才能真正触发这些记忆。

  这些被抹去的记忆,不止有老头狂祖的记忆,也有李七夜对于三仙界一些大道领悟的心得和奥妙,这些被抹去的记忆一直如同不存在一样,直到今天登临了三仙界,这些被抹去的记忆重新浮现。

  所以,现在李七夜说曾与狂祖论道,这话的确不是吓唬人,的确是真的。

  一下子诸奇和几位长老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他们一下子趴倒在地,跪拜在那里,说道:“子孙不知是祖先归来,子孙不屑……”

  此时诸奇和长老们说话都颤抖,他们都被吓得连抬头看李七夜的勇气都没有。

  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徐徐地说道:“去吧,我休息休息,我有点累了。”

  此时诸奇和长老们哪里还敢不听从,如奉纶音,跪头再拜,这才战战兢兢地离开了。

  诸奇和诸位长老离开之后,李七夜静静地盘坐在那里,在这个时候他识海中所浮现的东西太多了,不仅仅只有狂祖的记忆,甚至有仙魔洞的、轮回荒祖的……

  因为当时击败轮回荒祖的时候,李七夜剥夺了他的一切,所以当李七夜再次来到三仙界的时候,轮回荒祖一些隐藏的信息也因此也浮现在了李七夜的脑海之中。

  从这庞大的信息之中,李七夜对于三仙界有了一个彻底的了解,对于三仙界的种种情况有了具体的掌握。

  就在李七夜盘坐于室内之时,已经退下的诸奇和几位长老相聚于一室,他们低声地讨论起来。

  事实上一时之间他们都没有什么对策,突然冒出来一个来历惊天的老祖宗,这让没有经历多少风浪的诸奇他们是束手无措,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这,这该向狂庭汇报。”此时有长老说道:“这,这,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万一不向狂庭汇报,一旦怪罪下来,我,我们可担当不起。”

  这话让诸奇和其他的长老都相视了一眼,他们都觉得有道理,狂庭的老祖宗复活了,如果不向狂庭汇报,这只怕是说不过去。

  “这,这对于我们大剑门来说是天赐良机。”另一个长老也有些兴奋地说道:“是我们大剑门发现老祖宗复活的,这对于狂庭来说,我们大剑门应该是领头功,有这样的楔机,说不定对于我们大剑门来说,是中兴的机会。”

  这位长老的话让诸奇和几位长老都不由为之兴奋起来,他们大剑门没落得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现在突然之间如果有一位复活的老祖宗作靠山的话,那岂不是可以中兴他们大剑门。

  “但,但,万一,这,这只是假的呢,或者,或者是冒牌货呢?”在诸奇和几位长老都为之兴奋的时候,还有一位比较谨慎的长老低声地说道。

  这位长老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泼在了诸奇他们的头顶上,一下子就熄灭了他们的兴奋,熄灭了他们的激情。

  一时之间,诸奇和几位长老都不由面面相觑,虽然他们真心希望李七夜是他们复活的老祖宗,但万一真的是一个冒牌货呢?

  “或,或许我们可以试探一下。”有一位长老犹豫了一下,出主意地说道。

  “我,我们怎么试探?我们怎么知道他是真是假?”诸奇不由说道:“万一他是真的,一旦被发现是试探,他震怒下来,只怕是一根手指都能灭掉我们大剑门。”

  这话一下子让所有的长老都不由沉默起来,因为他们的确没有办法去分辨李七夜的真假,他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去分辨李七夜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如诸奇所说,一旦惹怒了他,这不止是没有功劳,甚至怪罪下来,可以一根手指灭了他们大剑门。

  “我们只有请杨老祖了。”最终一位长老为诸奇出主意说道。

  “这,这不妥吧,杨老祖是我们大剑门唯一的依靠了,他也是唯一能为我们大剑门在狂庭上说得上话的人了,万一把杨老祖都搭进去,一旦失败,我们岂不是连最后的靠山都搭进去了?”另外一个长老说道。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就算我们真的发现了复活的老祖宗,这样的消息怎么去向狂庭汇报,就算汇报了,上边的人相信我们吗?”这位长老徐徐地说道:“如果老祖出面,至少还能向狂庭那边说上话,再说了,老祖比我们更有经验,或许他能分辩出真假都不一定。”

  这话让诸奇和几位长老都商量了一下,最终诸奇也作出了决定,说道:“去请老祖,这至少还有一丝希望。”

  最终,诸奇派出一位长老亲自去狂庭那边请杨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