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乱清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正面刚!

  马尾一役,一举覆没中国的船政水师之后,法军进攻台湾,受挫于淡水之后,向各国发出海峡封锁令,封锁了台湾海峡;为打破法军封锁,支援台湾,同时也有一番“再决雌雄、复仇雪耻”的意思,朝廷组建了一支“南北洋联合舰队”。

  这支舰队,以南洋舰队为主、北洋舰队为辅,拢共七条军舰,南洋五舰,分别为“开济号”、“南琛号”、“南瑞号”、“澄庆号”、“驭远号”;北洋二舰,分别为“超勇号”、“扬威号”。

  七条军舰,不算太多,不过,经已是中国彼时能拿出来的大部分家底儿了。

  “开济号”、“南琛号”、“南瑞号”为南洋舰队排名前三的绝对主力;彼时的北洋舰队尚在襁褓之中,“超勇号”、“扬威号”是其能够投入远洋作战的唯二大型舰只,而这两条军舰的管带,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超勇号”管带林泰曾,“扬威号”管带邓世昌。

  惩于马尾一役之失,这支“南北洋联合舰队”分批次汇合于上海之后,并未即刻南下,而是先在上海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对舰只做出必要的改造,譬如,在舵楼外包覆两英寸厚的钢板,以抵御法舰大量装备的哈奇开斯机关炮。

  第二,“合操”。

  随“超勇号”、“扬威号”来到上海的北洋舰队德籍顾问式百龄发现,南洋舰队的训练,仿佛于全军覆没的船政舰队,基本停留在舰自为战的层面,几乎不晓得什么叫做“编队作战”,于是,只好临阵磨枪,将七条军舰重新混编,进行基本的阵型、旗语等战术强化训练,即所谓“合操”。

  待到“不快也光”、正准备出航的时候,朝鲜出事儿了。

  主张“外结日本,内行改革,联日排清,脱离中国,宣布朝鲜独立,实行君主立宪”的开化党,在日本的协助下,发动政变,挟持国王,大肆屠戮清洗亲中的保守派事大党,是为“甲申之变”。

  驻防朝鲜的清军,迅速做出反应,衔头为“驻防营总理营务处”的袁世凯,不待国内指示,当机立断,带领部队,攻入王宫,击溃了开化党的武装——士官生徒组成的“忠义契”以及日本公使竹添进一郎率领的两百多名日军,救出国王,干净利落的镇压了这场政变。

  开化党得志不过三日,便一败涂地,竹添进一郎仅以身免,狼狈逃亡仁川。

  在李鸿章眼里,朝鲜的地位比台湾重要,朝鲜的问题比台湾严重,更何况,朝鲜是他北洋的地头,而对法之战,他本来就是主和的,于是,上奏朝廷,将“南北洋联合舰队”改派朝鲜,并再派出一两只军舰前往日本进行威慑,所谓“东使朝鲜,应援弹压,以敌法船不足,以遏日谋尚足壮声势”。

  李鸿章的说法,当然不无道理,可是,朝廷也当然不能够放弃援台,讨价还价的结果是,北洋的“超勇号”、“扬威号”北返,南洋五舰,继续执行援台任务。

  南洋五舰,对于对阵法国舰队,本就没有什么信心,现又抽走了北洋二舰,式百龄也随之北返了,这个仗,还怎么打?

  因此,虽迫于严旨,南洋五舰不能不按计划去沪南下,但是,一直在浙江沿海一带逡巡,死活不肯进入福建沿海,“援台”云云,更加无从谈起了。

  可是,你不去找人家的麻烦,不代表人家不来找你的麻烦。

  孤拔收到南洋五舰南下的情报之后,立即将手头上的舰队一分为二,一支负责继续封锁台湾,亲领另一支,北上寻猎中国舰队。

  这个猎物,个头不算小,但并不好找,大海固然茫茫,但并非主要原因——海面虽然广阔,但航线是相对固定的;问题是,如前所述,南洋五舰并未真的南下,只是在浙江沿海兜圈子,中法舰队,就好像蒙着眼睛捉迷藏一般,一度,法国舰队甚至跑到了南洋五舰的北边儿。

  但经过多日的寻觅,法、中两国舰队,终于在檀头山海域不期而遇了。

  南洋五舰一看见法国舰队,反应也很快——掉头就跑。

  这个反应,真正是叫人一言难尽。

  北上的这支法国舰队,拢共七条军舰,数量占优之外,吨位也有优势,最大的两条军舰,“巴雅号”,排水量五千九百一十五吨,“凯旋号”,排水量四千五百八十五吨,而且,二者皆为铁甲舰。

  而“开济号”,排水量二千二百一十吨,“南琛号”、“南瑞号”为同级姊妹舰,排水量皆为二千二百吨。

  不过,差距虽然有,但并没有马尾一役中、法舰队的差距那样大,“开济号”、“南琛号”、“南瑞号”都算是彼时的新锐舰船,两千多吨的排水量,也不能算太小,并非没有一战的能力。

  双方真正的差距在于技战术——南洋五舰根本不晓得该怎么打正经的海战,如果真的放对,百分之百是要输的,而且,不排除重蹈船政舰队全军覆没的覆辙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既然“援台”,就当然做好了同法国舰队正面刚的准备,如果见敌就跑,还援啥子台呢?

  只好说,咱们制定的这个援台计划,太过一厢情愿了。

  而逃跑,也跑出了花样。

  “开济号”、“南琛号”、“南瑞号”较为新锐,跑得较快,“澄庆号”、“驭远号”较为老旧,跑的较慢,很快,前三后二就拉开了明显的距离。

  “澄庆号”、“驭远号”一看不妙,这样子跑下去,用不了多久,就得给法国人追上,到时候,绝无幸理!

  于是,临机处断,就近拐进了三门湾内的石浦港。

  中国人“分兵”,法国人也“分兵”,孤拔自己率“巴雅”等四舰追击“开济号”等三舰,“凯旋号”等三舰留下来封锁三门湾,对付“澄庆”、“驭远”二舰。

  就在此时,前方海域升起了浓雾,“开济”、“南琛”、“南瑞”三舰很快没入了浓雾之中。

  这种情况下,继续追击“开济号”等三舰已不现实,孤拔重新合兵一处,“满足于那两只不能逃脱的战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