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皇甫家的诅咒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皇甫家的诅咒

  这是一幅画,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副颇有些年代的话,只是,当皇甫老人将这画卷给打开的时候,饶是秦宇,也是有些愣住了。【】

  因为,这幅画所画的内容,和那两张照片的内容是一模一样,同样是一个小女孩,同样是笑容可掬的站在竹楼前,音容笑貌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改变的就是那竹楼没有那么的老旧。

  这让秦宇想起当初看到的一组照片,那是一对父女每隔几年便在一个地方拍摄一张照片,地方不变,父亲在变老,女儿再慢慢的长大。

  但是,眼前这两张照片和这张画却刚好是反着来的,照片中的小女孩一直不变,变的是小女孩身后的那竹楼。

  “这……这小女孩到底活了多久啊。”莫咏星的牙齿都开始打颤了,“这不会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吧。”

  “这幅画,是明代的一位画家所著,而这位画家当初也是洪门之人。”皇甫老人看向莫咏星,说道。

  皇甫老人的话让得莫咏星沉默了,明朝,那到现在最起码也有四百年甚至更长,一个小女孩竟然从明朝就存在了,而且还一直这幅模样,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也许还不止是明朝。”赤木扎接过皇甫老人的话,“我们发现的画像是明朝的,但谁又能肯定在明朝之前,这小女孩就没有在那竹楼出现过?也许在元朝在宋朝乃至更早时候的秦朝这小女孩都存在着呢?”

  赤木扎的话让得所有人都沉默了,确实,这张画像和这两张照片是只能证明这小女孩在明朝的时候便已经存在了,但不能因此就认为小女孩就是在明朝出现的,也许有可能小女孩存在的时间还更早,只是他们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秦宇看着这三张照片,沉默的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开始,而果然。等到大家都从这情绪中走出来之后,皇甫老人继续开口说道:“秦宗师,整个事情要谈得从我爷爷谈起。”

  在皇甫老人的话语中,秦宇和莫咏星慢慢了解当年发生的事情。也走进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当中。

  皇甫老人的爷爷皇甫胜天是当时洪门的龙头,恰逢那时候日寇入侵,洪门虽然是黑道,但多义气兄弟和血气男子,不少洪门弟子纷纷狙击日寇。甚至还有不少洪门弟子直接是参军抗日,还有的则是私下里暗杀日寇。

  其实,不止是洪门,还有青帮等其他一些帮派,在那个时候都是一致抗日的,而洪门在皇甫胜天的领导下,几乎是整个帮派都出动了。

  也正是因为那样,洪门遭到了日寇的血腥镇压,很多洪门弟子遭到屠杀,日寇占领一地之后。一般都会清理当地的洪门弟子。

  洪门一时之间只能从明面转往地下,日子过得是十分的艰难。

  作为龙头的皇甫胜天自然不希望洪门这么衰败下去,所谓盛世古董乱世万金,皇甫胜天很清楚,洪门要躲过日寇的剿杀,需要钱,需要大量的黄金。

  而作为龙头的皇甫胜天知道很多洪门的隐秘,在几百年前一位洪门前辈便是留下过一幅画,这位洪门前辈除了留下一幅画之后,还留下过一段话。

  皇甫胜天也是在一次查看洪门宝库的时候发现这位前辈留下的图和那段话的。按照那位前辈所说,这幅画和一座宝藏有关,而这座宝藏如果可以得到的话,瞬间富可敌国。在那藏宝的地方,光是用黄金堆积而成的山就有十几座,无数的奇珍异宝。

  当初看到这段话和这幅画的时候,皇甫胜天并没有在意,因为那时候洪门不差钱,而且都过去了几百年了。不说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样的一个宝藏,就是这宝藏有没有被人挖走都是一个问题。

  而且那图上就一个小女孩和竹楼,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线索,没头没脑的又怎么去找?所以皇甫胜天只是记住了这幅画和这宝藏的事情,并没有动心。

  但是随着洪门被日寇打击,急需钱财的皇甫胜天这才将主意打到这宝藏的身上,经过了一段时日的查探之后,皇甫胜天终于是发现了一些眉目。

  于是,皇甫胜天便将帮内的事情交给了副门主去处理,而他自己则是带着几十位好手悄悄的离开了洪门,这几十位好手都是红花执棍,每一位都是能够以一挑十的高手,除此之外,还有两位先生。

  所谓先生,其实就是玄学界的人,洪门那时候和玄学界的联系还很密切,先生就和师爷差不多。

  两位先生,总共四十人离开了洪门总部,只是,谁也没有想都,这一走,竟然就是半年。

  虽然洪门有副门主坐镇,但是龙头半年不露面,难免会让人胡思乱想,一时之间,洪门之内也是人心浮动,不过也就在这种情况下,跟着皇甫胜天离开的那批人回来了。

  只是,四十人离去,最终回来的却只有一位,就是两位先生之一,而那位先生回来之后,只带了两样东西,一样是交给副门主的,那是皇甫胜天亲笔写的禅位信,而另外一样也是信,只是那封信却是交给皇甫胜天的儿子的,也就是皇甫老人的父亲。

  忘了提一下,皇甫老人的名字叫皇甫镇川。

  而那位先生,再留下这两封信之后便是消失了,从此再无音讯。

  有了这一份禅位信,副门主继任龙头之位,而当时皇甫镇川的父亲也就二十岁出头,这封信却是没有落在皇甫镇川父亲的手中,还是到了皇甫镇川的奶奶手上。

  皇甫镇川的奶奶拿到这封信之后,无论皇甫镇川的父亲如何开口,都没有交给皇甫镇川的父亲看,皇甫镇川的父亲也不敢过分的逼自己的母亲,要知道,所有洪门弟子都得懂的礼仪忠孝,而皇甫镇川的父亲更是从小接受这方面的熏陶,对于皇甫镇川的奶奶是十分尊重的。

  于是,皇甫镇川的父亲也就将这事情给压在了心底,开始努力给帮派做事,也在皇甫镇川的奶奶安排下娶妻生子,也就是娶了皇甫镇川的母亲,第二年便是生下了一个男孩,那是皇甫镇川的大哥。

  然后第四年的时候,生下了皇甫镇川的二哥,只可惜的是,当时洪门出现了一场内乱,皇甫镇川一家在这场内乱中遭了秧,皇甫镇川的两位哥哥还有奶奶都死了。

  内乱解决之后的第三年,皇甫镇川才出生,而这时候,皇甫镇川的父亲却是选择了离开,因为,三年前,皇甫镇川的父亲在皇甫镇川的奶奶死后,便是看到了那封信。

  皇甫镇川也是后来才从他母亲的口中得知,其实,他父亲在看到那封信的内容后,便是打算去寻找他爷爷了,只是因为那时候皇甫家没有子嗣,皇甫镇川的父亲怕自己出了意外导致皇甫家绝后,所以才拖了三年,直到皇甫镇川出世。

  也就是说,皇甫镇川的父亲知道这一次去找皇甫镇川的爷爷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所以为了给皇甫家留下血脉,他才特意等了三年,同样的,也多准备了三年。

  然而,即便是如此,皇甫镇川的父亲这一次一去也同样是没有再回来,而且这一次是一个人也没有回来,不过和皇甫镇川的爷爷不同的是,皇甫镇川的父亲在走之前,便已经是留下了一封信。

  只是,这封信皇甫镇川的母亲并没有交给皇甫镇川,哪怕皇甫镇川成年长大,在洪门已经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了,皇甫镇川的母亲也同样没有拿出来,每次皇甫镇川问他爷爷和父亲去了哪里,皇甫镇川的母亲也是避而不答。

  直到皇甫镇川当上了洪门龙头之后,皇甫镇川的母亲在弥留之前,才将那封信转给了皇甫镇川,包括他爷爷的那封信。

  原来,皇甫镇川的母亲是怕皇甫镇川要是知道了真相,会走上他父亲的路,到时候也是一去不回,所以才不愿意将书信交给皇甫镇川,在皇甫镇川的母亲眼中,这些书信就是一个诅咒,对他们皇甫家的诅咒。

  但是皇甫镇川的母亲也知道这事情不可能瞒一辈子,她不可能带着这个秘密离开人世,所以在弥留之前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了皇甫镇川。

  不过,皇甫镇川的母亲也在弥留之前让皇甫镇川发下过誓言,就算要去寻找父亲和爷爷失踪的真相,也必须在皇甫家三代出来以后,而且还必须保证,这事情最多到他这一代就了解,皇甫家自他以后的后人不得再卷入这件事情中。

  “我谨遵我在我母亲面前许下的誓言,直到我皇甫家第三代出世,才去调查我父亲和我爷爷消失的真相,不过有了我爷爷和我父亲的前车之鉴,我并没轻举妄动,这二十年来一直都在调查,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不但没有秘密被揭开的喜悦,反而变得越来越恐惧,因为,这真相让我觉得恐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