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2936章 画道五境

  

  雾蝶形成的风河囚笼无比强大,不要说半圣,连寻常大圣都难以化解。收藏本站

  但现在,古虚周身的风河囚笼只能极淡的影子,微不可查。

  “哼!”小小的雾蝶轻轻扇动身后的七彩光翼,风河囚笼再度清晰地浮现在古虚周围。

  古虚周身冒出淡淡的圣力火焰,不断对抗风河囚笼的力量。

  他的圣力,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

  那可是奇风与弱水的力量,而且是圣道之力。

  敖宙偷偷看了方运一眼,心中反复思索,如果现在自己跑了,会不会死得很惨?如果死得不惨的话,可以逃跑,反正照这个趋势,自己非得死在两人手里不可。

  “你终于肯全力以赴。”方运缓缓道。

  古虚脚下的火山陆地,已经因为强大的战斗彻底崩溃,他立于虚空,望向方运,岿然不动。

  “两刻钟已过。”古虚冷冰冰地道。

  “是啊,两刻钟已过。”

  方运说着,再度外放文玉,不过不是十重,而是整整十六件圣道文玉!

  十六重的圣道威能共鸣,形成肉眼可见的圣道海洋,涌动咆哮,连同所有力量在一起,压制古虚。

  古虚的力量虽然被压制,但他仍然挺直胸膛,无所畏惧。

  轰隆隆……

  轻微的轰鸣声从他身后响起,就见千圣之山中,又有十尊半圣雕像出现在洞口,同样外放白色光线,连接古虚的后脑。

  但是,当方运拿出一纸画卷的时候,古虚周身气息如火上浇油,猛地暴涨,千圣之山的山洞中,再度探出整整二十尊半圣雕像。

  四十尊半圣雕像,与古虚连在一起。

  古虚的脑后,仿佛多了四十条白发。

  古虚的气息,变得无比厚重,也变得无比晦涩。

  就见他的身体表面处处有半透明的血色莲花绽放,并融入大圣金铠之中,源源不断成为强大的防护力量。

  书桌之上,敖宙目瞪口呆。

  方运的右臂,竟然完全成为一条青龙,方运的手变成龙口,正衔着子夏笔。只不过,龙眼之中一片白光,似乎缺少眼睛。

  敖宙心道,这不是传说中的画道五境画龙点睛吗?方运去了一趟古代难道还有时间练习作画?人族有书法五境,但从来没出现过画道五境,这画道五境,会有何等威能?

  就见方运面前横铺一条长长的画卷,方运从最左端开始,也不蘸墨汁,自有墨女相助,直接落笔书写。

  方运运笔极快,子夏笔与手腕仿佛化为虚影,不过眨眼间,一座栩栩如生的山峰出现在画纸之上。

  敖宙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泰山,不过像是原始的山峰,没有台阶,没有凉亭,也没有封禅的痕迹。

  方运移笔,泰山竟直接从纸面上耸立,然后跃出纸面,不是虚影,不是透明,而是完完整整的两尺高的小山。

  画纸中的泰山还在。

  就见方运轻抬青龙手臂,青龙双眼突然闪过一抹光华,长出活灵活现的眼睛,接着方运对准画纸上悬浮的实体泰山轻轻一点,便继续画下一座山。

  青龙双眼再度化为白光。

  在方运点上泰山的一刹那,泰山的景象迅速变化,出现登山的阶梯,出现休息的凉亭,甚至还出现封禅之地,和现在的泰山一模一样。

  随后,数不清的透明小人出现在泰山之中,齐齐向泰山跪拜,祭祀泰山。

  新的泰山迎风高飞,瞬间消失在天空。

  敖宙仰头观看,刹那之后,上空出现一个巨大黑影。

  一个方圆数百里的黑影急剧下降,发出举动的轰鸣声,携带层层火焰,引发层层空间涟漪。

  泰山压顶。

  古虚丝毫不惧,画道五境未必多强,而且别说一座泰山,就是整个圣元大陆对他来说,都可一拳击破,更何况这泰山引发的只是空间涟漪,而没有破碎虚空,威力定然有限。

  古虚慢慢挥动左臂,准备随手拨开泰山,然后上前攻击方运。

  就在他的手和泰山底部接触的一刹那,一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彻天空。

  接着,敖宙发现,前方黑影一闪,古虚没了。

  敖宙急忙飞出书桌向下看,圣念急速下落才看到,古虚的左臂被生生砸断,而他的身体也被泰山砸中,正在急速下坠,胸口传来连绵不断的骨骼碎裂声。

  画道五境的泰山,远远比真正的泰山更重,因为有墨女笔老等等力量。

  更何况,方运的文界之中,群山发亮,尤其是文界昆仑山,散发着浩瀚的伟力。

  万山祖庭,群山之主。

  再加上方运那万界最强的众生之力。

  让这座画道五境泰山的重量,已经超过圣元大陆的万倍!

  这一幅画,完完全全就是一件超强的力量型圣道宝物。

  万界的力量型圣道宝物很少,因为特别容易损坏,往往只是靠力量和冲击力增强威能,砸着砸着就碎了。

  方运画完泰山,画西岳华山,然后画北岳恒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庐山、普陀山等等等等,甚至还抽空画了一座很小的旧桃山。

  所有的山峰都一样,画完后都飞出画纸,却在画纸上留有原型,同时被方运的画龙点睛一点,便飞上高空。

  轰……

  在方运画完中岳嵩山的时候,下方传来巨大的震动声。

  古虚击溃泰山。

  “方运,我……”

  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前方落下,接着便是古虚的闷哼。

  接下来,一座又一座巨山从画纸上飞起,巨化后又连续下落。

  蛟圣敖宙一直探头看好戏,突然觉得后背一凉,身体僵硬,难道方运要对自己动手了?还是有强大的敌人到达自己身后了?

  敖宙战战兢兢一扭头,就见砚龟那贱贱的模样就在眼前,他正用龟腿搭在自己身上,像老朋友一样勾肩搭背。

  敖宙心里无比气愤,自己堂堂蛟圣,被区区死物当成兄弟?

  但是,他的怒火很快消散不见,并挤出满脸假笑。

  因为敖宙无奈地发现,砚龟身上的真龙气息,还在他之上!

  形成了血脉压制!

  敖宙在心里呐喊,自己竟然还不如一块砚台!

  砚龟笑眯眯拍拍敖宙的肩膀,然后也探着头向下看,看得眉飞色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