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2216章 第三种长生的方式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千里,穆王何事不曾来。

  这是来自李商隐的《瑶池》七绝就是根据周穆王和西王母之间的故事创造的,也是将周穆王和西王母的故事完整的给概括在了其中。

  然而,和西王母有关的君王不止这一位,周穆王和西王母之间的故事是流传最广的,但却不是最早的。

  与西王母有记载的最早的君王是黄帝,在神话传说之中,黄帝与蚩尤大战的时候,西王母曾经授予黄帝真符佩戴,而后再命九天玄女降临,传授三宫五意,阴阳之略,太乙遁甲、六壬步斗之术,阴符之机,灵宝五符……

  所以,和西王母有关记载最早的君王是黄帝!

  但因为这段历史太久远了,而且应该已经是属于道教的神话体系,除了一些研究道教典籍的人其他人根本不曾知晓。

  而在这两位君王之后下一位君王便是汉武帝了。

  关于汉武帝和西王母的故事也是不少,甚至,这可以算是另外一个爱情故事了,但更多的人提及汉武帝和西王母都是讲述长生的故事。

  如果说周穆王与西王母相会是因为风流,那么汉武帝和西王母相会就完全是为了长生去的,恋爱中的女人是温柔的,所以明知道东方朔在汉武帝的指使下在瑶池上偷蟠桃,西王母依然是没有怪罪。

  这三个君王,都是和西王母之间有着传闻的君王,但是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早就已经是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其实不止是这三位君王,在民间普通百姓一提到西王母也都是会想到长生,所以不管怎么说,既然西王母总是和长生扯上关系,那么必然不仅仅只是神话传说而已。”

  莫咏欣的目光看向秦宇,“那口黑鼎能够让人不死并且拥有能量,但是按照秦宇你说的。那口黑鼎应该是存在缺陷的。”

  莫咏欣妙目闪烁着智慧的光泽,开始替秦宇分析起来一切。

  “首先是那只被伯战称为不死鸟的怪异鸟到底是不是邓玮口中所说的那只重明鸟,不过我猜测两者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同一只鸟,或者是同一种类的鸟。”

  “邓玮吃了这种鸟的屎拥有了不死之身。但同样的却也变成了线条脸,已经是离不开了那个黑鼎,这说明那黑鼎并不只是简单的一个鸟巢,甚至很有可能,这不死鸟和黑鼎是一套程序的。一套制造长生的程序。”

  莫咏欣的声音不大,但是落在秦宇和孟瑶的耳中就好像却如同惊雷一般,长生,也可以制造,而且还是程序一般的制造?

  莫咏欣看到秦宇和孟瑶的神情,微微一笑,“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真实情况不一定是这样,而就算是这样。目前看来,制造出这套程序的人是失败了,或者说是出现了意外。”

  “如果,我们再扩大一下联想,不死鸟的屎加上黑鼎的程序出现了意外,于是有人转而用了另外一种方式。”

  莫咏欣笑着看向秦宇,而秦宇听到莫咏欣的话,脑海中瞬间便是想到了伯战,想到了京城庄园内的那颗诡异的青铜树。

  “秦宇,你有没有想过。那位伯战没准也是线条脸,而且按照你所说,伯战几乎是在庄园内不离开庄园,那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伯战也和邓玮一样,必须要依靠某物来让自己的脸恢复。”

  “邓玮靠的是黑鼎,那伯战靠的是什么,想来这世上不可能还会有黑鼎了,那么我想,那颗青铜树的作用也许就类似于那黑鼎。甚至还要比黑鼎更厉害。”

  不得不说,莫咏欣的智慧让人惊叹,仅仅是靠秦宇的诉说并没有身临其境便能够猜到这些,恐怕这世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了。

  “邓玮失败了,而伯战也是没有成功,那么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不死,而不死和复活包师兄又有什么关系?伯战让你去云梦之境寻找的东西是不是就相当是一种催化剂或者是融合剂,就是用来弥补这个程序的缺陷的。”

  “在没有搞清楚这些事情之前,我觉得不宜让包师兄复活,最起码要搞清楚线条脸的来历,而且这样的复活,真的还是原来本人吗?”

  莫咏欣这最后一句话却是让得秦宇沉默了,因为秦宇的脑海中回忆起邓玮从线条脸恢复样貌那一瞬间脸上所流露出来的神情,那神情根本就不属于邓玮,更像是一个陌生的人。

  “所以,要想弄清楚这一切就必须和邓玮他们合作。”

  莫咏欣将一切都分析透彻了,秦宇也自然是知道该怎么做了,而且他本来就是打算要与邓玮合作的。

  接下来,秦宇陪着两女逗弄着小孩,享受着天伦之乐倒也是不亦乐乎。

  ……

  次日,凌晨!

  当秦宇离开别墅的时候,杜若希已经是在小区门口等候了,一如昨日的白裙飘飘,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我们今天要去哪?”

  “去见一个人。”杜若希朝着秦宇一笑,而后转身上了身边的一辆车。

  车子呼啸前往了机场,紧接着秦宇又和杜若希登机飞向了一座城市,一座被人们称为圣城的城市。

  拉萨!

  抵达拉萨之后,秦宇突然有些知道杜若希要去哪了,而杜若希也确实是没有让秦宇意外,带着秦宇来到了那著名的布达拉宫前。

  然而,当秦宇和杜若希到达布达拉宫的山脚下的时候,却是发现有无数的信徒们赶往布达拉宫,而且,这些信徒脸带悲戚之色。

  杜若希的脸上露出迷惑之色,在山脚之下询问了一位汉族的商人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就在今天凌晨,布达拉宫中的一位活佛却是圆寂了,而且还是最古老的一位活佛,是现在布达拉宫所存在的另外两位活佛的老师。

  听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觉得疑惑,活佛不是唯一的,如果抱着这样想法的人只能说是被一些电视剧或者是电影给误导了,实际在,在藏区的活佛是很多的。

  不说藏传佛教有黄、花、白、红四教,不过大部分人所接触的也就是黄教,所以便将黄教以为是藏传佛教。

  这其实就和国内的南北佛教是一样的原理。

  而且,活佛这东西在西藏真的是不怎么值钱,甚至有时候一个寺庙都有可能会有好几个活佛,这和佛教的文化有关系。

  佛教宣扬,佛为人人,人人为佛,意思只要是心上向佛,那么就是活佛。

  而且,活佛不代表的就是佛,在藏传佛教中更多的是菩萨的化身,用来弘扬佛教普度众生,但菩萨化身千千万,自然活佛也可以有千千万。

  所以,对于一些寺庙稍微有些地位的僧人,人们都尊称为活佛,说白了这就是一种抬高身价的手段。

  甚至还有的取一个名字就把自己当做活佛,以此来获得信徒的尊敬,所以,用一具夸张的话说在西藏这地方真的是活佛遍地走。

  但真正被整个藏区佛教和人民所接受的活佛只有四位,而布达拉宫内便是有两位,其中那位在凌晨圆寂的切古仁活佛便是四位活佛之一,而且还是最年长的一位。

  “这么巧,在这个时候圆寂?”杜若希皱了皱眉,自语道。

  听到杜若希的话,秦宇朝着杜若希问道:“你带我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找这位活佛吧?”

  “没错。”

  杜若希毫不否认的承认了下来,这一次拉萨之行她就是为了切古仁活佛而来的。

  “可惜,这位活佛已经是圆寂了,当然,咱们也可以去找他的转世,想来活佛应该是留下了指引。”

  秦宇对藏传佛教了解不多,但是他也知道,藏传佛教那些有修为的活佛在圆寂之后都会留下自己转世的线索,这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秘术。

  “等等!”

  秦宇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杜若希的目光闪烁着精光,如果说邓玮因为不死鸟的屎和那黑鼎成为了不死之身,那么藏传佛教的这些活佛就是通过另外一种办法长生不死。

  转世长生!

  两者,路不同,但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想到了吧。”杜若希似乎是知道秦宇心里在想些什么,“这就是我来找那位活佛的原因。”

  杜若希看向秦宇,一字一顿的说道:“要想顺利的进入西王母所在的瑶池,那就必须拿到钥匙,而这钥匙就在那活佛的手上。”

  “你怎么确定?”秦宇皱了皱眉,问道。

  “嘿嘿,因为这些和尚也要解决他们身上的问题,这世上没有真正完整的长生,真的有的话也是在瑶池内。”

  说完这个,杜若希似乎是不想再提这话题了,“不管怎么样,咱们一定要进布达拉宫去看看,找到那活佛,就算圆寂了那也还有舍利呢。”

  “我想,不必去找了。”秦宇突然摇了摇头,因为他感觉到,有几十位喇嘛正快速的朝着这边走来,而且,是直奔他们而来。