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无限道武者路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成就盘古 重整洪荒

第六百九十四章 成就盘古 重整洪荒

  混沌弥漫,可以侵蚀一切,混溶一切,湮灭一切,连不灭道痕也能够消融抹灭,一旦沾身,万法难消。然而男子从全身上下四肢百骸,每一块筋骨,每一处皮毛所爆发的恐怖滚荡粉碎之力,却让混沌之气稍一沾身便如沸汤沃雪般沸滚四散。就如即使是最弱的人仙,也能做到油锅中打滚,滴油不沾!

  紧接着男子开始伸出双手,修长完美的条条筋骨就如水银般流畅地伸缩舒张,各结拳印。要形容他的动作是如何似快时慢或者似慢实快已经失去意义了,在混沌尚且被他暂时震散震退的情况下,原本正常的时光流逝早已被他激荡出滔天狂澜。所以在他人感知中,他的动作,或快得凭空跳跃,或慢得一直凝滞,或倒流重溯,或身体各部分的动向快慢都错乱矛盾,甚至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所能描绘。当然由于神念、拳意的感应或早已被混沌消融或被粉碎之力瓦解,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感知不到这些异样,也唯有在相当程度掌控了时空之道的存在才能有所觉察。

  对于他人无从感知或感知到的异象,男子恍若不知,他已步入难以用言语说明的妙境,震散混沌,激荡时光,只管打出平实质朴,却又超越时空之上,无人能知其拳威之巨,拳锋所向的一拳又一拳。

  在亿万军民遥望的天际,有很多人惊讶地发现:在不知有多遥远的星空中,忽然凭空多了一枚星辰。虽只是无边星海之中的一道光彩,理应不甚起眼,但它一朝出现,其亿万纷芒璀璨到极致,仿佛大千万象尽数碎灭的色彩即已叫漫天繁星尽归黯淡。

  而更为悚然而惊的是:漫天繁星不仅仅归于黯淡,而且还继续变得越来越透明、淡薄、虚化,紧接着这种透明虚化之感如惊鸿电闪,从上而下横扫而至,竟在下一瞬间,将天地万物,无论远近的一切景象都尽数化为一派淡薄与无色!看上去,整个宇宙洪荒仿佛在这一刻尽数化为虚幻,唯有无穷远处的一道浓缩了整个大千世界破碎色彩的光辉依旧璀璨矍铄,俨然唯一真实!

  这却是粉碎真空的无匹拳意,竟然将无穷远处的某个虚空节点彻底粉碎,使得彻底崩碎的能量、物质、时空在这一刻形成一个特殊的天体。而从中肆虐爆发的虚空粒子则化为亿亿万万惊世毫光,超越光速,攒射大千时空,穿透一切,让所有事物都如曝光胶片般瞬间趋于透明。如斯神技,俨然于一无所有的真空创造实体,甚至让其真实气象在极其短暂的一瞬间凌驾于一切原有的实物之上,彻底颠倒了“真”与“空”!

  共工界临近辱收界,深海巨漩的深处,轰然震荡。除了深海之下,归墟之上的一点璀璨之外,无穷无量的海水,连同深不可测的漆黑归墟,皆化为一派透彻通亮!

  巨漩崩溃,怒海沸腾,归墟坍塌,被已被封镇千年的九头巨兽狂怒而痛苦地挣扎翻滚着,但是却无可挽回庞然巨躯的分崩离析,轰然解体。粉碎真空的无比恐怖一击,外加正中归墟节点的连锁殉爆,令这先天而生,不死不灭的巨兽也终于维持不住如今的生命形态,九头先是纷纷崩裂解体,先要各成独立的八首海蛇,但仍未能止住而后又继续分裂、崩解……转眼间大海尽数被毒血侵染为腥臭毒海。亿万新生的海蛇汇成汹涌狂潮,向四面八方狂扑扩散,如深褐的庞然毒莲盛开于海洋之上。又见氤氲毒雾升腾而起,重重斑斓毒云遮天蔽日,阴郁噬人,誓要将灭绝的阴影肆意扩大。

  但与此同时,在归墟的外围,以九大镇压相柳的混金巨岛为阵眼,上聚九天灵气,下连无边地脉的庞然巨阵一举发动,亿亿万万阵图法箓弥天而起,化为笼罩方圆数千里的天地囚笼,其中俨然混杂着种种属于古巫的图腾纹路,以及无数规整几何体形成的炼成阵,疯狂绞杀、炼化着洪潮肆虐一般的毒群蛇血雨,从中抽取着属于先天荒兽的磅礴生命力。忽然,在巨型法阵上空,一道血色中带着斑斓异彩的神光冲天而起,粗达数十里,笔直冲上高空,破开天穹而去。

  即使如此,庞大的毒云以及少量的海蛇依然冲出了巨型法阵笼罩的范围,带着刻骨的怨毒与狂暴,直扑共工界的仙秦人类据点……

  在五行仙天,亿万仙秦将士、民众抬头仰望天穹,忽然道道血色灵光从天而降,纷纷落到每一个人身上化为一个个氤氲光环,顿时让每一个人感到体魄、气力、血脉都空前壮大、活化了数倍,潜藏的生命力之强韧更是隐约中强化了十倍、百倍不止,一时惊喜交集。

  但下一刻,就有阴郁斑斓的毒云滚滚而来,遮蔽了半边天际,紧接着腐蚀一切的毒雨倾盆而降,虽然被早有准备的各种防御阵法尽数排斥,滴水不漏,但附近的一切江河水源尽数污化,仿佛化为深不可测的恐怖之源,无数怪鱼、水兽体态大变,颈部分裂出多个头颅,口中长出毒牙,体形也变得如蛇一般蜿蜒扭曲,狂性大发,汇成狂潮直扑向所有散发出人类气息的所在……

  作为先天荒兽,相柳所谓的不死不灭,并不是躯体坚不可摧,而是其生命特质永远不可能被彻底消灭,这是巫圣都不具备的能力。此时相柳虽被粉碎真空一击外加归墟殉爆撕裂粉碎了躯体,而后又被仙秦耗去无数人力物力与智慧提前布置法阵大肆炼化,抽取提纯了超过三成的本源生命力跨空加持于仙秦军民身上,但剩下的生命力依旧化为刻骨诅咒,跨空追溯敌对者的生命波动而至,或意图侵蚀仙秦军民,或者就近将无数生灵强行转化为相柳蛇裔,驱使着他们对事先早有准备,悉数收缩到据点,戒备森严仙秦人类发动不死不休的攻击。

  只要夺回被献祭转嫁的生命力,再借着彼此猎杀吞噬,合并进化,在无数岁月之后,相柳依然会有重生的一日!

  与此同时,在句芒界临近祝融界,在熔岩与各种花叶如火的各种植被环绕之中,在亿万火岩喷薄爆发的同事,一只背生环状木桩纹理,百足如根如蔓,形似一只百足甲虫又似一个巨型木桩的怪物轰然崩裂。同等规模的巨型法阵与此同时浮现,滚滚运转,一道巨大的墨绿神光在法阵上空直冲云霄……

  相同的状况,发生于每一处平行世界的仙秦,发生于每一只被重创被封镇的先天荒兽身上。由于封镇地点的巧妙选择,外加历经千百年的重重布置,粉碎真空的一击,才得以一举打垮它们,抽取无可记量生命力加持仙秦军民,但也由此引来恐怖的诅咒与反击,正如古巫覆灭的当年,亿亿万万荒兽沸腾,疯狂扑涌向一切存在人类气息聚集的所在,浩大的杀戮盛宴,你死我活的惨烈搏杀,由此拉开序幕!

  十二纵横洪荒无穷岁月的先天荒兽,在眨眼间就遭同一人摧枯拉朽地跨空粉碎了形体,但造成这一惊世骇俗战果以及一系列连锁效应的男子依旧混若无睹,只保持着无比的专注与赤诚,一如他毕生不知重复了亿万次的练拳与打拳一般,一拳又一拳平平递出。

  当九十九拳尽出之后,天地洪荒,森罗万象在这一时间尽数透彻、隐去、凝滞,陷入一派淡漠的寂然。不仅仅是时光之道,诸般大道法则,也在这一刻尽数陷入停滞,不再运转。无论是新小洪荒界,还是整个大洪荒,在这一刻就如被点中要穴的巨人般失去一切行动能力。

  万般虚化、凝滞、寂然,唯有仿佛位于无穷远,又似无穷近,如森罗棋布的九十九个节点依旧璀璨浓烈,烁烁其华,这是宇宙洪荒万象碎灭的色彩,也是一种生命之光肆意绽放升华到最为鲜活浓烈最为精彩激扬的巅峰之境的刹那永恒!

  而这九十九个节点,又环绕拱卫着凭空屹立,散发独霸当世,唯我不二无匹气势的那一位男子。虽然论力量王宗超理应比他更强大,论功法王宗超也比他更精妙,论对天地大道、混沌本源的体悟与运用王宗超更是远比他高深。但在这一刻,他却无疑是亿万众生皆需瞩目仰望,独霸现在,举世无双的唯一存在!

  苍天不能拘,大地不能覆,见一切众生,超一切众生!如此方为人仙大道之极致巅峰!

  咯吱咯吱咔嚓咔嚓咔咔嚓……

  在透彻而凝滞的诸般景象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声空旷深远,不明来源,却又近似琉璃晶钻破裂粉碎的声音,越来越是密集,越来越是巨大,越来越是响彻震撼,仿佛什么无形无相而又无比庞大之物不堪重负,发出近乎破碎的声响。

  下一刻,天地大震,乾坤颤栗,万事万物诸般法则都在剧烈动荡,摇晃颤抖,整个大洪荒仿佛一个被刺击点中多处要害的巨人般在剧痛、在颤抖、在抽搐、在震怒……受到空前强烈刺激的诸般大道变本加厉疯狂运作,带动无穷天地伟力反震反弹而回。只见九十九个璀璨节点势如灭世流星,天陨而落,拖拽着道道白炽狂暴的虚空洪流,在同一瞬间悉数轰中屹立如山的那一位男子。

  自身一千一百九十七大窍穴,又于苍莽洪荒诸般天地节点强开九十九窍,再借洪荒天地猛烈反弹反噬之力将九十九窍一举压回,强行轰击自身,一共一千二百九十六大窍穴,合成了一元之数大圆满!

  一千二百九十六大窍***外诸窍悉数圆满,一并共鸣,一齐粉碎,无可估量的共鸣碎灭之力随之扩散!一时以男子为中心,一切的元气,一切的时空,一切的因果法则,一切的天地大道都开始粉碎!轰然炸开的诸般元气以及大道碎片,已大大凌驾于仙秦镇国大杀器“大都天神煞”之上,竟然冲击得幽深无限的混沌也随之剧烈动荡,仿佛随时可能分崩离析。与此同时,比王宗超对战圣皞之时更强近十倍的粉碎之力也猛然冲击到王宗超身上。

  ‘粉碎真空,果然霸道无比,不过却也是堂皇正道,并非邪道、魔道!’

  迎着滚滚冲击而来的粉碎之力,朝着向一切时空与维度弥漫的混沌气流,王宗超举步向前,周身上下重重光轮绽放。每一轮中,都是一方道痕铭刻的天地秘境。千轮交织环转,相互交错嵌套,分化衍变,每数百座光轮合在一起,便组合演化成一座巨轮,总共六重横天极地的巨轮,向常人认知之外的高维虚空徐徐展开,壮阔无边。每一巨轮又分正反各呈一尊伟岸魔神坐镇,总共十二尊魔神,来去循环轮转。神魔转、元气转、天地转、宇宙转、阴阳五行虚实生死诸般气象一并齐转,这一转动间,仿佛要驾驭轮转一切法则,代诸天运转一般!

  粉碎之力袭来,将无穷流动道纹连同一座又一座大小光轮接连粉碎,然而众轮生生不息,生生不灭,始终不能尽碎,反而借着粉碎刺激而越来越加速生灭运转,让在诸轮拱卫之中的王宗超始终得以保持步伐稳健,不摇不颤!

  ‘成就粉碎真空,虽需强行开窍于天地洪荒,引来天地大道自然而然的震怒反噬,不过本质却没有对天地洪荒造成破坏,也并非掠夺天地,而是更像金针刺穴,推拿敲打,疏通淤结,刺激诸般天地大道活络贯通。以此而论,不愧为仙家正道。但就像你拿锤子敲人家膝盖,人家会本能踢你一脚一样,受刺激天道的瞬间反噬,以及洪荒特色衍生的都天神煞也绝对是实打实的凶险!不过如今看来,另一个‘我’还是成功了!’

  王宗超能够感受到,自己与对方之间存在的因果牵连与规则排斥,乃至对方的一切时空界限已在无形中遭彻底粉碎,从这一刻起,对方就是与自己以及混沌都毫无因果关联,可以自由来往于一切时空的独立个体,真正成就粉碎真空无上境界的存在!

  而王宗超自己的“元气千变万化”与“肉身千变万化”双重成就,外加于新小洪荒界中成就的诸窍道痕光轮外放组合演化诸般大道法则,论稳固与强大虽不如巫圣身上固化的道痕,但其包罗万全与随机变化却远在任何一位巫圣之上,近乎驾驭一切道理,随心组合变通,演化为更适用更多样多彩的威能。故面对粉碎真空的正面冲击,也能做到稳保不失。

  不过这却不意味着他没有付出代价——在他的诸窍之间,在各大急速运转的光轮间隙,都天神煞正在滚滚喷薄,层出不穷。宛若一台超负荷运转的大型机械,正从每一个剧烈摩擦零件之间迸发出火星与浓烟!转眼间,他身上爆发的都天神煞就飙升到十倍于相柳等先天荒兽所中神煞的规模,而又不断被规模越来越是浩大的混沌混溶吞噬。

  ‘受粉碎真空的刺激,无论是我自身还是新小洪荒界所遏止的都天神煞都开始空前激化,不过由于混沌的存在,最终也只能被混沌吞噬,成为混沌升华进化的资粮。由于上百年岁月的不断壮大,加上如今一下子纳入了如此大量的神煞,混沌正在迅速升华,原本缺少的一重‘时空混沌’,也在趋于补完!’

  王宗超步步向前,越来越深入混沌,随着粉碎真空的波动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消融一切覆盖一切的混沌给他造成的巨大压力,每前进一步,压力都是数以倍增。六座巨轮,十二尊魔神围绕着他竭力运转,在无前无后,无远无近,无有过去未来之分的混沌领域强行开辟出容身之所!但却仿佛陷入了黏稠的淤泥胶水,运转越来越是生涩!

  他固然走得有些艰难,但十大天地巨龙,以及与之一体相连的人仙、鬼仙,乃至相关的亿万仙秦军民却已经支持得苦不堪言。无论是粉碎真空的巨大波动,都天神煞的空前爆发,还是如今越发升华补完的混沌之气,都让刚刚接手维持“新小洪荒界”的他们不得不拼尽九牛二虎之力,若非之前抽取炼化十二先天荒兽的无穷生命力及时加持,他们只怕已支持不住。不过即使还能支持得住,他们也已或多或少地沾染了都天神煞以及混沌气息,而且还会很快持续蔓延扩散到所有参与其中的亿万仙秦军民!

  再加上十二先天荒兽解体引爆的无边狂暴兽潮全方位群起围攻,哪怕事先已布置各种阵法、机关、工事防御,尽量做足了周全布置,死伤人数也是无时不刻向着天文数字一路狂飙!此时此刻,仙秦已如当年的古巫一般陷于生死存亡的最危急关头,成则一步登天,败则万劫不复!

  狂暴兽潮之中,虽然一开始只是一些低阶的荒兽,但随着它们大量吃人或者自相吞噬重聚相柳、梼杌、穷奇等先天荒兽的溃散生命力,却迅速成长进化出堪比六首、七首海蛇的强大荒兽。不过好在凡是接近七首海蛇程度的强大荒兽出现,就有无可抵挡的攻击跨空而至,在须臾间就将其连同四周大范围的兽群化为碎无可碎的风中微尘。

  只见男子的身影同时在千百个最为激烈的战场上若隐若现,如潜龙偶现只鳞片爪,见首不见尾,或只是出现半个胳膊、或只是一个拳头、或仅是一个脚印踩下、甚至只是一个眼神闪现……看上去,他整个人仿佛已经碎尸万段,散落到各个不同的平行时空。但实际上,他却是自始至终保持完整,只是举手投足间,无穷粉碎拳意横空无穷虚空,自身实体也随意纵横跨越虚空,一切空间与速度的概念,已经无从对他造成任何约束与限制!只是极短的刹那时间,便隔着亿万里之遥,甚至不同的时空不知出手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一击秒杀,毫无抗手!

  可是即使如此,隔着如此广大到难以想象的战场,面对着亿万彻底疯狂的荒兽,他也只能做到确保遏止住六首海蛇以上等级荒兽的诞生,这并非仅仅是力有未逮,而是他还做不到全知全能,彻底掌控战场的每一处。在仙秦的高端战力已几乎尽被牵制在新小洪荒界的情况下,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洪荒原初大混沌,看来远比预料中的更麻烦,短短片刻,新小洪荒界已有近半陷入混沌之中,十大天地之龙也已尽遭混沌侵蚀。还好这些先天荒兽是十二祖巫历经混沌开辟之后还能维持住生命现象的部分残肢血脉所化,生命特质原本就对混沌具备极强的抗性,抽取它们的生命力加持仙秦军民,才足以让他们勉力支持下去。’

  凭着身法、拳意于多元时空纵横无间,男子一边全力轰杀高阶荒兽,一边关注新小洪荒界之内的状况。如今的他,已粉碎了一切因果与时空束缚,自身独一不二,得大解脱、大自在,无论是混沌还是王宗超,都已与他再无关系,哪怕王宗超被混沌彻底吞噬同化,也于他无碍。不过毕竟无法放任仙秦军民陷入危局于不顾,眼看着越发惊人的混沌之势,他依然不由得心生忧虑。

  ‘看此情形,欲开窍于原初大混沌,其难度相比开窍于洪荒天地何止大了十倍,哪怕成就完美诸窍,他的成算也着实渺茫……不过嬴政以及隐藏幕后的诸多大能,不大可能将宝压在一个必败的项目之上,或许,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后手……’

  另一边,越来越深入混沌的王宗超承受的压力已是越来大无可量,仿佛一个即将诞生的宇宙一股脑压在身上,周身环绕护体的六座光轮的运转不觉已慢得近乎停滞。蓦地,王宗超身上传来一声仿佛次元晶壁崩溃破碎,又如远古恒星坍塌化作黑洞,介于震彻与混闷之间的轰隆炸响,竟是一处窍穴不堪混沌重压,被当场压塌。哪怕是统一微宏的完美诸窍,此时竟也开始承受不住!

  一窍碎灭,但王宗超全身无穷无量的生命元气随即运作,诸窍共鸣互衍,令破灭的窍穴须臾间重生。

  王宗超面色丝毫不变,对于他而言,诸窍破立再生,这在一百二十年间已是家常便饭,每一窍穴的破立次数都基本超过十万次了,此时此刻,正好借着混沌的无比压力,检验处已看似尽善尽美的炼窍法之中微妙的瑕疵,将其进一步推演到一个不可能的极致!

  再勉力向前,压力再增,王宗超周身上下诸窍破立重生越来越是频繁,渐渐的,诸窍再生与自我完善的速度已经开始赶不上被压垮的速度。然而此时此刻,眼前的混沌距离真正升华为洪荒原初大混沌,还有微小的差距。..

  就在此时,王宗超周身已被混沌彻底压制凝滞的六大光轮中,时空轮环忽然恢复活力,轰隆逆转,逆溯时空,将眼前一派苍茫浑噩的混沌也搅动出明显的涡流!

  “在混沌还未彻底补完‘时空混沌’,升华为原初大混沌之前,时空法则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这也就意味着你们溃散于混沌深处的意志还有可能通过逆转时光重拾再聚!另外三个‘我’,还不醒来助我一臂之力!”

  王宗超手上连连结印,先结他所自创的召聚十二祖巫溃散神念以成就祖巫法相的印法,又骤然一变,演化成另外一组一脉相承而又有所不同的印法。

  如素手拈花,如造物擒拿,王宗超以难以想象的纷繁玄奥手法,在被时光轮搅动的混沌涡流之中,流沙淘金般不断提取重聚种种莫名意念。

  “朕所亏欠你等的因果,此时悉数奉还!”

  此时此刻,伴随着一声低沉威严而又空冥高远的话音。形如日晷,十二时辰环绕的定日针,以及旋绕星辰组成蟠龙的的赶山鞭虚影,一并投入混沌之中,一下当空殉爆,磅礴无匹的玄奥力量伴随着着玄奇震彻的道韵伦音注入时空轮之中,一下把时空轮的威力增幅十倍!

  时空轮横亘壮大,轰隆运转,风卷残云一般将四周混沌团团席卷搅动,让混沌之中忽然生出道道有始有终,有过去未来之分的暗流,种种沉浸于混沌之中的残破意念被王宗超加速提取,各自凝聚重塑,转眼间就形成三尊人形,紧接着血苍穹磅礴生命元气不计成本倾注灌入,转眼间竟在生死轮、虚实轮的中心、以及天地、水火双轮交汇之处,各自生成三位形象气质各有微妙迥异的王宗超!

  与此同时,在王宗超识海深处,一下有三道煌煌灵光从混沌苍茫之中炸开,仿佛一下炸开三个新生宇宙,三段不同的时空,种种前所未有的记忆与感悟在心中流淌而过,仿佛他重新回忆起三种亲身经历,而又截然不同的人生。更关键的是,他对于生死、虚实、天地、水火四重混沌的感悟,一下深入完善到一如己出的程度!

  仙秦混沌起源,原本就是位于其他平行时空仙秦,各成就不同混沌的他遭混沌失控反噬所化。这固然关键在于他们与仙秦的冲突,但另一方面,他们之前也各从仙秦获益匪浅,仙秦五大终极强化,他们也都有收获一二。而彼此的对决,很大程度也是因为主神任务的设置,所以要说他们与仙秦存在不小的仇怨是真的,但倒还算不上血海深仇,非要不死不休。

  而此时此刻,一直高深莫测的秦始皇终于正式开了金口圣言,甚至还不惜将他在宇空、宙光两道的深厚积累一举殉爆祭出,助王宗超的时空轮在一瞬间发挥出无限逼近合道金仙的威能,得以从混沌深处强行逆溯提取出他们三人散落在混沌中的意志,以一种玄奇难明的方式,复活重生!

  不过另一种意义上,他们又并非完全复活重生。毕竟以他们原有的境界与修为,也是万万承受不起如今无限逼近洪荒太初本源的混沌威压,所以他们与王宗超实为一体,只等同于另类身神显化。不过他们的一切经历、记忆与感悟,却是以一种玄奇的方式被王宗超全盘接受。

  虽在一时间平添了那么多似己而又绝非己的记忆与感悟,让自身境界也随之蜕变,但王宗超却没有出现任何思维混乱,人格迷失。在这一刻,他的本心已化为高玄缥缈,冷看沧海桑田,百世轮回的天道之心;又以无相观有相的独特天魔视角寄情体味着种种爱恨情仇、颠倒迷离、万般色相,却又永远不沉醉沉沦,出戏入戏,自在无碍,直到一切人格与感悟重新取得一个混同存异的玄妙平衡。

  与此同时,核心各多了一位王宗超坐镇的生死、虚实、天地、水火四大转轮,虽力量没有明显增长,但在混沌之中却多了一种如鱼得水的微妙韵味,仿佛把原本阻碍其运转的淤泥胶水化为润滑油,再加上原本就具备同等韵味的光暗轮,以及刚刚接受了秦始皇宇空、宙光两道的浑厚积累而威能剧增的时空轮。一时王宗超周身六轮,在混沌最深处全面恢复运作!

  与此同时,在王宗超眼前,在混沌的核心,忽然出现一个难以言喻的奇点。

  生与死的统一、光与暗的统一、虚与实的统一、天与地的统一、水与火的统一、时与空的统一、至大与至小、至阳与至阴、过去与未来……乃至先天与后天的统一……

  此为混沌,此为太初,此为混元无极,如此是为洪荒原初大混沌!

  透过这一点仿佛无穷小的点,王宗超仿佛看着一枚美轮美奂,璀璨透彻的明珠,珠中十二尊洪荒祖巫正你死我活的碰撞争斗,条条先天大道此消彼长,激荡爆发着撼动寰宇虚空地无边威力,如火如荼地竞相膨胀壮大,仿佛随时会撑爆这枚明珠,炸开无边无极,无穷广袤的宇宙洪荒。

  而恍惚间,王宗超自身又只是处于一枚无穷小的珠子之内,在珠子之外,则是大无可量,超越一切时空次元概念之上的十二尊祖巫,此时此刻它们正相互碰撞纠缠,一齐王宗超所在的珠子翻滚碾压而下!

  在原初大混沌之境,至大与至微、过去与未来、先天与后天的景象,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完全统一,同时存在!

  在六大巨轮的环绕拱卫之下,王宗超全身内外一元诸窍激荡震鸣到一个顶点,紧接着对着仿佛无穷小的明珠,又似无穷大的珠外世界,开始出手!

  每一拳一掌一指递出,都无匹威能都仿佛可以撼动寰宇太虚,碎灭亿万时空,而又细腻精微得宛若要在米粒之珠上雕琢造就一个个包罗万象无尽精彩的世界,极尽宏大与无穷精微,破碎毁灭与创造成就,在王宗超手上获得圆满统一。

  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地,王宗超将他体外九十九个虚空关窍以一种玄妙到道尽天道之韵的力道和角度不断打出,跨越先天与后天界限,嵌入一个个祖巫身上,轰向它们碰撞争斗的关键要害,每一个关窍打出,都在冥冥中贯通、调合了什么所在,激荡出悠长深邃,玄不可测的重重涟漪扩散……

  相比之前男子出手的震撼绝伦,亿万众生证见,如今深入混沌的王宗超的出手,却是无人能知其中究竟。事实上随着混沌之气蔓延扩散到这种程度,所有牵连其中的仙秦大能与无数军民,感知与思维都渐渐陷入一派浑噩的混沌,无可自拔!

  “咦?”

  与此同时,正纵横于各处血腥战场的男子,仿佛一下发现了什么,忽然出拳,震碎了一道仿佛从无尽远古而来,贯通时空界限,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席卷一切笼罩一切的涟漪。

  不过他所能震碎的,也仅仅是涉及到自己的那一小部分而已,其余万事万物都已不可避免被涟漪笼罩刷过。

  涟漪过后,天地还是那个天地,洪荒还是那个洪荒,一切身在洪荒天地的生灵都无法觉察到这道涟漪,以及涟漪过后的变化。不过在已成就粉碎真空境界,诸般法则皆不能横加于身的男子眼中,天地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天地,洪荒已再不是原来那个洪荒,虽然宏观景象依旧相同,但细节已有种种微妙变化,就像系统刷新之后,虽然画面基本还是那个画面,但所有像素都已重新生成。

  “他正在对洪荒诞生的原点加以改变,从源头弥补纠正洪荒的天道缺憾!”

  男子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明悟,随即只见改天变地,从创世之初一直蔓延扩散直时光长河尽头的恢弘涟漪接连涌来……

  转眼间接连九十九道涟漪重重刷过,此时此刻,在男子眼中,整个洪荒天地虽与过去仍然大体一致,但就像变了另一种画风去画同一副画,原本洪荒特有的苍莽峥嵘粗犷之气大减,无形中多了一种造化灵秀,浑然和谐的玄妙天然道韵。

  而改变最为明显的却是或多或少沾染了混沌气息的亿万仙秦军民,混沌气息越盛,其改变越来越明显。原本强行掠夺自先天荒兽,只是临时加持的生命力,竟自然而然地变成他们生来有之。至于原本疯狂的无数荒兽,竟然一下凶性削弱到十不存一,面对着仙秦子民,竟凭空多出一种仿佛家畜面对主人的莫名天然畏惧,无数荒兽未战先怯,仓皇逃窜……

  历史随之变动,冥冥之中,仙秦宣传中的一切在每一位仙秦子民身上已成为事实——他们是继承了十二祖巫合一成就的盘古血脉的洪荒之子,人人天生具备与盘古相同的形态以及一元诸窍、一元神念,乃是最为尊贵的天道眷族,永恒主角……

  洪荒有眷族,天地合其德,日月拱其辉,四时摹其颜,劫运生其性……

  相比男子成就“粉碎真空”时的惊天动地,众生皆见。如今这种直接变动历史,篡改大道,润物无声,潜移默化,无人能知能察的改天换地日月焕新,无疑才是真正的可怖可畏!

  原本凶险的形势转眼间逆转,但男子的神情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紧张,唯有他才能觉察到,在这看似无限美好的一幕幕背后,正在无穷无量疯狂孳生的都天神煞!

  “怎么回事?莫非他到头来还是未能在混沌中成就盘古真身……一切的改变,随时都会遭到猛烈反弹,而代价就是整个仙秦都会在空前规模的都天神煞之中彻底葬送!”

  另一边,在混沌深处,九十九大关窍尽数打出的王宗超,却豁然发现他与十二祖巫之间,在洪荒先天与后天的分界,依旧隔着一道无形无质而又无从跨越的障碍,使得九十九关窍无法顺利回归自身,成就一元诸窍大圆满!

  而此时此刻,已经耗尽了力量的他甚至已经无法顺利维持周身六轮运转,周身诸窍爆发连串已经达到承受极限的震鸣,眼看着就要在混沌中一举被压塌粉碎!

  “我已尽力。不过如果所料不差的话,每逢这种危急关头,就该是……”

  就在此时,在无边混沌之中,一个震耳欲聋,充满的激昂热血的声音竟蛮横直接地炸开混沌,传入王宗超耳中。

  “老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熟悉的身影,贲张的筋骨血脉,携着盘古真血尽数归一,凌驾于圣阶之上的无量伟力,踏破混沌而来,双手高举一柄似斧非斧,似刀非刀,无可细究其状,破开一切规则与概念界限的兵刃,向着横亘于先天与后天之间的最后壁障狠劈而下!

  “洪荒——开天辟地!”

  下一刻,壁障彻底破碎,十二祖巫裹携着王宗超打出的九十九大关窍一齐自洪荒未开,鸿蒙太初之前而来,轰然撞上王宗超之躯!

  “成了!”

  另一边,本该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男子不觉已激动地握紧了双拳,本该葬送一切毁灭一切的都天神煞,在轰然爆发的一瞬彻底逆转为丝缕氤氲,至清至玄的紫清之气,仿佛自鸿蒙太初生成的鸿蒙紫气,带着苍茫恢弘而至大希声的大道伦音,于虚空中缥缈降临,若有若无地弥漫浸润于诸多仙秦子民身上……

  “总算成了……”

  就在此时,华胥凭空自虚空而来,伴随着整个天地间无量雷霆所花的万籁齐奏,云霞瑞光,日月拱照,光耀大千一系列自然而然的化形显形,无穷的祥瑞景象走到男子身边。

  “恭喜,你也总算成就阳神境界!”男子看了她一眼,含笑而賀。

  当渡过九重雷劫之后,多元时空的本心意识已完全取得统一,之前她一直居中主导仙秦鬼仙系的一系列运作,而后又借着万载难逢的洪荒天道本源衍化鸿蒙紫气馈赠所有参与改良完善天道的众生,将所有平行世界已成就血肉衍生境界的肉身一举炼入元神,成就阳神!

  “是啊,虽说成了……不过嬴政以及仙秦,究竟能够从中分到多少果实,还不好说……”感应着迅速收缩退回新小洪荒界之内的混沌之气,以及从洪荒天地之外,跨越无尽遥远的次元时空纷纷降临的一道道恢弘深邃,秘不可测,玄威无量的意志,华胥悠然而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